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8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在这里


48

小孩子在火车上没睡一会,到夜里撑不了太久就要睡觉,叶修抱着他在床上哄,他自己的床当单人床够大了,睡他和他儿子两个刚刚好,再加一个那么大的Alpha就肯定很挤了。


“你别挤我,去睡沙发。”叶修侧卧在床上搂着叶一笑说。


”这床我睡一年多了习惯了,换沙发会认床。”韩文清打着哈欠,“睡吧睡吧困死了。”


叶修不为所动,“困就去沙发,你太大了床会挤。”


韩文清从背后搂住他,“抱着就不挤了,就这么睡吧睡吧。”


叶修挣道:“哪里来的不讲理的Alpha,动手动脚,快去沙发。”


Alpha信息素离得太近,再肌肤相亲很容易有生理反应,叶修主观意愿上并不想因为身体和某个Alpha建立关系,他不想再去爱他,爱情和Omega发情的感觉类似,都是难以自控的的糟糕,他现在有事业有孩子,没必要为了爽那么一两次又把自己推入失控的漩涡中。


“别碰我。”他继续说道:“别逼我说绝情的话,没意思。”


韩文清没放手,仍然从背后抱他,心想他还是这么冷感,软硬不进,简直像个无法入侵的完美防御体,因为他不需要一个情人,这个理由足够拒绝所有的箭头,什么人才能真的进入他的心底呢,那人恐怕得天时地利人和运气好得应该去买彩票了……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正是那个该买彩票的家伙,他嘴里说着:“再让我抱一会。”边松开了手,站起身。


困扰Omega的Alpha信息素立刻撤后,叶修感到身边陡然一空,像一阵风的离去。


“你好好休息,如果笑笑要尿尿或者要抱,就叫我,我随时来。”韩文清又说:“我去外面办公了,霸图还有很多事,明天我们再详细谈合作和嘉世的事。”

叶修点头,却说:“不用你,我自己带他一年了。”

韩文清也点头,真的走到外面,还顺手带上门,叶修松了口气,叶一笑窝在他怀里,还没睡着,正在趁机吃手指。

“说了多少次不准吃手指,再吃给你丢出去,让大老虎把你叼走。”叶修无奈地把孩子手指拿出来。


大老虎却探头进来问:“你叫我?”


“没有。”叶修看小老虎,“快睡,不然真的来叼走你了!”

小老虎被他爸爸吓习惯了,没用,反而瞪着大眼睛看大老虎,“呼、呼、呼……”

“不不不,是老虎,跟我念,老虎,”大老虎找到借口走过来,扑到床上,“老虎,老虎。”

叶修扶额,又来了。


小老虎发出嗷呜嗷呜的叫声,大老虎喜笑颜开地对学,画美不看。


叶总裁下床去外面,“你们慢慢玩,真是够了。”


他一直走到客厅里还听到一大一小哈哈哈哈的声音,好气哦,他儿子平时笑多金贵,遇到老韩这么开心,简直打脸,老韩平时社会你韩哥的脸,现在笑得不要钱,你们霸图的员工来看看啊!


叶总裁气呼呼地喝水,桌上笔记本电脑刚开,他想起下午匆匆扫了几眼的嘉世文件,端着杯子坐过去看,卧室里还在嘻嘻哈哈,他的注意力却被那些精心收集的信息情报吸引了,以至于什么时候没声音了都没注意到。


嘉世的问题绝对不小,叶修托着下巴滑动鼠标,对于嘉世,没人比他更熟悉,但就一年多的工程推进和投资项目来看,他们犯了不止一个决策性的错误,从一个企业的经营观念可以看出其执行总裁的行事作风,孙翔是一个过于一帆风顺的人,年纪轻轻就任大企业总裁,这可能让他飘飘然起来,他犯了大部分年轻人都容易犯的错误,激进而张扬,过于锋芒毕露。


