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特工教师29

感觉这章容易被屏,你们懂吧?

————————————————————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之前不显示的26     27在这  28在这里


叶修借了一辆周家的车在庄园里搜寻,院子太大,树木和隐蔽处太多,搜索难度巨大,他心急如焚,又懊恼后悔,两番心情纠结在一起撕扯着他的心,让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王杰希查看过安保系统,通过通讯器联络道:“叶神,小周应该是被熟悉的车辆带走,我安装在外宅墙边的摄像头拍到他被人带到车里了。”


“车呢。”叶修追问。


“我调过ETC记录,车子开出去了,你也知道,门口是电子设备,没有人查看,只认车牌号和卡。”王杰希说:“认识的人倒是不怕,就怕是犯罪分子用熟人的车。”


这恰恰也是叶修最担心的地方,他闭着眼睛,周泽楷的脸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那点萤火虫的微光映射下,格外白圌皙如画。


怎么会有人忍心伤害他……


叶修睁开眼睛,勇气和冷静让他重新平静下来,王杰希在频道里说:“叶神,现在怎么办?”


“你别动,我去买一个火机。”


“什么?”


因为我现在需要烟,火机找不到了再买,小周丢了在找,找到了之后向他道歉,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他受到伤害了。叶修继续说道:“你别动,检查监控还有没有其他细节,我跟总部联系。”


*

“这样漂亮的人,我真是不忍心伤害你啊。”女人低低地笑着,她拉起少年优美的头颅,将注射器里的液体尽数推进了浓密的黑发下的光洁颈部肌肤中。


针头带来的刺痛感剧烈,周泽楷挣扎道:“放开我!”


但绳索束缚了他的力量,他无法挣脱,冰凉的液体在颈项皮下扩散,酥圌麻感随之而来。


“本来,为了组织报仇我应该立刻杀掉你,”女人靠近了他的脸庞,“但你太漂亮了,太美丽了,我一眼看到就喜欢上了你,我怎么忍心就这么让你立刻死了呢,”她伸出舌头,如蛇般舔舐着少年的脸颊,“好好陪我做游戏吧。”


所以她决定先奸后杀。


*

“漏网之鱼?”叶修重复道。


苏沐橙在频道里应道:“没错,我们实施抓捕行动时,有一个女特务正在外执行任务所以没落网,黄少那组在负责抓捕,她应该是回来之后得知她的组织覆灭所以决定报复,他们组织之前误解周同学也是特工,所以他现在真的危险了。”


“你等等,”叶修听到频道里有其他人接入,立刻加他进来,“是王队。”


王杰希加进之后,苏沐橙把情况对他简要说明,之后王杰希说:“叶神,我在附近路旁找到两个被打昏的人,他们说被一个女人抢了车,他们才是真正的周家客人,那女人打昏他们用他们的车进入周宅,趁小周独身一人时把他绑走,我通过车牌号查到了那辆车的路径,现在马上……”


“路径发我。”叶修打断他的话。


“我意见是等人来齐,周泽楷在她手里,她有人质就没那么好对付……”


“路径发我。”叶修再次打断他的话。


苏沐橙也说:“叶神,我知道你担心小周的安全,可是贸然去了,她在暗我们在明,还有人质……”


“路径发我。”叶修平静地说:“有人质,才要救。”


王杰希沉默了两秒,把路径发送过去,叶修立刻开车朝目标方向而去,频道没挂,苏沐橙还在说:“我这边也在集合人手,叶神你别急。”


“那车在护城河边停了,”王杰希边追踪边说:“不知道要干什么……”他停顿了一下,“不会要撕票吧。”


“王队你……”


“至少,我们要清楚最坏的底线。”王杰希认真地说:“犯罪分子什么都干得出来,哪怕她用小周的命当诱饵,明摆着我们也要上当吗?”


“难道干看着?”苏沐橙说:“小周是普通人,我们本来就应该保护好这样的祖国未来,论前因后果,他是无辜卷入。”


王杰希答非所问:“明知陷阱,也贸然送人头?”


“我知道王队想法理智,但人非草木,何况叶神……”苏沐橙停下话语,频道里一片寂静。


叶修没有说话。


她和王杰希在说话,他一直在听,频道里甚至能听见他开车时发出的发动机轰鸣和道路两边的汽笛,只是他不说话,毫无声息。


他当然知道利弊,当然知道最坏的结果和可能的危险,他比王杰希入行更早,论理智他可以比他想得更多,比如国家培养一个特工人员多么不容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男孩子,送命吗?


