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5

基本收收尾准备完结,打算近期完结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在这里   53在这里   54在这里

55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叶修撑着头听他的员工汇报本月业绩,手无聊地转着一支印了兴欣Logo的钢笔,他的手指非常好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是弹钢琴的手。


“不错。”听完之后叶总裁发表评价,“这个月都辛苦了,我都记着,到年终给大家包红包。”


兴欣没有嘉世前期那种总裁说完话就有掌声的气氛,魏琛说:“等什么年终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方锐说:“老魏说的对!拿几个月后的东西吊着现在,诚意呢,激励拖太久没用,赶紧发了得了。”


莫凡说:“对。”


叶修托着下巴,“能有点振奋人心的发言吗。”


几个妹子但笑不语,陈果说:“老叶啊,最近振奋人心的消息很多,刚才的报告也听到了,好几个项目我们都打过嘉世了,和合作伙伴关系都在进一步稳定中,已经不可能被嘉世打压下去,最难熬的两个月已经过去,发红包也是应该的。”


叶修无奈,“阶段性成果而已。”


陈果笑,“有你在,就是一个阶段接一个阶段。”


大家鼓掌。


叶修妥协道:“既然老板娘都发话了,那就请财务部的人拿出奖金的发放方案,提交会议同意后执行。”


安文逸说:“我马上来测算,谢谢叶总。”


“谢你们慷慨大方的老板娘吧,”叶修叹气,“好日子才过几天啊,没赚多少钱就想着发钱了。”


方锐在一旁说:“叶总不要小气嘛,调动积极性下次赚更多,再说老板娘说得没错,最难熬的时候过去了,嘉世连连在兴欣面前栽跟头,他们的好日子才是到头了,我们都是好日子了。”


叶修若有所思,没说话,唐柔倒是站起来说:“叶总,我有问题,我觉得前几次从他们手下抢到项目太容易了,有运气的成分,但他们的决策的确有问题,整个企业经营方向就有问题。”


“这和执行总裁的理念有关,也和陶……”叶修停了一下,改口道:“有时候董事要求方向,总裁可以运作的空间有限,束手束脚就容易发生决策性失误,更何况嘉世的情况我很了解,他们内部管理太容易发生分歧。”


“那是,哪像我们兴欣,大家矛头一致。”魏琛指一下叶总裁:“Boss在内部,集火就够了。”


大家都笑起来,叶修也笑,手里的笔又转了一圈,“行,各部门各司其职吧,散会。”


会议室很快人都走空了,陈果虽然是老板娘,但还是亲历亲为地做很多事,她收起会议室的投影设备,边说:“该去接笑笑了吧,今天周五,韩总过来吧,老叶下午没事就去陪陪韩总和笑笑呗,你们一周见一次不容易。”


叶修把桌面的文件收好,嘴上说着:“还行,周末夫妻挺好,就老韩那脾气,要天天见非天天吵架不可。”


苏沐橙关着电脑,“叶总这么说韩总听到要扎心了,韩总对您那可是肉眼可见的宠。”


“得了吧,你们没和他相处过。”叶修说:“不过我下午打算陪笑笑上课,请半天假,还请老板娘批准。”


陈果抿嘴笑,“去吧去吧,最好你们夫妻两个一起陪。”


叶修摇头,“老韩那个工作狂,起码要下班才肯来,要晚上了。”


叶一笑现在一家早教中心学习,他一岁半了,自从遇到亲爹开启语言天赋和行动天赋之后进步神速,叶总裁考虑到孩子的发展将他送到早教中心,每天在专业老师引导下上课,今天下午上的是颜色教学,叶总裁在开放式全玻璃结构的教室外看叶一笑坐在几个小朋友中间,态度很屌地自己玩自己的积木,并不理会老师放在小孩子们面前的彩色面板。


旁边几个小朋友就听话多了,拿着彩色面板看老师,不管听不听得懂吧,至少态度值得肯定。


叶总裁清清嗓子,以示自己来了。


叶一笑回头看他,叶总指老师,皱眉说:“好好听课。”


叶一笑论皱眉只会比叶总裁更专业,毕竟家族遗传,小朋友没有把叶总裁当回事,回过头继续玩积木。


“孺子不可教也,”叶修低声自言自语:“几百块一节课的早教班你就这么糊弄我……要老韩看到了非把你当员工训一顿,到时候别哭,我也不帮你。”


