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9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在这里

 

 

又爆字数了~

 

49

 

叶修很快回到兴欣的员工别墅区,他之前将韩文清电脑上的嘉世资料拷贝了一份,回来之后把小孩子交给陈果,埋头研究数字去了。

 

一会苏沐橙进他的房间,“叶总,明天真的要跟嘉世吃饭吗?”

 

“去啊,他们都直接邀请了,不去不是显得我怯场。”叶修头也不抬地说道。

 

苏沐橙在他身边坐下来,“见到刘皓他们多尴尬啊,还有孙翔,他那个人很骄傲的,还有陶董,他会来吗,要是他来了……”


“要来一起来,没时间一个个见,”叶修笑,“哥很忙。”

 

苏沐橙只好说:“可是我总觉得他们不怀好意,是鸿门宴!”

 

“其实刘皓之前就见到了,熟悉的味道啊,”叶修手指点着桌面,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映在玻璃台面上,“孙翔不熟,至于陶董,嗯,本来就是他直接给老板娘打电话,约的吃饭,老板娘不知道怎么拒绝就同意了,要我的话说不定多绕几个弯子开几个条件出来。”

 

苏沐橙若有所思,“我本来很紧张的,听叶总这么一说反而觉得没什么了,一下子轻松了。”

 

叶修看她,“轻松就好,还有很多工作,对了你帮我分析几个数据,太多了我一个人看不过来,明天中午之前告诉我结果。”

 

他拷贝了几个嘉世的文件给她,又专心研究起来。

 

他一贯坦荡,从没觉得哪里对不起旧东家,当初的离职是被迫,却也没有多大恨意,既然要见面那就见好了,心头最多的只是感叹,物是人非,再坐到一张桌子边已不是故友而是对手了。

 

晚宴定在H市钱塘江边的一处会所中,窗外是奔流不止的江水,入夜后的城市阳台正有光影效果恢弘的灯光演出,映得餐厅一片片霓虹闪烁的光。

 

兴欣来了不少人,老板、总裁、经理,他们以为嘉世也会来对应的人员,毕竟是公司间的商业晚宴,没有只来一个人的道理。

 

陶轩坐在主座上看着他们,“我说请你们吃饭,就是我。”

 

“不是,我以为一大桌子人。”陈果有点局促地看向叶修,她直觉这不是普通吃饭那么简单。

 

陶轩也看向叶修,“怎么,看到我都不说话了?十几年的老朋友,不至于换了家公司就得对立吧。” 

 

他坐着,叶修站着,两人隔着陈果对视,叶修之前想过和他重遇会是怎样的情景,H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只是本质宅又不会躲躲藏藏,有生之年肯定有那么一两次无可避免的狭路相逢。

 

但并没有想到,在本该是两家企业进行商业晚宴公事公办的场合里,其实只来了一个Alpha,对着明明是他逼走的Omega,一脸不加掩饰的旧情。

 

叶修坦然地说:“陶先生说笑,做生意和气生财,谈什么对立……”

 

“先坐,”陶轩打断他的话,“你坐这。”

 

他指了自己右边的座位,他是请客的人,坐主座,身边两个座位自然是给客人,兴欣按职位陈果第一叶修第二,左膀右臂的位置,自然是他们两个人的。

 

叶修没犹豫,直接坐下来,陈果也招呼其他人就座,服务员从旁边递上菜单,陶轩对陈果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女士选。”

 

陈果客气道:“吃什么无所谓,重在交流。”

 

陶轩微笑,“陈老板请随意,我的意思也是重在交流。”

 

那你一个人来交流什么,对面的方锐在心里吐槽,你至少得让孙翔也参加吧,哪有大老板一个人来交流的,又不是兴欣这种才起步没多久机制不完善的企业,讲道理你并不是直接负责执行的人啊!

 

陶轩又转头看叶修,“小叶呢,想吃什么?我记得你到H市这么多年也吃不惯杭帮菜,觉得太清淡了,对吗。”

 

“不是觉得清淡,是不合胃口,吃不来。”叶修平淡地答道。

 

“再试试吧,这家餐厅很地道,食材都是当天最新鲜的,或许之前不愿意,过了一段时间口味变了呢。”陶轩又拿了一份菜单给他。

 

叶修没接,眼帘垂着看铺红色丝绒的桌面,“不用试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喜欢十几年前就该喜欢了。”

 

“人的口味会变,厨师不一样食材不一样,做法的细微差别都可能带来偏好的不同,”陶轩固执地说:“再试试。”

 

陈果插嘴道:“就试试吧,来都来了,这么大饭店做什么都不会太难吃。”

 

叶修停顿了一下,点头。

 

服务员在一旁记录大家点的菜色,声音甜美地逐一介绍着杭帮菜的特色和卖点,轮到叶修时他稍微看了一下图片,随便点了,态度敷衍而客气。服务员记录完所有菜色离开宴会厅,厅里又安静下来。

 

陶轩满意地看叶修,“好久没见了,看你气色不错,比最后见面时好很多。”

 

“你指我最后申请年假的那次?”叶修抬起头看他,“说起来我也糊涂了,明明是老板让我休假,让我给其他人让位置,我也提交了申请,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无故离职了,是不是我自己记错了?”

