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7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在这里   53在这里   54在这里    55在这里

56在这里

57

监控屏幕上,叶修站在门口,一辆车停在他的面前,看不到车牌,车窗后的人因为角度关系看不到脸,并不能确定是谁,叶修站着和他说话,接着转身走进便利店,他买了想买的东西,走出店外,那辆车一直在等他,车窗内黑漆漆的,像等待一个猎物闯入的陷阱。

 

韩文清握紧了手,眼睛死死地盯着画面中的叶修。

 

叶修上了那辆车,车子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就开走了,离开监控摄像头的范围。

 

叶一笑在店里跑来跑去地玩,发出欢快的声音,韩文清拿出手机打叶修的电话,关机,这让他无端联想到两年前的那次离家出走,那时也在下雨,他又一次要离开自己了吗……

 

他不肯相信,也觉得叶修不会这么做,他们现在很信任彼此,就算有问题也会直接说出来,不会再不告而别地走。韩文清冷静下来,他打电话给苏沐橙,麻烦她来照顾叶一笑,苏沐橙听出他口气的焦灼,立刻说就到,韩文清挂了电话,打电话给他在H市的朋友,他在H市有朋友,有生意伙伴,有和他存在利益关系的人,现在能动用的关系全都要动用上,他必须尽快找到叶修,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

 

他很快找到能帮上忙的人,能调动城市交通摄像头追踪那辆车,又找到孙哲平调动人手帮他搜捕,苏沐橙很快来了,韩文清把孩子抱起来递到她手里,“我去找叶修,叶一笑拜托你。”

 

苏沐橙担忧地望着他,“出什么事了?”

 

“不会出事。”韩文清顿了一下,看女孩子的脸,“麻烦你辨认一辆车。”

 

他打开便利店的监控,苏沐橙看了看,“这……好像是陶董的……和他有关系?”

 

韩文清不再多说,事情和他估计的果然接近,正是那个Alpha带走了叶修。

 

“那现在该怎么办。”苏沐橙问道。

 

雨还在下,叶一笑突然莫名地哭了起来。

 

“别哭,我现在把他带回来,”韩文清摸摸孩子的头,“好好地带回来。”

 

房子没有建好,一面墙完全是敞开的,顺着光秃秃的水泥楼梯上去是框架般像匣子一样的房间,雨直接地冲刷进房子的地面,有风肆无忌惮地吹着,并没有比室外好多少。

 

地面靠里墙的部分是干的。陶轩把叶修放下来,从车里到房里,没有多少路,但雨太大,两人身上都湿透了。

 

“这个房子是嘉世最后的楼盘,不过盖不完了。”陶轩坐在叶修身边,“因为没钱了。”

 

叶修愣愣地听着,离开了车载催情素的环境,他的体力在逐渐地恢复,神智也越来越清醒。

 

陶轩又说:“而且我也不想折腾了,卖了一了百了,你都不在,还有什么意思。”他点着一根烟,吐出小股的烟雾,“跟你说无妨,嘉世的问题从一开始你就比所有人都更清楚,面铺得过大,资金链就过长,一个环节有问题就容易满盘皆错,你之前做得很好,帮我赚了很多钱,嘉世成为一个商业王朝,这都是你的功劳。”

 

叶修闭了闭眼睛,“嘉世是我十几年的心血……”

 

“谁不是呢,后来你走了,孙翔也做得不错,不过理念不同,一朝一夕改不过来,犯了一些错误,我给年轻人犯错的机会,不过有的人不给,”陶轩看向他,“我说的是你的那个Alpha。”叶修睁开眼睛望向他,“老韩?”

 

“他抢走了你,还抢走了嘉世很大的市场,他故意诱导我们做出错误决策,浪费很多次机会,和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找来了小肖,他和孙翔能够互补得很好,我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内部人事问题……这方面你是对的,有些人有能力,但能力向两个方向分散时,就抵消了,甚至更负面,需要打压掉一部分,保证确切方向的执行力。”

 

叶修慢慢地扶着墙壁坐起身,“你说的人事内部争斗,刘皓他们又一次地妨碍了孙翔他们?”

