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2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在这里

52

韩文清觉得叶修这人有点矛盾。

 

明明是个节操缺失的大龄男青年,却很多时候意外地容易脸红,明明是个风月场的老手,却对情情爱爱之事毫不随便,和第一次遇见自己就豪放搭讪约炮的行为十分不同。

 

韩总裁倒是希望他能随便一点,两口子鱼水之欢不是很正常吗,再说AlphaOmega之间那种事是天性,结果霸图和兴欣的合作都开展起来了,韩总裁居然还没有获得叶总裁的床上独裁权,说出去都没人信。

 

每当他在H市谈完工作、工作、工作,周一回到Q市时,被张新杰贴心地提醒韩总注意休息、张佳乐摇头感叹狐狸精采阴补阳、林敬言温柔地递上一包补肾冲剂时,他都得大力忍住内心和盘托出的冲动: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熬夜在工作,他不让我碰,你们是在嘲讽我吗!

 

他不能说,事关Alpha尊严,搞不好别人以为他不行,叶总嫌弃,才不让他上床。

 

完全没有这回事,叶总嫌弃韩总很多事,比如工作狂,比如事业脑,比如他洗完澡故意只穿着内裤在他面前转悠,而对方愣是对着电脑跟他讨论股市震荡,比如他说不准碰我除非我到发情期了需要Alpha,他就真的同意了呢,难道不懂什么叫欲拒还迎吗!一点也不聪明,不喜欢你了!

 

叶总裁哪有那么多矜持,两口子鱼水之欢不是很正常吗,再说AlphaOmega之间那种事是天性,叶总裁虽然很怕自己再陷进去,但嘴里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舒服是事实,直接上不就完了吗,你又不是第一次。

 

每当周一他回到兴欣的别墅公寓时,被苏沐橙贴心地提醒叶总注意休息、魏琛摇头感叹老韩果真猛男锐不可当、方锐揶揄打算生二胎啦这次有老公陪你啦时,他都只能当无事发生过般微笑点头:谢谢关心,单身狗不要羡慕嫉妒恨。

 

情况陷入了僵局,那就只好照叶修之前说的,等发情期吧。

 

但这次偏偏很奇怪,两个月过去了,居然一直没到发情期,每到周末一个雄性荷尔蒙爆棚的Alpha在身边绕来绕去贴身接触,居然就是没有发情期。

 

“银行贷款都下来了。”韩文清抱怨道:“要不别管发情期了,平时又不是不能做。”

叶修托着脑袋看电脑,“老韩你的诚信呢,之前不是答应好好的?”

 

韩文清只好说:“诚信不应该用在夫妻生活上。”


“诚信应该体现在生活的各个细节中,这关于你的人品。”叶修抬起头,从笔记本电脑后望向他,“不然你想硬上?”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教儿子认字,边看他,叶修的脸被电脑屏幕照得眉眼柔和白白嫩嫩,他倒是真想硬上,但是诚信呢?这一定是个圈套!

 

韩总裁继续指着图画卡片给儿子看,“唉,算了,等你到发情期。”

叶修只好说哦,继续工作。

 

晚上叶一笑先睡了,韩文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叶修从卧室里出来,用手扇着风,“怎么还这么热。”


“夏天没过完。”韩文清目不斜视,怕军心动摇。

 

大家都穿得很少,叶修洗过澡之后用小夹子把刘海全部夹到头顶,露出整个额头,看上去年龄一下子少了五岁,他穿着背心短裤,跑到客厅边开窗,短裤下的小腿晃来晃去。

 

韩文清瞟他一眼,忍不住喉结大动,这个Omega故意撩我呢?!我不能上当,不然又要小题大做说我没诚信,发脾气闹别扭什么的,怕了他了。

 

他只全神贯注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放偶像剧,男女主正要接吻……韩总裁换台,电视上正在放冒险片,男女主正要上床……韩总裁换台,电视上正在放广告,壮阳补肾一夜七次不是梦……韩总裁换台,只好看叶一笑常看的儿童频道,不巧正在放动物世界,解说词是热带森林里的孟加拉虎又到了发情的季节……我靠,现在的电视节目风气不正啊!


韩总裁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地打开剧库,挑了《人民的名义》,这下终于安全了。

 

叶总裁关好窗户,走过韩总裁睡的沙发,回到房间里,睡到叶一笑身边,小孩子睡熟了,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叶修有点生气,他连Alpha都撩不动了,对方看都不看他一眼,太扎心了几个意思嘛!

