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14


预警:这篇是周叶,不拆不逆,但是叶叶在遇到周之前是攻,是一个攻转受的故事,之前可能预警不足,如果有雷到小伙伴真的很不好意思哦,我写文经验不足,有时候只顾着自己开心忘了可能会触到他人雷点,也需要大家的提醒,有意见尽管可以私信我或者文下批评指正,欢迎交流,共同进步,给周叶比一个心


——————————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夜晚。


和第一个夜晚不同,那晚叶总睡得很香很好,一觉圌醒来疲惫宿醉黑眼圈一扫光,精神矍铄地投入第二天的工作,而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在当今社会,遍地飘0,百里挑1,像叶修这样的纯TOP、有钱、风趣、会撩、苏断腿的金瓜简直万里挑1,却在这么一个疯狂的夜里,被一个漂亮的软糯切开黑甜心强行压成0,真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不公平分配!


周泽楷不知道吃了什么,搞他直到天快亮,能做的叶总都做了:反抗,他反抗不了,本来就体力只有5还喝多了战力为负;说教,他开不了口,对方没有给他发挥嘴炮嘲讽或者谆谆教诲的机会;吓唬,别闹了,对方那玩意一掏出来叶总先被吓唬到了;至于享受,他更享受不了啊,太痛了!


原来当BOTTOM是这样的感受……


叶总在痛苦与屈辱间沉沦了大半夜,年轻力壮的周少药力过去,沉沉睡去,才让他终于有了喘息的时间。


可是,在这喘息的期间,周泽楷依然死死地抱着他不松手,让他连羞愤而去的机会都不让,不能挣扎,万一把他弄醒了又要搞怎么办?也不能坐以待毙,天就要亮了,包子到早上必然要来找自己一起回去,就这样?


他低头看一眼赤圌裸的身体,这星星点点红白相间,还有搂在腰上的周泽楷的手,再往后一点是赤圌裸的周泽楷本人,他要怎么解释才能瞒过包子,才能逃离这个场合,才能让世界线回到正常的那一边啊,太头痛了!还有,他的屁圌股很痛,昨晚从被硬塞进去就很痛,还进进出出没完没了,痛得他无法自持地哭唧唧,太羞耻了!还有,他的心灵遭受巨大创伤,纵然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老圌江湖,也没法面对被人强行压成0的现实,太屈辱了!除了让他焦头烂额的现状之外,还有要怎么处理周泽楷的问题,太气愤了!


平心而论,叶修绝对不想再看到这么一个人,他对他这么好,他居然搞他菊圌花,还有更恩将仇报的吗!他都说了不要他好痛,对方还完全不管不顾地搞,弄得他要死要活,再折腾几次岂不是要出人命,一个大总裁被一个小甜心搞死,说出去要不要面子啊!


叶修愤恨地握拳克制怒火,恨不得立刻报警110,警圌察弟弟就是这个人!不,那不够。恨不得立刻掀开他的手,将他暴打一顿!不,那不够。恨不得立刻对他怒吼,你已经被开除了!不,那不够……这时周泽楷却醒了。


他悠悠地睁开眼睛,望见屋顶,同时感觉到怀中有人。


“你……”始作俑者如梦初醒地看着这个背对着他的人:“是谁……”


……这是吃完了一抹嘴装失忆了吗!叶总心头一口血,他本就被折腾得要死要活,大早上还低血糖呢,被陡然一气,只觉眼前一黑,几乎要过呼吸。


周泽楷继续懵懂地转动着头,“这是哪……”他看着四周:“发生了什么……”


叶总不说话,冷笑,看他还要装多久。


不过真是冤枉,周泽楷完全还在春圌药后遗症中,头还是晕晕的,反应慢一点不是很正常吗,他揉着额头,昨晚的记忆逐渐清晰了,他开始懵逼了。


他带了很多玫瑰花打算好好追求他的顶头上级,结果看到小O男也在,叶总喝醉了,酒后吐真言,还念着小O男,他好难过,就做了……为什么难过就做了,哪里不对?!


周泽楷在回忆,在沉默,在反省,叶修凉凉地说:“怎么,爽完就忘了?”


