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9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

叶修随护士走过去,他挂号是挂的消化科,医生问他情况,他详细地说了自己的症状,想吐,头晕,早上最厉害,不能吃油腻,等等,再问是不是消化道炎症。


医生边听边记,“多久了?”


“有一周了,这两天更严重。”叶修答道。


医生抬起头问:“你27岁,单身还是已婚?”


“单身。”


“我问的是,性生活。”


“……”叶修卡壳了,挠头说:“没有。”


“性别是Omega,没有性生活?从来没有?”


“……有过一次,”叶修不解:“跟我这消化道问题有关系?那还是两个月前的事。”


医生刷刷地写字,叶修又问:“现在是开药吗,不需要住院吧,我是外地人,时间宝贵。”


“是转科,”医生把写好的单子撕下来递给他,“去产科看看。”


叶修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先去检查,拿检查结果给我看。”医生懒得和他多说,直接对护士:“叫下一个进来。”


叶修捏着单子,恍恍惚惚,护士给他指,“产科就隔壁,去吧,检查是为了防止不是消化科问题。”


叶修脑子里晕乎乎的,起身去产科,因为有转科单直接过去不用排队,很快就到了产科医生面前。


产科医生看消化科医生写的病例单,“哦,是Omega啊,看这症状是怀孕了吧。”


叶修脑子里嗡地一炸,下意识地说:“你不要诽谤我。”


产科医生各种情况都见得多了,抬头看,“没结婚就怀孕了?遇到不负责任的Alpha了?”


叶修激动地站起身:“什么医院!我都没被人标记过你胡说什么!”


产科医生抽根验孕棒给他,“你别激动,先去里间检查一下,一分钟之后拿给我看。”


叶修不接,“不要!别给我!我……”他明明记得戴套了啊,Alpha也没有进他生殖腔,怎么可能!


产科医生不耐烦,“你不检查就下一位了。”


叶修不肯走,也不肯去检查,杵在医生面前发愣,护士拉他到里面的小隔间,几句话简要地跟他说了用法,还帮他拉上了帘子。


怎么可能,没标记过怎么可能会怀孕,他明明只做过那么一次还戴套了,一定是哪里错了,绝对不可能……手里的验孕棒上两根红线很快地浮现出来,他把说明书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还做什么房地产啊!他才应该去买彩票!



*

韩文清等了又等,叶修半天也没出来。


他觉得焦躁不安,打了个电话问张新杰那边的情况。


“我们在实地考察,中午随便吃了点,回去具体说。”张新杰问:“你们那边怎样,叶总没事吧?”


“医院人太多,我在等他。”韩文清说:“不过应该快了。”


张新杰嗯了一声,“但是我们这边开始时间耽搁了,实地考察也比想的要花费更多时间,去接你们的时间不好定。”


“没事,我们自己打车回酒店,你们别管我们了,工作第一。”


韩文清又交代着工作的事,多说了十几分钟,挂掉电话又等了半天,叶修还没出来。


这么久,不会病情严重需要住院吧?他站起身,打算去消化科找他,没走两步看到叶修出来了。


“真墨迹。”韩文清走过去,“我还以为你要住院这么久。”


叶修像没听到,从他身边走过去,直往医院门口走。


“不开药吗,这么快好了?新杰不接我们,打车走。”


他拉住叶修的手,但后者呆了呆,如梦初醒般地转头望向他,韩文清刚准备说话,叶修立刻一把甩开他。


叶修冷冷地说:“别碰我。”说完转头就走。


韩文清觉得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刚才还好好的有说有笑,看完病了就对人发火,需要别人帮助时就好好的,自己没事了就发脾气,太势利了,真讨人厌!


不过现在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人生地不熟他也不能丢下一个Omega不管,他克制着烦躁的情绪,跟着叶修走,两人离开医院来到大街上,叶修一个人默默地低头走,既不打车也不说话,闷头往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太阳渐渐落下去,傍晚时分,天就要黑了。


韩文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陪他浪费大半天时间在医院里——本来可以去工作的大好时光——拿来陪他,对方居然给他脸色,能给韩总裁脸色的人不多,而且毫无原因,对方简直莫名其妙。


“你干什么。”韩文清过去拦住他,“打车回酒店,别浪费时间了。”


叶修抬起头,声音有点哑,“跟你没关系。”


韩文清皱眉,“你怎么了,医生说你什么病。”


叶修不说话,韩文清开始怀疑别的,“该不会查出绝症了?这种小医院不可信,要不回去到H市的大医院看看?”