 

“具体过程我不想再提,内忧外患,之前我找你吃饭,是真心想让你回来,哪怕你不想回嘉世,”陶轩靠近了叶修,他的手轻轻盖在对方的脸颊,“回到我身边。”

 

叶修闻到他身上的烟味,他们都喜欢抽烟,喜欢同一个牌子的烟,那烟草的味道十多年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转过眼睛望着Alpha,“你我都是结了婚的人,说这些真的没意思。以前大家一起赚钱做事业,那时嘉世还没有规模,你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的确想过如果你没有结婚……但是根本没有这个如果,我没有想过不切实际的事,也希望你不要再说这些,”他甚至放轻了语调,“真的,我没有要逼得嘉世变卖出去……我没有想要成为真正的敌人……你相信吗……”

 

陶轩注视着他,冷静的脸上有些怜悯般的柔情。

 

叶修努力站起身,“我还是希望大家像很多年前一样,成为朋友,而不是……”他说着,突然推开陶轩,飞快地冲到墙边,捡起一根施工钢筋握在手里当作武器,警惕地和陶轩对立着。

 

陶轩反而笑了,“你以为你会赢?”

 

叶修的态度变得冷硬,“你别动!会不会赢我不知道,至少你休想碰我!”

 

“你会求我碰你。”Alpha信息素突然张开,如一张网,Omega立刻感到头晕目眩,陶轩朝他走过来,“你为什么总不听我的话,你是Omega啊,Omega不可能反抗地了Alpha,骨子里你们都是顺从的。”

 

叶修无法自控地倒下去,他摔倒在满是尘土的地上,陶轩抽掉他手中的武器,在他面前弯下腰,“我可不会像你的那位Alpha那么怜惜你,你今天逃不掉了。”

 

韩文清上了车,他的朋友很快查到陶轩的车牌和行驶路线,正在确定车的位置,韩文清等不及,先沿着路线往前开,他的眉头紧锁,心内却是一片平静。

 

他不愿往坏的方面想,但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被一个居心叵测的Alpha带走,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但发生任何事,他都绝不可能离开叶修,无论发生任何事。

 

他带着蓝牙,不停地继续拨打叶修的手机,依旧是关机,他的朋友发了位置过来,从地图上看那里是一片空白,是还未开发完成的区域,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显然不会是毫无准备,韩文清马上让张新杰去查那块地,同时其他人也往那里行进,孙哲平打电话给他说,老韩你这要去干什么。

 

“了结过去的事。”韩文清对着耳机说:“你们跟过来可以,但别插手,我一个人解决。”

 

“呵,社会韩哥。”孙哲平取笑一句,正色说:“我现在过去,估计二十分钟最多。”

 

韩文清嗯一声,挂了电话,那块地的信息也发了过来,果然是嘉世的项目。

 

“但是似乎风传资金有问题是烂尾楼了。”张新接在电话里说:“他们最近很被动,被兴欣压制,我最新得到的消息是银行不愿意再继续合作,要他们至少偿还部分贷款。”

 

韩文清冷笑,车子拐了个弯,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叶修躺在地上,他相信老韩一定会来。

 

他离开了这么久,老韩一定会想他为什么没有回家,一定会发现下雨了给他送伞,一定会在便利店找到监控录像搜寻他的去向,一定会来救他,这些都是一定的事,不仅因为他了解他,知道他有勇有谋临危不乱,更知道他确定无疑地爱着自己,会不惜一切地找他,追随他而来,所以叶修一点也不慌张,哪怕他被一个Alpha居高临下地注视着,眼睛里的东西赤裸直白。

 

“陶先生,”他开始拖延时间,“兴欣不过是才兴起的小公司,哪里会对嘉世造成大影响,我也不想和老东家为难,大家好好谈合作,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陶轩低头看他,“合作?你们不是和霸图合作?那个Alpha给你提供了资金支持吧,这才有和嘉世对抗的资本,这个世代是资本说话的世代,嘉世因为之前项目和银行资本发生偏差才导致现在的局面,我不信你们肯放弃霸图,而和如今的我们合作,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等人来?”

 

叶修坦然地看他,“是,老韩会来。”

 

“他究竟哪里好,让一向这么冷感的你都死心塌地了。”陶轩抬起手,指背轻蹭着叶修光滑的脸颊,“因为孩子?还是因为,他是单身?”

 

叶修努力抬起手,把他的手指拨开,Alpha的靠近让他感到强烈的身体排斥,“不管什么原因,都不会是你……”他喘着,停顿了,又积蓄着力气说道:“……他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不会暗箭伤人!”

 

“如果当时你对我服软,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陶轩叹了口气,“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嘉世,我们闹成现在这样,嘉世被你弄成现在这样,要收回最大利益只能现在把它卖了,现在出手时机还不晚,回笼的资本还很可观,但我愿意卖吗,最痛心的人难道不是我吗,你难道还不能理解我的苦吗……”

 

叶修无话可说,他无意于他为敌,无意让兴欣与嘉世对立,毁灭一个王朝,远比建立一个王朝更让他痛苦,呕心沥血过的嘉世,正被他殚精竭虑地摧毁,没人比他更有切肤之憾。

 

可是这个男人居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他身上,而他自己,仿佛清白无辜,仿佛身不由已,仿佛对他的伤害背叛都是情之所至不得已,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耻荒诞,现在他还能堂而皇之地把他绑架到这里,用着卑鄙的手段,摆出一副我不计较我原谅你的姿态,说他很痛心,说不被理解,说着舍不得?

