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1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

 

世事难料,变化无常,就是现在这个意思,想两周前叶修从H市飞过去还是和苏沐橙两个人,满腔豪情地去谈判挣钱,两周后飞回H市身边不但妹子换成了一个高大威猛的Alpha,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孽种,真是人生起起伏伏充满意外。

 

下飞机之后拿行李,韩文清拖着行李箱,叶修跟在他身后说:“老韩你先走,我去趟洗手间。”


“我跟你一起。”韩文清回头说道。

 

“不用吧,我矫健地很,别担心我身体。”叶修笑。

 

“不,我担心你抽烟。”韩文清回。

 

小心思被看透了,叶修只好说:“不去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之前两人签订合同对婚姻做出约束,签完之后韩文清提出要求:小老虎出生之前暂时戒烟。

 

或许是当时的气氛感染了叶总裁,或许是合同方期待的眼神让合同另一方不好意思拒绝,或许是当时孕吐严重头晕脑涨,总之叶总裁一时糊涂答应了。

 

打个比方,两人一起吃饭,吃完饭A非常热情地说我来买单,B有点过意不去说没事我来,A就很不客气地说那你来吧,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陷阱,利用了人普遍的心理,但看不出韩总裁居然也有这么没节操的一面,连叶总裁都被坑了。


总之叶总裁答应之后就被没收了烟和火机,过了一周地狱般的生活,连想要偷偷出去放风过把瘾都没戏,一把辛酸泪。

 

“不是不让你抽,这不是为你和小老虎的健康着想吗。”韩总裁和颜悦色地说。

 

叶总裁不这么想,H市是他的地盘,他还能让一个外地来的Alpha把他困住了?

 

“老韩,我渴了。”

 

“我去买水,你跟我一起去。”

 

“我腰酸,我在这里等你。”


“好,钱包给我。”


“……”


“想买烟?”


“怎么可能,钱包给你。”

 

叶修交出钱包,坐在行李箱上看他老公走远。

 

韩文清去他指定的饮料店,估计还得一会,以为没收了钱包就不能买了吗,你难道不知道H市是全国著名兼第一个移动支付之城吗!支付宝起家的地方!跟叶总裁斗,不知道他很心脏吗?

 

叶修火速跑去最近的店,“烟,随便什么牌子,快快快!”


收银的妹子一脸莫名,叶修催,“十包,快快快!”


妹子连忙拿给他,叶修往口袋里塞,留一包就要撕开,“火机,快快快!”


妹子说:“现金还是刷卡?”


“手机付……”他正说着,突然手机响了。

 

虽然急着付钱,但电话不能不接,来电人是:韩文清。


“在哪里?”韩文清在电话里问。


“在等你。”叶修特别乖地回答,一边打手势示意妹子等他一会,他马上付款。


“我还在排队,你非要这家的茶吗,能喝吗,我看有点凉。”


“没关系,你慢慢排,多久我都等你。”


“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噫,你肉麻死了,我二十七岁的大男人,你还不放心什么?”


“不放心你在没钱的情况下刷支付宝。”


“你妹!”


“你就这么跟我通话,这样就不能手机支付了,我知道H市全城可刷支付宝,别想买烟。”


叶修不满,“老韩你这么做不地道。”


“你调虎离山就地道了?”韩文清反问。


“可是我的身体需要啊,没有烟我活不下去!”


“忍耐,你可以。”


“我不可以。”

 

“你答应我这几个月都不抽烟,叶总裁做人做生意都要讲诚信。”


“那好,我现在就把第三条写上,乙方不得干涉甲方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我现在就写……”


“你可考虑清楚,虽然我答应你任何条件,但只有一次机会,不要浪费。”


叶修扶额,两人一言一语谁都不肯退让,最后烟还是没买成。

 

这日子没法过了。

 

打车回公寓时叶修默默地抱头,“你走。”


韩文清体贴地搂着他的腰,“把你安顿好就走。”

 

叶修决定不吃眼前亏,反正韩文清呆不了几天要回Q市,他不可能丢下事业做全职先生,那么他一走,我还不是想怎样怎样,并且叶总裁内心对肚子里的孽种也还没决定好去留,对方一走他再处理吧。

 

但就这么几天,也很难熬,叶总裁很煎熬。

 

出租车开到叶修的公寓楼下,离西湖很近,空气质量相当好,韩文清拉着叶修下车,看四周,“这地段不错,环境也好。”


叶修去开门,“何止不错,浪漫又现代,去哪找这么好地方,不过我家到了,你走吧。”

 

韩文清看他,“这是赶我去酒店?”


“左走大华,右走柳莺里,方便快捷还有香格里拉,好走不送。”叶修拖住自己的行李箱,“办酒席之前打我电话,我到场。”


“不好吧,你把老公往外赶?”韩文清拉住他的行李箱。

 

“太仓促了什么都没准备。”

 

“我来准备啊,还是你在矜持?看不出你还有这么一面。”


“随便你怎么想。”


“风月老手打算从良了?”