很明显的投资圈套,他却掉进去了,但就算执行总裁阅历浅,嘉世难道已经没有能从全盘考虑、部署谋划的智囊团了吗,叶修想了想,大概的确很缺这方面的人才,他在任期间因为自己完全可以应对,并没有特地培养决策层面的大师——况且这种人才可遇不可求,蓝雨有一个,霸图有一个,雷霆有一个——话说回来,雷霆那个完全可以挖到嘉世来嘛,喻文州和张新杰动不了,但嘉世对于小肖的职业进程来说是一个飞跃式的台阶……

叶修边替他的老东家规划,边觉得嘉世的现状已经到了不容乐观的地步,大企业财力雄厚不假,但一旦资金链有问题,就好比多米诺骨牌,触发的连锁反应甚至高于普通企业,他边思索边查阅文件,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坐得腰都开始酸了,只好站起身活动筋骨,这时才发现卧室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


叶修轻轻地走过去,卧室的壁灯柔和昏暗,小孩子玩得累了,正趴在Alpha胸口睡得正香,Alpha也睡着了,四仰八叉地平躺着,睡姿相当不羁,一只手搭在小孩子的背上,把他搂在怀里。


“还真是亲生的……”叶修小声吐槽,又停下话语,叹了口气。


天性是基因里改不了的东西,他走过去把毯子盖在两人身上,调低了壁灯的光线,孩子睡着的样子十分乖巧,因为是趴着,小脸蛋被挤压出一个肉嘟嘟的形状,至于大老虎,睡着了也收敛了平时的冷酷固执,单纯地像一个带小孩子睡觉的好爸爸了,嗯,这样看也没那么凶,还挺帅的……叶修盯着两人看了一会,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


结果最后要睡沙发的是我啊……叶总裁躺到沙发上,调整了一下睡姿,心想你住我的房子,用我的家电,抱我的儿子,教科书般的鸠占鹊巢,还好没睡我的身体,这是底线,守住啊叶修同志。


叶修同志睡着了,半夜里迷迷糊糊感到有人蹲在自己身边,他心里知道是谁,反而觉得踏实,那人凑过来握他的手,低低地说着什么,他半梦半醒地听不清楚,就没回答,那人又过来抱他,身上的Alpha气息拥住他的身体,他像没了筋骨一样被他搂在怀里,紧紧地贴近他的胸膛。


像梦一样,所以可以放纵,他没想那么多,甚至觉得真要做了也随便吧,也挺爽不是,爱不爱的以后再说吧,提起裤子不认这种事,脸皮厚一点一样做得出来呀……


叶修就安心了,继续睡了,他做了很奇怪的梦,像接着很久以前的一个梦,掉在雪里的长矛找不到了,他掏啊掏的掏出了一把伞,可是没有下雨要伞干什么,他握着伞心里嘀咕,就算是Brigg的也不稀罕啊,正想着突然听到身后杀声震天:抓住他,集火那个【】!


叶修听不清他们说集火什么,不过他手里的伞立刻变化起来,他像打游戏一样横扫千军,爽得都不想醒来。


接着他就醒了,晨光从窗帘后漏进来,他闻到房间里有煎蛋的香气,于是抽抽鼻子睁开眼睛。


叶一笑乖乖地睡在他头旁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还没醒。


叶修转头看四周,他怎么回到卧室了,不是在沙发上吗……马上想起来了,昨晚老韩把他抱到床上了,等等!没做什么吧!


如果做了,肯定有感觉,现在没有感觉,那就是没做了?叶修跳下床,揉着眼睛顺着香气走到厨房,韩文清正在煎鸡蛋,认认真真地对付着蛋清,看样子想要弄出一个爱心。


“想不到你还挺坐怀不乱的嘛。”叶修在他身后说。


韩文清扭头看他,“看你睡得太香不忍心,再说急什么,老虎捕食很有耐心。”

“还真接受了这个设定。呐我不爱吃原味煎蛋,也不要吃妹子才喜欢的心形,我要圆的,糖心的。”叶修故意挑剔道,他回到客厅里,沙发上的床具已经收干净了,正好可以坐下来欣赏厨师的英姿。


韩文清浑然不觉,他捞起煎蛋放到一旁白色瓷盘里,洗锅准备煎另一颗新鲜的蛋。


“要甜的。”叶修补充。


韩文清找糖,头也不回地照做。


“改变主意,要酸酸甜甜的。”


韩文清找柠檬调味料,也照做。


“泰式的吧,再稍微辣一点。”

韩文清回头看他一眼,“又甜又辣又酸,能吃吗?”

