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在这里   53在这里   54在这里    55在这里


56

说去买酱油,其实是想出来放个风抽根烟,儿子在身边时不好抽,正好找借口出来,楼下不远就是便利店,他慢吞吞地走过去,边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再掏出火机,点着……


没点着,随着他的动作,火机本该冒火的地方只窜出来一朵花,噫,是老韩以前做的哄自己玩的小东西,后来拿给叶一笑玩,大概收拾玩具时没注意给放到烟具里了,刚才自己出门随便一拿,外表实在和火机完全一样分不出,老烟枪也上当。


叶修叼着一只没点着的烟,手里握着打火机,那一小朵花像开放在他的心上。


他以前没想过找Alpha,一个人一直往下过,做做事业发挥人生价值就挺好,结果随便撩一个Alpha就是真心人了,也不知道该算运气好还是不好,反正感觉不坏,希望到最后携手走完这一生的就是这个人,并且现在,他有勇气和他牵手到世界尽头。


连看到他都忍不住嘴角上扬,不止开心,连不开心的也会告诉他,软弱的部分让他知道,知道自己不是无所不能,同时了解对方也不是无坚不摧,人都有弱点,所以才需要一起面对,一张结婚证并没有那么大的约束力,但爱情不同,那束缚住人的心灵,使他们只看得到自己眼中的人,心里的人,像开了一朵花那么简单……叶修笑了,把花塞回去,打火机收好,放回口袋,他走到便利店门口,天像要下雨,忽然地阴下来,秋风吹过他的刘海,他不自觉抬头看天,一滴雨水掉在了他的脸上。


有人在他身后按了一下汽车喇叭,他就回过了头。


韩文清把米洗好放进电饭煲中,冻好的鸡拿出来解冻,配菜切好码齐,做饭是大工程,正忙得满头大汗突然听见叶一笑在儿童房里叫他:“老韩!”


“没大没小!”韩文清丢下手里的菜跑过去,“老韩是你爸的昵称,你也能叫?”


叶一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尿尿~”


韩文清牵儿子去洗手间,还在说:“也不对,你爸是叫老公,你叫亲爹吧。”


小朋友对着儿童马桶撒尿,韩总裁对着洗手间镜子对比父子两的脸,的确是亲爹,这么像。


韩文清把尿完的小朋友牵回客厅,拿了本婴儿看图点读本给他,又要去厨房忙活,突然想起怎么叶修去了这么久,去楼下便利店买瓶酱油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肯定又跑哪里躲着抽烟了吧。


不管了,先准备其他菜吧,韩文清想着,把点读书给叶一笑翻开,“上周学的爸爸妈妈哥哥妹妹还记得吗,自己看看复习复习,爸爸做饭给你吃。”


叶一笑乖乖地拿着点读笔点,单调的女声念道:“爸爸……爸爸……”


那辆车很熟悉,车牌号也是,车的主人身价不菲,但车子无论从外形到车牌号都是低调的样子,并不浮夸。


车窗摇下来,那人的脸出现在叶修面前,“好久不见。”


叶修看到他,“很巧,陶先生。”


“我在这等你。”陶轩也看向他,“有没有时间,想聊几句。”


天突然开始落雨,叶修没带伞,他站在忽如其来的雨里,对他摇头,“不了,我买完酱油就回家吃饭,要聊下次叫上我老公一起聊。”


“那算了,”陶轩不再坚持,只说道:“下雨了,我送你回去。”


“不了,没有几步路,跑几步就到……”


“你我非要到这种地步吗。”陶轩打断他的话,他拉开车门走下车,也站在雨里,“这里曾经是嘉世第一批楼盘开工的地方,我站在这里说我们要一起干事业,打天下,多少钱都能赚回来……”


叶修不想和他叙旧,敷衍道:“别说了,你送我回去,等我一会。”


他回头到便利店买酱油,很快就出来,陶轩仍然在等他,眼睛里闪出一阵光。


叶修拉开车门坐进去,手里还提着酱油,“我家你知道在哪里,那房子是我这么多年唯一从嘉世拿走的东西,就在对面。”


“它本来就属于你,后来分的员工住房你也不要,我都给你留着,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要真的拿走你的一切……”


叶修打断他的话:“陶先生不开车的话,我下车了。”


他的手扣在车门上要开,但陶轩抢先一步按住他的手。


“放手。”叶修冷淡地说道。


陶轩不说话,不动,他的手盖在叶修的手上一动不动。


叶修也不说话,他直接掀开他的手,陶轩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听我说话!”