叶一笑玩了会积木,老师过来单独给他辅导,耐心地指着彩色面板教他颜色,中英文双语教学,教育从娃娃抓起。


叶修在教室外关注儿子的学习,双手抱在胸前看,有人站到他身后,从背后搂他的肩。


“今天这么早?”叶修头也不回,不闻信息素光凭手感都知道是谁,“昨晚视频不是说下午有事晚上才能到吗。”


“惦记你。”韩总裁特别实在地说:“昨晚加班到十二点,中饭都在飞机上解决,就想早点到,陪儿子上课。”


叶修回头看他,“你儿子上课走神,不听讲,我瞪他他还敢瞪回来,不可教也。”


“这么厉害,”韩文清低头看他,“我都不敢瞪你,他就敢瞪了?晚上给他加鸡腿。”


两人相视而笑,叶修又去看叶一笑,“真的要狠狠管教了,老师教颜色他都不想学,就知道玩自己的。”


韩文清不以为然,“还小,学那么多干什么,以后大了再管不迟。”


“大了更难管,像你这样,我说话还管用么。”


“管用啊,最管用。”


“……少来,假模假样。”


“真的,我妈说我周末只惦记媳妇都很久没给她遛过狗了……”


他正说着,叶一笑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他现在会说很多话了,周一到周四只能在视频里看到韩总,现在见到本人,立刻喊:“老韩!”


整个教室的小朋友都转过头来看,连老师都笑了。


韩文清皱眉,“闭嘴,听课。”


叶一笑被更强力的皱眉吓到,乖乖回头上课,韩文清抱怨道:“都是你,总是在视频里老韩老韩地叫,叶一笑都不喊我爸爸喊老韩了,一会我得揍他,让他记住谁是他爸爸。”


叶修不高兴,“我不叫你老韩叫什么,叫你爸爸?”


“叫老公,”韩文清低头在他耳边说:“只在床上叫,平时我也想听听。”


叶修忍无可忍,“闭嘴,听课。”


韩总裁不高兴,叶总裁对他总有点职业病像对刚入职的员工,不过自己娶的媳妇只能自己受着,韩总裁只好不说话,看叶一笑上课。


老师教完颜色教学,把孩子们一一送出来,韩文清过去接儿子,叶一笑刚才吃亏了,现在很乖地张开双手,“爸爸,抱,抱。”


韩文清眉开眼笑立刻忘了刚才说要揍他,抱起来吸儿子。


叶修则去问老师孩子的学习情况,老师先夸奖了叶一笑聪明,又说:“不过他比一般孩子要更加独立,对于一岁半的小朋友来说不完全是好事,家人应该尽量多陪陪。”


叶修想了想,“没办法,我要上班,就算下班了也要继续处理公事,不过也会让别的阿姨陪他……”他停下话语,阿姨归阿姨,小孩子需要家人陪伴是无可替代的事。


老师点头,“工作很重要,亲情也很重要。”


她说着,又去照看别的小朋友,韩文清抱着叶一笑站在叶修身边,“她说得对。”


“对什么对,要不你来H市当全职爸爸?”叶修嘲讽道:“走了,回家再说。”


叶总裁车在早教中心楼下,一家三口开车回家,叶修在前排开车,韩文清抱着叶一笑坐在后排,问他这周的学习情况,口气像他平时跟员工开会。


叶修边想事情,过了一会说:“我想休假。”


“别撩我。”韩文清逗叶一笑,边回答:“我知道你放不下兴欣,所以我绝不勉强你跟我走。”


叶修不说话,韩文清说:“你是不是在想刚才老师说的话?要我说两地分居不是长久之计,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事业追求,想要一些东西就得放弃一些东西,多想也没意思。”


“我看你是忙事业根本没时间多想吧。”叶修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道理我都懂,但我想休假时因为最近不大舒服,”他停顿了一下,“太累了。”


韩文清停下动作,看前排的叶修,但驾驶座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只能看到座位上方露出的柔软的头发。


“之前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拼,加班像一日三餐,后来怀笑笑之后几乎一天都没歇过,唯独到Q市歇一阵子还被你差点气死,”叶修故作轻松地说:“到老板娘这里她对我太好了,不好意思不努力,兴欣前期人手少,到小安他们来之前我一天都没有睡超过六个小时,生孩子之前还在开会和方锐谈薪酬,后来要抗嘉世,就没一天闲的,我真的很累想要停一段时间。”