我就跟他做了,我已经跟他做了,我把他做了,周泽楷心内震惊又没太多实感,到现在为止他还是飘的,可对方光着,他也光着,对方被他抱得紧紧的,下圌身还黏黏的,怎么看都是事后吧,可他实在不太记得细节,只好老实地说:“忘了。”


叶修本来准备了一百句嘲讽的话,先痛斥对方行为然后开除并且追究对方法律责任——不算QJ也算故意伤害!人都要被他捅穿了!可对方现在居然装作不记得,这TM什么操作!现如今对方一句忘了,他若是怒气冲天地开始痛斥对方,未免显得他在计较,无论怎么说他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是大前辈兼大圌圌BOSS,气势上决不能输,他【划掉】昨晚之前【划掉】可是攻。


叶修冷冷地说:“忘了最好。”


周泽楷心中一愣,整个人都有点呆掉了,上一秒还抱得总裁,下一秒就……他急切地抱紧道:“不行。”


“放手,”叶修立刻打开他的胳膊,昨夜酒精的后劲早已过去,他如今又是一个战斗力为5的总裁了,才不会怕他,“你够了!”


这气势果然压过了年轻人,周泽楷呆呆地望着他,任由他掀开自己的拥抱,弃他而去,他只觉得怀中一凉,整个心都像落入了冰水中。


叶修必须立刻整理好自己,虽然他当惯了攻,可是他也知道做受的时候如果不把里面的东西清理出来,会很麻烦,他还打算洗个澡把自己打理得毫无异样,还要回去上班……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身上的毯子滑下来,果然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周泽楷你够狠的啊,他没勇气再看皮肤上是否有更狠的诸如吻痕之类的东西,只想着赶快去洗手间,再尴尬的场面请让他独自面对。


然而身体却是很诚实的。


热的暖流从某些不可描述里不可控制地流下来,叶总僵住身体,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一时不知该做如何动作。大步跑去洗手间,他做不到,光站起来就似乎听到后腰咔嚓一声了呢,再要他跑,太难为他了,可要是站着不动,让身后的周泽楷盯着他大圌腿缓缓流下的液体看,光想想就羞耻得不能见人了吧!对方是小他十几岁的后辈,是他想要栽培的下属,是他眼中纯洁懵懂的新鲜人,光是和他搞都会让叶总有种在乱圌伦的感觉,更不要说是被他搞,被他搞得死去活来……


周泽楷慢慢地伸出手,“你……”


叶修猛地回头,瞪他一眼,“我好得很,管好你自己。”


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到洗手间,再也不管会遭受怎样的眼神和怎样的心理活动,再也不管疼痛的老腰和才被采撷过的小菊圌花,他进到洗手间,立刻大力关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其实他哪里松得下来,叶修坐在马桶上欲哭无泪,他一个万里挑一的TOP,还有体力有限却金枪不倒的攻人设,如今一夜过去,在群众不知道的车里,被人百般凌辱花样迭出,他菊圌花可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这样那样是完完全全如同处圌男一样第一次被用了啊!对方现在睡完了摆出清纯无害的惊恐脸:你是谁,这是哪,发生了什么……要不要帮你做成表情包啊!我才是受害者!第一次有了想要培养的年轻人,还得到了他的尊敬,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正在叶总深刻反思时,周泽楷其实并没有对他有什么不礼貌的眼神和不尊敬的心理活动,现在他很难过,第一次有个喜欢的人,还得到了他的身体,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周泽楷愣了一下,行动利索地下床去看,不得不说他这个年轻人精力旺圌盛,整夜风流也没什么有后遗症,这铃圌声他天天在办公室里听,他作为特别助理帮上级看看电话或者接一下,也很正常。


打电话来的是包荣兴,周泽楷稍微犹豫了一秒,对着洗手间说:“包子电话。”


叶修也听到了来电声,他现在真是多走一步路都很痛,又完全不想和周泽楷说话,就不理他,反正包子也在酒店里,估计就是喊自己出发,没大事,先处理自己要紧。


周泽楷半天没等到叶修的回答,电话在他手里又响又震,他只好接起来,“是我。”


包荣兴在电话里说:“小周啊?你昨晚说要来我还一直等你呢,结果一直没等到你电话还以为你不来了,结果你在叶总那里呀?诶,你怎么在叶总哪里啊?你也太为公司省钱了吧,和叶总挤一间,昨晚睡的沙发?叶总昨晚喝多了,他没打扰你吧?”


他BLABLA地擅自做各种推测,周泽楷也不解释,只说:“还好,有事?”


“没,就是喊叶总下来吃早餐,吃过回公司了,他昨天说今天回去还有很多事。”包荣兴说。


周泽楷回想了一下叶总低气压的表情和他的大圌腿,“要等等。”


“啊?叶总不是应该急着回公司工作嘛?”


“他……不舒服。”


“啊?我就说嘛,昨晚喝多了肯定不舒服!”