 

谁风月老手啊!但叶修说:“我家太小了,真的,就一间卧室一张床,怕委屈你。”


“那就一起睡。”韩文清口气没变化:“夫妻本来就应该共患难同贫贱,小房子一样住,更何况你这环境这么好,西湖边美景如画,我不走。”


叶修索性直说:“你就想监视我,别装了。”


“怎样?”韩文清扶着门框,坦率地注视他。

 

叶修看了他一会,就体力而言,他没有能力把他推出门外,换了副口气说:“好,住一起也好,正好证明我心坦荡。”


韩文清进公寓,关门,边说:“你别等我走了又抽烟,不爱惜自己身体。”


“我绝不是那种没节操的人,说到做到。”叶修放下行李,走进洗手间,反手锁门。

 

韩文清还在外面看他的公寓,“这结构很精巧啊,小户型空间能利用成这样,设计很有水平。”


“是嘉世最初开发的一批楼盘,我作为初始员工拿到的。”叶修边说边踩着马桶从上面的架子上拿烟,他家里哪里没有烟啊,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

 

韩文清隔着门说:“我参观一下,你不介意吧。”


叶修边撕开烟包装边说:“不介意,都结婚了你这么客气。”


韩文清绕到卧室厨房看了一圈,叶修的公寓不大,装修布置都是简单利落的风格,有他个人色彩的物品不多,两周没住人,东西上有明显的浮灰,物品摆放也谈不上整齐,看起来是心思不是家庭上的人,沙发上只有一个垫子,床上只有一只枕头,完全是单身公寓的模样,这说明叶修没有把人带回来过。

 

不过他既然说过不止一次在外面嫖,可能就在酒店解决了吧,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韩文清脸色阴沉,又说:“你怎么在洗手间那么久。”


叶修也不想,他拿到烟,激动地塞进嘴里,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在洗手间里放打火机……

 

他住在10层,没法翻窗出去买……

 

有钻木取火的冲动……

 

但是洗手间都是大理石瓷砖,窗子是玻璃合金,房顶是塑胶隔板……

 

为什么我不在洗手间里放打火机!

 

叶修懊恼地把烟塞回架子上,准备去外面拿个打火机再找借口进洗手间,他打开反锁开门,韩文清站在门口等他,“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好。”


显然不会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失败,谁也不会好,叶修说:“刚才参观的心得如何……”他已经看到沙发上堆积的一小堆开封没开封的烟盒了,“你干嘛,我告你非法搜查啊!”


“先没收,以后还你。”韩文清往洗手间走,“这里有吗?”

 

叶修伸手拦住他,“你够了。”


韩文清抓住他的手放下,力量很大,叶修被迫收回手。

 

“给我留点自由的空间。”叶修软着嗓音说:“我真的很不舒服,老是想吐,只有香烟能满足我……”


韩文清不说话,老实说有点心痛。

 

叶修靠近他,“老韩,之前不知道有孩子的时候我也是随便抽的,我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要半根就好……”


韩文清低头看他,“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忍心搜查下去。”


叶修卖惨,“那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不好,大家还要当夫妻的……”


他的话没有说完,韩文清一把把他横着抱起来,“就只好委屈你到房间里躺会了。”


叶修怒道:“放我下来!你碰我不要紧别碰我的烟!放我下来!”


韩文清把他抱到床上,摁住他的双肩,“不行,我严格按照约定不违背你的意愿,只能碰你的烟,飞了两个小时你也累了,安心休息,我帮你打扫一下,不放过任何角落,乖。”


顺手揉乱叶修的头发,起身离开,还顺手带门。

 

只听叶总裁在房间里怒道:“姓韩的你碰我的烟算什么本事,它们是无辜的,不会动不会反抗,你欺负它们算什么男人!算什么Alpha!”


韩文清不说话,专心整理叶修的东西,洗手间高处的架子虚掩着像被人开过,拉开一看果然又是烟,其中一包还被撕开了,散发出新鲜的烟草气息,韩总裁不自觉地笑一声,难怪刚才在洗手间呆这么久,还没抽大概是没找到打火机,真是功亏一篑,怪不得脸色不好,生气了啊……真是辛苦他了。

 

韩文清转过身,看到台子上摆放着牙刷杯子和简单的香皂洗发水,旁边摆了一支细管的喷雾抑制剂,全是叶修的私人物品。

 

而他自己,也踏入了叶修的私人领域,其实真的没什么实感,他和他认识时间不长,相处不多,不够了解他,却要因为企业合作和意外的孩子结婚,管理企业他很有心得,但经营婚姻、面对将要出生的孩子,他真是一头雾水不知从哪开始。

 

更糟糕的是,他的Omega——不对,他都没有标记他,叶修根本不算他的——似乎并不喜欢他,完全是奉子成婚。

 

但确切的是,韩文清想要了解更多的叶修,找出这个房子里的烟只是一点借口,他想要熟悉叶修的私人领域,熟悉叶修的全部,并且全部接纳进来,好的,坏的,聪明的,没节操的,可爱的,猥琐的,他甚至做好了翻出几只避孕套的心理准备,那都没关系,只要别隐瞒。

 

不管是为意外到来的孩子负责,还是为了企业合作的利益,他都是认真的。

 

 

 

评论(105)

热度(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