 

第二天是周一,本来韩文清要回Q市,但正好有个合作项目要剪彩他就多留了一天,加上前段时间银行贷款下来了解了兴欣资金的燃眉之急,大家兴致都很高,剪彩仪式完成之后陈果提议去庆祝一番,得到一致赞同。

 

吃完饭去KTV,陈老板包场,员工们都到了,大包厢里是管理层及家属,兴欣已婚人士只有叶修,家属就是韩总裁和他儿子。

 

天气炎热,叶一笑似乎白天在兴欣办公室玩的时候空调吹多了,吃饭时就开始咳嗽,叶修也没兴趣唱歌,只陪小孩子玩。

 

韩文清摸孩子的头,“好像比晚饭时咳得厉害。”


KTV里空调开得也很大,但因为人多,温度不算低,叶一笑站在茶几边玩桌玩,叶修看着他说:“晚上不能吹空调了,换季最容易贪凉生病,还是得通自然风,等会回家给他买点止咳糖浆。”


韩文清也说:“大人一天到晚呆在空调房间里都不舒服,何况才一岁多的小孩子。”


叶修叹气,“没办法,白天大家都要工作,今天你也看到了,新项目上马剪彩,所有人都在忙,除了放在办公室还能怎么办,请保姆放在家里我更不放心。”

 

“我们两个都要工作,不如放我家?”韩文清直说道:“我妈现在不负责董事会的具体事项了,她每天闲得很,我明天回去把叶一笑带Q市怎样?家里人也放心,总比一直在办公室吹空调好,办公设备还有辐射……”

 

叶修打断他的话:“不可能!”

他声音很大,一下子连唱歌的人都停下了,大家转过头看他们两,韩文清本来只是提议,主要也是想两个大人好好过过二人世界甜蜜甜蜜,一鼓作气把老婆拿下,结果被他突然一吼弄得大家都看过来,觉得很尴尬,反驳道:“我怕你辛苦,笑笑带到Q市大家都轻松点。”

 

苏沐橙以为两人在吵架,劝道:“韩总是好意吧,叶总别生气。”


这时叶一笑又趴在茶几上咳起来。

 

韩文清过去要抱小孩子,叶修一下把他手打开,他心情很糟糕,在他面前他一点也不想隐藏自己的不快。

 

方锐看出两人是真不愉快了,放下话筒开玩笑道:“怎么了怎么了,叶总别这么紧张,一个带去Q市正好生下一个,一边一个刚刚好,省得韩总惦记啊。”


叶修懒得解释,只冷淡地说:“哪有下一个。”


方锐被他呛声,不敢再说,打圆场道:“出来玩嘛,大家开心点,两口子的事他们自己解决,我们继续唱。”


大家给领导面子,继续装作开心地玩,韩文清站在叶修身边不动,“好吧,当我刚才没说过。”


叶修不说话,韩文清坐下来,“别气了,让我抱抱笑笑,明天我就回Q市了,这周事情很多周末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来……”


他伸手去抱孩子,但叶修把叶一笑先抱起来,隔开了他的手。

 

韩文清不高兴,“你脾气也太大了,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不让我碰也就算了,孩子也不让我碰,我刚才说错话了我认错还不行吗。”


叶修起身就走懒得理他,韩文清面子挂不住,坐着不动不去追,陈果忙过去推他,“韩总快去啊,大晚上的,一个Omega抱着小孩子。”


他还记得自己是个Omega吗……韩文清心内憋屈,他都禁欲多久了,因为尊重对方的感受所以一直违反生理地克制自己,结果不过是提了一句把孩子带到自己家那边过一阵子就翻脸比翻书还快了,他平时在霸图上班也很挂念儿子,就算轮流也该轮到自己了,怎么搞得像自己说错了多大的话似的。

 

他虽然这样想,觉得自己老婆比起别的Omega太不温顺了,但还是立刻起身去追,吵两句架算什么,总归不放心。

 

叶修抱着叶一笑出了KTV门,去地下停车场取车,本来老韩明天要走,他没打算和他闹得不愉快,但当他一提起要把叶一笑带离自己身边时,他突然无名火起,哪怕老韩后来说算了,他还胸口烦闷不安,加上孩子咳嗽生病,越发让他心情焦躁,哪里还有心情在外面玩乐。

 

他到了地下停车场,夏末地表温度很高,但地下停车场却是一进去就感到冷风嗖嗖,叶一笑趴在他怀里又咳了起来,叶修被风吹着也一个激灵,突然脑子一空,整个身体都不好了。

 

怪不得心情焦虑,原来是发情期……他剩下了这么点意识,腰腿都往下软,这时身后有人扶住他,叶修跌落在他的怀里。

 

“怎么了?”韩文清问着,闻到浓郁的Omega信息素,明白过来,“发情期了?”


