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8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在这里   53在这里   54在这里    55在这里

56在这里   57在这里

 

58

两个Alpha同时愣了,转过头看他。

 

叶修有点尴尬,“这么看我干嘛,洁身自好也有错吗……”

 

“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韩文清突然打断他的话,语气急促。

 

“我说,那天晚上,酒吧那个,是我第一次……”叶修烦躁起来,“有什么好说的,你刚才都说不重要,跟人好过你不在乎,难不成我没人好过你反而在乎了?”

 

韩文清眉开眼笑,回头看陶轩,口气轻松地说:“嫉妒吗?”

 

这嘲讽的劲儿绝对来自叶氏真传!

 

陶轩看着他,又看向叶修,他的视线开始飘忽,脸上淡定的情绪也渐渐地褪去了,“叶修,你怎么能这样,我怎么对你的……”

 

“他怎么对你,他帮你赚钱做事业,你该想的是你怎么对他。”韩文清收敛了笑容,突然抬手一拳打过去,重重地击在陶轩脸上,将他打倒在地。

 

他接着说道:“这一拳是帮叶修打的,他没有对不起你,你反而把他绑架了,你这个小人。”

 

叶修出声道:“算了,嘉世已经这样,我不想再计较。”

 

过去的人,过去的事,他已经不在乎了,他有的是大好的现在和未来,何必要把自己困在过去。

 

陶轩坐在地上,他擦了一下嘴角,有血的颜色润湿了他的手背,他盯着看,像难以置信。

 

韩文清走回叶修身边,仍然对陶轩说:“至于我,本来你动了我的Omega,我揍死你都不解气,不过我老婆都说不计较,而且我现在心情非常好,所以我不打算再动手,喂,你看我。”

 

陶轩应声抬起头,看见韩文清侧脸亲吻在叶修脸颊上,发出响亮的声响。

 

“看清楚了吧。”韩文清松开手,又笑了一声,“我们感情多好,你该清醒点了,别再打叶修的主意,不然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动手。”

 

叶修不愿再停留,低声道:“我们走吧,别理他了。”

 

韩文清自然听他的,他搂着叶修的肩往外走,这楼还没建好,也没有门,只有一个光秃秃的门框,下面接了楼梯,三四层楼十几米高的高度,楼梯两边毫无护栏,一眼望见楼下堆放的杂乱无章的石子黄沙。

 

两人拉着手往下走,在他们的身后,陶轩站起身,默默地跟过来,凶狠的光芒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

 

韩文清听见身后的异常声响,他一把推开叶修,硬生生地迎了陶轩的一击,被他打得往后仰去,陶轩扑过去和他扭打在一起,他们平时都是衣冠楚楚的样子,顿时撕掉了刚才的克制和虚伪的假面,都带着不顾一切的专属于Alpha的暴戾和疯狂。

 

叶修被推到身后的墙壁上,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去分开两人,雨还在下,一墙之隔外雨声让人越发焦躁,不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楼梯是临时施工用的,毫无防护,也没有遮蔽物,雨水早已淋湿了路面,水流从两个Alpha脚下汹涌地流淌,楼梯狭窄陡峭,光是两个成年男人站着都很拥挤,更不要说还在打斗,雨下得不停,两人的衣物早已湿透,水从头发往下淌,眼睛都要睁不开,两个Alpha发着狠,在狭小的楼梯上不肯退让。

 

但陶轩毕竟不是强壮勇武的那种Alpha,韩文清一拳打在他的身侧,他的身体往一旁倒去,眼看就要从楼梯边滚落。

 

这时,韩文清又一把拉住他,将他拉回了楼梯中央,陶轩摔倒在地,韩文清低头看他,“够了……”

 

他的话没有说完,陶轩突然爬起来冲过去,韩文清被他扑倒,陶轩抬起拳头朝他的脸重重地砸过去。

 

叶修下意识地跑过去抓住陶轩的胳膊,他之前因为催情剂而身体发软,此时也顾不得了,而陶轩早已红了眼,跟本不管是谁,他用力地掀开叶修。

 

