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51

美人计~~~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49在这里   50在这里

51

室内游乐场离兴欣写字楼很近,工作之余和叶修熟的人都带叶一笑来这里玩过,算是常客了,游乐场分游戏区和休闲区,罗辑坐在休闲区忐忑不安地望着游戏区正愉快骑小木马的叶一笑,时不时偷瞄一眼场外那个霸道一脸的男人。

 

该男子高大威猛,表情冷酷,隔着游乐场的玻璃外墙望向室内,他出现在这种大人带小孩子玩的地方非常违和,罗辑看到他的目光锁定在叶一笑身上,却不进来,只盯着他看,就算想拐带小孩也不至于盯着一个不放吧,救命啊他该不会直接进来抢吧,叶总怎么还没来!

 

这正是从Q市赶来风尘仆仆的韩总裁,之前和叶修在视频里闹得不愉快,心情十分低落,想来想去不如当面说开,行动力很强的男人交代完工作就直接飞过来了,H市也是他的家,他连行李都不用带,说走就走,但到兴欣途中偶遇一个年轻男子抱着他儿子进游乐场,他心生警惕立刻跟过去,结果发现那名男子只是放他儿子去游乐场玩,韩总裁猜想可能是认识的人,因此也就只远远看着儿子而已,心想儿子虽好,叶修却始终不肯跟他放下心结,难道是心里始终放不下嘉世的前任Alpha?他们两个毕竟同城,难道平时也会见面?

 

他不知道自己脸色阴沉足以吓坏小朋友,直到感到头上有雨水落下来才回过神,原来天下雨了。

 

韩文清没带伞。他抬头望天,阴沉沉的云块从头顶飘过,突然有透明的伞布撑到头上。

 

“嗯嗯。”叶修咳嗽一声,“来也不给我打电话。”

 

韩文清回头,看到叶修的脸。

 

“别摆钱包脸,吓坏小朋友。”叶修说:“我公司的小罗带笑笑出来玩,今天他正好不上班,又细心,就让他带出来了。”

 

韩文清望着他,不说话。

 

叶修又说:“干嘛,见到我这个表情,还在生我前两天挂你电话的气?看不出这么小心眼。”

 

韩文清还是不说话,一张黑脸严肃无比,那表情恨不得叶修是他开会迟到的下属。

 

叶修撇嘴,“行行行,你爱看多久看多久,我找叶一笑了,伞给你,别淋湿了,晚上给我们做饭。”

 

他把伞把韩文清手里一塞,就要走。

 

但韩总裁没给他走的时间,他一把抓住叶修握着伞的手腕,将他用力搂进怀中。

 

伞应声掉落,地上有水,溅起一点点的水花,在夏天的雨里连水花仿佛都是清凉的蓝色。

 

叶修呆了一瞬,低声说道:“干什么,大街上,旁边还有很多小孩,你考虑点影响啊。”

 

韩文清就是不说话,只紧紧地抱着叶修,对于来来往往的人毫不在意。

 

叶总裁觉得自己吃亏,H市他认识的人多,而且这在兴欣附近,万一被他的员工看到总裁是个恋爱脑——噫,那边的罗辑放下你的手机!

 

“放开啊!”叶修挣了一下,没挣开,只好算了,不做无用功,“你到底想干什么。”

 

雨很快淋湿了两人的头发,街上都是打伞的人,他们也有伞,一把丢在地上,一把提在手里,人淋得湿湿的,眼睛都要睁不开,只有恋爱中的人才这么傻。

 

韩文清抱着他不放,在他耳边说:“我们应该有话直说。”

 

“哦?”叶修抬起头看他,“那你要说什么?”

 

“那天你要我走,是不是为了和他见面?”他终于问出了口。

 

叶修愣了愣,他低头想了一下,很多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回答,“不是。”

 

这是实话。

 

韩文清松开手,他控住叶修的脸庞,深深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他刚刚说话的嘴唇,“不是就好,我信你。”

 

叶修抬起眼睛看他,“本来就不是,我要开始忙了没时间和你在一起才让你回去,虽然……也有怕你多想的意思在,不过真的,我不是那么心机的人。”

 

其实他就是很心机的人,做生意的时候不知道多精明,谈判的时候不知道多奸诈,一两个百分比都算得清清楚楚,杀价比谁都在行,而且谈恋爱也很心机呢,喜欢对方抱他但是不说,喜欢对方为他着急但是不说,喜欢对方在他身边做饭再难吃也没关系日子就得这么过但是就是不说,所以说自己没心机很没有说服力,只好重复道:“我没那么心机,我很简单的。”

 

其实他真的就是很简单的人,虽然是个Omega却不想找Alpha,只想着上班赚钱拼事业为社会创造GDP,为了公司利益发情期找人自费解决问题,一发中招也认了,不打算找Alpha负责也不哭闹社会不公,闹到全网皆知是意外,对方Alpha要结婚,他也没为难他就同意了,还有比他更老实的人么?第一次都交代给他了,结果还不被信任要被调查,还被公司老板给开了,他最失魂落魄的时候也没想过不要孩子,生下来自己养,都不找人家要抚养费,还有比他更简单的人么。

 

韩总裁却反驳道:“哪里简单了,没见过你这么难搞的人,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行你告诉我,我喜欢你喜欢得都……都……都……”卡壳了,找不到形容词。

 

叶总裁心想自己老公怎么这么不善言辞,只有怼自己的时候才牙尖嘴利么,指望他说几句情话还得帮他想,只好说:“别说了,我知道。”

 

韩总裁不肯放弃,“你哪里知道,你要真知道,就好好跟我过日子,行吗。”

 

叶总裁说靠,“你别得寸进尺啊,以为你来一趟H市我就跟你了?”

