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1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

救护车很快赶来,医生们下来先检查了邱非,再把他抬进车里,一个医生问:“谁是这边负责人?”

叶修忍痛看向他,没力气说话,举一下手表示是自己。

医生说:“目前来看没有大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我先带他回医院治疗。”又说:“你脸色也很差,在出汗。”

叶修的确在出虚汗,他忍了一下,说:“我肚子痛……”

医生把他扶到救护车里,给他做检查,问他,“你是不是Omega,是不是怀孕了?”

叶修嗯一声,闭着眼睛说:“孩子要不要紧?”

“你先不要动,能感觉到出血吗?”医生把手摁在他的腹部,“这里怎样?”

叶修有气无力地说:“别按,好痛……”

“你胆子够大的,怀孕了还到处乱跑还下工地,先跟我回医院看看吧。”医生说:“吃点亏也好,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

叶修苦笑,“怀孕了也得工作啊,不然怕被老板炒了。”

医生给他擦额头上的冷汗,边说:“哦哟不是有劳动法,Omega也有特别保护条例吧,哪家老板这么冷血无情。”

“让我闲着比炒了我还诛心。”叶修自嘲道:“他不会真开除我,但我这些年都成笑话了。”

救护车往医院开,叶修捂着肚子看昏迷不醒的邱非,他很后悔,如果不是自己身体乏力,邱非不会扶他,就不会失去平衡掉下去,都是自己的责任。

还有陶董不相信自己,很大程度是因为孩子,他的顾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自己一个Omega本来体力就不够好,再怀孕,的确会觉得他难以再担当现在的职务,现在才三个月,之后恐怕更加影响工作,更加难以承担劳心耗力的职位。

叶修闭着眼睛叹气,越发苦恼。

到医院之后医生将邱非送去治疗,叶修也被带去住院,他只是腹痛,尚未出血,医生命令他卧床,又问他现在的感觉。

“往下坠地痛,”叶修弓着身体忍耐,“我感觉比刚才要好一些。”

医生是个中年女人,直摇头,“有点流产的征兆,你卧床休息一段时间,不然孩子别想要了。”

叶修却突然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问,“如果不休息,是不是孩子就会自己掉了?”

医生看他,“你在动什么心思,Omega是不允许堕胎的。”

“没有。”叶修立刻否认,“我只是问问。”

医生拿入院登记表给他,“填上你的Alpha,还有联系方式,你现在得住院,他也得来陪你。”

“他来不了。”叶修觉得没必要,“他在外地,我自己没问题,”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而且我不想住院,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请假也很困难。”

医生瞪他,“你故意的吧,Omega因为各种各样理由不想要孩子的多了,那可是你的亲骨肉,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叶修被她凶了,只好不说话,医生也懒得理他,做完常规检查就走了。

叶修靠在床上休息,反反复复地权衡,邱非受伤是自己造成的,若是为了今后的工作,孩子势必是个拖累,他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完全可以以后再要,老韩自己也说过,比他计划中早了十年,他们之前其实都根本没有考虑过孩子的存在……

可是已经存在了。叶修正在考虑利弊,他的手机响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陶轩,“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叶修握着手机回答道。

“刘皓回公司说新来的实习生摔成重伤,你带队去的,怎么解释。”

“是我疏忽,医生说小邱情况不是很严重,我会盯着这边,陶董放心,我心里有数。”

陶轩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会,反问道:“你心里有数?”

叶修索性直接说:“您有话不妨直说,我们以前不会这样弯弯绕绕地猜来猜去。”

陶轩又顿了一下,“原来你还记得以前。”

“嘉世创业之初多艰难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叶修说道:“没有陶董就没有现在的我,但是以前毕竟是过去的事,现在我希望您多给我一点信任……”

“安全生产问题一直是政府部门对企业要求的重点,”陶轩打断他的话,显然并不在意他言辞之间的恳切,“现在员工在工地受伤,状况不明,你是负责人,你说能怎么处理,既然要谈公事,那我们就谈这个问题。”

叶修迅速地理清思路:“第一,确认小邱的伤,治疗伤者是最首要的事,第二,我会马上去现场排查安全隐患,杜绝之后的一切损伤,第三,如果有舆论引导,我会请必要的公关公司……”

他努力地解释着自己的方案,陶轩不说话,不打断他,也不回应,叶修说完之后只听见听筒里的静默,于是试探道:“陶董?你还在吗?”

陶轩不说话,他总不能先挂电话,认识再多年也是上下级关系,他没想越界。

陶轩过了很久,才说道:“事后再想着补救,不觉得太晚了?”

叶修面对指责保持沉默,他并不是推卸责任的人。

“你不是我认识你时的十几岁了,成年人应该避免意外,邱非或者别的事,你不懂吗。”陶轩继续心平气和地指责他,“刘皓已经把邱非受伤时的情况告诉我了,我现在想要的不是你的解释。”

叶修感到一阵阵的腹痛,强忍着说道:“邱非的事是我的责任,可我自问无愧于心,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嘉世……”

陶轩的口气没什么变化,“你先休息几天,好好想想,我是为你身体考虑。”

他直接挂掉电话。

叶修捂住额头,浓密的刘海垂在他的手背上,微微地凉,他只觉心力交瘁,但他从来并不是容易退让的人,也不容易妥协。


*


傍晚的时候苏沐橙过来了,坐在他的病床边给他削苹果,“叶总你别担心,小邱的事是偶然的意外,大家都知道和叶总没关系。”

叶修坐在床上看她,“偶然吗,你不觉得当事情发生之后,偶然就变成必然了吗。”

苏沐橙不明白他的意思,叶修低头笑,“你别安慰我了,这件事必定要有人承担责任。”

“我问过在场的工人了,他们说只有你和小邱两个人下去,刘皓和陈夜辉一动不动,论职位你是总裁他们是下属,论常理他们是具体负责人,再退一步说,您身体这样,他们毫无帮忙的意思,且不说他们两个都是您提拔上来的,就算是个陌生人也太冷血了。”苏沐橙忿忿地说:“他们两个是小人,在公司四处造谣……”

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不说了。

叶修却并不介意,“他们说我什么了?”

