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10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


叶修不说话,不动。


韩文清不至于真把他丢下来,只好等着他。


两人僵持,司机问:“走不走?”


“等一下。”韩文清下车,走到叶修面前,“有什么问题回去再说,现在天要黑了,跟我走。”


叶修抬头看他,“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韩文清忍耐到极限了,直接伸手把他从地上扛起来,一把扛到肩上,拉开车门丢进去,自己也坐进去,再把试图挣扎起来的叶修再摁回去,关车门,“走。”


司机叹为观止,心想这位大佬是不是黑社会在强抢民男啊,不敢多话,赶紧开车。


回程的路也很颠簸,加上入夜了车子开不快,旅途更加漫长,叶修没坐一会就受不了了,靠在椅子上发抖,韩文清问他:“你冷?”


叶修不说话,抬起眼睛看他,黑夜里正好对面有一辆车开过,映得那眼睛亮得像猫。


“冷你XX!”叶修咒骂道。


韩文清好心没好报,只想揍他,但说到底还是合作伙伴不能真打,只好回道:“我XXX!”


“XXXXXXX!”


“XX!”


“XXX!”


“XXX!”


司机边开车边想,这绝壁是黑社会!不堪入耳!好想停车叫他们两个滚下去,不过那个凶巴巴的高个子会不会抢走我的钱包……


叶修对骂了几句,实在没力气,胸口又翻涌起来,车子一个急刹,他的身体往前撞去。


韩文清眼明手快一把抱住他,叶修撞到他怀里,被他抱得紧紧。


“你没事吧?”


“没事你XX!”叶修用力推他。


“神经病啊!”韩文清忍无可忍,把他强行摁住,“别乱动,一会撞到哪里。”


“不关你事!放开我!别碰我!”


“别发疯了!”


两人在车子后面拉拉扯扯,叶修体力不行,但总归是个一米七八的成年男人,车内空间狭小韩文清能够发挥的余地不多,几番下来韩总裁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痛,搞不好是叶修的指甲划破他的脸了,真是太倒霉了吧,那次被他抓破背,这次被抓破脸,对方到底仗着什么觉得自己不敢真对他动手啊!


“你再乱动我打昏你了!”韩总裁怒道。


“你打啊你打啊你有本事打死我,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叶总裁破罐子破摔道。


韩文清感到棘手,叶修比他遇见过的所有人加起来都难搞多了,一般人他只要沉下脸,对方必定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然而这位叶总裁完全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在明显体力菜鸡的情况下对自己又打又骂,妈的,说出去都没人信啊!一世威名全毁在这位身上了!


韩文清边抵御叶修的攻击边安慰自己,他是个病人,不能对病人发火,之前靠在自己肩上的时候多乖啊,病殃殃的样子多纯良啊,还有第一次见面长得清清秀秀的Omega,又软又敏感,又热又紧致……题外话,看看现在吧,妈的,像个鬼一样!


不过由于体力太过悬殊,叶修被韩文清扭住手臂压在车门上不准动,单方面制服之后他还是一个劲地挣扎,韩文清一概不理,最后叶修折腾到累得不行,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啊?”司机终于忍不住问道。


“嘘。”韩文清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把叶修靠到自己肩上。


对方也挺可怜的,约炮约出性病,现在得知病情情绪崩溃,倒也可以理解,说到底Omega难以控制自己,约Alpha也是不得已的事,就宽容一些吧。韩文清这样想着,叹了口气,他转头看睡着的叶修,对方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体力又不行,又吐又发疯的,这会真的累坏了,道路两边的灯光照在叶修脸上,他即使睡着了也微微皱着眉,像有浓重的心事,表情柔和而忧伤,弄得韩文清也莫名地心软了。


到酒店之后,叶修还没醒,韩文清付了钱把他抱下来,这下不好扛了,只好横着抱起来,好在叶修轻飘飘的,这种姿势反而抱起来很顺手,他抱他先回房间,两位总裁住的都是单人间,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想着等叶修醒了要怎么相处,还有万一叶修真的病重要回去治疗,合作的事要何去何从,想到工作他觉得其他都是小问题了,又考虑着霸图年底的项目总结,直到张新杰苏沐橙他们回来。


三人都到叶修房中,苏沐橙看着床上睡着了的叶修,“他不要紧吧,脸色好差。”


韩文清叹口气,拉着他们几个到走廊上,为了自己的威名把医院出来到酒店的事全部略去不提,只说看病之后叶修精神异常,可能和病情有关,又说:“小苏,我把他交给你了,他情绪不好,你们不要刺激他。”


苏沐橙瞪大眼睛,“不会吧,叶总查出什么病了?”


“我不好说,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他,个人隐私,”韩文清觉得一个妹子知道男性性病不太好,也伤害叶修的男性自尊心,“算了,你也别问了,让他一个人好好睡一觉,醒了再想接下来的路。”


苏沐橙只好点头,嗯了一声,又问:“韩总脸怎么了?”


