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0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

狂乱的迷情之夜换来的是第二天早上如同宿醉般的头疼欲裂。

Alpha再温柔体贴,Omega还是腰酸腿疼,韩文清走之前叶修还没起床,懒懒地躺在被子里看他。

“我回去了,”韩文清过来拉他的手,“太多事情要处理。”

“昨晚跟张新杰交代处理还不行?”叶修和他手指扣在一起。

一夜夫妻百日恩,不是说说而已的啦。

“昨晚跟新杰说的哪是这件事啊,”韩文清纠正,“新杰学过医,我问他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做。”

“靠!你怎么这种事都问的出口!”叶修抽出手。

“合法夫妻有什么关系。”韩文清正气十足地说:“一夜情都能搞出小老虎,何况现在有正式结婚证。”

叶修懒得和他争辩,“看不出你的节操也这么缺失。”

韩文请看他精神好得很,发情期大概没问题,没有Alpha在身边反而好一些,他想过去亲亲他,但考虑到现在是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两人又都很清醒,万一对方又拿协议说事未免无聊,就算了。

他去拖行李,“行了我走了,下周有空来看你。”

叶修嗯一声,做个拜拜的手势,又缩到被子里,心想他还挺冷淡的嘛,昨晚缠绵一夜结果早上拔屌就摆总裁脸,真是反差太大……

韩文清看叶修没兴趣亲嘴的样子也只好算了,他不愿意勉强他,“真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啦,我会照顾好你儿子。”叶修回道。

韩文清摇头,真走了。

叶修在床上又睡了一会,惦记着公司的事,还是咬牙爬起来去上班。

我果然是业界楷模一样的Omega,那个微信推送还真没错,叶总裁随便地吃了点早饭,开车去上班。

经过昨夜的OOXX,发情期的感觉已经过去了很多,他处理着日常事宜,放平心态工作,直到桌上的电话响起。

“我是叶修。”他对着听筒说道。

“知道是你。”听筒另一边的声音很熟悉,“到我这里来。”

叶修愣了一下,“好,我现在过来。”

他离开办公室,到嘉世陶轩的办公室前——陶轩是嘉世的董事会主席,而他是执行总裁,归根到底,嘉世并不是他的,而是属于这个真正的资产所有人。

叶修敲门,陶轩很快地说:“请进。”

“陶董你回来了。”叶修关好门,坐到沙发上,“还以为你会在美国呆到年底。”

陶轩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你结婚了。”

叶修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坦然道:“对。”

陶轩年纪比叶修大不少,看上去更成熟,并且与叶修不同,他是个斯文体面的Alpha,此时他坐在办公桌后,目光在圆形的镜片后闪烁不定,而他的口气轻松,“恭喜。”

叶修笑,“谢谢。”

“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我以为你会自己告诉我,而不是让我从别人口中得知。”

“毕竟是与工作无关的事。”

“私交而言,我们不算朋友吗,”陶轩微笑地说:“而且你是距离我最近的Omega。”

叶修避重就轻,“陶董说笑了,实际上我和老韩只是领了证,真到办酒席的时候会通知亲朋好友,也肯定会邀请陶董参加,就是不知道那时候你会不会又回美国陪太太了。”

“你结婚,天涯海角我也参加,不要小看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叶修嗯一声,他没觉得和这位A的友情有多伟大,不过人家是老板,愿意和下属示好,下属也该领情。

陶轩又说:“另外,我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相信你也知道。”

“空穴来风而已,”叶修解释着,“当初隐瞒我是Omega的事,也是不想让人做过多联想,您是Alpha,难免会让人猜测我与您的关系。”

陶轩点头,“那个自然不必理会,谣言不攻自破,比如……有人说你怀孕了?”

叶修并不隐瞒,“三个月了。”

“这是真的?”

“嗯。”

“对方是霸图的韩文清,这个人我之前听说过,倒是没想到……”陶轩停下话语,又说:“但我说的不好的传闻,是指有人说你罔顾公司利益,为了讨取新婚丈夫的欢心,拿嘉世的资产做交易。”

叶修马上说道:“陶董还信不过我吗,我不是这种人。”

陶轩身体向前,撑在办公桌上,看向他,“我不是不信你。”

“那就……”

“我是相信证据。”陶轩接着说完。

叶修愣愣地看着他,陶轩叹了口气,“你是嘉世的第一批员工,你对嘉世比任何人都熟悉,要是你想出卖嘉世,完全可以做到更加消无声息,而不是现在这样,明摆着让霸图占便宜。”

叶修无话可说,陶轩笑了一声,“我相信你,没有对不起我。”

“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您长年在美国不了解国内形势,那快递看起来不过是县城里的荒地,但实际上被划为经济特区之后必然会带动一波大幅上涨,这是国内每家地产的共识,盲目抬价争取没有好处,反而联合开发……”

陶轩打断他的话:“不用解释,我刚说了我信你。”

叶修默然,陶轩又说:“你是Omega的事已经被公司上下知道了,有董事担心你的体质影响到工作,更何况现在你……”他停了一下,又说:“你想不想休假。”

“不想,”叶修迅速表明态度,“我胜任本职工作没有任何问题。”

其他人的言论他都可以无所谓,唯独眼前这个人,不可以,他为嘉世付出太多,难道就因为几句风言风语,就不再得到这个人的信任了?

