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7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

到达预定的酒店时,苏沐橙他们到了很久,住房已经安排好了,直接入住。


毕竟是没开发的县城区域,酒店条件比H市快捷酒店还不如,没有游泳池健身房台球室,连餐厅也是一处大厅。


大家是合作关系,晚上自然一起吃桌餐一起吃饭。


苏沐橙拿着菜单点菜,“叶总吐过好几次了,晚上吃清淡的吧。”


大家都很体谅地赞同,叶修自己倒是说:“没事,你们吃你们的大鱼大肉,给我点咸菜稀饭就行。”


林敬言笑:“那怎么好,大家一起吃,叶总说笑。”


叶修很认真,“我真的想吃咸菜稀饭。”


韩文清说:“就依他吧,给他咸菜稀饭,我们吃我们的。”


韩总裁发话,叶总裁坚持,大家也随他们了,只见一桌菜上来,嘉世一个霸图三个围着一个大圆桌吃得热火朝天,叶总裁一个人坐打麻将的小桌子边喝稀饭就咸菜,还蛮对比惨烈。


苏沐橙不忘回头关心叶总裁,“有老鸡汤,要来一碗吗?”


叶修伸头过去看,金黄的,漂浮了一层厚厚的油,立刻想吐,“不了。”


张新杰问:“是水土不服吗,我带了水土不服的药。”


苏沐橙奇道:“你怎么什么药都有,带得好全啊……”


两人年纪相仿,就聊起来了。


韩文清走过去坐在叶修身边,“你没事吧?”


“没事啊。”叶修戳着稀饭,“就是最近胃口不好,工作太累了。”


他托着下巴,皮肤苍白唇色浅淡,拿着筷子的手指修长白皙,但手腕却相当纤细,他穿着一件米色的针织衫,领口处宽阔,露出锁骨的形状,显得特别消瘦,韩文清看着觉得他或许真的病了。


叶修又站起身,“我出去抽根烟,喘不过气。”


他到酒店餐厅外面抽烟,酒店院子里十分简陋,没有修建景观,停了几辆车当停车场,叶修都没地方坐,叼着烟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月光清冷,秋风一吹他都想流鼻涕了。


“你这是在卖惨?”韩文清在他身后说道。


“要是买惨你能把地让嘉世单独做,我就卖。”叶修头也不回地说。


韩文清走到他身边,“又吐又病的,第一次见你不这样啊。”


叶修笑一声,吐出口中的烟雾,“那事还没忘呢,赶快当没发生过。”


“早忘了,我说的是第一次谈判的事,”韩文清看他,“两个月不见,过得怎样。”


“忙。”叶修咂嘴。


“生理问题怎么解决的,又找劳动力了?”


“呵呵。”叶修转头看他,“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如果不是我亲自确认过,真难相信你是Omega,”韩文清说:“太冷感了。”


“Omega应该怎样,见到你这样高大、帅气的Alpha就走不动路了?”叶修说:“我工作赚钱为嘉世卖命实现自我价值,哪里不好,不比被Alpha包养的Omega有底气多了,而且我还真没打算找个固定的A。”


韩文清说,“又不是你想就能找到,就你这张嘴,这幅表情,这臭脾气。”


“怎么说话呢,”叶修不高兴,“你呢,生理问题怎么解决,哦对了,你有兼职。”


“别搞笑了!我怎么可能真做那种事。”韩文清抬头看月亮,“我忙啊,Alpha和Omega不一样,能自控。”


“靠,我也能啊,我这两个月也没……”就不说了。


韩文清双手抱在胸前,笑了一声,“真的吗。”


“你笑什么!”叶修又抽烟,一阵风吹来,他咳嗽起来。


“回房间吧。”韩文清挡到他身前。


Alpha的身材宽阔,在他面前一站的确能挡风,不过叶修不领情,“别以为关心一下,哥就把投资权交给你。”


韩文清嗯一声,“不用让我,我九你一就行,实在为难的话,看在你卖了半天惨的份上,我姑且同意上次我八你二的决定。”


“是我八你二,你才二。”叶修纠正。


两人又斗嘴,叶修烟抽完了就回房间了。


*

第二天在酒店召开会议,就五个人,因为新出台的政策和地产价格息息相关,五个人坐在一起讨论了一天,研究利弊,都想为自己企业多争取,气氛谈不上友好,两个总裁一到工作模式就针锋相对,完全对手,气氛闹僵了,连吃饭都分了两桌,一左一右分开。

再这样下去谁都占不到便宜。”晚上吃饭时张新杰看隔壁桌,说:“从大局考虑,为了防止让其他公司趁虚而入,我们不应该这么对立。”


叶修坐在嘉世桌——由于就他和苏沐橙两个人,用的依然是昨天的麻将桌——说:“是老韩你太对立了,我这么好说话。”


林敬言吐槽:“你那个我八你二,放到哪里都是没下限的提议吧!”


“觉得不合适可以再谈,老韩你摆个钱包脸凶给我看呢。”叶修继续说。


韩文清说:“你一口一个八二八二有诚意吗!”


