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3

怕被屏蔽,关键字打码了,你们会懂的啦~~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在这里


53

到医院之后韩文清抱着孩子下车,“你在这里别动,他交给我。”


叶修抓住他的手,“不,我跟你一起去。”

“听我说,你现在情况不好,”韩文清抚摸着叶修的额头,“你在发烧,乖,留在车里,我带叶一笑看完病就回来……”


叶修对他摇头,“我跟你去。”

他总是这么固执,他也总是拿他没办法,韩文清看了他几秒钟,“好吧。”


叶修扶着他的胳膊下车,他的腿使不上力气,没走几步扶着膝盖喘气,“……老韩……你先带笑笑去……挂急诊,我马上……过去。”

虽然医院内发情期的Omega并没有危险,但韩文清怎么可能丢下他,他伸出手,“我牵着你,都到医院了也不在乎这一两分钟。”

叶修望着他,他视线还是在摇晃,可老韩的眼睛很亮,直照到他心底,让他忽然觉得一切无所畏惧。


他握住那只手,韩文清单手抱着叶一笑牵他往急诊室走,深夜医院人很少,四处都很安静,头顶明亮的月光洒下来,照得道路一片雪亮地白,两人的头发也是一片雪亮地白,叶修觉得头晕,虚虚实实地像在梦里,一切遥远而飘渺,只有手心里对方的温度是真实的。


那一瞬间他恍惚又坚定地相信他们能白头到老。


韩文清牵着他到急诊室,把叶一笑交给急诊医生,发情期的Omega情况很糟,医生也立刻为Omega安排独立的房间让他先休息。


叶修不肯去,执意要陪孩子,韩文清哄他:“你先去,这里交给我,你坐都坐不稳了不如去睡一下,听话。”


叶总裁从来不是听话的人设,他趴在急诊室的台子上喘,肩膀都在发抖,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滑下来,就是倔着不肯去病房,医生只好先给他注射Omega抑制剂,直接用药物将他体内的情热强力压下去。


另几个医生在给叶一笑量体温,孩子情况不太好,一岁多的年纪烧到了四十度,还在抽筋,神智都有些迷糊了,一个医生说:“必须做退热处理,否则太小了会高热惊厥,还可能引发肺炎。”

韩文清听着也很着急,“肺炎?他之前是在咳嗽,白天吹空调太多,后来从KTV到外面大概又突然吹了冷风,我不懂这些,现在怎么办。”

“先查血液。”医生边说边开化验单,急诊室边就有化验室,韩文清抱着孩子过去,小孩子迷迷糊糊地被抽血扎了一下,惊醒过来,又开始哭,叶修打了一针精神好了些,强撑着精神跟过去,还没到化验室门口听见孩子的哭声又停下脚步,扶着墙壁腿发软。


很快韩文清抱着孩子出来了,叶一笑还在哭,小小的身体抖得厉害,韩文清看叶修站在走廊上,表情让他一看了就心酸,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本来也不是多能言善辩的人,只搂着叶修的肩抱他,把他压到自己肩上。


等化验报告的时候叶一笑哭得累了,趴着一动不动,垂着眼睛,睫毛上还挂着大颗眼泪,韩文清扶叶修靠到座椅上,又抱着叶一笑在走廊里来回走,他轻轻地拍着孩子的背,不断地哄着他安慰他,报告单出来之后急诊室的医生开始配输液的药水,韩文清走回去问医生,压低声音问:“他这么小,能打针吗。”

“烧要先退,还要防止脱水。”医生指了指头,“太小了要打头,你按住他,别让他乱动。”

韩文清点头,坐到座椅上,叶一笑靠在他的臂弯里,乖乖不动,小脸因为发烧红得不正常。


医生把吊针拿在手里,控着孩子的头准备打针,小孩子却像察觉到危险般放声大哭并且拼命挣扎,医生立刻说:“别动,大人抱住了,针头断了就麻烦了。”


韩文清力气一贯大,要控制一个一岁多的小孩子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可这是他的儿子,他和叶修两个人的宝贝,这让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这时一只手轻轻地盖在他的手上,叶修在他身后说:“我来。”