叶修说不出话,他只觉得心寒。

“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放假是为你的身体考虑,我是好意,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从不会逼你做决定。”陶轩反而笑了,他离开办公桌走到叶修面前,和善地拍了一下他的肩,“你现在的职位工作量很大,如果你坚持自己可以胜任,我自然求之不得。”他看着他说道。

叶修低下头,他看向脚下的大理石地板,那冰冷而坚实。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温情,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相应的努力,没有不切实际的天真。

“我可以。”叶修郑重地说道。


*
嘉世负责实施的游乐场在H市的远郊,四周都还没规划起来,看上去杂乱无章,大货车来来往往,工程本身建到一半,到处尘土漫天飞扬,远处的施工机器发出轰鸣的噪声。

施工地附近车难停,只好远远停下来,一行人下车往前走,路不好走,叶修走了一段就感到后腰酸疼起来。

“叶总还行吧?”陈夜辉和刘皓走在前面,这时回头问道。

叶修点头,“没问题。”又说:“这游乐场建了才一半资金就这么紧张了,我必须来看实际情况。”

陈夜辉讪道:“看财务报表还不行,还非得来实地,叶总你这就是不信任我啊,我是无所谓,我问心无愧,就是叶总挺着肚子陪我们走这么久,要白跑一趟了。”

叶修不理会,只谈工作,“不来实地就不知道实际情况,陶董说了之后交由我处理,我就会负责到底。”

陈夜辉自讨没趣,刘皓就回头说:“小陈你瞎操什么心呢,叶总亲自过问是给你面子,至于他信任谁不信任谁,还不是由着他自己说了算,霸图的人都比咱们值得信任呢,是吧叶总?”

叶修表情没变化,“我的私事和工作无关。。”

他说得客气,但陪他一起来的邱非出声道:“叶总是什么样的人,整个公司都很清楚,不需要一两个人多嘴多舌。”

刘皓冷笑一声,“我们说话,年轻人少插嘴,多学着点。”

他回过头和陈夜辉继续往前走,两人嘀嘀咕咕没完,叶修和邱非走在后面,隐隐约约听他们又在说Omega,谁知道是不是勾引了新来的,之类的话,不堪入耳。

“小邱,你知道职场最重要的是什么。”叶修突然问道。

邱非走在他身边,“是努力?”

叶修笑了,“是做人。”

邱非若有所思,叶修接着说:“事情做得好不好受到客观条件限制,也和个人能力有关系,知识可以学习,能力可以提升,条件可以完善,做事都是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做人就不同了,人品有问题,是注定不可能得到长久的发展,最多一时小人得志……”

他平淡地说着,前面两个人鼻子都要气歪了。

叶修点到为止,不再多说,“到游乐场了。”

四人进施工基地,地上水泥沙子钢材堆得到处,头上还有吊车杆转来转去,钢索吊着重物往上去,看得人心惊胆战。

工程人员给他们一人一顶安全帽,“小心点,路很难走。”

施工的声音大得人说话都听不太清楚,叶修把安全帽系在头上,邱非提醒道,“叶总小心些,我扶着你。”

刘皓也说:“对啊,叶总肚子里有和别家企业合作的产物,可千万小心。”

叶修只摇头,“没关系,大家都注意脚下,还有头上。”

工程人员带着四人在施工地里走,主题大楼还没建好,挖了很深的地基,四周没设护栏,工人们正在地基深处打水泥桩。

“设计图纸上这是室内项目的楼,要设地下水道所以挖得很深,上面类似激流勇进,转到地下有一个落差,再配上喷水设施,会是一个很好玩很刺激的项目,”工程人员介绍道:“小朋友们会喜欢,叶总以后也带小朋友来玩啊。”

叶修笑,心想这种花钱买罪受的项目我敬谢不敏,老韩倒是可能会喜欢,让他带小老虎来玩就好,我就给他们看包。

他当时没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地想到他,想到以后,只觉得那些都是寻常的小事。

“就是这个项目透支钱最多,”陈夜辉突然说道:“实施起来施工难度很大,又在地下,不像摩天轮这样地上项目容易维修,所以光这个地基就超预算太多了。”

叶修点头,“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宁可钱多花,不能留安全隐患,”他看着下面施工的工人,“走,下去看看。”

邱非阻止道:“很难下去,叶总在上面看着吧,我下去。”

叶修已经在往下探了,“没事。”

邱非赶紧过去拉他,刘皓站在上面不动,讽刺道:“看这马屁拍的。”

陈夜辉也不下去,站着吹风,说:“姓叶的装什么敬业,特地跑陶董那说这个工程他来接手,陶董一回来他就争宠,不愧是个骚Omega。”

工程人员在前面带路,他爬上爬下惯了自然没问题,苦了已经腰腹酸痛的叶总裁,工地在地面以下,钢筋水泥的气味混杂着地下水的潮气,他胸口发闷,眼前一阵阵晕眩。

邱非跳到下面临时搭建的水泥板上,回头接他,“叶总,这边。”

叶修伸手过去,忽然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往前倒去,邱非急忙扶他,但他站的地方十分狭窄,一脚踩空往下摔去。

叶修一惊,只见邱非摔下地基,滚落着倒在地基底部。

“小邱!”叶修顾不上自己,急忙往下跑,工程人员也赶紧对四周大叫:“有人掉下去了,去看看!”

工人们跑过去扶起邱非,叶修冲过去挤开人群,邱非昏倒在地,一动不动,叶修马上阻止身边工人,大声说道:“他摔下去的可能有内伤,先不要移动他,叫救护车!”

他着急地打电话,说清了位置,又蹲下去仔细观察邱非的体征,这时才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适。

他的肚子在痛。很痛。



评论(97)

热度(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