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11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

 

第四天,县里的同志来找两位总裁,约去实地考察。

 

张新杰他们昨天去过了,就不去了,直接去和政府的人谈优惠条件,去现场的只有两位总裁。

 

昨天的事之后,两人都不说话,默默地坐在车子后面,听招商的同志介绍情况。

 

“现在路没修好,看起来破破烂烂,但一旦发展起来,肯定是块好地方,”坐在前排的招商同志说:“欢迎两家企业的投资入驻,我们希望能建立长期关系。”


韩文清翻着材料,“好地方,是不错,离B市这么近,微草没有来看过吗?”


招商同志说:“您是说微草的王总吗,他在我们县没有,隔壁县有,前段时间G市也有公司来。”


韩文清看叶修:“G市,大概是蓝雨吧。”


他其实是没话找话,一来有合作关系,二来同情病人,昨天的事就当插曲忘了吧——说起来跟这位叶总裁怎么老有事情当没发生过呢。

 

其实叶修现在也冷静下来,但处于怎么看韩文清怎么悲愤交加的地步,哼一声不理睬。

 

韩总裁自讨没趣,招商同志忙说:“对,韩总很熟悉呀,就是蓝雨的黄副总,哎呀他那个人,嘴巴好能说,一直讲讲讲不停……”


韩文清笑,“他是很能说,很有趣的年轻人。”


叶修插嘴:“他那是废话多。”

 

招商同志也笑:“对对对,废话多,隔壁的县长被他说晕了,最后给的条件优惠得不得了。”


叶修说:“哦哟?黄少天竟然没把自己说晕,把别人说晕了,少见。”


韩文清说:“是吗,你和他很熟?”

 

叶修切一声,“黄少天我看着长大的,他跟老魏的时候还初中生呢,蹦蹦跳跳吵吵闹闹,也就喻文州受得了。”
 

韩文清说:“喻文州也是人才,我见过……”


两人就这么在展望年轻人的成长中聊了起来,虽然韩文清想,我为什么想和他聊天还得从聊别的男人下手啊,谁稀罕和他说话,要不是看他是个病人,怕他抑郁了,根本懒得搭理。

 

道路难行,靠近那块地时完全是土路了,车子颠簸,叶修苦不堪言,忍住想吐的感觉,握着手忍耐。

 

韩文清察觉到了,靠过去问:“又难受了?”

 

叶修想起这个始作俑者,不想说话,招商同志说道:“二位总裁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到了。”又寒暄:“二位有家室了吗?”


“没有。”韩文清说:“他也没有。”


叶修突然反驳:“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其实他也就是心情不好故意唱反调,但招商同志问:“哦,叶总结婚了?有孩子了吗?”


一提孩子叶修简直无名火起,硬邦邦地说:“有啊。”


韩文清倒不知道,“你有孩子了?”

 

叶修没好气地说:“跟你没关系。”

 

“跟我有关系才奇怪吧。”韩文清也不高兴了,两人不再交谈。

 

招商同志察觉气氛不对,也不说话了,不久到了实地,几个人下车。

 

抬眼望过去,这片没开发的地还是荒草丛生的状态,七七八八的小山坡将平坦的地面隔得七零八落,并不适宜农作物生长,才一直荒废,但推平之后用作商业开发就不一样了,这一带随着B市和特区的发展很快会成为新的经济点,配套设施和交通一旦跟上,商业价值会呈几何倍数地增长。

 

叶修眼睛望着远方:“我走走看。”


招商同志陪他和韩文清走,这片地面积不小,杂草绊着脚,路不好走,叶修精神不好脸色苍白,人又消瘦,招商同志主动说:“叶总走不惯这种路吧,我牵你。”


叶修就拉住他的手,两人往前走,韩文清跟着,一句话也不说。

 

招商同志边走边介绍,不知不觉走得远了,叶修心里盘算着投资计划和资金调度,时不时应几句,三人爬到一个山坡上,眺望山下的荒地,都觉得未来大有可为。

 

这时有电话响,招商同志看手机,“是领导找我,我先下去接个电话,二位慢看。”


叶修说:“你忙你的,一会我们自己回车里。”

 

招商同志下山,韩文清站在一旁,拿手机查附近的配套设置。

 

“我觉得,这片地像能种出钱来。”叶修自言自语。

 

“有钱一起赚。”韩文清说道:“看到实地之后,今晚要不要开会讨论实际投资比?”


谈到工作叶修就忘了私人恩怨,“好,叫上新杰他们,正好听听他们今天与政府谈的条件。”


韩文清点头,“谈完之后就差不多能结束了。”


“嗯,我本来也就预计了六天时间,明天再和政府部门见面谈谈,再有时间仔细访谈一下民风,后天就回去。”


“我也差不多,回去还有很多事。”


“是啊,这块地是嘉世今明两年工作的重心,”叶修抬眼看他,“我可不会让步。”


“彼此彼此。”韩文清也低头看他。

 

风吹过来,山上的风有些凉,叶修觉得冷,“下去吧。”


韩文清叫住他,“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理清投资的事,太多了。”叶修心里想,还要找个时间把那小孽种弄掉。

 

韩文清说:“去医院看看,H市解决不了还有Q市,还有S市和B市的医院。”他心里想,病情别耽误,先治疗。


叶修气极反笑,“我没什么大问题,不需要找外地医院。”

 

“最重要是你以后,要洁身自好。”韩文清说,“别再随便找Alpha上床。”


叶修咬着下唇,克制着揍他的冲动。

 

韩文清说:“不如安心找个Alpha……”


叶修打断他的话:“你就别再祸害别的Omega了!”