 

“那你说你要我怎么做,能做到的我绝对不含糊!”

 

“怎么做,这还要我教?”

 

其实叶总裁也不知道要他怎么做,反正不能随便让他得逞了,结婚之前没好好追,现在想享受一下被喜欢的人追求的感觉还不行啊,总之叶总裁不是个心机的人,很简单的。

 

两人边说边在雨里拥抱,罗辑放下手机,拍够了,怪不得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原来是叶一笑亲爸啊,长得真像!他到游乐场里把玩得不亦乐乎的叶一笑抱出来,“要喝水吗。”

 

小Baby挥舞着双手说:“水,喝水,爸爸。”

 

“你爸爸在外面跟人演情深深雨蒙蒙呢。”罗辑拿杯子给他喂水,“你要一起看吗?”

 

小Baby说:“看!”

 

 

晚上回西湖边的家,淋雨了的叶修先去洗澡,顺便连叶一笑一起洗了,韩文清脱了湿衣服光着膀子去厨房做饭,他的确学了做饭,不过也就是马马虎虎的水平,做不出让人拿手机狂拍发朋友圈炫耀的大菜,都是简单家常菜,动作倒是很麻利,一会端出土豆丝番茄炒牛腩等几个盘子,叶修正好洗完澡出来。

 

他只穿着家居的长裤,头发还往下滴水,露出赤.果的上半身,他是Omega,身体纤细,体毛稀少,而且够白,就算缺乏男性荷尔蒙也挺赏心悦目,韩总裁站着不动看他湿的头发上滴下的水顺着脊柱往下滑,不由得喉头上下耸动。

 

叶修还在弄小的,叶一笑光溜溜地什么也没穿,叶修用毛巾包着他,指挥道:“老韩快去找衣服,不是说买了很多吗。”


“哦。”韩总裁如梦初醒立刻去找,很快拿了两件宝宝爬服出来,“这大小行吗?”


“差不多吧。”叶修接过来给孩子穿,韩文清顺势从背后抱他,两人光着的身体触碰在一起,难得的肌肤相亲。

 

韩文清贴着叶修的耳朵亲他,“叶总你看我大老远过来……”


“不要卖惨。”叶修拱了他一下,“离我远点,没看我在忙。”

韩总裁不动,“想你。”

 

叶总裁替他脸红,“脸皮呢。”

 

韩总裁抱着不放,“想干你。”

 

叶总裁又拱他,“胡说八道,我可是正经人。”

 

夏天裤子薄,还是H市传统丝绸料,隔着裤子摸叶总腿简直既有布料丝滑又有肉/////TI手感,韩总裁摸着蹭着身体起反应,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快要不行了,Alpha信息素不知不觉遍布在空气中,满房间都是让人难以呼吸的强势气息。

 

叶修手上不停地给孩子穿好衣服,他屏住呼吸道:“快把门窗打开,你又到易感期了?”

 

“看到你就易感,”韩总裁节操丢失,压低嗓音说:“你摸摸看。”

 

哪里还需要摸,两人靠在一起叶修早感觉到了,他也有点不好,努力保持着理智说:“信息素收着点,忘了婚前协议了?”

 

韩文清动作一顿,“婚前协议不作废了?”

 

“嗯。”

 

“真的假的,你可不许反悔!”

 

“嗯。”

 

“不离婚!”

 

““但你再不收起你的信息素再不放开我就得离了。”

 

韩文清松手,见好就收,对方肯收回作废那两个字已经是意外收获,取得阶段性胜利了!

 

叶修深呼吸,平息内心躁动,他被韩总搂搂抱抱怎么可能没生理反应,好在有叶一笑可以打掩护,心脏的男人把儿子抱在手里,转身坐到沙发上,“好了,来谈谈正经事。”

 

韩总裁没东西能掩护,只能顶着小帐篷坐下,“谈什么。”

 

“之前你跟我说的套路啊,”叶修正色说:“大家都是生意场上的老手了,直说吧,嘉世要打压兴欣,我们现在还没上市,需要钱。”

 

韩文清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古铜色的肌肤充满了Alpha的爆发力,不过他现在收敛了刚才的狂野情人样,认真地说:“没问题,具体让霸图财务部门和兴欣对接,我全力支持。”

 

叶修看着他,“这对你们也有好处,兴欣在明霸图在暗,用兴欣做诱饵吸引嘉世注意,霸图要下手才更容易,”他停顿了一下,“嘉世去年好几次的错误决策,我不信你们没有刻意误导。”

 

“瞒不过你。”韩文清坦然地说:“霸图的人,一言九鼎,说要弄死嘉世,就必须弄死。”

 

叶修笑,“对啊,本来就是老对头,弄死他们让出市场,霸图稳赚不赔的。”

 

“这是一方面,另外他们欺负我老婆,于公于私都要弄死。”

 

“不不不,公私分明,主要你还是为了霸图的发展嘛。”

 

“为你啊……”韩文清停下话语,明白过来,“不想承认我为你,是不想记我对你的好吗。”

 

“你要这么理解也行。”叶修认真地说:“记住婚前协议第一条,公私分明,霸图帮助兴欣融资,不代表你可以对我那什么,你懂。”

 

韩文清挑起浓眉,“怪不得今天总是提婚前协议,原来含义在此,心脏啊!”

 

叶修就问:“后悔了?”

 

“儿子都这么大了后悔也迟了。”韩文清过去抱叶一笑,“去吃饭吧,我儿子都饿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修试探道。

 

“是,都听你的还不行吗。”韩文清摇头,“心那么脏,却不对我用美人计,唉。”

 

 

 

 ——————————

久等了,不过真的按时填坑的啦~理解亲们想要尽快看到的心情,但是,不要催那么紧呀~~比♥~

评论(146)

热度(1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