韩文清这时才想起脸被叶修抓破了,但这种说法非常丢人,他掩饰地说:“遇到猫,被抓了一下。”


林敬言同情地看那个抓痕,“这猫够野的,居然敢抓脸,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张新杰说:“我看看,我自学过很多医书。”


三人要研究韩总裁的伤,韩总裁不想露破绽,“没事,明天就好了。”


林敬言说:“不,猫抓伤可大可小,韩总应该马上去打狂犬疫苗,万一猫有病就麻烦了!”


苏沐橙说:“有道理,被传染上病就糟糕了!我们不能病了一个又病一个。”


张新杰说:“这……”


“新杰不必多说,”韩总裁立刻阻止博学下属的发言,“我心里有数,小问题不要纠结。”


张新杰不说了,心想绝对不是小问题,这不是猫爪而是人的指甲,是叶总裁吧,但叶总为什么好好要抓韩总的脸,最重要叶总哪有那个实力抓破韩总的脸,韩总还帮他隐瞒,这里面有什么恩怨情仇我得仔细品一品……


苏沐橙更担心叶修的病,整个人都慌张起来,张新杰开口说道:“苏妹子别急,医学发达,回H市之后再去大医院看看,现在让叶总好好休息,我们去餐厅吃饭吧。”


苏沐橙摇头,“新杰,你们先去吧,我等叶总醒来再和他一起去。”


韩文清想我不过大半天没在你们就发展到苏妹子新杰的地步了,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了不得。


霸图三人先去吃饭,张新杰和林敬言把实地考察的情况说了一通,韩文清听着,觉得还是需要自己亲自去一趟。


“另外今天和县里负责招商的同志见到了,他们欢迎霸图的投资项目,也说欢迎韩总实地看看。”张新杰说道:“嘉世他们也很满意,也说欢迎叶总一起去看。”


“嗯,我明天去。”韩文清边说,边想明天我还跟他坐一辆车?不是吧,不要在县里同志面前丢脸好不好!他说道:“叶修身体欠佳,他可能真去不了,我自己去吧,现在就是担心合作的事会受影响……”


*

叶修身体的确欠佳,没睡太久就醒过来了,是被身体不适弄醒的,起来就去洗手间吐,趴在洗脸池子上干呕。 


苏沐橙跟着他,拍着他的背,“叶总,唉,叶总你这样,唉。”她听了韩总的话,真没问。


就算问了叶修也不会说,他接水洗了把脸,精神好多了,激动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冷静下来,理智回到了头脑里,他把湿漉漉的头发捋到脑后,站起身说:“没事,沐橙,我绝不会被这点打击打倒。”


苏沐橙点头,“嗯!现在医学发达,再大的困难我们回H市找大医院看,一定能解决。”


叶修在心内长叹,脑子里已经在想去哪家医院弄掉的问题了,AlphaOmega都是稀缺人种,Omega堕胎是明令禁止的行为,虽然钱不是问题,但要找到肯做这种手术的医院可能要费一番周折了,再有必须隐秘性要好,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特别不能让韩文清知道,都是自作孽,不要再牵扯到其他事了。


所幸最失控的时候还有最后一点理智在,没说出孩子的事,不然真不如死了算了。


叶修考虑着这些事,又想到工作,问:“实地考察怎么样?”


“叶总别担心工作了,先去吃饭吧,我叫餐厅做了清淡的饭菜,不管发生什么事吃饭都很重要啊。”苏沐橙说道。


叶修想想有道理,首先要把身体养好,他还有大把的事业在等着他,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倒下。


两人下去吃饭,下楼时正碰到霸图吃完饭上楼,撞个正着。


韩文清尽量当之前的事忘记了,装无事发生过地看叶修:“这么快醒了,好点了吗?”


叶修看他的眼神已然平静,只是态度冷漠地说:“这件事和你无关。”


张新杰和林敬言面面相觑,心想叶总怎么这样,韩总还陪你看病送你回来,这么关心你。


韩文清面子挂不住,但总比突然跳起来对他又打又骂好,估计叶修接受生病的事实了,不再需要他担心,也态度冷淡地说:“那好,我再也不管你。”


两人擦身而过。


但其他人的关系还挺好。苏沐橙小声说:“新杰,晚上手机聊。”


张新杰应道:“苏妹子今天也辛苦了,晚上手机聊。”


叶修下楼,到餐厅,服务员开始上第二波的饭菜,苏沐橙和他坐对面,不问他病情,只给他盛饭夹菜。


叶修胃口很差,还是努力吃,边吃边问工作情况,苏沐橙一一回答,她手机响个不停,时不时有微信来,她按掉不看,继续谈工作。


“是张新杰?”叶修笑,“看来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啊……”


他的笑容很苦涩,不过苏沐橙没有注意到,妹子低头吃饭,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啦,只是普通朋友,”又说:“平时工作太忙,都没有时间交朋友,叶总也是,比我还没时间谈恋爱呢。”


叶修悲伤地想,谈恋爱?我需要么,我孩子都有了……





评论(130)

热度(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