周泽楷又嗯了一声,挂上电话,他从地上把自己的衣服捡起来穿,边等叶修从洗手间出来,他内心纠结,想着无论叶总怎样生气自己都要先道歉,是自己不对,哪怕自己的确想搞他也的的确确没打算在没确定关系的时候就强行搞,更何况周少何等人才,还需要用强?


那边叶修在洗手间里好难过,因为他没当过BOTTOM没有实际经验,他搞不出来身体里的东西,这东西十分奇怪,他想它流出来时,就偏偏流不出来,他打算放弃了随它去吧反正又不会怀圌孕,它又顺着腿往下圌流,叶总很生气,什么鬼,不光周泽楷本人,连周泽楷的未受圌精儿孙都要跟他作对吗!而且更严重的是,他刚才进洗手间时太匆忙了,没拿衣服,这让他怎么出去。


叶修不想再看到周泽楷了,他宁愿叫包子来帮忙,可是手机在外面,也没法呼叫包子,他只觉焦头烂额,到处都是问题,全是周泽楷的错,他在生气之余也稍微觉得有点诡异,既然周泽楷很尊敬自己,他也自信自己能降服得住他,怎么就突然狂性大发把自己给捅了呢?!这,这,这……难道自己过分美丽?


在被搞之前,叶修并没有对自己有受方面的认知,他这么牛逼肯定是TOP,受那是娇弱的、矮矮的、有娃娃音的、好推倒的、有着小鹿眼的美少年,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是人苏脸帅光声音都能让人怀圌孕的金瓜对吧,怎么就被人盯上了菊圌花,难道其实我没那么攻……叶总感到有点三观崩塌,难以置信,他现在双圌腿分开跪在洗手间地上,拿面巾纸继续搞里面的东西,但纸巾太软了,在菊圌花附近吸来吸去不得其法,搞不到本质,叶总郁闷,难道他还得把纸巾卷成棒状物插进去吸出来?这不是又被搞了一次?我不是TOP吗?


但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他还有很多事要忙,包子还在等自己一起回去,而且一个真正的TOP,大可不必因为被搞了一次就信心大失丢了攻本质,叶总鼓励自己,如果真是TOP,就把当它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叶总做好了心理建设,深吸口气,他低下头,把柔软的纸巾慢慢卷成棒状物,他单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拿着纸棒,小心地找准位置,慢慢地往里推,这动作让他不自觉地想起昨夜,有人往里推棒状物,真TM不堪回首的回忆,痛还是其次的,强烈的羞耻感如海潮般将他推到深海中上下颠簸,他整个人像随着海浪翻腾,然而并不是浪的飞起,而是狼狈又失控,他一向是能自己做主的,可是昨夜完全由不得他,他被身上的人掌控着,身体和头脑都是,他好痛,想哭,又想随着那律动发出难以自持的声音,仔细想想好像也并不全是痛,到底叫过没有……


外面周泽楷在做深刻的检讨,以及下一步计划,疑惑的是,哪怕他真的很想搞他,可他自制力一向引力为傲,怎么就突然狂性大作把他推倒了?!这,这,这……难道自己爱他爱到发狂迷失本性了?


爱?


周泽楷震惊.jpg。


我爱他?


周泽楷惊讶.jpg。


我以为只是他想追我而我不过是成全他,我以为我只是觉得他好特别好不一样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以为我只是想要获得他的青睐得到他专属的注视眼光,原来,我爱上他了?


周泽楷微笑.jpg。


难怪我觉得又难过又心酸又充实又窃喜,原来这就是爱情!


他眼睛望向洗手间,哪怕刚才还被拒绝过,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想要抱抱他,想要亲吻他,还想搞他……


我爱上你了,我会负责,结婚吧!


他抱着叶修的衣服去洗手间,鼓起勇气推开门。


然后愣住了,叶修的手拿着一根白色的棒子在DIY……


周泽楷呆住了。


叶修咬牙切齿道:“出去!”


周泽楷男性自尊遭受严重打击,愣愣地说:“我没有满足你吗?”


叶修就是修养再好也崩了,他随手抓起手里的东西朝周泽楷大力扔过去,但那东西半截还在他身体里,他一抽圌出来带的一阵身体哆嗦,口中已然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身体一软就往下倒,周泽楷下意识地冲过去,抱住他,“你怎么样……”


所以当体贴老大的包子拿着感冒药和醒酒药来叶总房间里,只听见一声叶总的娇圌喘,茫茫然顺着声音走到洗手间时,就恰好看到他老大全身光着瘫倒在衣圌衫圌不圌整的周助理怀里,赤身裸圌体吻痕交错面色潮圌红眼角湿圌润,小周还是温柔地问他感觉怎么样呢。

评论(56)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