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特工教师27

26好像因为限流在很多地方没有显示,如果没有看过要去看哦,因为26真的信息量很大!影响27章理解!本文超有逻辑的!
————————————————————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之前不显示的26

 

一路无话。

进入周家庄园时王杰希开口打破沉默,“这地方,风水好!”

司机接话道:“是啊,这地方是周先生祖上传下来,据说生财发家,还能庇护后人。”

王杰希把车窗按下来看窗外,庄园内仿佛一个自然生态公园,鸟语花香,草长莺飞,树木茂盛,空气清新,溪流延地势蜿蜒而过,又有假山亭台错落,十分雅致,一看就是超级富豪,还有品味。

“地灵人杰。”王杰希赞道:“也是出人的好地方。”

司机笑,“国学老师看风水,肯定没错,我们少爷是人才,还特别英俊。”

“看风水找我就找对人了,”王杰希看叶修,“我最近真是特别灵的……”

难得有揶揄叶神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不过后者并不搭理他,表情冷静地看窗外,眼神警惕地像在工作中。

王杰希打岔道:“叶神别这样严肃,看这周边,这风水。”

叶修说:“离开轮回学院一切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希望王队着眼于本职工作,暂时别开副业。”

王杰希心想,啧,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懂,小周你都要订婚了还勾搭年上的教师恋人,不厚道呀。

三人都不说话,司机拐了个弯,说:“这条路到底就是大宅,王大师是高人,正好看看大宅风水,平时怕请都难请,周先生之前也说想请人看看,主要看……看……”

他欲言又止,王杰希问:“看什么?”

“看子孙,”司机说道:“周家人丁不兴旺,几代单传,周先生说早些订婚、早些结婚,其实都是能够为周家多繁衍子嗣,少爷你能理解吧。”

叶修从后视镜里看周泽楷,少年神态平静地点头。

靠!

司机又说:“周先生说,少爷你会喜欢她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隔了一会说:“会喜欢。”

气氛微妙,王杰希忍不住插嘴说:“不是,作为新时代的好少年,你不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吗……”

叶修低声打断他的话:“别多事。”

周泽楷没说话,汽车一路看到大宅边才停下来,司机去车库停车,大家下车,抬头看眼前的房子。

这大房子拿去拍偶像剧或者家族剧都够了,果然是财力雄厚的有钱人,急着给儿子挑选未婚妻早日结婚生下一代,果然是豪门小说里的剧情,王杰希想,果然这样的家族才配这样的小说,只是叶神……他跟叶修周泽楷一起往大宅子里走,边走边想,看叶神这么反常的严肃,玩笑都不想开的样子,怕是伤了心吧,可是他心性倔强,是万万不会和他的学生在婚后还玩豪门家族的天价前男友这套路的,可惜了这么一段露水姻缘……【你们想不想看豪门家族的天价前男友?】

三人走进宅子,正面是一个室内的小池塘,里面游动着几条金龙鱼,王杰希再度打破沉默:“聚风聚气,好陈设,这鱼贵气逼人,如有灵性。”

没人说话,教科书般的尬聊。

王大师决定也不说话了,你们非要这安静的空气,我就随了你们的意吧,一会我去室外看看有没有危险分子,不要跟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池塘后是屏风,再过一个小院才是正客厅,只见室内装修富丽堂皇犹如豪门家族剧片场,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鱼池旁喂鱼,见到人来就转过身来。

这名男子看上去四十左右,貌若吴彦祖,身材似男模,长相偏混血,和周泽楷只有三四分的相似,但看年纪气质和霸道总裁气场,不是他爸还能是谁呢。

“爸爸。”周泽楷喊他。

周先生眉开眼笑,基因是神奇的东西,周家父子一脉相承的英俊帅气,周先生笑起来也是花儿都开了的感觉,但周先生性格活泼多了,“楷楷回来了,这两位是楷楷的老师吧,刚才我司机打电话跟我说了老师家访,体育老师和风水老师,你们好。”

大人们一一握手,一番寒暄,管家端上茶水,周先生开始关心儿子在学校的生活:“楷楷又添麻烦了吧。”

“还好。”王杰希很擅长和家长谈话,“年轻人活泼一点,思维开阔一点,是好事。”

周先生露出我懂的表情:“我家儿子我知道,从小到大给我添了多少麻烦,我为什么把我家院子修这么大围墙这么高啊,从小就有人爬墙进来看他,唉,每次上街都有星探问要不要让楷楷去拍广告,从婴儿奶粉到学步车到早教中心到整容广告,我家看起来像缺那几个钱吗,我只希望孩子像普通长相的人一样长大啊……”

王杰希心想原来从小就这样,不过看您长相,应该也给您爸爸那辈添过不少麻烦,所以更能理解孩子长得异于常人的痛苦,普通的相貌对他而言是可望不可求的事,美貌真是沉重的负担,我也好想体会一下这种负担。

周泽楷不耐烦地说:“爸爸。”

周先生就不说了,说太多了像在炫耀宝贝儿子的美貌,还需要炫耀吗,大家都能看到,周先生见叶修一直不说话,主动说道:“楷楷体育一直很好,体育老师觉得呢?”

