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周叶】特工教师10

戏都被你一个人演完了叶老师怎么办!
—————————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从周泽楷的视角看,他和双向暗恋的对象今晚约会很成功,两人在月色朦胧中漫步,感情交流,对象还抚摸了他的脸颊,认真注视的眼神温柔动人,他当时没有发觉那是索吻的动作,但好在他一贯行动力超强,就直接去吻了,可是他年上的恋人太腼腆了,他缺乏安全感地逃开了,连最后把他送回员工宿舍楼下时他都很着急地要离开,可见是真的太害羞了……嗯,一定是我太过于美丽的外表让他不自信起来,毕竟和我这样万千宠爱的人在一起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和坚定,那我一定要对他更好一些,让他确定我的真心,周泽楷暗暗打定主意,回到他的宿舍。

然后他发现,除了室友江波涛,杜明和吕泊远也在,他们三个人并不像平时斗地主也没有开黑,而是一见他进来就站起身看他,表情凝重严肃。

周泽楷敏锐的洞察力让他感受到不同寻常,“嗯?”

“小周,”江波涛郑重地说道:“你是不是约会回来?”

“是呀。”周泽楷说:“怎么了?”

“叶老师对你……”杜明看着他,“有不轨吗?”

周泽楷摇头,就算索吻也是恋人之间的事,肯定不算不轨。

吕泊远开口道:“也许这样的事情对你来说时第一次,但人就是要在挫折中成长,在座各位都已经饱尝了爱情的伤痛,现在,”他停顿了一下,“轮到小周你了。”

周泽楷迷惑地看着他们三人。

“我就直说了吧,”江波涛叹了口气,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肩,“叶老师在玩弄你的感情。”

*
从叶修的视角来看,他今晚顺利地在目标小区周边踩点,进一步熟悉了周边地形,如果计划改变要突然实施抓捕或者狙击他也能尽力而为,作战很成功,忽略掉身边始终跟了一个人的话。

不过周泽楷跟着他也没什么,对方不说话也不打扰他,就像影子一样默默跟着他……噫,这个比喻让叶老师莫名有点同情他起来了,顺便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周泽楷要跟着他,就算感激他的帮助,但自己都说了不客气了,这孩子还要道谢也太客气了吧,师生之间大可不必如此客气,但也请他别再跟着自己或者到自己办公室来了,毕竟不熟。

叶修把学院周边和小区地形手绘了一张图,标出了摄像头和可隐藏位置的地方,发给苏沐橙,目标房间里拉上了窗帘,只能看到昏黄的光线和投影在窗帘上模模糊糊的人影,叶修盯着看了一会,觉得是不是抓紧时间行动更好,夜长梦多。

*
从学校其他人的视角来看,校园王子今天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虽然平时周泽楷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他个性内向腼腆,而就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陷入了如同哀伤的忧郁中,他俊美地如同天神般的脸庞带着让人心碎的惆怅,风儿见了都会停下,花儿见了都会凋谢,鸟儿见了都不忍心再歌唱。

“出什么事了?”在马术练习的间隙,一个女生忍不住过去问江波涛,“马都要哭了。”

江波涛长叹一声,“哭出来也好。”

“我说的是马!周帅的马都要被感染地要哭了!”

“我说的是成长。”江波涛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策马走开了,他绕着马场骑了一圈,骑到周泽楷面前。

周帅这么帅,当然骑的是白马,他穿着企鹅色的骑马服,立在雪白的马上,默默地看着远处担任督导的叶老师,后者正在拿到一根草撩马,马儿发出呼哧呼哧生气的声音,看起来像要咬他。

“轮回学院马场的马是出了名的乖巧,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江波涛也看着,对周泽楷说道:“因为叶老师太过分了。”

周泽楷低下头,忧郁地看着江波涛,“我不信。”

“真的啊,”江波涛分析:“杜明他们没必要骗你,方老师也是无意中提起叶老师有女朋友这件事,问题的关键是叶老师。”

周泽楷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使得他看上去更加忧郁了。
“他有女朋友,说明之前是直男,被你吸引来追求你,说明被你掰弯了成了双性恋,或者说他就是个直男,因为贪图你的美色对你展开追求,这性质太恶劣了!”江波涛愤愤地说:“看起来那么热心帮助我们,实际另有所图,对你不真心,对女朋友不忠诚,渣男!”

远处被盖章成双性恋渣男的叶老师还在撩马,神态悠闲。

“我不信……”周泽楷低声说着。

“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江波涛摇头,不再多废话,直接拉着马绳小步地走开了。

而周泽楷内心的惊涛骇浪根本没人能体会,他第一次谈恋爱,就遭遇到被双性恋渣男玩弄感情的事,心都要碎了,而他在与叶老师的相处中,却明显地感到对方并不是个三心二意的渣男人设,他宁可相信是个误会。

他的心在流血,他的心好痛哦。

不过周泽楷并不是一个委委屈屈唯唯诺诺的人,既然他都这么痛苦了,与其猜测是不是误会,不如直接去要个痛快,直接问清楚对方。

他骑着白马过去,一路都有人在冒红心,天啊,这就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啊,公主是谁!