其实他也没有想那么多,保护人民,是国家安全人员的天职,保护学生,是教师的应做的事,还有……


你等等我。他在心里说着,加快了速度。


*

周泽楷觉得好热。


他浑身的血液都像要沸腾了,发狂地想要一个出口,他咬牙忍耐,但某些部位依然不受控制地做出反应——血液像朝他的下圌半圌身汇聚,他勃圌起了。


“这可是相当的春圌药,让你一夜七次做霸道狂野的男人,”女人趴在他的身上,对他的耳朵吐气,“抵抗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越挣扎反而让你越失去理智。”


周泽楷扭头避开她,“滚……”


他喉头干渴,因此这话说得虽然充满厌恶却很绵圌软,配上他此时绯红诱人的小圌脸蛋,像一只可爱的红苹果,并没有普通男人精圌虫上脑的猥琐,只有激发母性怜爱的青涩。


“哟哟哟多么可爱的声音,”女人边脱衣服边发出邪恶的笑声,“要不是你参与毁灭了组织,我真舍不得杀你,想把你圈养起来每天好好疼爱你。”


周泽楷身体瘫软,无法用力,女人脱圌光了摁住他的肩把他摁在后座上,“SIZE也很大哦。”她的手碰触在少年巨大的【哔】上,“好想看看它是不是和你的脸一样漂亮。”


*

“叶神你到哪里了,别不说话,”王杰希在频道里说:“我和其他部门联系上了。”他说着,把喻队等其他人也加进频道。


喻文州说:“叶神,我们在赶过去的路上,如果你先到了可以稍等我们一下吗,不知道对方会耍什么花样,你单枪匹马救人不安全。”


叶修仍然不说话,他拉开开麦的耳机扔在座位上,专心开车。


苏沐橙只好说:“叶神有分寸,喻队不用太担心。”


喻文州嗯了一声,“苏妹子别担心,可能叶神没有在听吧,不如跟我们说说具体的情况,让我们心里有个数。”


苏沐橙说:“如果叶神没有在听的话,我就从头开始讲了……”


*

“躲什么,不怕我弄痛你吗?”女人抚摸着周泽楷的脸庞,那因为忍耐而汗水涔圌涔,头发也湿漉漉的,看起来分外性圌感,女人就没办法对他凶了,继续柔声哄他:“你亲圌亲我啊,这种春圌药药效非常强力,你根本躲不过去,要是憋着不做的话……”她吃吃地笑,“搞不好会死。”


周泽楷竭力地说:“滚开!”


他被捆着,没法动,就算有拳脚功夫也没法施展,更不要说现在被注射了可怕的春圌药满脑子都是OOXX的事。


春圌药的药效发挥地很快,他感到几乎无法呼吸,只能大口大口地张开嘴吸气,胸腔里全是燃烧般的火热,下圌体更是坚硬如铁,并且开始发疼,他怕自己真的会死掉,他还年轻,还没好好地告白,还只哔过喜欢的人一次,还不能死……


女人凑近了他的脸,抬起他的下颌,“你看,我美吗?”


周泽楷的意识逐渐地模糊,他的视线昏暗且摇晃,女人身上的烟草气味让他止不住地想起叶老师,他的心上人。


“死撑干什么呢,”女人贴近他的嘴唇,“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的话,我就是你喜欢的人,有的话,就把我当你喜欢的人……”


叶修的面孔在他的视线里摇晃,他努力地甩头,努力地想要清醒过来。


女人的声音越发蛊惑:“我就是你喜欢的人,我会教你成年人的事,让你爱死我……”


“叶……”周泽楷声音沙哑,浑身滚烫,他已经分不清周围,一切感官都在模糊,只有难言的欲圌望越来越强烈。


“叶什么?”女人笑着问:“你喜欢的女人姓叶?”


“是男人。”有人在车窗外说道,声音冷冽。


女人惊慌地抬起头,叶修的枪口正笔直地对准她的眉心,他表情如古井水般波澜不惊,并且他没有给女人辩解或者反抗的时间,他直接略微避开要害开圌枪。


安装过消音器的手圌枪声音微小,女人笔直地倒下去,压在了周泽楷的身上。


叶修一把拉开车门将女人直接拖出来扔在地上,他确定她没死只是晕了过去并且短时间醒不过来,他的同事就要赶来,应该能带回活口,他探进车厢内,一把抱住了周泽楷。


“叶老师……”周泽楷视线摇晃着,幻觉开始占据他的脑海,他下意识地喊道。


“我在这里。”叶修将他扶起来,离开这个充满刺鼻荷尔蒙气息的车厢,他架起周泽楷的肩将他扶到自己车上后座上,紧紧地抱住他,“我来救你了。”


周泽楷哪里还能听见别人在说什么,他身体都热得发痛了,他挣扎道:“放开我!放开!”


叶修这才想起这孩子还是被捆着的,急忙抽圌出小刀割开绳索,牛筋的绳子十分牢固,好在刀锋锐利,挑开时发出一声强劲的声响,远远地弹开了。


叶修摸圌到周泽楷的手,那裸圌露的肌肤烫得惊人,他心急道:“那女人对你做了什么……”


话还没说完,周泽楷突然扑过来,牢牢地压住了他的身体。


“别怕,”叶修被他压在后座上,仍然拍着他的背安抚道:“没事了,都结束了……”


话也没说完,周泽楷堵住了他的嘴唇,阻止了他的所有言语。




评论(59)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