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周叶】特工教师2

职业病的叶老师,并不能辨认出周帅与其他人的颜值差距。
————————————
1在这里

2

“你好,叶老师,教育部门把你分到我们轮回学校当教师,我们欢迎你,希望你能够承担起体育老师的责任,好好引导各位同学德智体美的全面发展。”校长把一群人带到办公室,对叶修说道。

叶修点头,“为人师表,我会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

校长接着说:“所以需要调课的时候你该主动积极,把体育课的教学时间让给重要的课程。”

叶修本来就是无所谓的态度,不用上课正好进行他的观测活动,“这个服从学校安排。”

校长和他寒暄了几句,就让他去员工宿舍,周泽楷和江波涛还还站着没动,校长又问:“两位同学还有什么事?”

“学生会举办的校内运动会,”江波涛说:“资金都没什么问题,小周家有钱,宣传也不是问题,小周往那一站就可以,参与度也SO EASY,有小周在大家都会积极参加,BLABLA……”

在一旁准备去员工宿舍的叶老师想,这位小周是什么定位,万能吉祥物啊。

他刚才看到少女坠楼,所以对这起因人物多扫了几眼,但多年的特工生涯使得他的眼光与一般人有所不同。

普通人看人,会有意无意地在心里区分颜值,这个人长得挺难看,挺一般,挺好看,卧槽男/女神啊,之类的,周泽楷属于卧槽男神啊这种。

但特工的职业病使得叶修看人,只会区分为三类:目标,队友,其他。在场的所有人含男神周泽楷全属于其他,颜值自动归零。

江波涛继续说:“其他都没问题,就是正式比赛项目之前需要加强练习,希望有老师督导。”

校长皱眉:“能让你们办运动会已经是校方的最大宽限,学生的主业是什么?”自问自答:“是学习!”得出结论:“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在无聊的小事情上,好好回去读书,你们已经浪费了半个上午的时间。”

校长不高兴,周泽楷还想说话,江波涛拉拉他的袖子示意没用的,两人只好知难而退了。

出校长办公室时叶修还在走廊前转悠,手里拖着行李箱看四周,江波涛以为他找不到员工宿舍,主动带路:“叶老师,员工楼和学生会的房子很近,我们带你过去吧。”

叶修无可无不可,跟着两个学生走,两人一路上还在叽叽咕咕运动会的事,叶修心想真是你们真是小朋友,我可是守护了国家安全的男人,有我们这样的人在你们才有这样的安稳生活,他在心里把自己吹了一通,哥就是这么厉害牛逼,边盘算着搭建观测点的问题,最隐蔽的地方自然是他自己的员工宿舍,但未必是最佳观测点,工作不能被动,或许别的地方也该找找看。

特工生涯让他的听力水平高于普通人,两个学生声音不大,不过他全听得见,江波涛说:“校长就是对你有偏见,他老觉得是你引发了学校的骚乱,真是的,长得帅又有钱是你的错吗,你也不想的啊,我懂。”

周泽楷说:“……”

江波涛说:“幸亏你爸给学校赞助投资了不少,不然早就劝退了,说起来你家为了你能上学多花不少冤枉钱,你长成这样真对不起你爸妈。”

周泽楷说:“……”

江波涛说:“算了算了,多想想正经事,运动会还缺一个督导老师……”他突然一拍大腿,“诶,叶老师啊,我怎么没想到。”

周泽楷说:“嗯?”

叶修听得清清楚楚,江波涛压低声音说:“刚才校长说体育老师无所谓把时间让给重要课程,他这么闲不如拉来给我们帮忙呀。”

叶修心想,小朋友,不要想着算计哥,哥还要保卫国家机密。

周泽楷说:“他,愿意吗?”

