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周叶】特工教师11

第11章,正好是双十一,购物愉快~不过单身节~

——————————————————————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失败的爱情是每个男人走向成熟的过程。”江波涛说:“你看我,每次看上的妹子都先一步看上你,也活得好好的,并且正因为如此,我更加成熟有魅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杜明说:“你这尴尬的挽尊。”


吕泊远说:“你这犀利的吐槽。”


周泽楷不说话,表情忧郁地看着面前杯子里的红酒,那泛出如同红宝石般的色泽,像润泽的渴望亲吻的嘴唇,他抬起杯子,一饮而尽。


现在在轮回学生会主席的房间里,正在举办着一场失恋阵线谈心会,主要是周泽楷失恋,大家觉得真新鲜,借这个机会来喝酒放飞吧!


红酒开了好几瓶,大家拿着高脚杯举杯碰在一起,宛若成年人的社交礼仪,谈谈股市,说说房价,就轮回现状担忧未来年轻人的发展,就身边人事论述世界格局,大家侃侃而谈,气氛活泼自由。


所以,你们只是想来喝酒的吧……周泽楷不说话,边喝酒边忧郁地想,我失恋了,你们说要办个谈心会,就是这样的啊……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了些醉意,江波涛终于想起这酒会初衷,有了本章节开头的第一句话,将议题拉回失恋这件事情上,勉强应题,然而其他队友还不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还在吐槽,真是拖后腿。


江波涛说:“别扯我,说周帅,这次不是你的错,是叶老师他实在太过分了,不喜欢就不要撩啊!不嫁何撩!”


杜明也说:“没错,如果不是我们偶然间得知叶老师实际有女朋友,事情还不知道要发展到什么地步,说不定小周要被骗了色才能知道自己被渣了!那真的无法挽回了!”


吴启插嘴说:“是啊,现在也算及时止损,周帅你就忘了这件事,这个人吧。”


已经无法止损了,周泽楷捂着心口想,我喜欢他,没法忘记他。


他还没说话,江波涛接着说:“唉,接下来的运动会就让我来想办法,以我的经验来看,小周还是别再和叶老师见面的好,叶老师老奸巨猾,就怕他再利用小周的纯情和善良,再欺骗他。”


周泽楷到现在为止,仍然难以相信叶修会是这样的人,他难过地想,我不相信,除非是他亲口告诉我,不然我没法不见他。


他转着面前的酒杯,默默地喝干了,他已经喝了挺多,脑子里有些晕,但心头还是清楚的,失恋的滋味就是这般的叫人清醒地痛苦啊……


杜明边倒酒边说:“怎么说呢,叶老师人看起来挺好的,我们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他这样骗取他人感情,性质太恶劣了,酒没了,我再去开一瓶。”


“我去拿。”吕泊远拿酒回来,递给杜明打开,也说:“而且最恶劣的是,叶老师一直不跟小周告白,这样不清不楚地吊着小周,暧昧的态度实在太情场老手,难怪小周栽了,唉,大家喝酒,喝醉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忘了这么一段黑历史吧,小周干杯。”


大家干干干,继续喝酒,周泽楷却想起来了,或许是他误会了?


难道他的队友们只是惯性思维,以为人人都爱周泽楷?难道对方的善意和帮助真的无关自己的外表,只是单纯的老师帮学生?难道这不是一场双向恋爱,而是他的误解?难道叶老师并不喜欢他,只是他自己脑补过多?难道从一开始,就是他一个人的游戏?


这怎么可能!


周泽楷不能接受,他无法相信他和叶老师之间只是他一头热,怎么可能!


身边依旧是吵吵嚷嚷,杜明在分酒,给他倒了一大杯,江波涛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他全听不到了,满脑子都在想,不行,我必须要问个明白!如果真是我的误解,我向他道歉,如果是他玩弄我的感情,我,我,我……


酒精上头,周泽楷猛地站起身,旁边的人吓了一跳,“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不说话,抓起面前的酒,大半杯的红酒他一口干了,接着重重地放下杯子,发出一声巨响,一下镇住所有人。


然后他转头就走,大步离开房间,头也不回。


“这是干什么?”杜明疑惑地问。


“失恋了需要发泄吧。”江波涛反问:“难道你们不懂?”


