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叶修撑着头听他的员工汇报本月业绩,手无聊地转着一支印了嘉世LOGO的钢笔,他的手指非常好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是弹钢琴的手。


“不错。”听完之后叶总裁发表评价,“这个月都辛苦了,等我和霸图谈判回来给大家包红包。”


嘉世和霸图的第二次会谈约在B市周边,就这几天。


苏沐橙带头鼓掌,员工们都鼓掌,总裁大方能调动积极性呢。


会议结束之后苏沐橙留了下来,“叶总打算哪一天去?”


“帮我订明天早上的飞机,说是这几天,但我总想早点过去看看实地,免得被霸图抢先失去先机。”叶修说着,揉了揉眉心,“明天要走的话,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帮我叫份外卖。”


苏沐橙点头,“叶总,刘经理,我,一共三个人,陈经理要一起去吗,小邱要带上吗?”


“不用,我跟你两个人就行。”叶修说:“小刘打理公司的事物吧,人带多也没用。”


苏沐橙笑,“对啊,只有叶总拍板才行。”


叶修也笑,开始投入工作中,他估计自己可能要出差一周左右,工作需要简单的交接一下,手头的事情必须先处理完,今晚看来又需要加班。


他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外卖送来时才想起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他暂时放下笔,站起身向窗外望去,他的办公室在嘉世大楼最高处,巨大的落地窗下是夜幕降临前的H市,不远处是夕阳日落下的西湖,叶修默默地看风景,长长地舒了口气,感到腰酸背痛,心想自己年纪也不算大,可能办公室坐久了体质也变差,又不爱运动,这次谈判回来得办张健身卡才好,不能年纪轻轻地亚健康着……


正想着,有人敲他办公室的门。


“进。”叶修回头,发现来的人是刘皓。


“叶总,”刘皓关好门,走到他面前,“您有空吗,我想聊几句。”


“你说。”


“叶总这次不让我跟您去出差,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叶修哑然,说道:“没有,只是公司需要有人打理,这是我信任你。”


“少来了,”刘皓克制不住一脸忿忿,“我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了,您就是不信任我,才不让我参与重要的谈判事务。”他停顿了一下,愤愤地说:“为什么苏沐橙能去我不能,我哪里不如她,工作能力业务水平我哪样比她差,叶总您不能对我这么不公平。”


叶修笑了一下,“没有,真的没有。”


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刚才的外卖还放在桌上没有动,他抬起头看着刘皓,“我的确觉得你很能干,不过相应的,想要做到更高的位置,除了能力,也要有良好的心态,你现在还有所欠缺……”


刘皓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烦躁地看着他。


叶修停下话语,“算了,你看起来没心思听,等我回来我好好和你谈谈,现在我还有工作要做,没其他事的话你先下班吧。”


刘皓也不想和他多说话,起身就走。


叶修看着他走出去,觉得很疲惫,最近他总是觉得累,总想睡觉,真到要睡觉的时候又睡不着,反反复复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倒也没有想什么事什么人,两个月前的那次经历就像他说的那样,当无事发生过。


他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又坐直了打开外卖盒子,苏沐橙给他点了一份烤鸭套餐,赤红色的皮油光锃亮,浅色的鸭肉整齐地码在撒了海苔碎末的白米饭上,旁边配了小菜和汤,发出淡淡的香气。


完全没有食欲。


叶修把饭盒的盖子又重新盖上,他一点也不想吃。


那就工作吧,他重新打开电脑,继续他最爱的工作,就这样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落地窗外,夜幕完全降临了,楼下是闹市区,车水马龙,霓虹闪烁。


叶修这个时候才稍微感觉到了一点饿,他整理好桌面,把凉透了的外卖打开来吃,米饭冰凉凉的,口感不太好,鸭肉很肥,肉皮溢出凝固了的油,他吃了几口,胃里恶心得无法忍受,再也吃不下去。


要不还是吃方便面吧,这个套餐太油腻了,叶修想,下次跟沐橙说说,别点这个套餐了。


叶总裁烧了一壶热水泡了一罐方便面,还是老坛酸菜最合口味,吃完之后收拾文件塞进公文包,回家。


第二天,飞往B市。


H市飞过去无非两个小时,但实地考察地在B市周边的县,还需要再搭乘两个多小时的汽车,周边还是农村,新开发的区域路没修好,很颠簸,叶修坐在汽车后座上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了,捂着嘴说:“靠边停。”


司机连忙靠边停车,叶总裁冲下去在路边吐,吃的中饭全吐了出来。


苏沐橙也下车,“晕车了?”


叶修说不出话,吐得晕头转向,扶着路边的树喘。


苏沐橙找了瓶水给他,“漱漱口吧,我记得叶总不晕车啊,吃坏东西了?”


“你昨天那个烤鸭太油了。”叶修歇了半天说道。


苏沐橙说啊,“那不是昨天的吗,还影响到今天了?”


