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0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


“嘉世往左,惜君未归,意思嘉世给了你机会让你回去,你不要,非要和嘉世作对,结果只弄了个令人惋惜的结果。”魏琛拿着报纸边念边点评,“兴欣往右,叶色撩人,意思是兴欣是一条和嘉世相反的路,但有老叶你这个撩人的小妖精在……”


苏沐橙忍不住笑起来,陈果坐在办公桌后拍桌,“太羞耻了什么人写的!”


当事人一脸淡定,“老左,熟人了,拿我寻开心。”


魏琛放下报纸说:“他我知道,只对我大蓝雨是真爱。”


叶修抽过报纸来看,边说:“你都离开蓝雨多少年了还我大蓝雨,人家可未必认你……呃,老左什么毛病,文笔越来越狗血了。”


兴欣中层以上在会议室开会,本来要研究嘉世,结果会议开到一半今天的报纸送来了,总裁上了八卦版新闻,更值得研究。


该文以煽情的手法先描述了叶修在嘉世的业绩,可谓汗马功劳鞠躬尽瘁,看得叶修本人都不好意思,后半段笔锋突转,描述叶修在兴欣的作为,可谓居功至伟劳苦功高,看得大家都不好意思,陈果都开始考虑多分他原始股的问题。


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大致意思并不错,叶修的确无论在嘉世还在兴欣都是打下江山的人,这本来没什么可嘲笑的,但关键问题在于左大大采用了拟人的手法,嘉世和兴欣被拟人化,这么一看叶修和两家公司的关系突然好比了新欢旧爱前男友,嘉世叶本恩爱无边奈何霸图横刀夺爱导致嘉世叶的间狭离隙,而如今兴欣叶正蜜月缠绵发展势头大好,不知道嘉世是否后悔,兴欣能否珍惜,云云,愣是将跳槽这种事写成八点档修罗场你爱我还是他,确是吸引眼球的一把好手。


方锐托着下巴看苏沐橙,“左作家是不是最近看了什么小姑娘喜欢看的东西,啧啧,看这措辞,‘嘉世往左,惜君为何不思及当年情谊重回怀抱,兴欣往右,叶某人不嫁何撩,’啧啧,最后还说嘉世兴欣夜宴的白学现场,‘明明是我先,你却跟他走,’什么的,我还能说什么,还需要我说什么,老叶你和老左多大仇啊!”


“最多老左刚出道时嘲讽过几句,”当事人无所谓地摇头,“他知道的还挺多,分析也头头是道。”


方锐看他,“兴欣背后的人是你,经过老板娘的演讲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了,我只好奇他怎么知道前几天我们和陶先生吃饭。”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左消息灵通着,何况嘉世人多嘴杂,去的会所也是业内有名的地方,他知道吃饭不奇怪,他又不知道具体内容,”叶修扶着额头,“你们这些人别光顾着狗血,老左最后几行说人话了。”


方锐和魏琛凑过去看,左大大最后几句话突然回归了评论员身份,写道:嘉世和兴欣的夜宴落下帷幕,未来合作或冲突笔者暂不能下结论,决定方向的正是关键人物叶修,资本的强烈对比之下,若老东家再抛橄榄枝他是否会回头,然而这是否也是嘉世不再自信的一个信号,曾经号称商业王朝的嘉世帝国是否会因一人出走而分崩离析?笔者将持续关注,欲分享更多资讯可加笔者微信公众号Blabla……


“老左商业头脑真好,不忘营销自己。”方锐看完,抬起头,“他说嘉世不再自信?”


“我们刚才看过嘉世的很多资料了,虽然我不知道老韩哪里弄来的这些一手资料还是内部资料,但嘉世现状的确像老左得到的情报一样,内部管理有问题,资金有问题,孙翔过于年轻经验不足,犯了好几次决策层面的错误,刘皓我一手带出来的,他行事作风我熟得很,老韩给我看的这些嘉世工程我一看就知道哪些是他的手笔,他这个人能力是有,但做事歪门邪道,容易因小失大,这两个人的合作模式从目前来看是非常失败的。”叶修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点着鼠标,将他的分析结果投影在身后的屏幕上,“你们可以仔细看一下。”

大家都暂时放下八卦去看,唐柔边看边思索,说道:“叶总,那嘉世挖雷霆的肖时钦过去,是为了弥补孙、刘两人前期的错误?”

