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18

小周终于开了一次正确的脑洞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叶总好大方,包机去普吉岛,总裁大手笔!我再也不说叶总八卦了,你们这几天不许说叶总和美美啊~”


“不说不说,好好享受夏日阳光海滩海水……突然想起来美美会不会下海游泳?”


“岂不是可以看到美美的身体了吗!维纳斯啊!”


“胡说,美美不是断臂!”


“不是吗,和叶总……哦不不,我不能说和叶总相关的八卦了!”


周泽楷坐在飞机上听见后排几个妹子在闲聊,有点不开心地想,干嘛不说,我很爱听我和他的故事呀。


现在在兴欣全员飞往普吉岛的包机上,叶总和其他高层坐头等舱,小助理做经济舱,周泽楷没坐过经济舱,原来长这样坐这么多人,有点意思,见世面了。


普吉岛以前周泽楷小时候经常来玩,那时他还小穿个短裤在沙滩上一站,大把的比基尼美女跑过来说啊好可爱的小天使,后来大一点打沙滩排球,围观的妹子太多影响情绪,就不爱来了,初中之后没来过也算是旧地重游,而且去哪里玩重要吗,重要的不是和什么人嘛。


如果是双人蜜月游就好了,周泽楷不无遗憾地想,而且叶总大概要刻意和保持足够的距离,连住宿都没有和他安排在一个岛,下飞机入住酒店的时候他发现两个岛之间隔了一片海,遥遥相望,和他住在一个房子里的方锐正在哼一首歌: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著一片海……


周泽楷有点生气地想,我偏要勉强!


叶总当然一个人住,且无敌海景,视野开阔,一眼望过去海浪起伏,心情都要跟着放飞起来了,不过普吉岛他又不是头一次来,年轻时旅游后来谈生意都常来这里,偶尔还有一些艳遇——叶总长相身材都不错,在普吉岛这种地方更加容易被搭讪,年轻时性取向还没那么明显,也很喜欢在沙滩上看看美女,结果来的好几次偏偏都见不到比基尼美女,听说是美女都跑去看小男孩打排球了,太无聊了吧,看打排球去哪里看不行,跑这种应该休闲旅游恋爱艳遇的地方看打排球?小男孩有什么看头,他只喜欢美少年啊。


说到美少年这个词,叶修就忍不住想他办公室的那位真美男子,那孩子不知道对自己是不是依然有说不清的情愫,自己有好好拒绝过,原因也说了,你脸不行,不要勉强,你想当攻的话我可以倾毕生所学教你,但别打我菊花的主意了,哥这么牛B真的不想当受,就仅有的一次被强行压成受的感觉不太好了,又痛又煎熬,到处都是黏糊糊湿哒哒,哪怕最后有了点感觉——不,没有感觉,没有,真的没有。


叶修否定了这个感想,打开随身的笔记本开始工作,度假对他而言缺乏吸引力,他并不是多爱玩的人,工作才是他的兴趣爱好,他就叼着根烟开始工作了。


——

与叶总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公司里的其他同事,安排好住所之后大部分人还是想去下海玩或者旅游店里购物,男男女女结伴而行,周泽楷作为颜值TOP自然又成了大家都想邀约的对象。


“非要玩的话。”美男子想了想说:“打排球吗?”


“那不是妹子们秀身材的?”方锐说:“男的打排球有什么好看啊。”


但公司的妹子们都在鼓掌:“好啊好啊,小周来打排球!”


周泽楷运动神经相当好,他就打算去秀一把自己跳起来的英姿了,可如果没有喜欢的人看的话,他秀起来又什么意思,正好看到苏沐橙就说:“苏姐去叫叶总吗?”


苏沐橙才买防晒霜回来,看着他说:“我刚才碰到一个不该碰到的人。”


“嗯?”