在场的人都很懂,在周泽楷身边想不失恋都难,于是酒会又回到了主题,失恋阵线,干杯。


大家都以为周泽楷生气出去散心了,也就没放在心上,继续热热闹闹地进行酒会,话说回来,他们能有这么幸福安稳的生活,正是因为有叶老师这样暗处的人在努力,国家安定才有年轻人的轻松当下,然而现在这个守护国家安定的人正在跌跌撞撞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情况凄惨处境危险。


叶修被枪击碎了通讯器,从而带来巨大的耳鸣和头疼,这让他整个人都感到天旋地转,让他根本无力反击,为了躲开目标的攻击他不得不翻墙离开街道,回到轮回校园,他拼命地想要回到员工宿舍中,那里有带来的紧急药品,至少能救治现在的他。


他腿脚发软,脊背处一直在冒冷汗,头脑里全是轰鸣的声音,眼前也有层层彩色的碎片飞舞,他脚步虚浮,整个人都发虚,幸好天色将晚,他还留了仅有的理智想着要避开人群,一路上虽然踉踉跄跄,但也好歹在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回到宿舍楼。


在漫长的特工生涯中,这样危险的局面并不是头一回,叶修虽然身体状况糟糕,但也谈不上多么惊慌失措,在他模糊晕眩的意识里,也想了接下来的计划,先回到宿舍,保持一个人的冷静,接着马上找紧急的药,通讯器毁了他暂时无法联系苏沐橙,试试其他途径……真的不行等身体好些立刻去总部,现在可能追踪计划暴露,这才是比他置身于危险中更让他担忧焦虑的事,需要尽快向组织汇报。


他扶着门框尽力地开门,终于倒在了宿舍的地板上,他喘息着松了口气,那一瞬间他感到了踏实,也有一瞬间的轮回学院就是我的家的错觉……


思绪到这里就停了,因为他感到有人站到了自己面前。


是目标的反击吗,叶修感到视线摇晃,他扶着额头努力地看向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周泽楷离开自己的房间,来到叶修的员工宿舍,门没关,他就自己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叶修倒在地上,眼神迷蒙地看着他。


如果是平时,周泽楷一定会慌张地跑过去扶起老师,再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之类的话,他可是一个好孩子好学生好男人。


但现在,他失恋了,痛苦着,被双性恋渣男耍暧昧骗了初恋,还有,他喝了酒。


周泽楷回头关上门,走到叶修面前,弯下腰看他。


叶修看清是他的学生,警惕性大大降低,甚至心内暗喜来的人是他,因为这个学生非常的乖,自己正好受伤了需要人帮助,他现在这个样子很可能会暴露特工的身份,正好这个周同学沉默寡言,最适合保守秘密,简直不能更合适现在的场合,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可惜叶老师半个小时之后就会后悔自己此时的天真,更会在这个夜晚之后气得肠子都要断了。


此时叶修对自己学生的想法一无所知,他抬起手臂说:“……帮我。”


他没觉得自己的声音多么绵软低沉,周泽楷却身体一震,像受了蛊惑。


叶修等了半天发现学生没动,又说:“拉我……起来。”


周泽楷如梦初醒,他拉着叶修的手臂,勾住他的腋下,将他架起来。


叶修浑身无力,完全是挂在周泽楷身上,看起来比较像倒在他身上,他浑然不觉,只说:“床,床。”


他想到床上躺着,叫周泽楷帮他找药,这个步骤其实是不错的,但他忽略了周泽楷是个深深喜欢他并且此时对他有巨大误解的人,不,准确地说,无辜的叶老师完全不知道周泽楷是这样的人!


周泽楷扶着叶修到床上,叶修指着对面的柜子说:“药……”他没说完,头痛起来,只好停下来喘气。


而周泽楷的视线也随着他的手势转到了柜子上……在转到柜子之前,他看见了叶修的电脑屏幕。


叶修之前在用学生会办公室的摄像头看对面的楼房,所以电脑屏幕上还是对面大楼的图像,一般人看到一栋楼哪里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周泽楷是一个思维活络头脑清晰观察仔细的人,他的动作顿了一下,直接走到电脑前。