 

陶轩就坐在他隔壁的位置上,离得很近,他微微低下头,靠近了叶修。

 

接着,在摆放了精美餐具的宴会桌上,他口齿清楚地当着一室人的面,表情自然地问他:“那你回来好不好。”

 

这他妈教科书一样地目中无人!魏琛坐在方锐身边,在心里骂道,当着老板娘的面撬墙角,也太不把人当回事了吧!大企业了不起啊!姓叶的你要是敢答应老夫弄死你!

 

其他人也惊呆了,哪有这么干的,你请人吃饭直接要人总裁离职?!

 

叶修反而笑了,他没开玩笑,而是很快收敛了笑容,正色地说:“我拒绝。”

 

陶轩眯起眼睛,“你可以先想一想,位置我随时能给你,还有其他的……”

 

“一个企业要保持正常运行首先要保证决策层的稳定,随意更换执行总裁不是成熟理智的做法。”叶修不想再听他这些,他直接地说:“更重要是我现在是兴欣的员工,老板娘,你没有开除我吧?”

 

陈果回过神,连忙说:“当然没有,怎么可能!”

 

“叶修,你还是不懂得权衡,”陶轩表情没什么变化地说道:“兴欣这样的企业,嘉世完全可以碾压,你的才华何必要做这种地方浪费,我能给你比以前更多。”

 

“我想要的自己去拿,不需要别人给。”叶修站起身,“开始时陶先生约兴欣吃饭说谈合作,所以我们来了这么多人谈,但现在我不觉得还有继续谈的必要,您如果没有诚意谈企业间的合作,而只是叙旧,恕我们不奉陪。”

 

他一起身,其他人也都站起起来,陈果低头看着陶轩,“陶董真自大,叶修在我们这里,以后谁碾压谁还难说!”她昂起头,利落的长马尾甩到身后,声音洪亮地说:“走!”

 

大家都不再装了,拿起包纷纷走出宴会厅外,唐柔竖起大拇指,“果果好帅!”

 

“嘴炮谁不会,何况我们真的有高手,对吧老叶。”陈果回头看叶修,却发现对方不在身后,她看了看两边,“老叶呢?”

 

 

叶修的确没出来,他也想走,但陶轩拉住了他的手。

 

宴会厅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桌冷清,和他们两个人。

 

“放手。”叶修低声说道。

 

“陪我吃顿饭怎么了,多少年没有单独吃过饭了。”陶轩松开手,“我要离婚了。”

 

叶修愣了愣,没说话。

 

“你知道原因,现在外人都走了,你陪陪我,”陶轩叹了口气,“之前你不肯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结婚了,你走了之后我时常在想,如果我肯果断些早点决定,或许你我就不会到现在的地步。”

 

叶修慢慢地坐回去,“你不必为我做这些,也别离婚,一个Omega一辈子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你离婚了你太太怎么办。”

 

“我管不了别人,你难道不懂我的心?”陶轩靠近了他,“之前知道你和别人结婚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伤害过你,我以为逼迫能使你让步,可是你宁愿放弃也不肯回到我身边……”他轻轻地抚上Omega的肩,“乖,我们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立场,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我现在能给你总裁职位,还有名分……”

 

但叶修打开他的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我并不会离婚,你的所作所为和我也没有关系。”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今天我肯来,只是我问心无愧,我以为真的是要谈生意,合作或者共赢,结果陶先生您完全没有诚意,你不但羞辱了兴欣,也羞辱了我,大家都是有家庭的人,谈这种事简直荒谬。”

 

他说完之后,直接起身就走。

 

“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陶轩在他身后说道:“不要怪我再次让你一无所有。”

 

叶修停下脚步,他的手扶在门把上,没有回头。

 

陶轩冷冷地说:“我刚才直接告诉你们了,要碾压现阶段的兴欣,嘉世完全可以做到,你再有才华抵不过资本的雄厚,孙翔是很能干的年轻人,纵然他思维方式上有所局限,但实话跟你说,我已经花大价钱请了雷霆的肖时钦来,你知道他,有他的头脑加上嘉世的资本会有怎样的结局,你应该清楚。”

 

他望着叶修笔挺的背影,情绪复杂,他不过是个Omega,为什么敢这么一而再地拒绝他、反抗他。

 

“市场就这么大,不需要多一个兴欣来参与,我会在它成熟之前消灭。”陶轩接着说道:“而你,识时务的话就回来,这是最后的……”

 

叶修头也不回地打断他的话:“那就等着看吧。”

 

他没犹豫地推开门,直接离开。

 

他搭电梯下楼,兴欣的人在楼下大堂等他,全都没有走。

 

陈果迎过来说:“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我想进去又怕你们……对吧?”