“你休息去。”韩文清回头看他。


“我扶着他,他很听我话。”叶修坚持着。

医生指挥道:“两个大人也好,小孩子不懂事乱挣,一个抱住,一个控住头,千万别让孩子动,”又说:“不要不忍心,如果一针打不进去还要打第二针,大人看着更难受。”

他开始打针,尖的针头戳破了孩子娇嫩的皮肤,叶一笑哭得越发撕心裂肺,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满脸都是鼻涕泪水。


韩文清不忍心听,他一动不动,僵着姿势,抱着孩子的身体防止他挣扎。


医生动作很快,很快打好针用胶带固定好,理顺了输液管,看向家长,“行了,接下来就是输液,孩子可能会出汗,大人要注意观察他的反应。”

韩文清应了一声,抱着哭累的孩子,起身去扶叶修,让他虚弱的Omega有个依靠,叶修眼红红地转过头,手在停留在孩子的头上,依然温柔地托着孩子的后脑。


“没事了,Omega也吃不消了吧,到病房里去。”医生说道:“输液也可以抱过去,要换药水就按护士铃。”


韩文清说哦,没看他,只把叶修搂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


不需要言语。


他又问了医生一些注意事项,牵着叶修去病房,发情期的Omega身体困乏,强行压下去的信息素让他更加昏昏沉沉,韩文清把他扶着躺到床上,安慰他:“你睡会,有我在。”

叶修不说话,闭着眼睛不动,一会翻了个身,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


韩文清替他揩去了,“小孩子生病在所难免,医生都说没事,你别太操心。”

叶修还是不说话,像睡着了,韩文清在他身边坐下来,又说:“你这个人何苦,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其实比谁都在乎,说话不讨人喜欢,明明关心人非要用嘲讽的口气,又心软,小孩子打针都受不了,受不了还非要看着……”

“别说了,我要休息。”叶修抽抽鼻子,突然说道。


“好吧好吧,知道你累了受苦了,”韩文清低头靠近他的脸颊,“再说最后一句……”

“不听不听。”叶修翻了个身,背对他。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别说。”

“非要说。”韩文清贴着叶修的耳朵,说了一句话。


叶修烧一直没褪,耳朵也是红的,听完之后脖子缩了一下,更红了。


韩文清就放过他了,他坐好了不动,将叶一笑搂好,孩子早累得睡过去了,头上还插着输液的针头,看样子还有一个小时的吊水要打,韩文清耐心地陪孩子打吊水,又时不时回头看叶修的情况,他不睡觉,有大小两个人需要他,这是他最心甘情愿的陪伴。


叶一笑睡得不安稳,大概药水让他很不舒服,他睡着了还在动,发出梦中哭泣的声音,韩文清把吊瓶提在手里,抱着他在病房里来回晃,用摇篮一样的幅度轻轻晃动他,想让他睡得更熟,他不敢大意,按照医生的话注意不良反应,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他叫来护士换药水,护士边换边说,真是好爸爸。


韩文清和女人话很少,只嗯一声。


毫无疑问他很爱这个孩子,因为血脉深处的基因,也因为他觉得对他亏欠,他没有守在Omega身边等待他的出生——他的Omega孤零零地生下他们的孩子,这是他无论做多少也无法补偿的——所以他尽可能地宠爱孩子,和叶修,现在这些都还不够。


孩子情况稳定了,而叶修情况依然不太好,虽然抑制剂将他的信息素水平强制降低,但体内的生理反应不能消除,他还在发烧,这是无计可施的事,他身体疲惫精神匮乏,睡不着,只晕着,身体里像有火在烤,让他五脏六肺都干裂地疼,他嘴唇发焦,眼皮沉重,昏睡间只听见韩文清哄着孩子,似乎护士来了,又走了,他忍不住出声:“笑笑……怎么样……”


韩文清抱着孩子低头看他,“好多了,烧在退,你怎么样?”


