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11

不,我不要分手!

———


新开业的影城颇花了点本钱搞宣传,请了业内大佬和媒体朋友,不少明星过来捧场,还有舞龙舞狮和花车,看起来热热闹闹,花团锦簇。

叶修在台上剪彩,苏沐橙和周泽楷在台下鼓掌,苏沐橙边给自家大佬鼓掌边说:“小周怎么回事,情绪不高,叶总带你出来见世面你还不高兴呀?”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地鼓掌,“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叶总这两天对他态度冷淡,手都不让他牵,他靠近时叶总也不和他对视,手还没碰到对方就起身走掉,留他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牵了一空。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自从那天小O男离开之后,他就对他这种态度,所以这种转变,绝对和那个O男有关。

他一定勾引了叶总,让他不要和自己在一起,撺掇他甩了自己了!周泽楷愤愤地想,我还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先过来抢我的人,欺人太甚!另外,叶修的态度也很迷,难道他被那狐狸精迷惑已经对自己没有内疚的感觉了吗,果然色令智昏!

苏沐橙还在说:“我知道公司里有一些传闻,你不要在意那些有的没的,大家做好本职工作就是。”

她比周泽楷大几岁,周泽楷一向觉得这妹子人不错,就问:“有的没的?”

“就一些闲言碎语嘛,”四周掌声雷动,还有舞龙舞狮的锣鼓喧天,苏沐橙的声音夹杂在那些背景音里,“一会说叶总和刘皓的艺人,一会说叶总和你,老实说,我是不信的。”

论认识时间,这妹子算是周泽楷的前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周泽楷立刻追问道:“为什么不信?”

“刘皓呢,你是新人你不知道,他这人相当阴险,以前也在我们公司里,叶总开始觉得他不错也指点过他,后来他突然把公司的本子拿出去单干了,还临时拉走一批人,造成重大损失,公司差点被他害倒闭,”苏沐橙说起来还有气,“这种小人,我们深怕粘上甩不掉,怎么可能和他合作,又怎么可能和他的艺人纠缠不清!”

周泽楷想起之前听过的传闻,怪不得同事说叶总看到刘皓要打他出去,怪不得说他怎么有脸来,原来是如此卑鄙小人,自己当时居然还脑补他和叶总有旧情,真恶心!这么看来,叶总应该不会和那狐狸精有瓜葛,是自己想多了。

苏沐橙接着说:“至于你,我和叶总相识多年,其实还是知道他兴趣爱好的啦,不觉得他会跟你有什么,流言止于智者,做好工作好好完成你的实习任务呗。”

周泽楷反问:“哦?”

“就是……”她正说着,突然瞪大眼睛,“诶?那个人?!”

周泽楷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只见台上剪彩的人早已走下去,主持人正在暖场,他的身后是几个小明星,小O男赫然在列,穿着一件雪白的礼服外套,远远看过去清纯又乖巧。

而台下两个助理只觉得什么鬼!不是不可能合作吗!

“见鬼了吗,”苏沐橙喃喃道:“怎么可能啊!叶总怎么可能肯和刘皓的艺人扯上关系,一定是刘皓走别的路子把他塞进来的,这种场合媒体都来了,给他宣传一波,我相信和叶总绝对没关系!”

周泽楷没说话,他直直地望着台上,主持人正在开玩笑,接着把话筒递给小O,问他最近的工作计划。

“嗯……”小O男思索着,一脸新人的羞涩与单纯,“大概、大概会参与兴欣的新片吧……”

主持人立刻笑了,“真的吗,那真是好机会了,正好叶总也在,叶总真的吗?”

叶修已经下来了,坐在台下VIP席和其他公司的人说话,主持人叫他他才转过头,说:“呵呵。”

“看来叶总还打算保密呀。”主持人哪里敢追问大佬,又问小O男,“今天是不是有准备节目?”

OMEGA男鼓起勇气般地说:“嗯,我现在还没影视作品,只好、只好准备了一首歌。”

主持人带头鼓掌道:“那把舞台留给你了!”

小O男拿着话筒唱了起来,他也没有音乐作品,还是翻唱别人的歌,叶总在台下和其他公司的人聊,那公司的人倒是先说了,“哟哟哟,就这KTV水平,还不如我呢,真是什么人都能网络营销起来,多买几个热搜炒炒,我就呵呵哒了。”

旁边一个男人说:“少天这嗓子,倒是应该出道。”

“对,话痨唱RAP,填满所有有音乐的地方。”叶修笑,心情却好不起来。

他被人当枪使了,前几天不过是看那O男委屈的样子让他想到小周,就给他一个机会,他居然直接在台上说参与新片,故意让其他人误解,这是逼他合作啊,这年头好人真当不得,好心没好报……另外,还有那个看起来更羞涩单纯的周泽楷,呵呵,看不出来这么厉害啊,居然敢骗自己,不管目的是什么,小小年纪套路这么深心这么脏,要不要给你发个战术大师的头衔啊?!

