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18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
走出嘉世大楼时四周已是一片灯火通明,叶修边下楼梯边说明天的工作,苏沐橙边听边点头,突然听到一声汽车喇叭声。

两人抬头望下望去,长长的台阶下,一辆路虎SUV停在下面,一个高大的男人靠在车门边,手隔着车窗伸进车里又按了一声喇叭。

“是韩总。”苏沐橙看叶修,“太甜蜜了吧,接下班。”

叶修朝下走,“特地来接我?还是打探商业机密?”

韩文清往上走,“你慢点,你这大楼门前灯都不怎么亮。”说着大步跨到叶修面前,随手搂住他的肩,“搞到现在才下班,你不饿我儿子都饿瘦了。”

这恩爱秀得比较刻意,叶修在心内点评,差评。

女孩子却不这么想,“太甜了吧,韩总真是好男人,两位总裁去吃饭吧,我就不当灯泡了。”

“没事,一起吃饭吧。”叶修留她。

苏沐橙对他拜拜,跑开了,叶修转头看韩文清,“你还没吃饭?”

韩文清拉着他下楼,“没,你这工作狂,忘了你还有个老公在H市吧,电话都没一个。”

“这不才回来工作太多事吗。”叶修避重就轻地说:“这车你哪来的?”

“借的,没车不方便。”韩文清拉开车门让叶修进去,“去吃饭吧。”

“找你那个Alpha朋友吗?他也是H市本地人?”叶修有点好奇。

“少罗嗦。”韩文清也坐进车里,不耐烦地回答。

这臭脾气,我说什么了突然口气都不好了,叶修懒得跟他计较,反正早就知道这个Alpha凶巴巴的不是温柔那一挂。

两人吃饭时都不大说话,韩总裁陷入莫名的低气压中,叶总裁又累又饿闷头苦吃,吃完饭之后回家,把车开到车库里停好,韩总裁突然说:“去湖边走走。”

叶修不太愿意,“我累了,想早点休息。”

“走一会就回去,吃了饭就回家睡觉太不健康了。”韩文清说:“你应该有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那你呢,平时吃完饭还运动吗?被狗牵着遛?”

“……”

“好吧,我说错了,是去健身房吧,看你体格。”

“是遛狗。”韩文清怏怏不快地答道。

叶修一下子笑起来,韩文清看他,“好笑吗,我周末会去健身房,平时帮我妈遛狗有什么问题。”

“不好笑啊,哈哈。”

韩文清像看傻子一样看他,“不好笑你笑什么。”

“就是想笑啊。”叶修笑着看他,“你这个笨蛋。”

工作上的烦心事仿佛都随着湖面的风飘散了,其实不是不委屈啊,他再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个普通人,只是看到面前这个人,就想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韩总裁不高兴,“我怎么就成笨蛋了,不想给你了。”

叶修不笑了,“咦,要给我东西吗?”

“不给了。”韩文清看远处的宝石山,“你这么嚣张,我就不服了。”

西湖是著名的风景区,就算是夜晚四周也是游人如织,头顶明月高悬,湖水幽深,清风徐来。

“不给就算啦,”叶修也看平静的湖水,“反正叶总裁有钱,什么都买得起。”

韩文清不说话,过了一会看他,“靠,我真是不服啊。”

“服不服你都……”

叶修停下话语,他低下头,韩文清将一枚指环套上了他的手指。

月光下钻石发出微弱闪烁的光。

倒是很大的一颗,典型的直男审美,叶修的手指很好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那枚钻戒在他的无名指上闪烁出光芒,像一个无声的承诺。

“我不知道结婚到底要做什么事,不过婚戒总要的吧。”韩文清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手,“我和老孙挑了一下午,我和他都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只好选了最大颗钻的,贵总有贵的道理。”

叶修莫名脸红,还好晚上看不到,他低着头看着那枚戒指,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伶牙俐齿如叶总裁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韩总裁这钱花得值!

叶修不说话,韩文清都要觉得尴尬了,“这不挺好看的吗,你不喜欢?”

“还……还好吧。”叶修把手收到背后,觉得无名指节像被箍住般地紧张,掩饰地说:“你应该跟我一起去,我眼光比你好。”

“我眼光是不大行。”

“嗯,也还好啦,我眼光也不是很好。”

两人客气一番,都觉得对方是不是在嘲讽啊,什么意思嘛。
“那回去吧,你刚都说累了。”韩文清拉叶修回去,“别太累了,你是不是工作起来就忘了小老虎了?”

真忘了……叶修笑:“大老虎都忘了。

“……你明天还上班吧?”

