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周叶】特工教师19

叶修说:你怎么总给我这么多惊喜呢!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周泽楷快要哭了。

 

江波涛马上抱了他一下,“你戏精我也喜欢你。”


杜明也马上抱了他一下,“你是我最喜欢的戏精。”


“你们够了。”周泽楷低低地说。

 

你们两个有什么资格说我戏精啊,最先盖章叶老师是基佬喜欢我的不就是小江你吗!你们还分析叶老师是双性恋渣男,为什么现在全都怪我啊!

 

江波涛摸摸他的头:“他不喜欢你,你睡了他他都没打你,也没报警,够真爱了。”


“他一个直男啊,你又喝醉酒强上,要不是真爱,他光身体的受伤程度都足以跟你绝交,更不要说心理阴影。”杜明同情地说:“据说还有女朋友,叶老师真惨。”


“是真爱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安慰。

 

周泽楷只会觉得更悲伤,人家不喜欢自己,自己还对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自己太过分了,应该去公安局自首!

 

而且,叶老师承受了这么多误解和莫名的责难,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正当他们为叶修沉冤得雪的时候,叶老师本人并不知道,门外的确有一个老师听到了这些对话,可惜是方明华。

 

“原来是这样,”方老师走进来说:“真是……太对不起他了……”


“是啊,”江波涛站起来说:“方老师,我们之前还误会他对小周做了这样那样的事,叶老师承受了如此污蔑都没有辩解,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道歉了。”


“叶老师是一个成年人,职业又很特殊,我相信,他最大的心愿不是个人得失,而是世界和平。”方明华郑重地说。

 

为什么你说得像他已经去世了一样啊,明明只是任务完成离开了吧!周泽楷伤心地想,他永远离开我了……

 

杜明也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叶老师已经走了,道歉也变得没有意义。”


周泽楷更伤心地想,什么叫走了啊你给我说清楚……

 

江波涛叹气,“小周,事到如今,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既然他走了,就当他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吧,情深缘浅,有什么话,都交给来生。”

 

周泽楷伤心地要吐血了,他没死啊……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见周泽楷不说话,江波涛又说:“其实,不见面也好,再见面真的太尴尬了,连伶牙俐齿如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更何况强了人家还一直误解人家喜欢自己的老实沉默的周帅,这种情况下单是想一想,都要尴尬地过呼吸了呢……”


“哦,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方明华打断他的话,“因为周泽楷同学被坏人误认为是特工,所以处于危险之中,可能会有人追杀他,国家派了人贴身保护他。”


周泽楷忽然抬起头。

 

“嗯,就是叶老师。”方明华接着说完。

 

现场有三分钟的沉默。

 

*

周泽楷决定道歉。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事实的真相,都是他的错,一开始就是他误解了对方的意图,人家好意帮他他误解人家性骚扰,人家救失足少女他以为人家在吸引自己注意力,人家仗义执言他以为人家爱慕自己不能自拔,自己脑补了一场师生不伦之恋还趁着对方身体不舒服把对方啪了,啪了之后还纠结你为什么这么傲娇这么没有安全感,还有一出老师同学找上门要求负责的羞耻PLAY,不仅戏精,更是违法,屏幕前的观众切勿参考模仿啪叶修。

 

叶老师人好,不跟他计较,不代表他自己心里不介意,周泽楷内疚自责难过羞愧,他一定要道歉,一定要弥补对方受到的身体和精神的损伤,一定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任,不管是哪方面的,要娶,他就娶,要分,他就分,他这一次必定会尊重对方的想法,尽他所有能力,好好补偿他。

 

方老师和江波涛都去上课了,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开始思索如何道歉和补偿,但过了没多久,有人敲他的房门。

 

由于周泽楷知道自己在危险中,所以他跟方老师以及保护他的人都约好了暗号,对方敲两声,一长,一短,这样他才会开门,不然以他的跆拳道本领,要在对方伤害自己之前通知保护他的人,也完全办得到。

 

门外的人知道暗号,敲门声一长,一短,刚刚好。

 

周泽楷走过去,在门洞里看了看,看到来的人是叶修。

 

他的心脏狂跳,刚才想好的道歉的话和心理建设全白做了,人在喜欢的人面前肯定会不同。

 

怎么办怎么办,周泽楷一边超紧张一边行动力超强地拉开门。

 

叶修表情平静地站在门口,“你好……”

 

“对不起。”周泽楷立刻说道。

 

叶修愣了愣,歪一下头看他。

 

周泽楷舔了舔嘴唇,不安地说:“我知道……我错了……”

 

“先进去再说。”叶修打断他的话,走进宿舍,顺手把门关好,毕竟现在安全第一。

 

周泽楷跟着他走,叶修走到客厅的沙发,看四周说:“哟你这宿舍条件这么好,套间啊。”

 

周泽楷不说话,默默地跟到他身边,低头对手指,想着难以启齿的话。

 