叶修头晕,但感到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气息顿时安心不少,嘴里死撑着:“……你别管我。”身体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不由自主。

 

韩文清哪里还想得起刚才对方才对自己发火,立刻把他抱起来,“先回家。”


叶修点头,软绵绵地任由他弄,韩文清把他抱到后排座,放叶一笑在安全座椅上坐好,系好安全带,小孩子又开始咳嗽,咳得厉害,一阵接一阵,韩文清摸摸他的额头,还好,不发烧,“我先送你回家,再带他去医院。”他到驾驶座,边发动起车边说:“明天我不走了,咳成这样我不放心。”

 

叶修听到他的声音,低沉又安稳,刚才的气恼全都烟消云散了,他点头,“嗯。”


如果他再软弱一点的话,其实他想说,你以后都不要走。

 

很快开车到了公寓楼下,韩文清把叶一笑放在叶修怀里,抱着叶修上楼回家,他闻到Omega身上越来越浓的信息素,之前他还惋惜怎么还没到发情期,但现在虽然到发情期了,却必须先照顾小孩子,他还不至于急色到分不清轻重缓急的地步,小孩子咳嗽咳得不停,这让他十分担心。

 

叶一笑脸色发黄,咳得透不过气,韩文清赶紧去厨房倒了杯水过来,叶修把孩子抱起来搂在怀里,对着喂水。

 

两人没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叶一笑喝第一口就呛到了,水从鼻子里喷出来,孩子哇哇大哭。

 

他不是爱哭的孩子,之前半个白天和晚上都在咳也没有哭,这次是被呛得难受才哭起来,叶修心疼他,抱着不放手,韩文清放下杯子,“我现在带他去医院。”


他要去接孩子,叶修却突然抬起眼睛望着他,“你不会带他离开我吧。”


韩文清弯下腰,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你糊涂了吗?”

 

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让Omega理智不清,更何况身边有个Alpha加重了这些症状,他头晕得厉害,看人都在晃,韩文清知道叶修现在的身体不好过,他控住他的双肩,耐心地解释:“不会。”他对他承诺:“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叶修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男人的脸重新在他视线里清晰起来,这是可以信赖的人,他喜欢的人。

 

他松开手,小孩子在发抖,还在抽抽泣泣地哭,韩文清低头摸孩子的额头,“很烫,说不好多少度,还是直接去医院。”


他把孩子抱过来,小孩子在大人手里颠了一下,突然抽筋了,眼睛一下子闭起来,哭都不哭了。

 

没了小孩子的哭声,房间里突然静得可怕。

 

叶修脸色发白,“叶一笑?你别吓我!”


“去医院。”韩文清顾不得别的,他抱着孩子往外跑。

 

叶修急忙跟着他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他追到门口,抓住韩文清的手,韩文清冷静地看他,“你好好休息,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吗。”

 

叶修的眼中隐隐地有些水色,“我想去。”

 

他稍微一软,韩文清就受不了他这个样子,立刻改变主意,“那一起。”

 

车子往医院开,深夜的H市街头寂静,路灯撒下冷淡的光,夜风凉凉,吹得道路两侧的树叶不停晃动,又被飞速行驶的汽车迅速地甩到视野之后。

 

“别担心。”韩文清单手控住方向盘,腾出手握住叶修的手,“会没事的。”


叶修在后座上抱着叶一笑,他的目光只专注在孩子小小的身体上,孩子体温在上升,躺在叶修的怀里一动不动,不哭不闹,时不时手脚痉挛,额头上有很多汗,连嘴唇都是苍白的颜色。

 

而他自己,也在发烧,生理期的反应不会因为他对孩子的爱而减退,反而因为他的焦急而变本加厉,情R在他的体内肆虐,五脏六腑像要烧起来般地热,他连呼吸都是滚烫的,身体止不住地发软,脊背硬靠着胸口一口气强撑,他头疼欲裂,连怀中的孩子都在模糊的视线中摇晃,甚至有巨大的彩色的重影,而他的[][]早已湿透,狭窄的[]道温度高得让他觉得疼,可这时他哪里还管得了自己,满脑子都是孩子千万不能出事,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了。

 

 

 

评论(134)

热度(1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