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你却惦记我的菊花1

故事梗概:叶修是一个TOP,不仅指事业也指体位,然而对小新人周泽楷并不感冒,对方太高太MAN太英气,无论如何也不是他喜欢的那类受,不过作为一个前辈,还是时时刻刻不忘指点提携,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却先惦记上了他的菊花……

————————————————————————


一直睡到天亮才醒,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甜绝对算是这一两个月才能碰到一次的优质睡眠了。


他平时忙工作忙事业,加班加点都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后半夜睡,偏偏到了床上还睡不好,脑子里还在想下半年的新企划和影院的分账还没谈妥之类的问题,越到夜深脑子越清醒,虽然他也不想,但睡不着就是睡不着,有黑眼圈也没办法,能像昨晚那样好好睡一大觉真是要碰运气。


叶修打个哈欠,满意于这精致睡眠,翻过身。


这时他看到身边有人。


他懵了约零点一秒,迅速回想起昨晚——新电影破亿庆功会,他是总裁一不留神多喝了两杯,然后呢?


然后……他盯着身边的那人,那人还在睡,正背对着他,像小孩子一样裹着被子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头有点乱的黑发——发质很好,顺溜光滑,黑漆漆的又很浓密,不用看脸也知道是个十分年轻的,男人。


然后我昨晚找人睡了吗?叶修有些迷茫地回忆,没有吧,他即使喝多了也干不出拉电影公司里小年轻随便上床的事啊,节操上虽然少少,可他口味无比挑剔,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


他扶着脑袋想了想,没有,绝对没有,男人酒后乱性说不记得了只是托词,有没有做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不知道有没有存货,他整理着思绪,宿醉让他有点头疼,但思路依旧清晰,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床上有一个人。


叶总好男色,是差不多大半个圈子都知道的秘密,好在娱乐圈基佬浓度本就远高于其他职业,这算不得新闻,成年人的世界特别是花花名利场里权色交易更不是稀罕事,有点姿色的小男生为求上位对有钱有权的电影公司老总投怀送抱,简直稀松平常,何况叶总还算英俊的,这种事见得多了。


所以说,这个床上多出来的男人,多半打算以色事人,想求自己给个机会也说不定,昨晚自己喝多没办成,那他说不定会继续讨好或者碰个瓷?身经百战的叶总当然不会怕这些套路,他真是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床上那点小伎俩他都不屑放在眼里。


“喂,”叶修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隔着被子戳了一下那人,“醒醒。”


那人还睡,没动。


“醒醒,天亮了。”叶修说。


那人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还是没动。


“朋友,”叶修说:“你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吗?”


那人又不动,过了一会鼻腔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奶音,慢慢抱着被子转过身来。


叶修从床头柜上找了根烟点上,靠在床头看他,那人转过身抬起头看他,对他露出一个刚睡醒的宝宝般的满足微笑。


“你……”叶修叼着烟,有点被他的姿色震到了。


这类型就不算有点姿色而是有相当多了,况且才起床无妆无造型还没打光的,真人不靠滤镜和PS有这颜值,基本属于放在那部片子里都能靠脸引发一波热搜的人。


不过叶总混迹娱乐圈二十年,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很快继续说:“你怎么在我床上?”


那人不笑了,呆呆地看着他。


“我不认识你吧。”叶修公事公办地问:“你为什么在我床上,哪个公司的?看中我手里哪个本子?”


那人眨了眨眼睛,浓密的睫毛几乎要打结,又揉了两下说,“你不记得了啊?”


“我?”叶修指自己,“该记得你?”指对方。


照理说,对方长着一张英俊的主角脸,他不应该不记得,这么一说的确有点印象,叶总扶着额头想了一下,“你,你,你是昨晚那个……”


他这次终于在酒精和睡眠的重重阻碍之后想起来了,昨晚庆功会开到一半,苏沐橙带了两个年轻人过来说是美院今天才新来的实习生,全公司都在PARTY喝酒狂欢,就一起带过来了,这种媒体朋友其他公司都在的场合下,两个实习生显然是无足轻重的,苏助理将他们引荐给叶总时,他也就目光扫过写着名字的身份牌,舞台下面灯光昏暗也就看过大概,连两人的容貌也不过是一扫而过,在他看来这两人都是小孩子的年纪,都不是他喜欢的小受类型,随意点头叫他们自在一点之后,就又去应酬重要的客人了。