苏沐橙把周泽楷拉到一边,“就是刘皓手下那个艺人啊,上次剪彩那个,眼睛这样这样的。”


——

窗外的天空渐渐暗下来,海面上夕阳余晖呈现出与陆地完全不同的瑰丽形象,海水也变得斑斓而多情了,似乎预示这热带沙滩之夜注定会是一个不眠的激情狂欢。


虽然工作枯燥,但叶修不觉得无聊,新电影的选角工作已经展开,男主角人选尚未敲定,他根据几个导演报送的片段录像进行比对,这时听到有人敲门。


他走过去开,门外的人穿着一件颜色鲜艳的防晒衫,长度到大腿止,露出光溜溜的膝盖小腿,穿着夹趾拖鞋露出细的脚踝和木质脚链,脚指甲还涂了艳丽闪亮的甲油,一派热带风情,手臂悬空地挂着一只宝石色编制包,小铃铛的配件随风轻响,夕阳下他的白嫩皮肤也像镀了一层性感热辣的金色,标志性的小鹿眼在宽大遮阳帽下忽闪忽闪,纯真又诱惑。


“好巧!”小O男撒娇说:“我正在普吉岛拍封面,买东西遇到苏助理,才知道你们也到这边来玩了,就特地来跟叶总打招呼,顺便道歉。”


叶修含着烟靠在门边,心想撒娇的样子好可爱哦,哥就是喜欢这么既清纯又做作的,要是小周长成你这样就好了,哥也不必纠结至此。


他干笑了一声:“哦?是巧。”


小O男指房内:“不方便我进去?”


“方便。”叶修侧身让他进来,打算好好地跟他讲清楚,免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扰他。


小O男走进去环顾四周:“叶总的房子好大好漂亮,哇,这边可以一直看到大海,好美哦,”他回头看叶修,大眼睛眼波婉转,“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夕阳,好浪漫!”


叶修叼着烟把电脑关了,“夸张了,这边哪里看不到海。”


小O男一笑,从包里拿出一小块草药点上,“普吉岛蚊虫很多啊,我帮驱驱,”放到墙角,又拿出两瓶饮料出来,“另外,我真是来向您道歉的。”


叶修看着那饮料瓶想,又来了,你是不是当我傻,同样的当我能上两次?


他没有和他玩暧昧的意思,也不笑了,颇严肃地说:“上次的事道歉就不必,过去了,以后也不必提。”


小O男像做错了事般地低声说:“那个,那个是刘总要我害您,我真没那个意思,很多时候身不由已,他逼我去,我只能去,临到头时我反悔了,也没真把那饮料给您喝啊,那药效只有半天,你第二天早上醒了再喝,就只是普通的饮用水了……”


“我不喜欢被人当枪,也不喜欢被人蒙蔽,”叶修打断他的话,“我理解你身不由己,但是人与人的差别就在于有所为和有所不为。”


他就不想多说了,同样的被逼迫的情况下,有些人选择妥协比如面前这位,有些人则绝不会,比如他本人。很多时候态度决定所能达到的高度,也是将人进行划分的界线,界线之内的才是同类,诚然叶修很欣赏这位的脸,却实在欣赏不了他的态度,也实在不觉得他能和自己发生什么感情,脸再符合审美也不行。


“我……”小O男低下头,双手搓在一起,“对不起。”


“没有造成实质性的错误,你不用向我道歉。”叶修说:“我给过你机会,就是剪彩那次,可你很让我失望,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发展,不要跟着刘皓了,没好处。”


小O男垂着睫毛,小声说:“我知道,我也知道刘总他不是好人……”他鼓起勇气抬起双眼,“但我欠了很多钱……”


“这我帮不了你。”叶修反而笑了,“刘皓教了你什么?金主包养?一路睡上去?娱乐圈有娱乐圈的法则,不,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法则,歪门邪道固然是捷径,但能走得远的都是脚踏实地的人,昙花一现我见得多了,你大概又要觉得我在说教,那我其实也就只说这一句,听不听在你。”


小O男咬着嘴唇望着他,“可是我不会啊,刘总说我只有脸好看,其他的地方,又笨,又懒,还非,别人氪十张能出的我氪一百张都不一定能出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出道就能赚钱,如果被人看上就可以家里蹲想怎么氪怎么氪。”


