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17

祝叶叶生日快乐~

————————————————

 

“美美真的被开除过吗,感觉每天都在啊。”


“有啊,我看朋友圈截图叶总是当时就开除了他,但为什么一直都在,大概叶总又后悔了,话说回来,我关心的不是开除不开除,是美美竟然对叶总告白??”


“这你也信,后期PS什么不能做啊,两张截图而已,我给你做美美对你告白的都行。”


“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恨吧?”


周泽楷从茶水间门口经过,抱着一大堆资料回他的办公室,叶修在会议室和其他公司的人开会,要他把材料先送回来,这么重的东西苏妹子不好拿,他立刻毫无怨言地搬了,能强圌奸了老板之后还能在老板办公室和他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地上班拿工资,他还能有什么怨言啊!


周泽楷把材料搬回办公室归类放在老板桌子上、书柜里、写字台上,舒了口气,叶修不在的时候,他的气派十足的BOSS专座自然就是空的,周泽楷手指摁在那空的椅子上,想象着叶修每天坐在上面办公,整个人都陷在这把椅子里,他不禁又有点羡慕这把椅子了。


我都不能碰他,你却能每天抱着他,把他抱在怀里,把他转来转去,你好幸福,周泽楷有点赌气地也坐到椅子里,手臂放在叶修平时放的把手上,眼睛望着室内的布置,原来以BOSS的位置看是这样的,从这个位置看我怎么样?周泽楷坐在叶修的位子上看自己办公椅,觉得自己面对叶修的这边侧脸可能不是很完美,而且容易被电脑挡住,电脑要移开一点才好,周泽楷立刻把电脑搬了一下下,碰到烟灰缸,里面已有一些烟蒂,他鬼使神差地拿了半截烟出来,学着叶修的样子夹在指间,再慢慢地凑过去含在嘴里。


没点火,自然没有烟味,可是这样就是间接接吻了吧,周泽楷有点开心,正好办公桌上还有半包没抽完的烟,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把所有的烟都拿出来在嘴唇圌间含了一遍,再塞回去,很好,这样就算亲到他了。


他刚把这些做完,叶修就回来了,一眼看到他坐在自己座位上,“你在干什么?”


周泽楷立刻起身,“没有。”


叶修拿他没办法,上次的事让他觉得很煎熬,又尴尬,开除过意不去,毕竟小周也是受害者,都是刘皓的错。


周泽楷乖乖地回他自己办公桌,叶修也坐到办公椅上,这椅子被周泽楷坐得久了,热热的,简直还带着他的体温,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周泽楷在抱他,叶总一想到这里,顿时如坐针毡,那夜记忆突然涌上心头,身体都要发热了。
他得找根烟冷静一下。


叶总从旁边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上,含在唇圌间,假意冷静地转头去看他的电脑。


之前周泽楷心机地搬了电脑,所以他这一转头,就正好看到周泽楷兴奋的——他和我间接接吻了!——的脸。


“什么事那么高兴?”叶修叼着烟问。


周泽楷又说没有,马上低头干活。


叶修也干活,他觉得自己电脑是不是被人动过了啊,以前这个位置正好让他看一眼周泽楷又不被对方发现,电脑正好可以挡他的脸,这下怎么一看就看个正着啊,他自己办公室都不让保洁动的,难道是小周?


小周看上去不像心脏的孩子,可算了吧,别骗不止一次了,叶修清清嗓子提醒:“小周,帮我收拾整理桌面可以,但别动其他东西。”


周泽楷有点慌张地说:“哦,哦。”


叶修一看就知道是他动了,他可是老司机,叹了口气说:“行,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把东西还原。”


总裁气势还是很足的,周助理委委屈屈地站起来,走过来,把电脑屏幕移了一下,停下来不动地看他。


叶修叼着烟说:“看我圌干什么?”你难道还想动我?


“椅子。”周泽楷说:“我坐有点高,调了。”


叶修说:“怪不得我觉得哪里不对。”光顾着觉得热了。


周泽楷蹲下去抓圌住调节柄摇,叶修还坐在上面,一摇就一颠一颠的,这让他突然联想到那晚,这节奏……


叶修也察觉到了:“你停下来。”


周泽楷已经调好了,就不动了,还蹲在叶修身边,小声说:“这样呢?”


他这样看起来又矮又乖,还有洋娃娃一样的长睫毛,叶总就不跟他计较了,“行了,没事了,”停顿了一下,“那次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别影响以后相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周泽楷蹲着不说话。


叶修对他解释:“我跟你说实话吧,那晚其实是刘皓搞得鬼,你见过他的那个艺人,总是来找我那个,他那晚本来准备给我下美人计,饮料里有问题,结果不巧被你喝了,”我就成了被美人计的那个,“所以整件事是意外,你也是被陷害的,我不会怪你,你也不用自责,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我也不想尴尬。”


周泽楷垂着眼睛说:“我没法过去。”


叶修开导道:“年轻人,多经历点风雨就知道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他心里想,你还能有我难过去吗!我才是无妄之灾,而我还在安慰你……


周泽楷拒绝开导:“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叶修继续说:“没关系,事情过去了就算了,我让你回来就说明原谅你了。”


周泽楷继续拒绝,“我知道是我没有做好。”


叶修继续说:“没有,我正因为觉得你工作做得好,有潜力,才叫你回来,也不希望你因为一个意外毁了将来。”


周泽楷说:“我说没做好,是那个。”


叶修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但周泽楷很KY地继续说:“我没经验,只会【】,才让您用纸巾都不要我。”


叶修很生气,被这样误解他不得不解释:“你误会了,纸巾是因为有点脏就擦,就那个,你懂的吧,那个啊。”


周泽楷迷茫地说:“哪个?”