“我一想到那么肥,那么多油,”叶修说:“就想吐。”


两人正说着,只听一旁有人说:“这么巧。”


叶修回过头,发现是霸图的林敬言,正从一辆越野车上下来。


既然他来了,那么……林敬言下车后,果然韩文清和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也下来了。


在这种地方遇到,看来大家想法都是一样,先到实地来看看,防止对方先下手,大家心照不宣地笑。


苏沐橙寒暄道:“韩总,林经理,这位是?”


那戴眼镜的男人微微点头,“张新杰。”


“哦,你就是啊,老早听过你了,特别能干特别有远见,我们叶总也常说霸图有了你就像有了军师呢。”苏沐橙笑道。


张新杰摇头,“不敢当。”又说:“晕车的话,我带了晕车药。”


苏沐橙一愣,叶修只好说:“不是她,是我。”


“原来你晕车。”韩文清这时才开口,“忘吃药了?”


“你才忘吃药。”叶修没好气,“吃得太油腻,路太颠了。”


“是挺颠的,”林敬言有同感,“不过你这车也不太行,小车跑土路就是颠,要不叶总坐我们的越野车吧。”


叶修摆手:“没事没事。”他可不想和一个Alpha坐一辆车上。


苏沐橙劝:“叶总就去坐吧,到那边酒店还有一个小时,万一又吐……”压低声音,“影响公司形象。”


可是叶修怕的是吐别人车上,更影响公司形象,他权衡了一下,爬上了越野车,张新杰坐到前排,叶修和韩文清坐后排,林敬言坐叶修的车,又踏上了路程。


越野车似乎真的稳不少,叶修也不难受了,只是……车厢再大也没多大,一Alpha一Omega坐一起,道路两边不断有浮土扬灰,司机把车窗全关得死死的,导致密闭的空间里,信息素浓度不断升高。


叶修忍无可忍,小声说:“你能不能注意点?”


韩文清不明白,“我注意什么?”


“气味,太浓了。”叶修捂鼻子,“你总该有点身边坐了别人的自觉吧。”有个O在你旁边啊,注意点影响啊。


“你实在看不出来,我老忘记。”韩文清说:“不过我没释放……”


“再没释放也有啊,衣服上也有。”叶修嫌弃道。


正是秋季,韩文清穿了件暗红色商务衬衫,外面套了件黑色长风衣,红黑配色有型有款,他肩宽个高大长腿,穿起长款风衣潇洒挺拔,居然被嫌弃。


“那你要我怎么办。”韩文清揶揄,“脱了?”


叶修眼睛看一边,“你不介意在员工面前这样,我是无所谓了。”


韩文清靠近他,“装什么装,我这样你都受不了,我脱了你还能坐的住?”


叶修转头看他,“我坐不住了你以为你能坐的住?”


两人靠的很近,脸再一点都要贴到一起了呢。


韩文清笑,退后拉开距离,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没那么傻。


叶修又说:“还合作呢,没诚意,提前跑来。”


“你不也是吗。”


“H市那么远,我是探路的,Q市才多点距离。”


“怎么你无论说什么都能无理搅三分?”


“因为我很讲理,不像某人,一九开,呵呵。”


韩文清说不过他,只好说别的,“你要吃晕车药吗,新杰真带了,他出门东西带得很全,你吃一颗。”


叶修摇头,“哪至于,我不晕车,真是吃油了。”


他嘴硬,身体反应却很明显,Alpha的信息素在他感觉来特别浓,身体都要发软坐不住了,只好把车窗打开,外面风呼呼往里灌,夹带着道路边的风沙,叶修靠在车窗边吹风,又觉得想吐。


他忍了又忍,这种事怎么忍得住,屏住呼吸说:“靠边……停……停……”


司机停下车,还没停稳他就冲下去,哇啦哇啦全吐出来,已经没吃的东西了,只有吐水。


韩文清发挥人道主义精神下车,“刚才谁说不至于啊,你这都没东西吐了,还不是晕车?”


叶修有气无力地说:“有没有同情心,你这种人活该单身一辈子!”


韩文清扶着他,边拍他的背,“我这还叫没同情心?竞争对手正在吃瘪,我还在乐于助人。”


“不也是朋友吗。”叶修闭着眼睛说道。


韩文清看他,叶修长得不错,虚弱的样子收敛了几分平时的狡黠嘲讽,看起来竟有几分柔软,让他的心也突然动了一下。


到底是个Omega,他就说:“嗯,朋友,还是炮友吧。”


叶修睁开眼睛,“呵呵,不是雇主?”


收回前言。韩文清催:“你好了没,好了上车,再耽误下去天都要黑了。”


“要不我还是坐自己的车吧,跟你坐一起我更难受。”叶修说。


韩文清说:“你车早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特地让司机开慢点让你不晕车,追不上了。”


叶修啊一声,韩文清就直接回车上了,留他一个人在原地想,看不出来老韩硬汉外表还蛮细心的嘛……


“走啊。”韩文清又催道,“到了就好了,没多少路了,坚持一下。”


叶修点头,嘴里还是不高兴的口气:“没那么娇弱,别用那种哄小孩子的口气对我说话。”




评论(62)

热度(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