“是你,昨晚那个,”叶总手指点在额侧,努力回忆身份牌上的名字,“对,周圣皆。”


那人满怀期待的眼神如同噎住了,低头小声纠正:“……周泽楷。”


叶修没听清,只问:“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本公司新同事,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周泽楷解释道:“叶总喝多了,我送您……”


“那也不至于送我到床上啊,”叶修和颜悦色,“年轻人,我虚长你几岁以过来人阅历劝你一句,做人做事按部就班,不要想着走捷径。”


他就算是提醒过了,别想着碰瓷总裁,妄图以陪睡要挟总裁以求公司职位的想法,就是想太多。


周泽楷乖乖地说:“哦。”


叶修看他模样老实,也就不为难新人了,看对方表情也应该的确没发生过什么,庆功会本来就在酒店里包场开的,喝多了送到楼上套房也无可厚非,这套房又的确只有一张床,若是职场老油条自然要巴结上级主动睡沙发,把床让给领导,这种实习生什么都不懂的,以为像自己同学一样睡一晚,也是年轻人不成熟的地方之一,他就不打算计较了,又试探道:“不过你可以再开一个房嘛,钱挂账就行,就不用和我挤。”


周泽楷乖乖地说:“怕你半夜吐。”


“嗯,你也是好心,”叶修随口夸他:“小伙子人不错。”


周泽楷就当真地笑了。


叶修又说:“行,这事就翻篇过去了,起床吧,今天还要上班,小周把你那边的我手表递一下。”


周泽楷拿了给他,他坐起来,被子从他肩上滑下去,露出里面穿着昨晚的衬衣,他掀开被子站起身,居然连裤子都穿得好好的,看来昨晚就是直接合衣睡了,虽然有点散乱,上面衬衫的扣子也大开了两颗,但毫无疑问根本不存在发生污污的事的可能——何况还睡的两床被子。


叶修这下确定无疑,边扣手表带边打量这个年轻的男孩。


肉眼可见,他相貌俊美过人,身材修长挺拔,气质优雅出众,即使刚起床走去卫生间上厕所也有种仙子下凡般的脱俗感,至于肉眼不见处,比如以叶总这种老手来看,这小周肌肉线条感强,腰腹爆发力好,胯下某物必定雄壮惊人——噫,完全是叶总最不喜欢的那种!


叶修从十五岁进这个圈子做到三十五岁成为最大电影公司的总裁,一路事业辉煌无匹,讲究的就是一个TOP1,既要TOP,又要1,是个响当当的攻君,体位上让小受脐橙都不可以,更不要提反攻,他偏好相貌雌雄莫辩的中性美,喜欢比他矮半个头的、气质上柔弱的、体力上娇弱的、被他上两次就哭着喊着我不行了老公饶命的小美人,重点是美,但不管怎么说,娘炮也比壮汉好。


眼前这位,虽然不能说是壮汉吧,可是太高了,目测一米八以上,肯定比他高,整理衣服时拽出衣服下摆露出一截腰腹,看起来精力旺盛,肯定比他能干,扬手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室内的动作利落干脆,英气十足。


晨光涌进房间,叶修不自觉地眯了眯眼,心想太可惜了,周圣皆美则美矣,却实在不是他喜欢的那盘菜,勉强不来,实在可惜。


*

两人洗漱完毕去酒店餐厅吃早饭,电影公司在酒店有VIP席位,叶修细嚼慢咽之际也有其他几个昨晚庆功会喝高了住酒店的人过来,恭恭敬敬地叫他叶总,还有其他公司的人在,套近乎地坐在他对面和他谈公事。