 

叶修只觉得可笑,假如他真的哪怕有一点点舍不得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旧情,就根本不会到现在的地步。

 

“我不理解。”他开口道:“也不想理解,因为跟我没关系,陶先生要不要离婚和我无关,要不要卖掉嘉世和我无关,以后要怎么样更和我无关,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而你的不幸都是你自找的……”

 

他不再念及对方颜面,直白地说着,脑子里却不停地浮现出那副褪色的画面,十几岁的少年在突如其来的情热中抬起头,视线模糊里的那个青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他,问他,需要帮忙吗……那时的叶修只知道对方是个Alpha,并不知道对方已经结婚了,并不知道他们之后会有很多故事,并不知道他们从并肩奋斗到背道而驰,并不知道他们最后互相伤害相互指责,并不知道有嘉世有兴欣有残酷商业法则中的你死我亡,并不知道美好的人生初见只会让现在的分崩离析显得更加嘲讽荒谬,他当时只是单纯地看着他,回答他:帮我。

 

陶轩没有让他再说下去,他按住叶修的肩吻住他的嘴唇,打断了所有的话语,所有的思绪。

 

叶修立刻反抗,纵然他四肢无力也拼命地躲避着,他不需要这些,他只要一个人……

 

面前的压力骤然减轻,有人怒吼道:“放开他!”同时熟悉的信息素气息突然降临。

 

韩文清拎起陶轩的后领将他甩开,叶修看清了他愤怒的脸。

 

所有的力气都回到了身体里,叶修对他伸出手,韩文清一把把他搂紧,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力地抱住了叶修。

 

叶修也努力地抱住他,他绝对再也不想和他分开。

 

只要他们在一起,一切都无所畏惧。

 

“我来晚了。”韩文清紧紧地抱住他,在他耳边说道。

 

叶修都感到自己的肋骨生疼了,不过不想放开,他笑了笑,“刚刚好啊。”

 

“哪里好,”韩文清松开手,看着叶修,“回去好好洗澡,我讨厌别人的味道。”

 

“当然,我比你更觉得脏。”叶修笑了,他扶着韩文清站起,两人并肩而立,看向对面的男人。

 

陶轩从地上站起身,他看向韩文清,“你倒来得很快,还算有点本事。”

 

韩文清放开叶修,走近了陶轩,“一次性做个了结,我没有耐心跟你玩这种肮脏的游戏。”

 

两个Alpha面对面地对立着,缺失的外墙外,是越下越大的雨。

 

工地上泥泞不堪,雨水冲出千万条细小的水沟,泥沙到处都是,铁锈色的钢筋暴露在混凝土墙壁之外,淋了雨散发出潮湿的腥气。

 

“韩先生不知道叶修跟我有多少过去吧,”陶轩说道:“十几年的感情,哪怕你们结婚了,他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我。”

 

叶修立刻反驳:“你不要挑拨,我只把你当朋友,没有别的关系,老韩你……”

 

“那不重要。”韩文清打断他的话,他只看着陶轩,“看来十几年也不过如此,你想跟他说话还得用卑鄙的手段绑架他,对了你知道绑架是刑事犯罪吗,何况绑架Omega罪名更大,是说生意失败脑子也糊涂了?还妄想他不会忘记你?其实他根本没想起过你吧。”

 

叶修觉得这伶牙俐齿的不愧是跟我生活过的男人,你知道你有个好老师吗。

 

陶轩却没有什么波动,他只笑了一声,“你真是年轻,叶修是个Omega,Omega的天性你不会不知道,他一直不让你标记他,你难道不想想原因?”

 

韩文清迟疑了一秒,回头看叶修,叶修也看着他,那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总不能说,我不是不愿意,是我还没有确定,Omega被Alpha标记是一辈子的事,我这辈子都不会换人了,但谁知道你会不会像你眼前的这个Alpha一样看上别的Omega,再说我也没说你不能标记,但你得充满诚意地求我……

 

他动了动嘴唇,刚想开口,韩文清却又转头回去了,“他不愿意总有他的理由,我愿意等。”

 

陶轩又笑了一声,“你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这么容易相信借口,他为什么不愿意我告诉你,”他走近韩文清,“因为他还想着别人啊,不标记也可以做很多成年人的事,你以为他只会有你一个Alpha吗……”

 

叶修突然说道:“我就是只有他一个Alpha!”

 

 

 

评论(249)

热度(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