“没什么好说。”叶修挣道:“谈工作请到我办公室,谈私事已经无话可说。”


陶轩不放手,车内空间狭小,两个成年男人拉拉扯扯间并没有太多余地,何况Alpha突然释放出大量的信息素,让Omega顿时无力反抗了。


“我说,”陶轩看着瘫倒下来的叶修,“听我说话。”


叶修倒在车座上,这不仅仅是Alpha信息素那么简单,他是个有自控力的Omega,不可能会被轻易地蛊惑。


“听我说话。”陶轩重复道,他的手阻止了叶修探向手机的动作,低低地柔声说道:“叶修,听我的话。”


点读机已经播放了完整的一遍读本,韩文清整理好配菜,洗手走出厨房,叶修还没有回来。


“出去抽烟也不应该这么长时间吧。”他咕哝着,把桌上的手机拿出来,拨打叶修的电话。


对方是关机。


“没电了?”他自言自语,转头看叶一笑,小朋友趴在沙发上无聊地咬着点读笔,一脸我很烦躁,还挺能吓唬人的,韩文清走过去,“饿了?现在还早,大菜还没做,等你爸买酱油回来,怎么这么慢。”


叶一笑抬头看他,脖子上还挂着的长命锁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说:“雨,雨,雨。”


韩文清顺着儿子的视线扭头望过去,窗外下雨了,并不大,便利店离家不远,大概并不需要特意去送伞吧,韩文清起身去关窗户,秋雨带着风飘到他的脸上,很有些凉意,一层秋雨一层凉,天气就要渐渐冷下来了,他们结婚就是秋天,不过日期是上个月,已经过了,两周年的时候还庆祝了一番,特别是晚上也激情地干了一场——一场干到天亮,叶修躺了一天没下床,真是幸福的生活……


韩文清想到他忍不住嘴角上扬,他平时挺严肃的并不爱笑,但叶修让他例外。


他低头望楼下的路,从十楼看去距离很远,树挡住他的视线,只看到满目的浓荫。


雨从天而降,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韩文清皱着眉头过去抱叶一笑,决定接老婆回家。

 

*

车沿着道路开,一路向前,两旁的房子越来越少,偏离了城市的中心区域,渐渐进入远郊。


副驾驶的座位被放到最平,叶修半躺在座位上,安全带束缚了他的身体,陶轩取了领带捆住他的手,实际上即使没有那些束缚他也无法动弹了,Alpha信息素让他的身体失去了所有力气,他的头疼得像要炸裂,根本无法反抗。


“没办法,我猜到你或许不想听话,只好用点手段了。”陶轩指了一下车载香水,“强力的催情剂,只要有Alpha信息素马上会诱发出巨大的作用,让软弱的Omega感受到几十上百倍的信息素强度,哪怕不是发情期也会立刻崩溃,就算你是个冷淡的Omega,本性也一样。”


他慢条斯理地说着,口气温和,他穿着商务人士的西装,领带虽然取下来了但衣领还是一丝不苟地扣着,看上去衣冠楚楚,绅士淡定。


“叶修,你为什么要这么抗拒我,我只想聊聊天,说说以前的事,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听。”他淡淡地说着:“我从不想伤害你,毕竟,我们是朋友。”


“朋友?”叶修反而笑了,“没有朋友会绑架了非要听他说话!”


他说着话,突然开始喘息,信息素让他的身体变得异样,欲望在体内升腾,他难受得难以控制。


陶轩将车慢慢停下来,此处是一处未竣工的工地,四周荒芜,水泥砖块堆得到处都是,冷雨中停工的起重机默默地矗立在建了一半的楼旁,混凝土色的楼身赤裸而空荡,露出光秃秃的钢筋。


“为什么带你来这里,不光安静,也和我要说的话有关。”陶轩打开车窗,他掏出一根烟点上,缓缓地喷出口中烟雾,“还记得我们的理想吗。”