周泽楷就默默退到一边了,昨晚酒会结束时不少人醉意朦胧,没喝酒的人就送他们回家,但叶总家在哪里大家都不清楚,苏助理是个女生又不太好照顾,他就自告奋勇说送他去楼上的酒店房间,他把喝醉了的叶修扶到床上躺好之后,本来就打算回家了,但叶修拉着他不放,跟他说他脑子里恢弘的明年计划和他一路奋斗史,周泽楷不好拒绝领导的好意,他爸从小教育他做人要善于倾听,就认真地坐在床头听,叶总越说越兴奋,周泽楷边听边点头,就当前辈教诲,叶修又把满钻的手表给他看,两人就盖着被子聊聊人生,看看夜光手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呢。


就一觉睡到天亮了呢。


结果天亮了叶总就不认识他了,一脸警惕地问他为什么在自己床上,看来真是喝酒喝断片了,还叫错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有点郁闷地吃完面前的奶黄包,远远地看着VIP席位的叶修,看起来他又进入了工作状态,在和其他公司的人谈合作,自己就不打扰了。


他吃完早餐就楼下停车场,开着自己的小车去公司上班,他昨天才到公司还是个真正的实习期新人,不想迟到,弄得影响不好嘛。


美术设计部的办公室是相当大的敞开式办公室,再用玻璃墙体隔成各个小的办公室,整体简洁明快的装修风格,墙上悬挂这相当多的影视海报和人物素材,他到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到了,见他来了就说:“吃早饭了吗,我买了咖啡喝不喝?”


周泽楷摇头,“吃过了。”


江波涛说:“哎,你这还是昨晚的衣服,昨晚去哪浪了……”


周泽楷比手指说嘘,又说:“来不及回家换,要上班。”


“哎哟周少上班……”


“嘘。”周泽楷看四周。


江波涛拿着咖啡边喝边说:“不说就算了,昨晚去哪浪了,我后来去玩第二摊都来得及回家洗澡换衣服,你都来不及?你送完叶总之后去哪了,老实交代!”


“就睡觉啊。”周泽楷非常诚实。


江波涛继续喝咖啡:“睡觉?和谁?你不要说你昨晚和叶总睡觉哦。”


“和叶总,盖被窝聊天,看夜光手表。”周泽楷不打诳语。


“啊?”江波涛皱眉,感到并不简单,“咦?”


“别想太多。”周泽楷笑,“上班。”


他走去自己的办公桌,因为他和江波涛都是美院学生实习,所以分了美工的职位给他们,昨天来报道时人事部门给他们做了临时的姓名牌,还附带了职务简称,他和江波涛的桌子面对面,同样的美工工作,一个人的牌子是:江工,一个人的牌子是:周美。


“美~”江波涛坐下来调侃道:“小心太美了惹祸上身。”


周泽楷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习惯了。”


“噫!这自恋的!”江波涛拿一只铅笔敲他的电脑屏幕,“我是跟你说真的,我听说这叶总好男色,你小心你的菊花……”


“他不像诶。”周泽楷回想了一下叶修的脸,虽然才见过两次昨晚还喝醉了,可是聊天聊了半夜也算挺了解了吧,不是坏人,应该不会做出强迫自己的事吧,而且叶总挺白挺清秀的,又有钱——手表他仔细看过都是满钻,都是真钻——在影视圈这种满是俊男靓女的圈子里哪里会缺人?周泽楷又想了一下,觉得叶总那种应酬时的运筹帷幄、那种生意场上的潇洒自如、那种大人的成熟淡定、包括威胁自己休想碰瓷的恩威并施,都很帅气呀!就是……周泽楷实话实说:“文化程度低了点。”


江波涛一拍手,“是啊是啊,我听说啊叶总十五岁就没上学了,别看他生意做得大钱挣得多,也就是个九年义务教育的水平,只念个小学初中最多了。”


周泽楷毒舌道:“还没好好念。”


“这你都知道?”


“我名字里他只认识周。”周泽楷告诉江波涛今天早上叶修念半边字的事。


江波涛眼睛都瞪圆了,“不会吧,那他不会叫我工皮寿吧,那我是应好还是不应好啊,我爸说领导说的都是对的不能顶嘴,可是这也……他文件怎么签的啊,难道还要苏助理给他念出来啊……”


两人BLABLA,其他同事也来上班了,赶紧低头干活,不再闲扯。




评论(104)

热度(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