“当然,说得像专门对付我似的,其实是为了掩盖他们内部问题,”叶修点燃烟,“但小肖是个老好人,没有那种划清界限的决心是没法处理好嘉世那堆人事关系的。”

他没再说下去,苏沐橙补充道:“是这样,我在嘉世呆过几年,拉帮结派小团体很严重,肖总过去如果不想被排挤就得妥协,他妥协了就依然轮不到他来决策,恐怕最终只是一个摆设了。”

“嘉世的问题这么严重吗?”陈果有点迷惑,“他们可是超强的商业王朝啊,怎么被你们说得马上要完蛋了。”

“马上完蛋是不可能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叶修笑了一声。


他明白慢慢消耗才是更大的折磨,对于这间他工作了十几年的企业他已没有太多旧情可言,但邱非还在那里,希望这个年轻人能早日找到自己的道路。


“那么也没什么可怕的啊。”包荣兴突然说道:“老大之前说硬碰硬,又说嘉世找来了新的智囊,我还以为真要干起来了,害我白兴奋!”

他一脸兴趣索然,方锐说我去,“叶总这是安定军心,长自己志气灭他人威风,是鼓励大家的战术呢,你怎么自己先大意了,嘉世那是跟你玩吗,人家几个亿砸下来我们拿什么杠,人家陶先生都放狠话了,要在兴欣未成熟之时消灭,本来H市就这么大,周边都覆盖得差不多了,市场份额饱和还有人来分一杯羹,他作为本地地头蛇不搞兴欣搞谁,这是真的要搞死我们,至于和叶总的恩怨情仇要等搞死我们之后小黑屋解决……”

包荣兴扔他一个烟盒阻止他再污蔑自己最爱的老大,“我们是搞不死的,死的是他们!”

“包子好志气。”陈果点赞。


魏琛纠正道:“小方说得太直白了,你该说叶某人红颜祸水引发商业战争,就文艺多了嘛~啧~”


“是是是叶色撩人当代海伦~”


会议室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一个企业的团结要靠嘲讽执行总裁来完成,真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呢,执行总裁本人好气哦还是只能保持微笑,好在他还是有忠实粉丝的,包荣兴突然说道:“呀,要是韩总知道了,他怎么想。”


大家转头看叶修,苏沐橙也担忧起来,“韩总还不知道我们和陶先生吃饭的事吧,这……他万一误会了怎么办。”


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解释清楚的事,而且你们弄错了误会的点,老韩怕是以为我要跟别的Alpha吃饭才急匆匆赶走他,叶修心底叹气,算了,不解释了,我本来也不想过了,反正你一贯也不信任我,看这次又要开什么脑洞吧。


*
老韩具体开了什么脑洞,叶总裁不清楚,但这几天的态度都好不到哪里去,也不主动打电话了,晚上视频的时候只说:“我跟我儿子说话。”

叶修懒得解释,就把叶一笑往IPAD前一放,就去干自己的活去了。


但叶一笑一个一岁的小朋友能视频聊天什么呢,最多只能嗷呜嗷呜指手画脚,好在韩文清对待他的儿子耐心非常好,用视频教学:“今天学什么词汇了,吃饭会说了吗,吃饭,就是这个动作。”

他也指手画脚地教,叶修抽空倒水的时候从沙发后面偷瞄一眼视频,一大一小隔着屏幕比比划划,画面太美真想录下来寄给张新杰。


韩文清还在教:“你吃饭值得表扬,我妈——也就是你奶奶说有的小孩不爱吃饭,大人很头疼,你这方面做得不错,需要继续保持,但后期要加强自理能力,自己吃饭,不能凡事依靠他人,多动动脑子多动动手……”
叶一笑听不懂,哦哦地回答。


叶修听不下去,把IPAD拿起来,“别拿对员工那套对我儿子,在霸图还没训够人呢。”

韩文清看视频里的叶修,“我教育我儿子,你忙你的去。”

“啧,要教育当面教育,拿着电子产品要把叶一笑眼睛弄坏。”叶修看着屏幕里的黑脸,“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少罗嗦,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没话啊,你有什么话就直接问。”


韩总裁心想就你对我睚眦必报的心态,我问了,你又要觉得我不信任你,我不能问。


叶总裁心想就你对我斤斤计较的态度,我说了,你又要追问更多细节没完没了,我不想说。


韩总裁委屈,还是先忍不住,“你那天为什么赶我走?”

