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12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

张新杰回来之后,吃过晚饭,开始就今天的情况做陈述。大家坐在韩总裁的房间里开圆桌会议,叶修边抽烟边看苏沐橙做的会议记录,过了一会抽面巾纸擦鼻子。

 

“叶总今天淋雨了?”苏沐橙问道。

 

叶修点头,林敬言说:“我们还好,一天都在会议室,下雨的时候就上个车,跑两步就到了。”


“你非要慢慢走,不会真感冒了吧。”韩文清看向他,“我都说了会影响团队工作效率,你就是不听。”

 

“不会影响。”叶修简洁地答道。

 

韩文清打总台电话,让他们把熬好的姜茶送上来,叶修坐在一边看记录,又开始咳嗽。

 

“开始了。”韩文清皱眉,“不听话。”


张新杰和苏沐橙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口气似乎很……非要用雷人的说法的话,很宠溺……两人同时被自己雷到了,不说话。

 

林敬言说了政府部门的意见,两家公司又为利益展开了辩论赛。

 

有张新杰在,什么都是有理有据,本来叶修也可以,但叶修状态不太好,撑着太阳穴,又咳。

 

“要不叶总还是好好休息,”林敬言看向其他人,“明天再谈吧,反正明天下雨,也不好出门了。”


叶修却说:“不会影响工作进度,就现在吧。”


苏沐橙也劝,“也不急于一时,今天的材料也要梳理个123出来,有时候心急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慌慌张张的反而看不到事情的本质……”


“对哦!”叶修眼睛一亮,起身走出房间。

 

张新杰看苏沐橙:“叶总说什么对?”


苏沐橙摇头表示也不明白,韩文清宣布散会,“明天再谈吧,今晚都好好休息。”


窗外雨声哗哗,叶修打开电脑,开始查阅想要的信息。

 

他已经从意外怀孕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开始思考别的可能性,沐橙说的对,自己太慌张了反而会做出错误的判断,明明戴了套,怎么可能会怀孕,又没有标记又没有进去,仅仅凭医生的一面之词怎么能就确认下来了?!

 

太草率了!叶总裁上网查资料,数据显示,在没有标记没有进生殖腔的情况下,Omega受孕的概率在1%以下,一百次才有可能一次,概率这么小,医生弄错的概率说不定远大于此。

 

叶总裁陷入沉思,医生做出判断的依据是他的呕吐,和那支验孕棒,而数据显示,呕吐是消化道疾病的常见临床症状,而验孕棒的错误概率是有客观存在的,完全可能是验孕棒残次品造成错误偏差,另外就算验孕棒不发生偏差,也会有某些其他症状显示出假孕情况,导致医生做出错误判断,例如太想要孩子造成由心理到生理的反应,虽然自己从来没想过孩子的事,但完全有可能是假孕,小医院医生知识本就不够丰富,肯定是他们搞错了。

 

叶修当机立断,认为自己绝不可能怀孕,明天将他的结论告诉医生,重新做一次检查,全身检查,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

 

他顿时心情大好,一扫两天来的悲伤,还让餐厅给他熬了一碗粥,不过他好像真的因为淋雨感冒了,头有点发昏,但精神很好,满脑子都是明天就能解脱了。

 

叶修吃完粥,时间也不早了,就上床休息,但他身体不太舒服,加上窗外一夜雨声烦,愣是翻来翻去到天快亮时都睡不着。

 

叶总裁盘算着今天到医院去要怎么说服医生,他对自己的口才和逻辑能力很有信心,只是医院人太多,怕是又要耽误一上午时间,又要耽误工作了,又要被那个讨厌的Alpha抱怨影响工作效率了……叶修看手表,时间显示现在刚过五点。

 

很好,那就现在开车去,路不熟要多留点时间,七点左右到医院,争取在人最少的时候见到医生,赶紧看完回来参加会议,很好,最不影响工作效率的方式。

 

叶总裁立刻起床,随便洗漱一把,去敲司机的门。

 

“啊?叶总?”司机睡到一半,一脸睡意正浓。


“车钥匙给我,我要出门。”叶修直接说道。

 

“哦。”司机把钥匙给他,他马上拿了就走,下楼找到车,直接打开地图导航,开车去县医院。

 

雨小了很多,还没有停。

 

天未完全亮,灰蒙蒙的,叶修开着车在满是泥泞的道路上行驶,心里暗暗想会不会不太安全。

 

他不熟悉交通情况,昨晚又没睡好,还感冒,越开越觉得头晕脑胀,他点着一根烟,勉强打起精神开车,道路两边的路灯熄灭了,天慢慢地亮起来。

 

一路有惊无险,快到医院时他松了口气,抬腕看了眼手表,还好,还不到七点……这时,前面突然插入一辆摩托车。

 

叶修急刹车,但雨天路滑,轮胎在紧急刹车之下发出尖锐的声响,打滑着向一旁撞去,他拼命打方向盘保持平衡,但还是慢了一步……

 

车子撞到路边的电线杆上,安全气囊瞬间打开,他趴在雪白的气囊上昏了过去。

 

*

司机又回到床上睡了一觉,才隐隐觉得不对劲,叶总为什么突然凌晨要车出门,有什么急事?他思来想去不对劲,起床去找苏沐橙。

 

“你说叶总找你要钥匙出去了?”苏沐橙一听也觉得很奇怪,“大概几点?”


