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8

我的美妨碍了你的事业吗?好,我懂了。
———————————


夜风微凉,两人站着不动,也不说话,对视间一边是带着些许愧疚的坦然,一边是带着迷茫的忧伤,方锐试图暖场:“这个问题先不说了,反正我们今天是来谈生意的,谈成了才是头等大事,其他的以后慢慢理。”

“谈生意?”周泽楷突然开口,“所以你变了?”

方锐的话提醒了他,为什么叶修会突然改变心迹,因为要谈生意,因为刚才的大佬献殷情,让叶修觉得他的美只会成为他事业的阻碍?他的内心开始被火焰燃烧,原来叶总为了融资两个亿,就放弃了他!

“为了区区两个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方锐插嘴道:“什么叫区区两个亿!你在搞笑吗,你知道两个亿有多少零吗,你这刚进社会的小年轻红口白牙的知道两个亿有多少吗!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啊!就算你实习转正叶总看重你给你月薪一万,一年十二万,加奖金补贴等等一年不过十五万块,十年才一百五十万,十三年才两百万,一百三十年才两千万,一千三百年才两个亿,一千三百年白蛇都能成精报恩了你才赚够两个亿,还不多??!你还得不吃不喝不社交不交女朋友不买房供车出国旅游购置奢侈品不能生大病出大事,万一碰到一个金融危机裁员,你连挣一万块一个月的机会都没了!你现在还敢和叶总顶嘴,叶总生气明天就给你开了……”

周泽楷不听他说完,他转头就走,叶修沉声道:“你去哪。”

“去挣两个亿。”周泽楷回头看他一眼,又往前走去。

叶修走过去几步要跟上他,又停下来,他不想再让他有所误解了,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真实所想,但微妙地偏偏触及到了对方喜欢他的本质,可是他并不喜欢对方,不想对方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有些事拖得越长越坏事,小周现在想不开,或许过两天就好了,总比长久地牵扯不清要好。


~~~~~~

出酒店要过圆形环岛,大佬的车绕了一圈才绕出去,却在大门处被人拦了下来。

大佬不耐烦地探头出去看,却一眼看到了刚才酒席上的美男子,他喜出望外地拉下车窗,“小周!小周!”

周泽楷微微一笑,“不欢迎吗?”

“热烈欢迎!”大佬立刻下车,为他打开车门,兴奋地请他坐进车里,“小周你怎么回来,你是不是后悔了想和我出海玩?吃饭的时候我就看出你对我有意思,是你们叶总不让你跟我对不对,我就知道嘛,老叶这人护崽子护得紧,我又不会吃了你……”

他BLABLA地说,周泽楷沉默地靠坐在皮椅上,车子往前开,开离了酒店的区域。

“小周,”大佬去摸周泽楷的手,“你这样的人才,这样的模样,何必委委屈屈地给老叶打工看他脸色,我给你指个路子,保你下个月一笔就能捞几百万,顶你上好几年班……”

周泽楷不说话,道路两边的路灯映在他明亮狭长的双眼上,随着车速明明灭灭,他满不在乎地看着前方,似乎并没有身边的男人对他有所企图的自觉,对对方口中诱惑的几百万也没有丝毫动容。

“你要是和老叶一样觉得铜臭,也行,我只有钱,也知道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小周你还年轻,你不知道这个社会啊,就是这么社会,就好比我喜欢你吧,我要是没钱,就是耍流氓,可我偏偏有钱你家叶总还有求于我,我就是强制爱,我也懂网络术语的,为了贴近你们年轻人嘛……”

他还在BLABLA,周泽楷还是不说话,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稍微拿出来看一眼,叶修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亮起来,照亮了四周小小的黑暗。

不就是钱么,周泽楷有些阴郁又悲愤地想,我知道你们全都这么社会,那好,我也社会。

大佬也看到了,故作叹息道:“本来我今晚是很不高兴,我没表现出来是不想伤了面子也怕老叶以后给你小鞋穿,我是打算合作多加几个点利息让他吃点苦头,不过既然你来找我了,上我的车了,我……”

“你知道周【】吗?”周泽楷突然开口。

大佬色眯眯地看着他,心不在焉地说:“当然啊,如果说我是大佬他就是巨佬了,比大佬还大佬的真.大佬,我要是能跟他做生意才真是发达了,你也知道他?”

周泽楷说:“呵呵。”