叶总裁明知故问:“没有吧,考虑到韩总心系霸图事业为重呀,我贤惠吧?”

韩总裁心想,是不是为了等我走了和那个嘉世的Alpha吃饭,还夜宴,还叶色撩人,还惜君未归,是不是你们两家打算联手起来对付我啊!


叶总裁心想,看你还能发散到哪一步,要不要以为嘉世要和兴欣合作了来对付你?你要真这么想,那你可完全把嘉世拟人化当情敌了。


韩总裁说:“你和那个Alpha见面没说什么吧。”

叶总裁说:“说什么了,你信么。”

“……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老韩你这矫枉过正了,骗谁呢。”

“我能不信么。”韩文清有点不高兴。

“笑话,谁逼你了。”叶修才不高兴。

两人话不投机,叶一笑在一旁闹,“老虎,老虎。”

韩文清说:“啧,我不跟你说,把IPAD给我儿子,我儿子叫我。”

“人家说老虎,特指你么,你到动物园去看看什么叫老虎再说吧。”叶修把IPAD一关,不再理他。


叶总裁还要忙工作,嘉世行动很快,那位陶先生也绝非危言耸听,很快肖时钦入职嘉世的新闻发布,一时嘉世中兴的舆论铺天盖地,甚至股市节目上都有导向明显的经济专家直言嘉世将迎来叶修之后的第二春,此时应大量购入股票等等。


“要是我们也能上市就好了。”陈果对叶修叹气,“融资渠道太有限。”

叶修安慰道:“明年,老板娘你信我。”

陈果对叶修是信任有加到自攻自受都肯信的,自然深信不疑,两人继续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过了一会唐柔拿着项目跟进的报表进来,说:“有麻烦了,嘉世又不惜低价来抢我们的标的了。”

叶修把她手里的资料拿过来,沉思不语。


当对方真的跟他们玩资本的角逐时,兴欣绝不是对手,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但银行渠道的贷款已到极限,这时候需要新的资本注入方能与嘉世对抗,可是从哪去找新的资本……叶修不说话,他当然记得韩文清之前说过的资金扶持,可他还没想好要真的和他合作,对方是大老虎太危险……


他正在想,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是罗辑,他前几天加班太多今天轮休,正好他喜欢小孩子,一早就带叶一笑到周边游乐场玩耍去了。


叶修接起来,只听对方的声音又急又快,“不好了叶总!有一个黑社会盯着笑笑不放,我在冷饮区不敢出来,怎么办!”

叶修扶额,兴欣果然都是新人,罗辑上次没跟去S市参会,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韩总裁。这不奇怪,就是他怎么过来了,Q市到H市又不是马路隔壁,飞来飞去的真不嫌累。


“知道了。”叶修看一眼窗外,H市的夏闷热焦躁,天空有乌云,“我现在去接你们,快下雨了。”


他站起身,从门口的伞架上抽了一把伞,想想又抽了一把,出门去了。


他想的没错,刚出写字楼的门就淋了雨,夏天的天,说变就变,雨丝飘下来,驱散了夏日炎炎,也让盘旋在他心头的工作压力消散不少,叶修撑开一把透明的伞走在清新的雨幕里,四周的人也都撑起了伞,像一朵朵的绽放的彩色的花,道路两边的树叶被雨水冲洗得清晰透亮,溅起的雨花清凉舒爽,叶修手里还提着一把伞,去接他的员工和孩子,去见那个能吓坏小朋友的心上人。




评论(88)

热度(1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