韩文清伸手过去摸他的肩,“那就停,多久都行,我养你。”


“谁要你养,”叶修撇嘴,继续开车,半开玩笑地说:“就是老头晕,我怕我过劳死。”


他不喜欢煽情,不喜欢示弱,更不喜欢在人前流露出动摇,但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能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虚弱全都告诉他,这大概就是外人和内人的区别吧。


韩文清连忙说:“你别乌鸦嘴,好日子才过几天。”


“这不是怕累垮嘛,就想休息一阵,”叶修拍拍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在兴欣彻底摆脱嘉世的阴影之前,我还不能退,不过也在做准备了,上午还在帮老板娘树立威信……”


韩文清揉着他的肩,不放手,“多想想你自己,干掉嘉世的事交给我。”


叶修接着说:“上午开会老魏他们要分红,我心里也是想着要给,但嘴上不松口,让老帮娘来当这个好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才能激励员工,也帮老板娘笼络人心,如果我休息一段时间退下来,她能指挥动这些老油条……”


韩文清没说话,过了一会才开口:“你怎么总喜欢当坏人。”


“我又不在乎这个。”叶修望着前方,不知不觉想起过去的事,他在嘉世时不喜欢什么话都说出口,有些行为的背后是善意,却总被恶意揣测,他懒得解释,总想日久见人心,企业发展得好,做事的人才能得到长久发展,但有些人不理解,中伤和恶意像背后的冷枪,让再多的坚持和再真的初心都化成泡影。


“没什么。”他像对自己说:“问心无愧就好。不说这个了,晚上你做饭,不想出去吃,胃口不好。”


车停到公寓楼下,韩文清抱叶一笑下来,伸手给叶修,“累了我牵你。”


“不至于。”叶修推开了,“你少跟我唱反调就够啦。”


“那是情趣,看你脸色是不太好,尽快忙完跟我回Q市养着,你韩哥起码要把你喂胖二十斤。”


“那你得好好练厨艺了,我可是相当难长肉的类型。”


“这不一直在学嘛,还有房子,”两人边说笑边回家,韩文清腾出手开房门,“上次跟你说的房子我敲定了,六百平米海景楼,做婚房。”


叶总裁推门进去,随手带上,“都结一年多了才准备婚房,可见韩总多么敷衍。”


韩文清说我去,“你不挖苦我两句对不起人设是吗!”


“呵呵。”


“四千万的房子,叶总不喜欢再买!”


“韩总这是千金博一笑?”


“少废话,疼老婆是韩家祖训,叶一笑学着点。”韩总裁把儿子放进儿童房,那里堆了很多玩具堆成一个小圈,叶一笑坐在里面开始折腾他的玩具,不吵不闹。


“儿子真乖,”叶修蹲下身,在孩子面前看他黑漆漆的脑袋顶,“仔细想想我陪他一起过的周末屈指可数。”


“别心疼儿子了,先心疼我,”韩文清在地板上盘腿坐下来,顺手把叶修拉到怀里,“你陪我的周末更少,还不停地谈合作、生意、股市信息,我比叶一笑惨多了。”


“等我这段时间忙完,就休息,”叶修靠在他肩上看叶一笑,手指随意地撩着韩文清的领带,也不弯弯绕了,直接要求:“你也要请假,陪我。”


韩文清点头,“补蜜月。”


“再不补蜜月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叶修笑,“快去做饭吧,我饿了。”


“这么早,天还这么亮就做饭?那既然老婆命令就去吧,想吃什么。”韩文清站起身,“我新学了一道酱油淋老鸡,正好露一手给你和我儿子瞧瞧。”他去外面客厅翻冰箱,“正好有老鸡,给儿子加鸡腿得多蒸蒸,就是酱油好像上次用完了。”


他又去厨房找酱油,“真的没了,叶一笑去打酱油。”


小朋友听到有人叫他,茫然地抱着消防车抬起头,“哦,哦。”


“他跟你闹着玩呢,老韩说话不能听,”叶总裁手指比在嘴唇处,“嘘,你就叫他老韩,他拿你没办法的。”


叶总裁喜欢欺负喜欢的人,还要教坏下一代,真是恃宠而骄,但韩总裁就算听到了也无可奈何,“老叶,你能教儿子一点正常的吗。”

 

“我教的不好你来啊。”叶修站起身,“你来教,我去买酱油。”刻意加重音,“老~韩~老~韩~”

 

 

 

评论(146)

热度(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