~~~
“电话不接。”叶修收起手机,“去哪里了,我们都准备回去了。”

方锐也张望着四周,“还以为小周不开心散散心,结果到现在都不见人影,这酒店很偏了,如果不跟我们的车回去,他走到最近的公交车站都要很久,这么晚还不一定有车,”他回头看叶修,“但是小周平时不是任性不懂事的人啊,你和他之前究竟怎么了?”

“没怎么,真是误会,包括你看到的打领带,你看到的是误会,他对我也是误会。”叶修问心无愧,哪怕周泽楷真有单恋他的想法,如今被他扼杀在摇篮里,也没必要再让其他同事知道,别让他失了面子。

方锐也不多问,只说:“要不我们先上车,车子开着找,在原地等也不是办法。”

叶修想了一下,就同意了,两人到车上,不停地看四周,叶修轻微皱着眉,表情担忧,方锐又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小周那么高一个大男人,也不怕遇到危险,就是……”他顿了顿,“他说去挣两个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该不会……”

叶修只注意窗外,“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我相信小周不是那种脑子不清醒的人。”

“可如果他不是为钱,而是为了你呢?”

“……”

“叶总,”方锐小声说:“万一小周他爱你爱到肯为你牺牲一切的地步,他跑去找大佬主动躺平,你怎么办?”

叶总转过头看他,窗外的路灯照在他眼睛上,里面有些复杂难辨的惊讶。

“他说区区两个亿,可见他对钱根本没有概念,他只有二十出头刚走上社会,看着一张白纸似的,他可能真的对社会不了解,”方锐脑补了一朵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白花周泽楷,说道:“他也许以为大佬请他上船下海是带他旅游,他谈两个亿的合作只是喝茶聊天,哪怕盖着被子也是看看夜光手表之类的……”

叶修没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看夜光手表很耳熟,似乎自己曾经在哪里做过,是梦里吗,他好像拉过一个人和他一起看手表的夜光效果,那个人是谁?

他想不起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周泽楷不见了,而且很可能傻乎乎上了贼船,因为他。

“去找他。”叶修有点冲动地说:“我要阻止他。”

方锐也点头,“千万不能让他做错事啊,不然你怎么办,”他开始脑补某些狗血电视剧,“如果他为了你被大佬这样那样,你可不能再责备他了,对他好点吧!”

对他好点,我难道对他不好?他泼我一裤子水,拉着我的领带胡闹的时候我都没有阻止……不,我对他是不够好,我带头冤枉他,认为他见钱眼开,我相信谣言,以为他有妇之夫,我误会过他以色事人,误会过他心术不正,我还连他的名字都叫错好几回,现在他不见了,叶修照着方锐的脑补也开始脑补起来,他可能跟着一个对他有所图的老色鬼走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他,而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单纯地爱着我啊……

方锐掏出手机打大佬经理的电话,对方没接,叶修也打了大佬电话,对方也没接。他又打周泽楷电话,依然无人接听,那一瞬间好像全世界都无人接听,人都去哪里了啊,你们买手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就是为了打手游吗!

两人不再试图联系,而是继续找人,并且越脑补越内疚,周泽楷俊美无辜的样子在他们脑海中浮现,他平时不说话,眨着宝石般的黑眼睛和洋娃娃般的卷睫毛安静地倾听他人言论,或者埋头做他本职工作,他沉默善良,多少谣言都不解释,也不追究是谁传出来的,这么清白的人如果遭受了大佬的摧残,那无疑是一块无暇白壁丢到污泥里,太悲剧了!