“我睡得迷迷糊糊,可能六点不到吧。”司机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别急,我打他电话。”苏沐橙立刻拨打叶修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人生地不熟,叶总虽然是个男人,但却是个没被标记的Omega,这事可大可小,苏沐橙握着手机想了想,决定去找霸图的人。

 

张新杰已经起床了,他听完苏沐橙的话,安慰道:“别急,可能手机没有听到,不过……”他停顿了一下,“叶总好像昨晚开会时就不太对劲。”


苏沐橙又打叶修的电话,依然无人接听,她很着急:“我老觉得叶总这几天都不对劲,他平时不这样,平时身体也很好。”

 

张新杰想了想,“我觉得和韩总有关系。”


“会吗,他们不熟。”


“不熟都知道叶总是Omega?”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他们说话每次都很深奥。”


“去问问韩总,说不定他们一起出去了。”


张新杰带苏沐橙找韩文清,韩总裁有健身的习惯,正在晨练,看见是他们两个有点意外。

 

张新杰也很意外,“韩总在,叶总不在?”

 

韩文清看向他,“什么意思。”


“叶总天没亮就出去了,”苏沐橙拿着手机继续打叶修电话,“他电话打不通……”

 

韩文清脸色顿时变了,“你先别急,我出去找他。”

 

张新杰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提醒道:“可是我们不知道叶总去了哪里,或许只是单纯的手机不在身边?”


韩文清从衣架上把外套摘下来穿上,“我先去周边找找,还有我和叶修都是投资商,当地政府不会坐视不管,我去交警那边调监控录像。”


他急匆匆地出门,甚至来不及交代其他人别的事。

 

张新杰又去找林敬言,大家一起想办法,打电话给当地政府部门问叶修有没有过去,一圈电话打下来一无所获,苏沐橙急得要哭了,又打叶修的电话,但这一次,电话那边却接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女人说:“这里是医院……”

 

*

三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大亮,明亮的阳光照在病房里,叶修睡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他的手上插着点滴的针头,头上包了块纱布,脸色雪白。


走廊里,医生正对他们说道:“交警送他来的时候是昏迷的,但问题不大,当时车速较慢,我们做了些急救措施,很快就会醒过来。”


旁边的交警也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检查了他的证件,是外道而来的投资商,我们刚才通知了县里的领导,抽调最好的医生帮他治疗。”


苏沐橙非常担心,“这么严重,不是刚才说问题不大吗。”


医生点头,“外伤不严重,他现在只是浅层次的昏迷,但孕初期很容易流产,他遇到车祸身体很脆弱,为了孩子好,需要卧床休息。”


三个人都惊呆了,这信息量太大!很难消化!

 

“孩子?”张新杰最先反应过来:“谁的?”

 

医生说:“这个我不知道,他是个Omega,就是他的Alpha的吧。”

 

苏沐橙喃喃道:“没Alpha啊……”

 

林敬言明白过来,“难怪叶总之前不舒服,老是吐,还以为他水土不服……噫……”

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房间里正有声响传出,苏沐橙立刻跑过去,“叶总你醒了!你出车祸了吓死我们了!”


叶修扶着额头,“头好晕……”


苏沐橙赶紧把他扶住,“不要乱动啊,医生说为了孩子需要卧床休息。”


叶修立刻僵住,石化般地看向她。

 

苏沐橙小声说:“我们都知道了,叶总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啊,怀孕这么大的事,你一个人怎么承担得了……”


叶修愣愣地望着她,“你说……你们都……”

 

那一瞬间如果有地洞,他一定会跳进去。

 

苏沐橙真诚地点头。

 

张新杰真诚地说:“恭喜啊叶总。”


林敬言真诚地说:“好事成双啊叶总。”


那一瞬间叶修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生过。

 

这时在他破碎的意识中忽然想到,啊,老韩并不在这里,这么说他还不知道,总算……

 

叶总裁不愧是临危不惧的叶总裁,他立刻抓住苏沐橙的手,“事情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不要说出去!”


苏沐橙疑惑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这孩子是意外,我根本没打算留下,”叶修顾不上身体不适,他的双眼里充满了哀伤的神色,“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你们不要再说出去,真的,我没有其他请求了。”


苏沐橙立刻快要哭出来了:“我绝不会说的!”她看霸图两个人,“你们快答应啊!”


林敬言嗯一声,“能理解您的难处,我不会说。”


张新杰却坦诚地说:“叶总的实际意思是不是,不能让韩总知道?”


叶修看向他,“你是聪明人,我不想多解释,大家以后还要见面对不对?”


张新杰嗯一声,推了一下眼镜,没有再挑明了。


叶修垂下眼帘:“没那么重要了,我有自己的选择,请你们理解。”


张新杰又嗯了一声,“放心,我不是多嘴的人。”


叶修试探道:“真的吗,你不会心脏地骗我吧?”


张新杰郑重地承诺道,“霸图的人,一言九鼎。”




评论(130)

热度(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