叶修摇头,“我没事……”


韩文清凑过去说:“又逞强,我拿水给你喝。”


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没力气再说话,他感觉到对方Alpha的气息,这让他并不好过,发情期的Omega只有Alpha能够缓解,其他的都收效甚微。


韩文清单手搂着叶一笑,另一只手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端着过来床边,叶修挣着要起来,韩文清喝了一口水,俯下身子渡过去,喂到叶修口中。


水清凉甘甜,Omega双唇滚烫,叶修接到水的同时嗓子眼里发出难耐的呻吟,Omega的天性使得他在发情期无法自控地渴望Alpha的靠近、接触、[][]、[][]……


韩文清吻他,唇齿交缠,适可而止,之后他抬起头,又喝了一口水,接着喂他,吻他。


嘴唇碰在一起,轻易地勾引出[][],或者说,早就引发了[],但Alpha还有理智在,韩文清放开叶修,起身看叶一笑的吊水,还早,孩子满头是汗,梦里还皱着眉。


他碰了碰叶修的脸颊,“房间里太闷,我带他出去透透气,你休息,”停顿了一下,毫无顾忌地说:“等他好了,我就要干你了。”


叶修闭着眼睛微微一笑,连身体的难受都缓解了一点,“嗯。”


韩文清抱着孩子去走廊,时间过了子夜,夜深人静,日光灯发出明亮的光,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叶一笑第二瓶吊水打完之前他去找值班护士换了第三瓶,孩子睡得不安稳,又醒了哭起来,韩文清不停地哄他,耐心很好地安慰他,不断地对他说马上就会好起来,其实他也知道孩子那么小还在生病,哪里听得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觉得孩子一定需要听到父亲的声音,他不停地说着重复的话,语气温柔低沉,叶一笑一直断断续续地哭,抽抽嗒嗒,第三瓶吊水打完之后护士又量了孩子体温,烧终于退了。


“还要继续观察,多喂一些水。”护士叮嘱完,又说:“先生耐心真好。”


韩文清没说什么,都是他的分内事不值得夸赞,他担心的是孩子的病,和叶修。


叶一笑拔了吊针,终于安稳下来,韩文清带他去尿尿,孩子精神好了点,开始叫他,“爸爸。”


“乖儿子。”他说着,抱他回到病房,喂他喝水。


叶修像睡着了,病房里开了壁灯,不太明亮,他侧卧在床上,灯光勾勒出他的轮廓,细腰窄胯,肩胛骨处单薄,周身飘逸着Omega浓郁的甜香,一推病房门像打开了一个糖果盒子。


韩文清忍着满怀的[],去喂孩子水,叶一笑喝了几口,趴在他肩上睁着大眼睛看叶修。


“烧退了就好好睡一觉好吗?”韩文清低着声音跟孩子商量,“睡一觉精神会好很多,明天,哦不对,天亮一睁眼一定全好了。”


叶一笑打了个哈欠,还是睁大眼睛不睡。


韩文清笑,在这凌晨的静夜里听起来格外低缓,甚至充满男性的性感,他继续哄他,把他搂在怀里慢慢地拍他的背,他不会唱歌就讲故事,低低地哄孩子睡觉,语调慢而轻,且温和:从前有个国王,他住在海边,有一个很大的房子,后来又来了一个国王,和他一起住,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后来那个国王做错了一件事,另一个国王跑掉了,国王非常后悔,拼命地找他,找了很久,很久。


他讲着这个乏味的故事,孩子就一下一下地垂下眼皮,想睡觉了。


空气中的Omega信息素越来越浓,连药物也无法控制了。


韩文清的语气没有变化,他依然耐心地哄道:后来找到了,还多找到一个小王子,所以两个国王又回到海边的房子里,继续生活了很久,很久,就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个编得太无聊平淡的童话虽然有个完美的结局,但故事性的确太差了点,也没有成年人故事里激情的爱与性,完全是骗小孩子的白开水,但好在哄一岁小孩并没有什么问题,疲惫的孩子在父亲的声音里渐渐入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韩文清将他小心地放在病床上,探了他的体温——很正常的体温,没有再发烧。


他松了口气,手沿着床单滑动,慢慢游移,直到Omega的手边。


“笑笑烧退了,没事了。”他俯下身,搂住Omega的身体,将他拉向自己。


叶修双颊绯红,他根本没有睡着,身体滚烫地惊人,他低低地呜咽着,“好难受,我快要死了……”


“是吗,”韩文清托住他的脸颊,低头吻他,“那一定是被我干死的。”



评论(145)

热度(1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