叶修沉默着,他的眼睛望着放在驾驶台前的手机,只要能拿到它,就能求救。


“当年你离家出走,遇到我,你说什么来着,讨厌被束缚的生活,不喜欢规则和约束,不相信Omega注定成为Alpha附属的命运,你说你的道路都将由自己掌控,我都记得,”陶轩看着窗外的雨,视线停留在远处铅色的云层上,“我见到你时,你正遇到Omega发情期,一个人躲在车站的小角落里发热、发抖,我把你抱起来,你才十几岁,又瘦,像个小孩子,我把你抱到车上,保护了你……”


叶修不想他把陈年旧事翻出来说,如果他念及旧情,他们根本不会到今天的地步,他努力地伸长手臂去够手机,努力地抬起虚弱无力的身体,只要再差一点他就能拿到它……


“这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更不要说之后那么多年,我照顾你教导你,可你还给我什么,”陶轩转过头,“我是养了一头养不熟的狼么?”


叶修的指尖已经碰到了他的手机,但陶轩一下捉住了他的手指。


“这么漂亮的手,是属于我的。”他亲吻了那修长白皙的指尖,抬手将那只手机扔出窗外。


韩文清单手抱着小Baby,另一只手撑着伞,很快到了便利店门口,他一路走过来,并没有看到叶修。


跑哪去了?韩文清在便利店里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他,他把叶一笑放在地上,打叶修手机,依然是关机。


莫名焦躁的情绪开始在心底蔓延,他站在便利店门口望着雨幕如帘的道路,车辆经过时溅起无数水花,雨落在屋檐上,淅淅沥沥地响,空气中有不易觉察的Alpha信息素的气息,那似乎有点熟悉。


一般来说,在空旷的空间里,Alpha离开后,他的信息素会迅速飘散,会停留下来的除非是他刻意地突然释放,并且是巨大倍数的信息素剂量——可能是药物,例如强力催情剂,那会将Alpha信息素扩大几十甚至上百倍,对Omega有绝对的控制力,属于个人禁止使用的管制内药品——现在韩文清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用。


他回到店里,冷静地看向店员,“能把店门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吗?”


雨水冲刷着掉落在泥水里的手机,车子停在远处,没开雨刮器,前车窗有水流不停地流淌。


狭小的空间内Alpha信息素充斥着所有感官,Omega被压在驾驶座上无法动弹,他厌恶地挣着手:“别碰我!”


“你的天性会喜欢我。”陶轩没有把他的反抗放在眼里,他依然淡淡地说:“何况你本来就喜欢我。”


“去你妈的!”叶修咒骂道:“我从来没有!”


Alpha靠近了他的脸,低低地说:“没有吗,别否认了,你顾虑我的太太才一直回避我,我懂,我以前以为自己能自控,我也不想做抛弃Omega的不负责任的Alpha,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他低头亲吻了Omega温热的嘴唇,“你之前明明口口声声对我说,不会找别的Alpha,你要一个人过下去,原来是在骗我吗?你竟然和别人结婚,还有了别人的孩子,你在挑战我的底线。”


叶修躲避道:“滚开!”


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他几乎要窒息,同时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瘫软着,他无法躲避,嘴唇上的触感让他恶心地想吐。


陶轩察觉到他的抵抗,于是抬起头,暂时拉远了距离,“不愿意?”


“不……”叶修咬牙说道。


“现在不愿意?以前愿意的吧?”陶轩微微地笑了,“我离婚了,手续已经办好了,我不计较你对我的反抗,也不计较兴欣对嘉世的一再挑衅,反正卖了嘉世我们的钱一辈子快活都足够……”


叶修骤然惊道:“你说什么!”


他没想过要嘉世消亡,嘉世是共同的见证,是最初的真心,是曾经的天大地大的理想,而他竟然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卖掉?


陶轩的手放在Omega身上,“我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他解开了束缚的安全带,语调平和地说:“他没有标记你,我闻到你身上新鲜的、单纯的、惹人疼爱的初始Omega的气息,”他停顿了一下,突然笑了,“他为什么不标记你,是不是因为你心里不爱他,不肯接受他?”


叶修直觉地感到危险降临,天边的乌云突然低沉,远处雷声涌动,他努力地摇头,“放开我……陶……”


“那么我来标记你。”陶轩抱起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评论(315)

热度(1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