叶修还是不说话,韩文清安慰道:“真的,小医院查不出什么,现在医学很发达,都好解决……”


他的话没说话,叶修突然抬手一拳打过去。


韩文清压根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毫无防备,被一拳正打中脸。


叶修身体虚弱,又没吃东西,哪有什么力气,这一拳也算是拼尽全力了,但Alpha身体强壮,只被打得后退一步,痛倒是完全不痛,但简直懵比。


“找死!”韩文清一把揪住叶修的衣领,“敢跟我动手,信不信我打扁你!”


叶修反而笑了,眯着眼睛蔑视他,心想你最好照我肚子打,顺手把那个孽种解决了。


韩文清懒得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计较,顺手把Omega甩到一边,他才很生气,你生病打我干嘛。


叶修被他推到身后的消防栓上,摔到地上。


韩文清转头就走。


叶修扶着消防栓站起身,也顾不上身上的土了,他跑过去一把抓住韩文清的长风衣,“你站住!你对我做过什么!”


韩文清被他拖得走不了,只好停下脚步:“神经病啊!什么什么,我对你做什么了!”


叶修的手在颤抖,“就是那天晚上……谈判前一天……”


韩文清把他手拽下来,“那天你搞清楚,是你来找我,跟我约炮,都过去两个月你发什么疯。”


“你戴套了没有!”


“戴了,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吗!”


韩文清突然想起来了,对方突然问两个月前的那晚,还问有没有戴套,该不会是医院查出他有性病了吧?!所以才会一脸大受刺激的样子,这么病急乱投医地想找出谁是病源,这个逻辑很严密,没毛病。毫无疑问韩文清确定自己没性病,那肯定是其他约炮的人把他给传染了,叫你乱约,脏死了。


韩总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好不容易觉得对方有一个优点,现在全被恶心的感觉代替,他烦躁地说:“是你自作自受,要是洁身自好哪有这种事。”


叶修愣愣地望着他,那一瞬间他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韩文清又转身看四周,准备打车走人,“既然事情发生了,你总归是个病人,我也不多责备了,也轮不到我一个外人多嘴,你好自为之……”


叶修冲过去想揍他,但很显然,叶总裁体力是个渣,韩总裁直接把他提起来,“你打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干的!你还讹上我了?”


叶修挣扎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绝不放过你!”


韩文清看他眼角都红了,心想病人情绪总归和普通人不一样,得了性病这种难言之隐又难治疗,的确很可怜,他动了点恻隐之心,不再跟他计较,连对方先挑衅他打他都算了,只放他下来,接着打车。


可叶修又扑过去揍他,韩总裁忍无可忍,“你还没完了!”


两人体力悬殊太大,叶修在大街上被单方面完虐,韩文清考虑到他是个受了刺激的病人也不打他,就是推开,提起来推开,拎起来推开,抓起来推开,这几种,叶修被折腾得气喘吁吁,体力透支地坐在地上。


他已经够惨了,哪里还管得上形象不形象,他竟然怀孕了,一个未被标记过的单身Omega,为了解决工作问题出去找一次Alpha,在戴了套子的情况下,怀孕了,两个月了,医生说不标记也能怀孕,只是几率很低,没进生殖腔也能怀孕,只是几率更低,必须精子活力非常强,什么你戴套了?那你一定记错了,总之现在你肚子里有个娃,要吐什么的全是正常反应,什么你还不信?那过几个月肚子大了就看出来啦,再不信生出来总信了吧,哦哟你这个Omega怎么这副要死的表情,有生命诞生是多么幸福的事啊,去找你的Alpha吧,有他陪着孕期会轻松很多哦……


叶修回想医生的话,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对方现在不认帐,还说他是自作自受不洁身自好,说不是他干的,绝对是他的他居然说自己讹他,还有更混账的事吗!还有比自己更惨的人吗!


韩文清不理他,继续拦车,县城车不多,拦了半天终于有辆车停下来。


韩文清说了酒店名字,谈好价格,上车,叶修还坐在地上,他平时看起来长得不错,现在脸色苍白,眼睛死死地瞪着他,简直像有深仇大恨,脸上全是汗——刚才跟自己动手来着,虽然自己毫无体力负担,但他已经累得大汗淋漓了,头发被汗湿得贴在头上,看上去狼狈又凄惨。


韩文清拿他没辙,“你到底上不上车。”说到底哪来那么大仇恨,怎么就跟看眼中钉肉中刺,之前陪他看病还乖得很啊,非要他去医院开证明自己没性病,不是他传染的吗!



评论(132)

热度(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