周泽楷转头看叶修,叶修看着周先生说:“令郎射击、游泳、马术都有颇深造诣。”

王杰希想,你居然会用令郎,可见刺激受大了,一会周先生别再提订婚了吧。

周先生点头,“我很注意对楷楷身体素质的培养,学习固然重要,但综合素质才是最关键的,另外我们这样的家庭,楷楷出生时在银行信托的钱就足够让他一辈子丰衣足食了,我主要是担心没人能管住他,所以才急着想要订婚,多一个人管管他,总是好的。”

王杰希说:“……”我是不是太灵了?!

叶修说:“是啊,好的,这是很好的事。”

周先生又看儿子,说:“楷楷,我准备了晚宴,请了不少宾客来,李小姐也会来,你们见见面,熟悉熟悉,发展发展。”

周泽楷说:“好。”补充:“听爸爸的。”

周先生笑,“那正好两位老师也在,不如就当家宴了,晚上就在这边住下,热闹热闹。”

叶修应道:“如此正好。”又看周泽楷,语重心长地说:“你爸爸对你期待很高,不要让他失望。”

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他很喜欢看叶修的脸,虽然没有帅到令人晕眩,可是天然不做作,又很耐看,他心情很好地点头道:“嗯。”

叶修又说:“父母也好,老师也好,都不可能一直陪你,人生的路要靠自己走,哪怕遇到低谷,也别放弃,坚持是最高贵的品德之一。”

周泽楷点头:“嗯。”但他心里想,叶老师为什么这样说,听起来像要离开我了。

叶修接着说:“外貌是一个人最微不足道的部分,你应该更注重人的内心和品格,不能被外在假象迷惑,每个人都不一样。”

周先生点头:“说得好。”但他心里想,这话应该由我来教育儿子吧,我是他爸还你是他爸。

周泽楷有点不安地看着叶修,他觉得叶老师是不是真的要离开他了?虽然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做心理建设,可是他还是舍不得,再说不是说好了等危机完全过去吗,为什么突然说这些。

叶修没有再给他回应的眼神,起身道:“我们的家访还包含对家庭四周的考察,不介意我们参观吧。”

周先生忙说:“不介意,我让管家带你。”

“不必了,”叶修说:“大眼,我们自己去看。”

王杰希应了一声,起身跟叶修一起去院子里看安保设施,毕竟现在要保护周泽楷,人生安全是第一位的。

王杰希在总部是技术部门,他查看了周家庄园的地势之后,决定先装几个临时摄像头,叶修站在他身边帮他装,王杰希边说:“叶神,你刚才说的像要生离死别一样,不至于吧。”

叶修把摄像头掂在手里玩,“都要订婚了,还说什么,我刚在车里还难以相信,现在一见到他爸爸,看到他爸爸的父爱,才突然想开,真为他好应该支持他早点成家立业。”

王杰希无语,“他爸父爱如山,你在唱哪出,能一样吗,小周眼巴巴看你多长时间了,我都担心他爸爸看出儿子眼里的深情。”

叶修远目,“真要眼巴巴放不下我,他订什么婚,还一口一个会喜欢。”

王杰希说:“瞧,还不是意难平,十秒钟之前还在装父爱如山。”

两人正安装监控设备,突然看到周家父子从面前的小山坡下走过,父子两像在聊天,没看到树后的两位特工。

周先生:“李小姐晚上过来,你礼服准备了没有,穿隆重一些,第一次见面。”

周泽楷:“嗯。”

周先生:“我开始还怕你不同意。”

周泽楷:“爸爸同意就好。”

周先生:“她很漂亮,也很贤惠,脾气温顺,会四国语言八种乐器,你会喜欢她。”

周泽楷:“我会努力喜欢她。”

父子两神态轻松地聊天,就从两位特工面前走过去了。

王杰希见二人走远了,才继续手里的活,边说:“这小子,还真同意订婚了……我去,我看错他了!我以为他要跟他爸抗争,就算当我们外人面不抗争私下也要抗争,结果父慈子孝就准备订婚了!”