江波涛说:“也是,新来的老师我们不熟悉不能贸然要求。”

叶修心想我愿意啊,我正好学校不熟,借这个机会仔细熟悉周边寻找最合适的观测点,我愿意。

叶老师主动回头,“感谢你们带我找员工宿舍,不然我一个路痴还不知道要找多久,你们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直说,正好我是体育老师最近很闲。”

江波涛眼睛里放出惊喜的光,“我真的有忙要您帮哦。”

叶修笑,“好说。”补充:“我就是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

“不不,您没有很老。”江波涛说:“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办活动需要一个督导老师,叶老师要是有时间……”

“有时间。”叶修爽快地说:“校长刚给我分到的员工宿舍是529,你们需要的时候直接来找我,对了,你们也留个手机号给我方便联系。”

这本来是普通的成年人社交礼仪,不过江波涛面露难色,“只留我的吧,小周他……”被人骚扰太多次了,手机号不能乱给!

叶老师分不出来周帅和其他人的颜值差别,没觉得自己要求有什么不妥,不给就不给吧,反正随口一说。

“不方便就算了。”叶老师挥手,动作潇洒。

周泽楷站着看他两交换手机号,叶修掏出手机按得飞快,他的手非常漂亮,洁白,修长,骨节分明,上下翻飞的样子简直像艺术品,周泽楷想象了一下这位体育老师这么漂亮的手托起铅球或者拍打篮球,觉得有点暴殄天物——这种应该去弹钢琴。

交换完手机号,江波涛指着叶修身后的绿树浓荫,“那后面就是员工宿舍了,我和小周还要去学生会,正好两个方向,就不送您过去了,有事联系哦。”

叶修笑,到分岔路口时挥手再见,叶老师拖着行李箱往右,周泽楷和江波涛往左,两人往学生会的礼堂走,江波涛说:“看不出来叶老师这么热心,我们明天就请他来督导。”

“他不对劲。”周泽楷边想边说:“他真的是体育老师吗?”

“咦?”

“你想想。”

周泽楷简单地说着,江波涛会立刻明白了,“那么我就仔细地想了想,好像从小到大体育老师没有这么文质彬彬的,体育老师应该看上去就很健壮灵活,他看起来像个宅男嘛,小周观察认真,机智!”

周泽楷提醒:“他的手。”

江波涛继续想,“没错,小周你这么一说我仔细回忆起了他的手,体育老师的手应该很粗糙对吧,毕竟拿铅球打篮球,他的不像,常年在室外活动也应该更黑一些,他站直了还没小周高,又瘦又白,如果他是教语文还差不多,真不像教体育的。”

“有问题。”周泽楷肯定。

“我赞同,校长也说是上面教育部门分到我们学院的,不过没关系啊,就算他是走后门进来的,能挂一个督导老师的名头就行,我们不需要在意那些成年人肮脏的PY交易。”江波涛无所谓。

周泽楷又说:“可是……”

江波涛点头,“可是他又能接起从三楼跳下来的人,具体的物理方程式就不算了,反正这必定要有非同一般的臂力和反应力才能接住,语文老师做不到,大概还是体育老师吧,就是看起来宅,当反差萌好了,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周泽楷想了想,“真的吗。”

“小周不要一直想新来的老师,”江波涛提醒,“我们还有很多正经事呀。”


*
被讨论的当事人可没有想他的学生,叶修拖着行李箱到员工宿舍,找到自己的房间,进屋关门,开始将他的工作装备一件件拿出来。

红白相间的行李箱里装了一把狙击步枪和一把手枪,箱盖上别着两把大小尺寸差异明显的匕首,旁边是子弹夹,通讯器,黑漆漆的枪体钢管和银亮的匕首刀锋交相辉映,反射出男人锐利的双眼,叶修清点了一下武器,脱了上衣只穿着紧身工字背心,他在狭小的单身员工宿舍里转悠,着手化整为零。

步枪较大放在衣柜里,手枪小巧放入电脑桌抽屉,长匕首随身,短匕首塞枕头底下,子弹夹书桌内,通讯器窗帘后——怕信号不好,特工叶小心地用窗帘隐藏着通讯器的位置,边在窗帘后观察着对面远处的高楼,目标出现在那里过,需要保持尽可能长的观测,确定位置,找出规律,接着一击必杀。