“您还是不知道的好,”苏沐橙小声说着,继续削苹果,“为这两个人气坏身体,影响了小宝宝,不值得。”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什么Omega看到霸图的Alpha总裁就发情走不动路,或者色诱陶董Alpha才有今天的职位,要么就是装模作样结果自己害的员工受伤,我能猜到。”

“流言猛于虎,”苏沐橙叹了口气,“我根本不信,但其他同事……”

她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苹果,叶修猜得没错,但还有更多,比如突然被提交的经济方面的问题,可是她不能告诉他,不然怕他马上就要去公司调查澄清了,她默默地想,只要陶董相信叶总,一切都没有问题,陶董和叶总是多年的朋友,他不可能会不信任他的,更何况,叶总带着嘉世发展得这么好,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因为几个下属口中的经济问题停职执行总裁……

叶修抬起眼睛看她,“我说和老韩的孩子是意外,并不是我计划中的产物,你信不信。”

苏沐橙望着他,“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明明都不熟,突然冒出一个孩子……老实说,虽然是好事,但太突然了。”

“连你这么向着我,都觉得突然,其他人可想而知,其实我不强求人与人都能了解他人的心情,但是别影响工作,”叶修站起身,“煽情的东西我不擅长,也不想多说感性的话,不过该做的事必须做完,现在跟我去看看小邱吧。”

苏沐橙连忙放下苹果,“小邱我来的时候去看过了,医生说他没大问题,叶总你好好休息,我再替你去看看他醒来没有。”

叶修摆手,“没事,我一定要看到他没事才能放心。”

苏沐橙拗不过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两人出了病房来到走廊上,住院部分好几个区域,邱非在外科病房,离得有点距离,叶修边走边跟苏沐橙说他打算后续处理的方式,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声。

“出什么事了?”叶修停下来,东张西望,“有人需要帮忙啊。”

苏沐橙也顺着声音望过去,“好像有人受伤。”

两人不明就里,惨叫声却又来了一声,似乎压抑着巨大的痛苦。

旁边一个护士端着药品从他们身边走过,解释道:“没事,有Omega在生孩子。”

叶修瞬间脸色煞白,苏沐橙也很惊讶,“这么夸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人捅刀。”

护士边走边说:“小姑娘你还年轻,这种事不知道也好,免得吓到你,Omega生孩子就是这样啦,生完就好了。”

叶修感到心脏都要不好了,这比什么下级不配合什么上级不理解什么工作上困难重重都让他更直观地感到可怕,那个Omega还在惨叫不止,简直是他几个月之后的预兆啊!

不如不要了吧,省得受这种罪……他直觉地想,哥有钱有貌过得多快乐干嘛要吃这种苦,又不能赚钱又不能推力事业发展,还身体不适害工作受阻害同事受伤自己也难受得要命,不要了吧不要了吧就这么决定了!

苏沐橙也觉得压力很大,“好可怕啊。”

“有Alpha陪着会好很多,”护士摇头道:“这个倒霉的Omega就是被Alpha抛弃了的,痛得半死还没生下来,也是惨。”说着摇摇头走到前面去了。

苏沐橙小心翼翼地看叶修,“叶总你没事吧?”

叶修腿都在发抖了,“没……没事,帮我借个轮椅来。”

苏沐橙立刻说:“我马上去!”又安慰:“叶总别担心啊,有韩总陪你,你不会像这人这么受罪的啊!”

“我当然……当然不会……”叶修扶着墙壁,喃喃自语道:“我可是个有决断力的Omega……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孩子我不要了,反正医生说稍不注意就没了……正好……甚好……刚刚好……”

苏沐橙被他吓到了,赶快跑去隔壁科室借轮椅,再急忙忙地推着跑回来,“你不要胡思乱想啊!小宝宝多可爱!”

叶修坐到轮椅上,手撑着头,不说话,满脑子都是这种事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苏沐橙赶快推着他离开产科的病区,让他耳不听为净。

邱非的病房在骨外科,上下电梯再换一栋楼就到了,邱非还没醒,头上包了几层绷带,气色倒是还好。

主治医生把病例拿给叶修看,又说了邱非现在的情况,年轻人摔伤问题不大,脑部经过扫描没有内伤,但伤筋动骨还是要调理一番,叶修也逐渐冷静下来,边听边点头,再仔细地问后遗症。

而苏沐橙赶快跑到病房后的走廊里,打电话。

Q市,霸图的办公楼在海边巍然树立,入夜之后灯火辉煌。

“我是张新杰。”戴眼镜的男子边接起手机边翻着面前的卷宗。

“是我,”苏沐橙小声说:“韩总在不在啊,我有重要的事。”

张新杰停下动作,“苏妹子,你找韩总?”

“不不不!我不找他,我可不想直接跟他通电话,我就跟你说,”苏沐橙看一眼拐角后的叶修和主治医生,“麻烦你转告韩总,叶总不想要小宝宝了。”

评论(96)

热度(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