其实他想说的是,我很喜欢你,就算你以前不喜欢我,现在我努力让你喜欢我,好不好,你给我一个机会,我给你一个奇迹,好不好。

 

但他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强迫了对方难以启齿的事,对方不打死他已经很客气了,现在还按照任务要求保护他,他要求对方喜欢他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对方又不是斯德哥尔摩,又不是写小说,难道因为他长得帅对方就能原谅他吗。

 

他又说了一遍,“我错了……”

 

“你哪里错了?”叶修和颜悦色地问。

 

他真是太温柔了!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周泽楷感动地说:“很多地方。”

 

叶修笑了一下,“没关系,年轻人嘛,做错事有被原谅的权利,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虽然再次被当成了小孩子,但周泽楷现在哪里还敢不高兴啊,巴巴地说:“我改,都改……”

 

“嗯,能改就好。”

 

“那我改了,”他鼓起勇气说:“你就会喜欢我吗?”

 

*


“不是,组织上让我保护他,我当然会做好,也肯定做到,”叶修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用通讯器和苏沐橙通话,“但你们也要考虑实际情况啊,尴尬。”

 

苏沐橙说:“对他好点吧,人要有良心。”

 

叶修心想靠,你知道发生过什么吗!说道:“你是我搭档,本来也不应该瞒你,那我直说了吧,那小子对我有所误解,具体我懒得计较,总之你跟老冯说说,赶紧换个人来接手。”

 

“嗯,冯主任说已经派过去了,你别急,”苏沐橙说:“对了叶神,说正事,那几个敌对分子都经过了一番盘查,对他们的情况大致摸清楚了,其他分队的人决定开始收网行动,顺藤摸瓜一网打尽,相信很快这件事就能真正完结。”

 

叶修问她一些工作的事,问清楚之后感叹道:“收网这么重要的事我却不能参与,却要留在一个迟早药丸的破学校里对着一群来自异次元的小孩子,哎。”

 

“是啊,收网行动这么重要的事,大部分人都派出去了,”苏沐橙对着通讯器外说了几句话,又说:“叶神,正好冯主任过来了,让他跟你说吧,他说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叶修说哦,通讯器那边很快换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怎么样,你那边。”

 

“托您的福,还不错。”叶修笑,“我这不是服从领导安排,坚守在大后方吗。”

 

“叶修同志,这就是你的觉悟问题了,工作地点无轻重前后之分,都是一样的重要。”冯宪君开启说教模式,“轮回那边可能会被敌方的余党袭击,那边都是些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和明天BLABLA”

 

叶修心想要祖国的明天都是那破学校里的才真是……您一定不知道这学校有位奇男子,全校男生女生都暗恋他,排队告白,随机摇号,每天两个不能重复,摇出的号当月不能再入卡池,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真是有毒!

 

这位奇男子跳入水池里游泳四周的人都变成了达芬奇,还有人伪装落水等他救,路过的救生员都要对他咸猪手,此人出场自带BGM和白鸽,企鹅色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有人疯狂,他有两位枪型朋友分别叫碎霜和荒火,敌方目标见过他一次从此过目难忘,冷血的狙击手被他活活帅晕过去,残忍的杀手看到他的脸也不忍心开枪,全他妈有毒!

 

这位奇男子还一个人大半夜到没人的办公室里对萤火虫自言自语,他觉得自己帅到独孤求败的寂寞了,有毒!他还一口咬定我喜欢他,没事喝醉了到我房里来,把我啪了,有毒!啪了还问我为什么没安全感,要我等他长大,听他那口气要娶我!真的有毒!此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我爸我爷爷,不然他们一定把他捆了用枪指着让他跟我结婚,我万万不能和这位毒男子结婚会死的!

 

冯宪君还在教育叶修同志,叶修同志脑子里刷满弹幕,不吭声。

 

最后冯宪君说够了,又口气缓和下来,“叶修同志,我知道这次任务对你压力很大,你文化程度不高,要去演一名教师难为你了。”

 

“职业倒是还好,主要是学校不好。”叶修开口说道:“来个人换我,或者再加一个人都行,别让我单独呆在这了。”连个吐槽的人都没有啊!

 

“是的,考虑到收网行动需要很多人手,所以这次能派去支援你的人不多,”冯宪君笑了笑,“又考虑到你很久没见到家人了,就派了你弟弟过去。”

 

“什么?!”

 

“就是和你长得一样的叶秋呀,这样你们兄弟也能小聚一下,这会该到了,我考虑得够人性化吧,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这个问题叶修同志暂时没有能力回答,但叶秋同志可以。

 

此时此刻,隔壁周泽楷宿舍中,叶秋同志正一头雾水,在周泽楷不怕死地问出了关键性问题之后,叶秋愣了愣,反问:“我喜欢你?啊不对,你喜欢我?啊不对,什么情况?”


“之前是我误会了,”周泽楷一把抓住叶秋的手,“我不该跟你【啪啪啪】”





评论(77)

热度(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