叶修把他的饮料收回去塞进他的包里,危险物品赶紧收走,真是看到就想起上次的悲惨遭遇,有心理影响,口中说着:“笨鸟先飞,克服懒惰,氪不出来就去肝,不要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别找借口。”


空气中弥漫着清淡的草药香气,窗外的晚霞正艳丽多彩,映着室内也是一片绯色靡靡。


小O说不出话,他的心有些被燃了起来,他可以努力啊,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卖菊花的方式赚钱呢,一个大男人好手好脚,又不是真的想进娱乐圈,也不是真的基佬,只是想挣钱打游戏,脸好看可以去当主播啊,打赏的钱不一定比娱乐圈少,自己是被刘总忽悠傻了吗!真以为被金主包养是最享受的家里蹲方式了吗?是啊,但看金主看不上自己只能退而求其次!


小O男感到热血沸腾,一片崭新天地等着自己的大展拳脚,感激地看着叶修:“我懂了。”


叶修鼓励地拍拍他的肩,“好运。”说着打开门,不客气地摆出了送客的动作。


小O男提着他的包走出房间,他走下楼梯,走到房子外的栈桥上,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正往这边走,两人对视个正着。


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毫无疑问,正是周泽楷。


夕阳正慢慢沉入海面,天空正在黯淡下来,两人驻足而立,互相对视,气氛凝重,海潮阵阵,有风吹过,暮色降临。


你又来了,小O男想着,朝周泽楷走过去,周泽楷站着不动,心想又是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两人在栈桥上擦肩而过。


“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周泽楷突然冷冷地开口。


“我也不会再来了。”小O男回头说:“我有新目标了。”


周泽楷说,哼。心想管你新目标是谁,别碰我的叶叶就好,不然别怪我用钱羞辱你!


他懒得再和小O男多废话,迈开长腿向叶总的房子走去,此处离得不远,几分钟就走到了,抬起手指敲门。


不过门没有关,他一碰,就像上次一样,开了。


满屋子清新的草药香气,叶修又坐在电脑前对他回头:“小周啊,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叶修的表情有点迷,声音也有点不对劲,形容一下就是……有点甜?


周泽楷把门关上说:“您在工作?”


“对呀,你过来看看。”叶修对他招手:“来。”


周泽楷走到电脑前,看到屏幕上的画面,认出一些试镜的片段,男主候选人正在对着空气表演,他看了一会,看不懂,就说:“出来玩,应该多休息。”


叶修软软地笑了一声,“嗯,你说得对,我是应该放松放松休息休息。”


周泽楷觉得您这语调,是不是在勾引我啊……他生怕是自己脑洞太大,不敢内心造次,只说:“我们去玩排球吧。”


叶修没说话,仍然看看电脑屏幕,周泽楷站在他身边,他站着叶修坐着,因此他看不到叶修的眼睛,只能看到他一动不动的睫毛,和电脑光映着的潮红的脸。


他想着要怎么开口,叶修却突然开口道:“排球,好玩吗?”


周泽楷说:“啊?好玩啊。”


“我知道更好玩的,”叶修靠近他撑在桌边的手臂说:“我邀请你来玩,”他笑了一下说,“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周泽楷低头看他,叶修狭长的眼睛有些迷离,笑得未免浮于表面,但是柔软地动人,窗外天色将晚,暗色的水光浮动,映在他的眼睛里,也是一片温情的荡漾。


不管了,就按脑洞走吧,周泽楷捧住他的脸,俯下身吻在他干燥的嘴唇上。


——

“……我是不是又忘了拿什么?”小O男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停下脚步。


刘皓这次准备的强力催情剂是专为初次下海的受君特制,就是要他拉下脸皮去勾引叶修,给他的时候还特地交代,只要点上放在房间里,轻轻松松三分钟,直男也变成小媚娃,无色无味无副作用,谁用谁知道,用过都想要。


可是……小O男回过身,夜幕已经降临,远处海浪滔滔,篝火熊熊,普吉岛的狂欢激情之夜正要开始呢。




评论(40)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