 

叶修莫名其妙,“什么对吧?”

 

魏琛叼着烟说:“别当我们傻,谁不会读空气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说的是菜吗,扑面而来的狗血再看不懂就别混了,给你们时间说开,省得以后还摆这种鸿门宴。”

 

叶修笑,“少废话,给我根烟。”

 

魏琛丢了根给他,“赶紧抽,回去了你儿子缠着你,又抽不成了。”

 

“老魏了解我。”叶修把烟含在嘴唇中,掏出打火机点着。

 

苏沐橙担心地看他,“叶总没事吧,陶董……哦不,陶先生情绪不太对,他以前不这样。”

 

“谁还管得了他的情绪,”叶修深吸口气,喷出口中的烟雾,他的表情有些模糊,“要跟嘉世硬碰硬了。”

 

Q市,回到霸图的韩总裁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堆积了一段时间的事务需要处理,几个经理轮番进他办公室报告,最后是张新杰,他陈述完近期的工作后,说道:“韩总心情很好,叶总那边处理好了?”

 

“还有的哄,”韩文清打开手机,“不过见到儿子了,会走路了。”

 

张新杰礼节性赞赏:“真是好孩子,还会走路。”

 

韩文清把视频播放,嘴角含笑地看着手机屏幕,真是看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

 

张新杰看了一会,说:“昨天林经理和张经理回来说过了,说那孩子和韩总十分相像,这么一看果然如此。”

 

“我儿子,”韩文清目不转睛看画面里的小宝贝,“叶一笑。”

 

“姓叶?”

 

“兴欣老板娘说老叶生他时受罪了,那就姓叶吧,我也不打算再要孩子,怕他再受罪。”韩总裁不甚介意,“重要是我和老叶的,长得多像,继承了我和他的优秀基因。”

 

张新杰心想继承了您的体格和叶总的狡诈,那这孩子以后怕是要让人头疼的,嘴上问:“叶总怎么想,还要离婚吗?”

 

韩文清放下手机,“他口口声声满意现在的生活不想改变,但我觉得态度软些了,新杰你帮我多出出主意。”

 

张新杰推一下眼镜,“标记他。”

 

“我开始也这么打算,可他不愿意,我想想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韩文清收起手机,“一个Alpha能标记很多Omega,一个Omega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他那么争强好胜怕是不想这么依赖别人,那我就给他足够考虑的时间,也正好让他看看清楚,我正是最值得让他信赖托付的人。”

 

张新杰想,您可真是条汉子,不知道夜长梦多吗。

 

可是,正如叶修所说,直面下属时韩总执行力可增加三倍,电话里张新杰敢嘲讽,当面绝对不敢,他又推了一下眼镜,“不标记的话,男性Omega是稀缺人种,对男性Alpha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万一有别的Alpha在相貌上或者能力上……”

 

“别的Alpha有我对他好吗,”韩总裁很自信,“再说我不信老叶喜欢小白脸,那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张新杰就没说话了,外人言尽于此。

 

两人又谈了工作,谈到嘉世,张新杰说道:“我这边有个消息,雷霆的朋友吃饭时透露的,说他们公司的肖时钦跳槽去嘉世了。”

 

韩文清有点惊讶,“小肖做事系统性很不错,嘉世要真能请到他,对未来发展助力很大。”

 

“先前我和韩总分析过,嘉世的孙翔锐意过头思虑不足,要是加上了肖时钦,那恐怕如虎添翼,嘉世要有大动作了。”

 

“……看上去像要针对什么,”韩文清看向张新杰,“你觉得呢。”

 

张新杰摇头,“不好说。”

 

韩文清若有所思。

 

两人又谈了其他方面的工作,之后张新杰回到自己办公室,今天的报纸已经送来了,他挑着扫几眼,一条不长的稿件引起了他的注意,因此他又拿着那张报纸回到了韩总裁的办公室。

 

“有事?”韩文清坐在办公桌后,正在看电脑,头也不抬地说。

 

“这个,”张新杰把那张报纸递到他面前,“我猜韩总有兴趣看到。”

 

那只是一条篇幅很短版面也占据不大的稿件,平时常刊登一些房地产市场上的逸闻趣事,现在所配发的也不过是两家企业共进晚餐的小新闻,但标题很显眼:

 

嘉世向左,惜君未归,兴欣向右,叶色撩人。

 

 

评论(131)

热度(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