韩文清皱眉,“你怎么说话的,我祸害谁了?”


叶修偏偏不能说,这时有水掉在他脸上,抬头一看,下雨了。

 

“走吧。”他气得不想说话,转头往山下走。

 

谁知秋季的雨突如其来,说下就下,哗啦啦几分钟突然转大,下得地上全湿了。

 

两人都没伞,马上身上就湿了,韩文清走在前面,回头看叶修:“你也太慢了,雨下这么大你不能快点!”


叶修慢慢地下山,他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快,万一摔了就出大事了。

 

韩文清又催促,“你真不怕淋雨啊,自己体质弱回去就要感冒,你又想折腾谁。”


叶修看他,“别管我,你走你的。”

 

韩文清拿他没办法,“你这两天什么毛病,对我这么大火气,我哪里惹你了。”


叶修边走边说:“没惹我,别让我看到你就好。”

 

雨越下越大,转眼地上全是泥泞,叶修头发上往下滴水,韩文清实在忍不了,拉着他的手往下跑,“磨磨唧唧烦死了,快点快点。”


叶修被他拉着跑了几步,差点摔倒,挣开了他说:“我愿意慢慢走,愿意淋雨。”


韩文清的脸上也全是水,“随便你。”他实在觉得他不可理喻,转身就走开了。

 

叶修看他走远,心想你不管我最好,我看到你就好生气,你以为我愿意淋雨啊,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山路有泥水,他走不快,小心地走,身上湿透了。

 

但是很快,他又看到韩文清跑回来了,直到他面前。

 

“不是走了吗……”


叶修话还没说话,韩文清突然脱下外套,披到他身上。

 

“你干嘛。”


“怕你着凉,你已经生病了,我可不是管你,因为嘉世是霸图的合作伙伴,不想合作出岔子。”韩文清面无表情地说。

 

叶修把头转到一边,“别以为我会……”


 

韩文清在他面前蹲下,“我背你。”


“不要,不用,我又不是不会走。”


“少罗嗦,你生病了会议又要推迟,我回去还有很多事,不想耽误行程,”韩文清不耐烦地说:“快点,没多少路。”


叶修蹲了一下,趴在对方背上,他的确也不想生病,还有很多事要做,对方说的有道理。

 

韩文清把他背起来,往山下跑,叶修拍他的肩,“慢点,慢点,小心摔倒。”

 

“不会。”韩文清回头,“你知道你有多讨人厌吗。”


叶修反驳,“你更不知道你有多讨我厌。”


韩文清哼一声,“我不知道的事多着,也不想知道。”

 

对啊,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你不知道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正第一次碰到他爸爸的背,这么近的距离……叶修趴在韩文清的背上想,也是最后一次。

 

*

雨一直在下,回到酒店时还丝毫没有停的意思,两个总裁衣服全湿了,先回去洗澡换衣服,之后韩文清吩咐餐厅厨房熬姜茶,自己坐在酒店大厅里看当地的报纸。


他正看着,突然有人从背后轻轻拍他的肩。

 

他转过头,那小女孩愣了一下,吓哭了。

 

他家大人正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连忙跑过来说:“怎么了,你是不是打扰别人了?”


小女孩不过三四岁,稀疏的头发扎成一小把,眼睛特别大,哭起来一抖一抖,“……我想跟他玩,他吓唬我……”

 

韩文清连忙说:“没有啊,我没吓唬她。”


小女孩躲到她妈妈背后:“他好可怕,大老虎……”


她妈妈说:“小朋友不能没礼貌。”


韩文清想从口袋里找小东西哄小孩,不过他随身哪有什么小玩意,找了半天干着急。

 

一块巧克力从他身旁递过来。

 

韩文清回头,是叶修,他刚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头发也洗过了,还有点湿,掉了点水珠在细白的脖子上。

 

韩文清立刻拿过来给小女孩:“给你,别哭了。”


她妈妈说:“不用了,你太客气。”


“没关系,小孩子嘛,给你巧克力。”韩文清努力对小女孩笑。

 

“谢谢叔叔。”小女孩伸手接过来,仍然躲在她妈妈身后。

 

大人带小孩继续去前台登记,韩文清回头看叶修:“帮大忙了,我对小孩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多心,我又不是帮你,人家小妹妹太无辜了。”叶修撇嘴,“大老虎,还挺形象。”


韩文清有点尴尬,叶修又说:“你家孩子估计是小老虎。”


“不知道,”韩文清说:“起码得十年后了,我近期没有结婚的打算,先把事业做大做强。”


“我也这么想。”叶修停顿了一下,又莫名其妙地冒了一句:“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没考虑过。”韩文清看表,“新杰他们差不多该回来了,准备准备开会吧。”

 

 

 

 

评论(111)

热度(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