“当然。”

“那我明天去找美院的朋友,正好有个项目想合作,你忙你的,别管我了。”

“你一个大Alpha本来就不需要我管吧。”

“……你会撒娇的话应该会更讨人喜欢。”

不会你就不喜欢了吗……叶修心里想,我才不想讨人喜欢,喜欢的东西我会自己拿,不喜欢讨。

回到家,韩文清把沙发摊开,“你睡床吧,我凑合一晚。”

叶修咂嘴,“你倒是自觉哦。”

韩文清边铺沙发边说:“别得意,是医生说孕初期要避免性生活,不然我干嘛跟自己老婆客气。”

叶修提醒,“别忘了我们有协议。”

韩文清哼一声,似乎很不屑,叶修以为他要说什么,不过韩文清实际上什么也没说地去洗澡。

叶修躺到床上,比着手指看戒指,头顶的灯照着他的眼睛,但他觉得灯光还不如钻石亮。

“我自己也买的起。”他嘟哝了一句,又从床头抽屉里把那份第三条待续的协议拿出来看,该写什么呢,他暂时还没有想好。

他倒是想写,孩子的去留由他决定,但没有孩子了,老韩还会这么对他这么让着他么,他们结婚很多一部分原因不就是孩子吗,而且就算他不想要,去哪里做手术都还没有头绪,叶修咬着笔头想了想,心情复杂。

韩文清洗完澡出来,“我睡觉了,明天还要晨跑,你也洗洗睡吧。”

叶修应一声,“你真是老年人的作息习惯,现在才刚十一点。”

“我不睡觉干什么,你又不能碰。”韩总裁大大方方地说着,自己找了床被子丢沙发上,把抱枕当枕头躺下,“为防止擦枪走火,我睡了。”

叶修心想你对我家东西放哪里也太驾轻就熟了吧,我找被子还要找几个抽屉房间呢,他拿了浴巾去洗澡,走过沙发床时又感到浓郁的Alpha信息素,顿时有点不好,“你喷点易感期喷雾呀,还要不要过了。”

“喷过了,”韩文清睁开眼睛,“受不了熟男的诱惑吧?呵呵。”他说着,却爬起来找喷雾。

叶修摇摇头,捏着鼻子走开,他才感到自己身体里有点不好,该不会被诱发出发情期吧……


*

第二天大家继续上班的上班,工作的工作,叶总裁又是忙碌的一天,到办公室前还特地把戒指褪下来塞在口袋里,毕竟霸图之前和嘉世竞争非常激烈,现在就算合作了大部分人心里也完全是战略性短期关系,自家总裁被别家总裁娶走了这种事,还是不要那么高调比较好,叶修看完各部门对这次合作的意见整合书,开始做资金调配,这时有人敲他办公室的门。

陈夜辉在门口说:“是我。”他走进来,站在办公桌前,有些局促地说:“叶总是不是在忙?”

“忙是挺忙,你有事?”叶修抬头看他。

“我下面那个工程,就是郊区那个游乐场,进度没好但预算又超了……”陈夜辉表情忐忑地说道。

叶修双手交叉摆在桌面上,“一而再,再而三,你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了,每次都让公司给你收尾,做事之前不考虑清楚吗。”

陈夜辉低头,“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叶修看了他一会,摊手,“我帮不了你。”

陈夜辉猛地抬起头,表情愤怒地看着他,叶修继续说完:“学着承担后果,这次自己向陶董说明,我不会再帮你抹平工作失误。”

“叶总你不能这样,陶董说可能今年给我升职,您不帮我我这几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想要升职想看看自己的能力及心态是否可以匹配,”叶修不再看他,“没事的话出去吧。”

陈夜辉不肯走,也不说话,杵在叶修面前,但叶修完全无视了他,他又站了一会,觉得无趣,只好离开。

叶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开始思考怎么帮他摆平,有些事态度要表明,但他不会真的让工程搁置下来,还是抽时间自己实地去看看。他又工作了半天,觉得累了,揉揉眼睛放松了一会,打开几天没开的微信群。

果然又是整幅的废话刷屏心灵鸡汤,叶修往上翻聊天记录,意外地看见韩文清昨天的发言。

大漠孤烟:【除了我之外,群里还有有家室的吗?】

下面是长达一分钟的沉默。

之后,夜雨声烦:【扎心了……】

飞刀剑:【没,我们都还年轻。】

夜雨声烦:【你知道大漠孤烟长什么样吗就敢嘲讽?】

夜雨声烦转发了叶修发过的那张自拍,飞刀剑就此沉默。

无浪:【我们公司有,@笑歌自若】

笑歌自若:【对,我结婚了,韩总有事?】

大漠孤烟:【私聊。】

两人就再没群里说话了,其他人却开始了猜测。

无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夜雨声烦:【我猜为了求婚?我靠我想象不出老韩老叶结婚是怎样的娇羞啊!】

鬼疑神迷:【求婚是门学问,万一老叶不同意就尴尬了。】

夜雨声烦:【他找死吧他不同意,老韩脸一黑他连钱包都得上交。】

叶修边看边想,我虽然交了钱包,但他可没对我黑脸,我交钱包是表现自己的诚信呢。他继续看群记录,但接下来黄少天就又说了别的,话题就又转回废话刷屏心灵鸡汤了。

叶修心动了一下,打开笑歌自若的界面,加他为好友。

笑歌自若很快接受了,发消息过来:【叶总找我有事?】

【没什么,就是昨天老韩找你私聊些什么?】叶修飞快地打字过去。

【哦,他问我是怎么追到我老婆的。】笑歌自若回道:【我说我没怎么追,就是每天接她下班,在她同事面前表现很好以争取友军,之类的。】

叶修盯着手机屏幕,觉得好笑。

笨蛋,真的学人家老公追妹子,接自己下班,还在沐橙面前秀恩爱,我又不是女孩子……叶修放下手机,托着脑袋突然想,他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这个问题让叶总裁突然坐立难安了。




评论(68)

热度(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