“你应该对他负责。”方锐沉默了半天建议道。

叶修沉默了半天回复道:“再说吧。”也没有强烈拒绝了。

车子在布置得如同园林的酒店里来回饶了两圈,又绕上了附近马路,叶修突然看到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坐在路边长椅上发呆,正是周泽楷!

“是小周!”方锐也叫起来,车子立刻拐过去,在他身边停下来。

叶修下车跑过去,周泽楷看到他了,他站起身看着他,路灯映在他身上,他看上去沉默而倔强。

“你跑哪去了……”

叶修的话没有说完,周泽楷突然把他抱进怀里。

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叶修也没有说,他没有挣扎地身体僵硬了一下,缓缓抬手回抱了他。

算了,先安抚好他吧,至于发生过什么,等他情绪平复了再问,叶修认命地叹了口气,被比他高的男人抱着,他还是第一回,因为他一直是TOP,并且宁缺毋滥,找的男朋友也都符合他审美——小巧的,柔顺的,窝在他怀里眨着小鹿般的大眼睛对他撒娇,而不是现在这样,这让他感到别扭,又陌生。

不过感觉不坏,叶修抚摸着周泽楷的后背,语气温和地说:“好了,不管刚才去哪里了,现在都回到我这里了。”

周泽楷低头靠在他肩膀上,小声说:“刚才我找到他了……”

叶修脑中一阵霹雳,稳着音调说:“不用找他,公司的事公事公办,我都会处理好……”

“我已经搞定了。”周泽楷继续说完。

叶修又是一阵霹雳,也不好问你怎么搞定的,大家都是成年人,非要那么KY吗!只是这时间会不会太短啊,还有你看起来发型都没乱的,怎么做到的!

“下次别胡闹了。”叶修隔了一会又说:“傻孩子。”

他揉了揉周泽楷浓密的头发,由于对方比较高,他还得仰着头,周泽楷松开手,对他笑了。

那一刻叶修觉得他的笑容虽然明亮美好,却充满了孩子气的委屈,这让他心都酸涩了。

“没事了。”他又抱了一下周泽楷,这次是主动的。

~~~
“电话我都不接,够听话了吧。”车子在往前开,大佬拿着手机摇头,“他可真是个人才。”

经理A坐在前排,回头看他,“周少爷为什么不让我们接电话,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大佬笑,“要老叶着急呗,可怜我背一个大锅,还不知道老叶心里怎么骂我踩我。”

经理B问道:“因为他是叶总小情人?”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啊,要做大事还够呛,”大佬拿着手机指指点点,“要会察言观色,吃饭的时候看不出来吗,老叶对他没兴趣,眼睛都不怎么对他看,除了故意做戏搂了他一下,完全没有肢体接触,他和老叶什么关系都没有,”停顿一下,接受下属的崇拜目光,“如果真是一对,我犯不着主动倒贴,我就看出他们没关系才惹他。”

“没关系?那为什么叶总要护着他不让您碰?”经理B不解。

“老叶有老叶的为人处世原则,估计看上这小周了,不是搞的那种意义,是欣赏,想培养,”大佬说:“可是周少爷还用培养?那是真豪门少爷,我看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礼让三分,哪有那胆子碰他。”

经理AB都恍然大悟,过了一会经理A又说:“可是,为什么要叶总着急?”

大佬露出大佬般含义莫名的笑容,靠近他的经理,“老叶不想搞小周,小周倒是惦记了他呀。”

“啊?”

“老叶比我不就是白了点瘦了点么,差不多啊。”大佬边遗憾没有被周少慧眼识珠边说:“之前老叶对他没意思,现在一着急,就不一定啦!”

~~~

后排座上,叶修仍然拉着周泽楷的手,两人都不说话,牵手也只是安慰的意味,叶修是这样想的。

周泽楷没这么想,他乖乖地靠在叶修身边,想着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不管我的美丽有没有阻碍你,不管有没有MANY我是不是ONLY,反正你就得属于我,没有其他选项。

灯光照着他干净纯洁的脸庞,他像一个芝麻心的汤圆,外表纯白软糯,切开却是黑的。

当然也是甜的。




评论(72)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