他骗我,叶修根本无法对这种重点做任何模糊,这让他非常非常地不爽,而且这是对他眼光的挑衅,他认定的单纯孩子居然骗他,这不是打脸说他看走了眼吗!他纵横娱乐圈这么多年什么演员没见过,居然被一个小年轻骗得团团转,这两天他已经尽量放平心态与周泽楷继续相处,对方还蒙在鼓里想继续对他动手动脚,可惜他再也不会上当了。

叶修表面平静地听小O男唱歌,内心乱七八糟的气结,一曲唱完台下稀稀拉拉的掌声,叶修神游其外地随意拍了两下手,主持人又拉其他艺人表演,继续将那热闹演下去。

叶总却有点演不下去了,他起身去影城里的休息厅,上个洗手间顺便放松一下心情,进门却被人推了一把,随后就听见门反锁的声音。

他回过头,看清周泽楷的脸,不由得更加气闷,怎么着动手动脚还不够,还要关门?!

周泽楷抵着门望着他,心内五味杂陈,这个男人,不走寻常路,一步步吸引了自己的注意之后,毫无留恋地被人勾引而去,甩掉了他,而自己还是无法割舍,无法放弃。

“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他哽着声音问道。

叶修现在一看到他这张委屈受伤的表情就觉得火大,你骗我,还要我给解释?!且不说我是你上级,我比你大这么大你总得有点对年长者的尊重吧,耍我很好玩?证明自己很帅很了不起?他不想再看他,转身走到洗手台边,哗哗地洗手。

周泽楷追过去,“你说啊。”

叶修边洗手边嘲讽,“我说?要不你先说清楚。”

“我做错了什么。”周泽楷小可怜.JPG。

你做错什么还要我提醒吗!收起你这张惹人怜爱的脸,我不会再被骗了,叶修冷淡道:“那就当错的是我,我不想多说。”

两个人还没谈恋爱就愣是演出了分手的场合,还挺虐的。

“苏助说不可能和刘皓公司合作,为什么他会来。”周泽楷追问。

叶修洗完手用毛巾擦手,半抬起眼皮看他,“我的决策,不需要助理来指点。”

“只是助理吗……”周泽楷哽咽.JPG。

“你要不想做助理的话,回你的美工办公室也没问题。”叶修平淡地说。

“你威胁我?”周泽楷惊讶.JPG。

“我根据才能安排职位,”叶修丢开毛巾,“告诉你一个职场法则,做好工作之内的事,就会得到与之匹配的奖励,不要妄想之外的,不然我能给你什么,就能拿走什么。”

周泽楷愣愣地望着他,诚然他没法反驳上级的法则,可是难道在对方眼里,自己真的只是下属再没有其他了吗……

叶修不想让场面更难看,他转身要走,但周泽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放手。”叶修镇定地看他,他总不会以为周泽楷要在洗手间对他乱来,哪怕对方比他高比他精干,顺着手腕传过来的力度都让他的手开始痛了,哪又怎样,他才是TOP。

“你喜欢他到……”周泽楷低声说:“放弃底线了么。”

叶修的心很乱,周泽楷这样的表情让他尤其烦躁,“放手!”

周泽楷不松手地说:“你让他来表演,还参与电影……”

叶修懒得解释,“叫你放手,不听话了是吗。”

周泽楷越不放,他瞪着叶修的眼睛,“你解释。”

“我解释?”叶修呵呵道:“你现在是在给机会让我解释?你什么立场?无论我是上级或者前辈,都轮不到我对你解释吧……”他甚至想,你首先倒是应该跟我解释吧!他停顿了顿,“除非你是我男朋友……”嘲讽意味的笑容浮上了他的唇角,“但你又不是。”

周泽楷抓住他不放,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绳索,他一改平日的顺从,倔强地追问:“为什么不是,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之前就说过吧,就是普通的上下级,没有其他关系!”叶修也渐渐生气起来,他早就说清楚了,而对方欺骗他,利用他的好心,这年头还能做好人吗,他刚才做一次就被人利用了一次,到周泽楷这里越发变本加厉,他对他的指点栽培,都成了误解的借口,难道还要反过来成为他人口实吗!

果然周泽楷反问道:“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那你要我怎样!”叶修简直想翻白眼,果然连他的好意都要被曲解,他压根没跟这位搞过暧昧好吗,现在反过来倒成了自己的错,难道还是我先撩的你?他的手腕真的很痛,对方力量不受控制地攥着他的手,让他感到越发愤怒,年少时的叛逆仿佛突然之间觉醒——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越发想要对抗对方的力量和愤怒,于是他越发挑对方不爱听的说:“好,这也和我意,既然我对你好让你误会,那以后我尽管不理睬你最好。”

周泽楷其实在不知所措,他没有被人拒绝过,从来没有,叶修的冷淡和反感让他感到了恐惧,他下意识地反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叶修趁他失神之际终于挣开了他,他像报复般地说出了实话:“我就是不喜欢你的脸。”

接着他从他身边走过,去开门,这件事本该过去,但他明明是背对周泽楷的,眼前却还是对方失魂落魄的脸,他不想再被骗了——可他还是停了下来,哪怕对方的难过是假的。

“算了,我还是会像过去一样指点你的工作,你有困难我会帮助,我还是很看好你这个年轻人……”叶修停下来,说道:“我刚才说的是气话,还是希望你能踏实工作……”

叶修在说什么,周泽楷已经听不到了,他满脑子都是对方在说,我不喜欢你的脸。

三观仿佛在那一瞬间崩塌,连对方拒绝他的爱意都变得不那么真实,只有反反复复一个同样的声音在说:我不喜欢你的脸……不喜欢你的脸……你的脸……脸……

怎么可能,这是从人设上直接否定了他啊!




评论(67)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