叶修没什么表情地说:“好事,很好的事。”

王杰希不多说了,装摄像头,隔了一会,叶修主动说:“你给我算一卦呗。”

“算什么?”

“算姻缘。”

“不准的,瞎说你也信?”

“不要紧,有时间假话听起来比真话舒服。”

“那好吧。”王杰希蹲下身,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划,叶修歪头凑过去看,眼前是那片被画的支离破碎的泥地,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想到第一次见周泽楷,那时他刚到轮回学院,还来不及去报道,远远看到有人在教学楼前围成一大圈,他还以为有什么群体性突发事件需要自己解决,连忙跑过去准备帮忙,结果竟然是有妹子要跳楼……

还是为了某个男生跳楼,叶老师很鄙视这种不把生命当一回事的行为,边看热闹边防止那妹子真掉下来,两个男生站在楼下对妹子喊话,劝她别跳,槽点无数,当时叶老师就对这破学校没好印象,他因为职业病的关系缺乏审美能力,这件事除他自己没人知道,反正也不影响他的工作、生活,他分得清人,也不脸盲,只是分不出美丑,第一眼看到那个沉默的始作俑者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觉得你们这些人强加的二设会不会太夸张啊,真帅到这种程度?

叶老师觉得爱一个人只因为脸的话,也太幼稚了,这小男生很可能会因为脸而遇到只看脸的对象,遇不到真心人,也是蛮惨,不过这跟我又没关系,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执行任务的特工,我既不会喜欢他,更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我执行完任务就跟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关系了,因为注意不到那男孩子的美丽,所以能注意到更多不易使人觉察的东西,比如,那男孩子看似心不在焉,其实他在留意那妹子的脚下,担心她真的跳楼,看姿势也是随时会冲出去接人的预备动作,人真的还不错……他正想着,突然那妹子脚下一滑,从楼顶直接摔下来。

不好,叶老师刚要上前去接,那被二设为美颜盛世的小男孩也急急忙忙去接了,叶老师立刻抢先一步冲过去接住那女孩,心想这么高掉下来若是没有经过特别训练,怕是手臂都要因为重力加速度断掉,还是让哥来吧,谁叫现在我暂时是一名教师呢。

他可没想引起那个小男孩的注意力,也不想让自己陷入注定没有结局的旋涡,但从现在苦涩的心情来看,似乎有点迟了。

“嗯,有转机,此卦看似山穷水尽,实则柳暗花明,我推断你的姻缘看似BE,实则HE……”王杰希说着,抬起头,“叶神,你在听吗?”

叶修回过神,“啥?”

“就是,好卦,我仔细给你解解。”

“解啥啊,好好干活。”

“不是你让我算的?”

“算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唯心,你应该回去让冯主任给你多上政治课,”叶修把摄像头贴在树干上,“赶紧干完我们该干的事。”

王杰希说哦,边观察起四周方位确定摄像头角度。
叶修则用脚把泥土上的卦象擦了。

*
土坡的另一边,周家父子还在聊天。

周先生:“这段时间你妈妈跟你联系了吗?”

周泽楷:“有,她挺好。”

“哦,不知道我的订婚仪式她会不会来。”

“……”

“你知道的,我心里始终有你妈妈,她这样任性,每一次离婚我也只好由得她去,可是我终究还是希望她能回到我身边。”

“……”

“她常年在国外呆着,你苦,我也苦,我也想趁着这次跟你妈妈彻底了断,你以为我受得了三年复一次婚的节奏吗,你爸爸心里苦,你懂?”

“……”周泽楷忍不住说:“那你别跟李小姐订婚啊。”

周先生叹气,“不这样,你妈妈肯回来吗,你心里又要怪我戏精,其实不能怪我,都是你妈妈戏精,把我们好好的豪门剧活成了泰剧,我也是希望她回来,阻挠我和那位李小姐的订婚仪式,这样说明她心里也有我……我盼着你能阻止我,结果你一口一个会喜欢她,你要气死我吗,那李小姐你都没见过,你怎么就乐意多个后妈,儿子你在想什么。”

周泽楷心想,多个后妈算啥,你怕不怕你儿子给你带回一个男儿媳的?你跟我妈妈都那么戏精,我说什么没有,我都懒得说,你们演恩怨情仇破镜重圆豪门恩怨复仇逆袭我都不想知道,我现在只想和叶老师在一起亲亲我我,唉,他今天对我好冷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现在又跟他的神秘同事到我家院子里去了,我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在哪里,他们两个说不定背着我亲热……好难过,我才是多余的那个人……


评论(77)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