楼梯湿滑,Omega的身体往后倒去,秋风刺骨,秋雨寒凉,头顶的天空被纵横交错的钢筋分割成铅灰色的几何方块,一大滴雨水从一根伸出的钢筋处缓慢地滴落,划过了叶修的脸颊。

 

他感到自己撞到了厚实的胸膛上,就稳住了身体,于是他回过头,看到韩文清对他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身体在一片从天而降的雨水中离他而去。

 

韩文清用身体护住叶修,而他自己摔了下去,叶修徒劳地对他伸出手,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所有的雨都悬在空中,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男人温和的微笑,像在他的心里开出了一朵花,而他的身体则在叶修的手指缝中无声地坠落。

 

叶修睁着眼睛望向他,大颗的眼泪和雨水一起落下,他听到有人在大声叫老韩的名字,感到有人从背后抱起他,而他只能看见那个消失不见的笑容,继而天旋地转,一切归于漆黑之中。

 

 

*

雪花翻飞,对面那个男人穿得很奇怪,就算有胸肌腹肌也没必要全部露出来吧,不冷吗,嘴里说的话也很奇怪,什么以后见面就是对手了,什么冠军什么荣耀,他听不大懂,但因为这个男人感觉很熟悉,就点头同意了,男人从他身边走过,他回过身,看见身后明朗的日出,红色的长围巾随风起舞,他的手里有一把长矛——认出是之前做梦梦到的,旁边还有一把伞,他看着这两把武器,觉得之前的梦都有了呼应,变成了连续的故事,是一个从巅峰到低谷再回到巅峰的完美结局,又像一个前期甜中期虐后来又神甜的八点档……他又想回头看那个男人的背影,但当他回过头时,却又不在雪山之上了。

 

他的面前是一片蔚蓝无际的海,海浪层层推过来,他换成了现代的装束,站在柔软的沙滩上,远处有个孩子在踩着浪花玩耍,他立刻认出是叶一笑。

 

【太危险了!】他立刻冲过去拉住孩子,【怎么能一个人在海边。】

 

【有我看着,】有人在他身后说,【你放心。】

 

他回过头,看到韩文清的脸。

 

【你没事了?】他惊喜地抱住他,却抱了一空。

 

男人的身体在空气中凭空消失,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孩子,那也不见了,视线里只有平静的沙滩和一望无际的苍茫大海。

 

叶修突然惊醒过来。

 

他望见头顶的雪白天花板,马上看四周,确定了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韩文清不在他身边。

 

“老韩!”他倏然爬起身,牵得腹部一阵疼痛,疼得他立刻咬住嘴唇,缓了半天才平复下去,他慢慢地站起身,扶着墙壁就要出去找他。

 

他走到门口,门这时突然开了,门外站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看到他也很意外。

 

“你醒了?”他看向叶修:“刚才是你叫老韩吧……”

 

叶修急切地打断他的话:“他在哪里……他怎么样……”

 

“别急,”那人指着自己,提示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大孙,和老韩一起喝酒的,”他看到叶修茫然的眼神,继续提示:“你搭讪老韩,我还叫老韩追你啊,真不记得了?”依然是茫然的眼神,死心了,“不记得算了,亏我还赶着去救你们,也幸亏我及时赶到,老韩就在你隔壁病房,我特地把你们两口子安排在一起,他还没醒……”

 

叶修没等他说完急匆匆地往隔壁病房跑,孙哲平一个人在病门口继续说完:“他说要叶修亲亲才肯醒,靠你就这么走了是羊入虎口……”

 

叶修没有听见他的话,他走进病房里,看到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韩文清。

 

男人像睡着了,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手上还插着吊针,一旁的点滴正缓慢地落下药水。

 

叶修在病床边坐下来,他望着男人刚毅的五官,突然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没有说话,言语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大用处,他昏睡着,听不到他的话,他也还有理智在,不至于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

 

他坐在病床边长久地沉默,只想着陪在他身边,到他醒来,不管多久,他都会陪着他,直到他醒来。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

 

叶修抬起头,陶轩站在门外,定定地望着他们。

 

“你来干什么。”叶修冷淡地说道。

 

“抱歉。”陶轩没有进来,“是我失控了,我没想伤害你,也没想……”

 

“够了。”叶修低声打断他的话:“如果他有任何意外,我要你陪葬。”