“我大老远从H市飞过来跟你谈,明天还要去实地,叫没诚意?”


“有诚意就好好说话!”


“你对这个口气还要我好好说话,Alpha我见得多了,这么固执的就你一个。”


“见得多了?呵呵,在哪里见得多了?”


在场另外三个觉得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苏沐橙插嘴:“不要吵架呀,要不五五分?”


张新杰和林敬言都转头看她,一脸WTF。


苏沐橙瞪着大眼睛看他们,“我说错话了?”


“一般夫妻店才五五分,”林敬言解释:“不然这种不能取得投资优势的合作,不如自己单干。”


叶修嘲讽道:“你们就是抱着这种占不到便宜就是吃亏的心态。”


“你们难道不是?”韩文清反驳。


“要不你们考虑一下结婚?”张新杰突然说道。


在场其他人都惊呆了,包括两位当事人。


“从眼下考虑,合作受阻表面上是怕吃亏,深层次原因就是不信任对方,担心对方又和其他公司联合,担心后期又耍花样,婚姻是最好的信用担保,比银行担保还有用,不如二位结婚,”张新杰用不如二位吃饭一样的口气说:“这样实现利益最大化,相信两位总裁对于经济体的整合比我更有发言权。”


现场有一分钟的沉默。


一分钟之后,苏沐橙说:“你说的好有道理,但万一他们两个不想结婚呢?”


张新杰反问:“会吗?”


苏沐橙说:“会啊!你不能光从理性角度考虑啊,人有感性的一面啊!不能为了强强联合就把一辈子幸福担出去吧!这因小失大!”


张新杰不说话,林敬言说:“新杰说的很有道理,强强联合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一定会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未来非常有潜力,不过苏经理说的也很在理,结婚不是小事,韩总,叶总,你们愿意吗?”


苏沐橙只想吐槽:“既然林经理也说不是小事,现在就不要用这种证婚人的口气啊!哪有这么问的!肯定不同意啊!都不熟就说结婚,怎么可能同意!”


两位当事人保持沉默。


这时酒店服务员上菜了,正好听到结婚几个字,好奇地问:“谁要结婚,要办酒吗?我们酒店办酒打折哦。”


苏沐橙摇头:“没人……”


张新杰同时说:“他们。”指两位沉默的当事人。


服务员边上菜边说:“恭喜啊!办酒有优惠,欢迎来订!”就摆好菜,走了。


林敬言说:“韩总今年27,和叶总年纪差不多吧,也算年貌相当了,他是个Alpha,高大强壮,身价不菲,家世优越……”


苏沐橙赶紧说:“这是干什么,相亲吗!不用为了结婚来相亲吧,是不是顺序反了啊!再说就算联姻真的能带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也看本人愿不愿意吧!”


林敬言说:“各方面都合适,还能带来经济效益,为什么不愿意。”


苏沐橙说:“为什么不愿意,林经理好像问倒我了呢,”她想了想,“因为他们没有感情啊,这不是最基本的吗,结婚要相爱呀!”


张新杰说:“没有感情可以培养,错过这么好机会以后就难得了。”


苏沐橙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两个人,只好用求助的眼光看叶修。


这时叶修终于开口了。


他说:“张新杰说的对。”


韩文清看叶修,皱眉。


叶修接着说:“机会来了是要抓住,比如刚才那个服务员,她一听说有人结婚,马上开始推销办酒席,这就是非常灵活的思路,做生意正需要这样随时抓住机遇的心态,沐橙你还要多多学习。”


苏沐橙觉得张新杰的重点是这个吗……


张新杰点头,“谢谢叶总夸奖,而且我也觉得,Alpha和Omega很合适。”


苏沐橙震惊地看叶修,“您跟他说的?”


叶修看韩文清,“你跟他说的?”


林敬言看张新杰,“谁跟你说的?”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我猜的。”又推了一下眼镜,“看来是对的。”同时他想,苏经理知道叶修是Omega不奇怪,但为什么叶修要问韩总,韩总为什么也知道?


叶修看张新杰,“年轻人,有点心脏哦。”


他又不是靠ABO的性别吃饭,其实一直以来对自己的Omega身份没那么忌讳莫深,只是平时怕惹麻烦才能不说就不说,现在公布出来也不是非常介意。


“因为车上听到叶总似乎很嫌弃韩总的信息素,我们B都感觉不到,所以就随口猜了一句。”张新杰说:“AlphaOmega都是稀缺人种,能结婚再合适不过。”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叶修笑了。


韩文清这时终于开口:“企业合作是为了利益,但婚姻不是,”他停顿了一下,认真地说:“那应该感情的结合。”


大家突然沉默了。


一分钟之后,叶修爆笑道:“看不出老韩你这么纯情!哈哈哈哈哈!”


有这么好笑吗你是不是欠揍!韩文清心内恼怒又尴尬,谁像你是个风月老手,我就喜欢纯情的,肯定不是你!




评论(78)

热度(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