那楼房在住宅区内,三四十层楼的高度,几百个窗户阳台,观察难度可想而知,特工叶跳下床从行李箱下层拖出仪器,开始组装观测必备的望远镜。

出任务装备能简则简,叶修用剃须刀片代替螺丝刀进行组装,他低着头,刘海滑到眼前,只好将刀片叼在嘴里,顺手将顺滑的发丝撸到脑后,他的手指洁白,在棕色的发丝里滑动着,可谓赏心悦目——就是没有观众,色气也只能寂寞地贡献给冰冷的空气——他装好望远镜,吐出刀片,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杰作,军用设备自然是高清防震高保真,三脚架轻便牢固,单筒也节省了储藏空间便于携带,叶修将镜头对准窗外,又用窗帘小心地隐藏起镜身和三脚架,他从室内各个角度都试着看了一下,果然十分隐蔽不易察觉,这样就算有人误打误撞进来也毫无问题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记录,他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开始他的任务。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轮回学院的每一天都是充满青春朝气的好天气,学生会又日常到了告白时间,为了表示制度的严谨和仪式化,这个地点为学生会的礼堂,舞台上,主席周泽楷像往常一样如一尊大理石雕像般地坐在围了木质栏杆里的主席台上,如果他不是够帅的话,这种表情通常称之为木然。

头顶一束强烈的灯光照下来,四周都是黑暗的只有他是亮的,光柱中浮尘翻涌,因为怕告白的人对周主席突然非礼,所以对面的人也是站在木头围栏里,告白人站在一束雪白的光柱中,礼堂寂静无声,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法庭审判,告白人开始口齿清楚地念她/他的告白书,礼堂里回荡着她/他的声音,因为空旷,还有回音。

舞台下的学生会成员们还在进行着日常工作,杜明翻登记表,“江副,今天的第二个是……”

江波涛说:“吞吞吐吐什么,是什么意外人物吗?这次不是学生是老师?”

他凑过去看,杜明把表指给他,“是昨天跳楼那个,她运气真好啊,隔天就摇号到她了。”

江波涛赞同,“她应该去买彩票。”回头找了找,“但是,除了我们自己人,怎么没看到她?”

舞台上,第一个人已经告白完成了,眼神热切地等待着法官——哦不对,学生会主席的回答。

周泽楷沉默,摇一下头。

告白人却没有沮丧的表情,“我还会再来的!”

周泽楷沉默,摇一下头。

告白人兴奋地说:“小周等我!”就高高兴兴地下舞台了。

江波涛早已习惯,回头对杜明说:“她的号这个月出卡池的,别忘了。”

杜明说:“我知道,但昨天跳楼那个怎么还没来,要让小周白等吗?”

江波涛也有点纳闷,“迟到?前所未有啊,这个妹子懂得欲擒故纵了?”

两人正说着,身后礼堂的门开了,跳楼少女站在门后,表情局促地看着礼堂里的人。

“你迟到了。”江波涛对她招手,“小周在上面等你,你昨天没告白完的今天正好……”

那妹子打断他的话:“我昨天的事,非常抱歉,我不应该那么冲动,”她目光望着舞台上光柱里围栏中的法官——哦不对,学生会主席,“给你添麻烦了。”

她远远地对周泽楷鞠了一躬,又抬起头看江波涛:“还有你,非常抱歉,我刚才也向校长、老师道歉了,是我不好。”

江波涛和颜悦色地说:“没关系,你没事就好,现在去告白吧,相信小周对你也是印象深刻。”

“不了。”妹子笑了笑,“我不打算告白了,机会让给其他人吧。”

这是第一次!江波涛和杜明以及学生会其他人都惊呆了,“什么什么?!”

周泽楷也好奇地望过来,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我也要凑热闹!

妹子赶快解释,“我只是……只是……发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她的脸红起来,语气却坚定有力,“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只因为脸,所以,我……喜欢上了……叶老师……”

神展开啊!江波涛和杜明以及学生会其他人都惊呆了,“什么什么?!”

周泽楷郁闷,太远了你们的话我听不见!我也要凑热闹!

妹子低声地说:“他好勇气,超帅气!我只要默默地……看着他就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喜欢……”说着,不好意思地转身跑开了。

周泽楷很急,你们一脸的卧槽而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要凑热闹!

江波涛回过神,回头看周泽楷,大声传达:“小周你被人移情别恋了!”

整个礼堂都是这句话在回响,还有回音。



评论(69)

热度(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