 

他正虚弱,语气谈不上铿将有力,只是平淡的嗓音柔软的陈述,叶修抬起眼帘望向这个昔日旧友,“不止你,还有嘉世,所有你觉得重要的东西,都要陪葬。”

 

他的眼睛里闪着点点冷光,Omega一样让人胆寒。

 

陶轩默默地点头,“我会承担应有的责任。”他说着,退出了门外。

 

病房里重新安静下来,叶修背对着韩文清,他坐着不动,开始想那些过去的事。

 

他总是拘泥于奇怪的点,在一起亲密无间的快乐片段未必想得起多少,但印象特别深刻的却是叶一笑生病那晚,韩文清抱着孩子去验血,他追过去,在走廊里听到孩子的哭声,心都被揪起来了,他站在走廊里不动,韩文清出来时看到他,把他搂在怀里压到他的肩头。

 

那时候他感到他是自己的Alpha,尽管没有标记,没有安慰的话语,没有信誓旦旦地要怎样怎样对他的宣言,可一瞬间他们心意相通,彼此信任,可以度过一切人生的艰难与波折。

 

他确定自己是被他爱着的,也确定自己是爱他的。

 

叶修低下头,捂住了眼睛。

 

韩文清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叶修说什么话,除了怼陶轩让他暗爽之外,叶修就没说话了。

 

为什么不说点好听的,Alpha丧气地想,你都没说过喜欢我,我还以为我躺在这里Omega会抱着我摇晃着我,说:【我爱你!你醒醒啊!】或者【你丢我一个人怎么办啊!】或者【老公!求求你看我一眼!一个破碎的我要怎么拯救破碎的你!】之类的。

 

可是叶修一言不发,沉默得让他觉得都要担心了,韩文清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叶修的背影。

 

他穿着病服,离他很近,低垂着头露出一段白皙的颈项,他很瘦,这样的姿势看得清后颈处脊椎的形状,腰身在宽大的病服下显得更加纤细,他是他的Omega,哪怕没有标记……等等,Omega还可以说:【老公你醒醒!求你标记我!标记我!】

 

Alpha等不到甜言蜜语,只好郁闷地睁开两只眼睛彻底醒过来,老实说他虽然后背肌肉拉伤痛得很,但总归没有大问题,修养几周的事,只不过想要几句告白,这么难……

 

他正准备起来,病房的门又开了,医生握着门扶手,沉着脸看叶修,“原来你在这里,你这种情况还到处乱跑,孩子不想要了?”

 

叶修呆了一下,反问:“孩子?”

 

医生放下手,“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韩文清一骨碌爬起来,“什么什么!你怀孕了?”

 

叶修被他吓了一跳,“你醒了?”

 

“这种小事不重要,”韩文清把他搂过来,“真的假的有孩子了?我靠这太意外了吧,你要不要紧,要不要躺下来,我靠你之前还被人绑架了……”

 

叶修明白过来,皱起眉头,“你刚才装晕啊。”

 

“不不不真晕,医生把我吵醒了。”韩总裁马上说:“你别伤心,千万别为我担心,伤到身体就麻烦了。”

 

叶总裁不高兴,“哦,你装晕啊,几个意思,想要我对你告白是吧,你怎么这么心机呢!”

 

“没有,大孙的主意,我真的受伤了,你看我背上缝了多少针啊,还打了绷带你看你看!”韩总裁力证清白,“不过你别担心,千万别大喜大悲,身体要紧,快躺下……”

 

医生忍无可忍,“你们两个!一个背上有伤给我回去养着,流多少血啊还爬起来,一个肚里有娃去隔壁躺着,不想要了啊!”

 

叶修乖乖地站起身,医生伸手扶他,韩文清坐着不动,眼睛还瞅着他,一副我随时去你房间照顾你的表情。

 

“你可照顾你自己吧。”叶修回头看他,“别想着算计我。”

 

韩总裁也很乖地点头,叶修走到病房门口,又回头,“至于这么想听告白吗,”他又转回头背对他老公,耳朵都发红了,“我自己挑的Alpha,我当然喜欢了,真是废话。”

 

 

——————————————

下章完结!!

评论(251)

热度(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