他有一个奇怪的直觉,这个电脑屏幕的画面,绝对不是一个房子那么简单。


他捏着鼠标,慢慢拖拽着电脑上的光标,屏幕上的画面转动着,正如学生会办公室里的摄像头转动着,终于对准了那些熟悉的家具桌椅。


周泽楷深深地吸了口气,在看清是学生会办公室之前,他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好在,一切如他所想,叶老师真的在暗中注意他,他在偷窥他,他不惜在他的办公室里安装摄像头,在见不到他的时候默默地注视他,他一直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原来,真的是这样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周泽楷松开鼠标,转过头,望着躺在床上的叶修。


叶老师此时头晕脑胀,哪里注意得到周泽楷在问什么,他无力地伸手指着柜子说:“药给我,紫色……”


周泽楷走回床边,轻轻摁下他的手——放在他自己的心口,他认真地问:“你喜欢我吗?”


叶老师现在最痛的就是耳朵,他实在听不清他的乖学生在说啥,按心口是什么操作他不想懂,只说:“把药……拿给我……”


“你喜欢我吧。”周泽楷确认道。


哪怕之前有所误解,对方都已经发展到安装摄像头偷窥他的地步了,这不是变态的爱,还能是什么,再确定也没有了!至于叶老师的女朋友,是不是还不知道要怎么分手所以才拖着?对,我早知道他不是一个双性恋渣男,如果我不相信他的人品,就不配喜欢他!


周泽楷逻辑非常通顺地解释着这一切,这都有了答案,他应该相信恋人啊,而不是隔壁方老师的一面之词,或许那个妹子都不一定是叶老师的女朋友,淫者见淫,方老师自己有女朋友所以看到谁都像有女朋友,这是太主观的看法了!而叶老师这么好的人,这么正直善良的品格,怎么可能做出玩弄他人感情这种事,一定是自己误会了……、


周泽楷顿时心生怜爱,特别看看到现在叶修虚弱苍白的脸庞,他还不相信他,他还纵容他的同学背后指责他,他真是太不应该了!如果下次江波涛还敢当面说叶老师是双性恋人渣,自己一定会认真地反驳,为他证明,不会让他像现在这样痛苦难过了。


叶修现在的确非常痛苦难过,他浑身无力四肢酸软,但感官又没消失,不但能强烈感受到头脑里的晕眩疼痛,还能闻到面前这个乖学生身上强烈的酒气。


妈的,怎么这么倒霉,还以为能有人来帮他,结果是个醉鬼,不给他拿药也就算了,还拉着他的手盯着他的脸看,什么毛病!


喝醉的人讲不到理,叶修放弃从周泽楷同学处得到帮助,他决定自救,他撑着身体爬起来,想要去拿药……周泽楷把他摁回去了,摁在床上,继续盯着他的脸看。


要是平时,叶老师怎么可能被一个小男孩摁着不能动,但现在他身体状况特殊,加上周泽楷并不是一般小男孩——他是双枪十环的神枪手兼跆拳道高手,并不是战五渣的宅男哦~


“你干什么!”叶修愤愤道。


“对不起……”周泽楷幽幽地说着,“我会负责。”


他的眼睛漆黑而幽深,仿佛深深的湖水,在华丽如扇的羽睫下,闪出深情如许的微光,如果用一个老套的说法,他在放电,如果用一个文雅的说法,他在含情脉脉地注视恋人,如果用一个直白的说法,他的男性荷尔蒙在上升。


还不明白的话,行动力很强的周同学低下头,吻在叶老师苍白的嘴唇上。


他的上半身压在无辜的叶老师的身上,他的下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踢掉了鞋子爬上了床,他的嘴唇颤抖,他的身体火热,他的头脑在酒精和情热的双重刺激下一片空白,却又方向性十分明确,真是聪明过头又行动力过头的好孩子好学生好男人呢!


子弹已上膛。


现在网络环境苛刻,不能随意发生不可描述行为,所以不再赘述,相信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子弹滑入枪管中,来来回回,回回来来,反反复复,复复反反,枪管被擦得火热,子弹也进出更加顺畅,金属的碰撞带来奇妙的火花,电光石火,卡擦卡擦。


长夜漫漫,轮回校园里有人在约会,比如方老师,有人在学习,比如正常学生,有人在花痴周泽楷的招生手册,这是轮回女生的日常,有人在参加失恋阵线谈心会,都是伤心人借酒浇愁,而谈心会的中心人物——失恋的小男人正在老师的床上在进行成人仪式,激情火热,啪~啪~啪~啪~




评论(61)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