公主在撩马,叶老师拿着草叶撩完一匹换一匹,整个马厩里的马都要暴躁了,如果它们是人一定会跳出来集火他。

周泽楷在他身后站定,下马,叶修感到身后有人,回头说:“哦,是你啊。”

“我有事。”周泽楷严肃地说。

“你说。”叶修丢了草,转身面对他。

“……”周泽楷决定让初恋死个痛快,“你对我……”

这时,身后的马突然一口咬过来,叶修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缩回手,虽然没被咬到,还是被吓了一下,叶修扭头看马:“原来你这么凶啊,看起来这么乖,不就是撩了你两下吗,就当真了?要咬人了?”

周泽楷突然无话可说。

他说的是马,其实是影射什么,再清楚也没有了。

所有的话都梗在喉头里,初恋死了,死得透透的,却还死不瞑目,叫人意难平。

叶修顺了两把马的鼻子,又回头:“你刚说……”

他的面前空无一人,周泽楷已经牵着马走了。

果然不懂现在的孩子在想什么,特别是说话慢吞吞说半截的这种,叶修没空想这些事,他可是守护国家机密的特工,真要当教育孩子们身心成长的教师,他还怕自己不够资格。

督导完马术练习,他都没有再和周泽楷说话了,活动结束后他回到员工宿舍,天色将晚,太阳渐渐沉下去,西方一片瑰丽的晚霞。

而他的目标,居然意外地在目标房子里,此时正背对着窗口收拾着,看起来像要出门。

叶修还没吃晚饭,也顾不上吃了,他立刻仔细调整电脑屏幕上的摄像头角度,边认真地观察,边做好立刻出门追踪的准备。

与此同时目标提起公文包,在夜幕来临之前离开了房间,而在员工宿舍中的特工叶,也马上起身随他离开。

时间太过匆忙,叶修只来得及带上他小巧的手枪和通讯耳机,就匆匆离去,甚至没关电脑——反正关了房门,也不会有人进来,电脑来不及关就算了,已经来到轮回外大街上的叶老师自我安慰地想,没关系,我一会就回来。

现在叶修眼里只能看到他的目标,目标像之前一样打扮普通地像随处可见的上班族,廉价西装黑框眼镜,满是尘土的皮鞋和黑色公文包,他头也不回地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目不斜视,也不东张西望,像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一个追踪者。

叶修动作敏捷地跟着他,他边走边试图与苏沐橙取得联系,他尽量轻地使用着通讯耳机,但频道里没人,看来暂时联系不上了……

只能靠自己,停车场就在眼前,目标走到一辆车的车边,在车门上敲了一下,似乎是暗号。

叶修靠在停车场边的树旁,此时夜幕即将降临,路灯尚未开启,四周昏暗,他确信自己的身影不会被人察觉。

那车门开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走了出来,目标站在他身边,窃窃私语。

叶修从树后看出去,视野的昏暗是双刃剑,别人看不清他的同时,他也看不清那辆车的车牌号,只看得清那辆车并不是之前目标开过的,他猜想是接头人的车,那个眼镜男,应该就是本次情报活动的接头人……

他的思绪只停在这里,因为就在这时,那男人突然掏出手枪,对着他藏身的树边开了一枪。

装过消音器的手枪发出并不响亮的枪声,子弹的威力却毫无削弱,长期职业生涯的敏感度让叶修立刻回身躲避,热辣的硝烟贴着耳边擦过,耳朵里一阵震耳欲聋。

他没被打中,但子弹击碎了他耳上的通讯器,通讯耳机有一段内置在耳道里,碎裂的声响极贴近地放大了无数倍,那一瞬间听力像被摧毁,耳道里阵阵剧痛,头脑内一阵轰鸣,头疼欲裂。

他不敢动,不能暴露自己,身体紧贴着树干一动不动,边竭力稳住身体边摸向手枪——如果那人真过来,就算他现在状态奇差,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吧……

“打到了吗?”目标低声问道。

枪手冷笑:“打到了。”

“这么暗,你确定?”目标皱着眉头望向那颗树后,树干粗壮,光线昏暗,并不能确定是否后面真的有人。

“我眼镜是红外设备改装过。”枪手握着手枪,冷静地走过去,“我看得见。”

目标也摸出了枪,慢慢地跟过去,边低声说道:“跟踪我的人是个高手,我之前都没发现,直到前两天……”他拉开枪的保险栓,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前两天,他看到了周泽楷。

那么显眼的长相,见过一次的人都不会忘记。

而他见过两次,没有那么巧合的事,他被人跟踪了。

跟踪他的特工,就在这棵树后,已经被打中。

目标和枪手全身戒备地移到树边,同时举起枪。

树后空无一人。







评论(28)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