叶修皱眉:“真的假的?”


周泽楷急切地说:“我真不懂,您懂吗?”


叶修顿了顿,叹气,这经验丰富手法老道,这孩子什么都不懂,作为一个前辈难道不要指点一下吗,不然还能算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前辈吗,叶总传道授业解惑:“不是我说,你这小子太粗暴了,哪有你那么蛮干的……”


他就开始说了,一方面真是提携后辈,一方面能摊开来说说明圌心无芥蒂自己真的当过去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是态度坦诚的表示,男人之间嘛,一笑而过随风而去,你该不会真要我当受吧,那多可笑。


周泽楷认真地听着,边听边点头,就差用笔记下来了,他蹲在叶修身边老老实实地学习怎么当好攻君第一课,以后他还会学到第二课、第三课,以及实习期,实在对他的成长受益匪浅,叶总真是他事业的启蒙,爱情的伴侣,【】的导师啊!


他边学边看着叶总专注的神情,因为毕竟睡过啊,哪怕他当时不太清醒记不太清楚,但对叶总苍白的皮肤、干燥的嘴唇、狭窄的腰圌腹都还有点印象,当然特别有印象的当然是紧得要命的【】了,不知道做过了下一次有经验了会不会好点,但愿不要再把他弄疼,但愿他能感到一些快乐,但愿他能因为这个而离不开我,周泽楷同学边听课边走神,叶修坐在他之前做过的椅子上对他说话,他开始浮想联翩如果在这张椅子上做实践练习会是怎样的情景,把叶总脱圌光了衣服丢到电脑上,把他赤圌裸的苍白的身体像剥荔枝一样剥出来,扶住他狭窄的腰圌腹将他摆到恰当的适合【】的位置上,吻他干燥的嘴唇,让他变得湿圌润而多圌汁,两条腿可以架在椅子边的扶手上,不稳的话可以把他的领带抽下来系上,他也有,正好两根领带一边一根够了,然后自己把他压在椅背上,双手如果不能扶着自己的头亲吻自己的话就用鼠标线捆起来束缚在脑后,再强行挤进他的【】里,他往后仰,就会压得椅子滋滋嘎嘎地叫,不止地晃,他就再把他连椅子一起拖近,继续大开大合地艹干圌他,让他发出失控的声音,让他露出迷离的表情,让他留下失神的泪水,让他红着眼睛说,小周,你好棒!


“小周?”叶修说:“你在听吗?”


周泽楷眨了一下眼睛,毫无疑问叶总是穿得整整齐齐地坐在他面前,正露出疑惑的表情,领带和鼠标都在应有位置上,真遗憾啊。


“是不是觉得很难?”好在叶修早已习惯这位助理的沉默寡言,估计小周一时半会消化不了,毕竟他当TOP这么多年心得体会太多,哪能那么容易找到和他水平程度接近的人呢,就不打算这个话题了,“说工作吧,刚才会议结束之后公司几个部门的人说,上次电影最终票房破四亿,要我请客带员工出去旅游一趟当奖励,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你做个方案出来,大概3-5天行程,做完拿给我看。”


周泽楷又说哦,乖乖地点头。

 

——————

“我真怀疑你根本没有努力。”刘皓生气地将面前的资料夹朝眨着小鹿眼的O男抛过去,“给你灵丹妙药都不成功,你还能干什么?!”


小O男被砸了一下,委屈地说:“他喝多睡着了难道我要捏着他鼻子给他灌下去,后来他助理又来了,我还能呆下去吗。”


“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不是从天上掉的!”刘皓拍桌子,“你看看人家,没新闻也要制造新闻,没爆点也要制造爆点,为了给他新电影吸引眼球什么干不出来啊,还找记者摆拍,爆小鲜肉追求,花钱艹流量,这才是真猥琐流!”


“啊?原来上次朋友圈疯转的我喜欢你你被开除了是叶总自己艹出来的流量?!”小O男震惊,鲜嫩的小圌嘴巴张成了O。


“你想呢,这天底下有免费的晚餐吗!”刘皓说教道:“现在最值钱的是什么?!是关注度,有流量就有商机,有人看就有人肯花钱,你以为热搜不要钱啊,营销都是免费给你转的啊,那两张表情包有任何过人之处吗?你说说看。”


“小周,很帅。”小O男想了想,“像ALPHA。”


“我不懂你的术语,但我告诉你,在这个推人要靠人设的时代,霸道总裁小鲜肉永不过时,叶修自己给自己买关注、炒热度、艹人设,他为了赚圌钱什么猥琐的事做不出来,这种人我看不起,”刘皓说:“你还太嫩,看不透他的套路,可惜我对他太了解了,一眼就看穿这是他的自导自演。”


小O男将信将疑,“原来是自炒……”可我觉得那小哥哥真挺喜欢叶总的啊……难道我感觉错了?


刘皓又说:“我看你心态也有问题,干大事就得豁得出去,你知道有多少人盼着被姓叶的打一炮混个角色一飞冲天吗,你还玩矜持等他追你?他那档次的万里挑1!”


“那我要怎么办?”小O男苦着脸。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再烂泥扶不上墙我也只好换人了,我手里不缺好看的脸,都等着上圌位的。”刘皓指着他说:“我再给你找种药。”

 

 



 

评论(37)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