“你管我。”叶修抬起下巴说。


韩文清说哦,回头继续钻研。


叶修感觉超好,他总是有点坏坏的小心眼,就像他以前想要折腾得对方满头大汗,就像他现在想要刁难得对方无可奈何。


早餐很简单,煎了鸡蛋烤了面包,配酸奶橙汁和新鲜蔬菜沙拉,又甜又辣又酸的鸡蛋居然不难吃——有情喝水都能饱呢,何况是预示着好兆头的煎蛋,总之叶总裁吃了两个,韩总裁很满意,“你喜欢就好。”

“昨晚你睡沙发睡得很挤吗?”叶总裁叼着块面包问。


“所以今天去买大床吧。”韩总裁认真地说。


“我家太小,放不下。”

“小床扔掉,睡大床才舒服。”

“那你今晚睡酒店吧,床够大。”


“我睡酒店谁给你做饭,你吃着我做的……”

两人正说着,突然叶修手机响了。


“是老板娘。”叶修拿起手机接起来,手机铃声吵到了小孩子,叶一笑在床上发出呜呜的声音,韩文清丢下他的早餐去抱小的,叶修继续讲电话。


叶一笑被吵醒很不开心,韩文清抱着他哄,又带他到阳台上看不远处的西湖,半天才哄出笑脸。


“来吃早饭吧,爸爸给你炖了板栗甜粥。”他抱着孩子回到客厅,一眼看见叶修正在发愣,“怎么了,老板娘说什么了?”

“哦,没什么,他们今天下午回来,我要回兴欣了。”叶修抬起头说道。


“会议不是明天散会吗,今天就回来了。”韩总裁很遗憾二人世界被打破。


“有公事,我也该忙起来了。”叶修低头吃酸奶,加了大块水果的酸奶口感十分醇厚,味道也很好,可他现在吃不出什么味道了。


陈果的确是今天下午回来,也的确是有公事,因为兴欣在昨天的会议中遇到了嘉世,刘皓已经得知他在兴欣的消息并转达给了陶轩,所以现在陶轩直接向陈果发出了邀请,他要请兴欣吃饭,明天的晚宴。


“我下午就回兴欣了,要不你回Q市吧,离开霸图那么久回去也有事。”叶修提议。


韩总裁单手抱着儿子去厨房端粥出来,“是啊,之前出差,后来开会,耽误不少时间,远程办公不行还得实地。”


“是啊是啊,韩总裁当面训人执行力加倍,哦不对,三倍。”


韩总裁不高兴,“什么话,我是那种靠脸办事的人么,你当我周泽楷呢。”


叶总裁稍加思索,“这么一想你和他应该是两个极端的靠脸办事啊……”


“不跟你计较,你要是回兴欣那我留在H市也没意思,我下午就回去了,真的很忙。”

“那我该荣幸吗,韩总放下事业陪我……”叶修叼着勺子感叹,“不对,是陪他自己的儿子。”


“是真舍不得,”韩总裁把粥打开,用变温勺搅拌着,边说:“儿子我能带走吗。”


叶修立刻皱眉,“不能!当然不能!想得美,你给我放下!”


韩总哦一声,把叶一笑直接放在地板上,“走过去,到你爸爸那里去。”


叶修起身,“别胡闹,他才刚刚学会走……”


他张开胳膊要抱,韩文清蹲下身护着小孩子,抬头示意道:“让他走过去,这么一点路,是我儿子的话肯定能做到。”


叶修盯着摇摇晃晃的小Baby不敢大意,随时准备接住他,叶一笑很争气,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跌到叶修怀里,算是走完了。


“儿子真棒。”韩文清站起身,“交给你了。”


叶修把小孩子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本来就是我的。”


“你的,我不跟你抢,太喜欢了想带回去而已,大的带不走小的也不让我带,这总裁干得一点都不霸道。”韩文清摇头,坐下去吃早饭。


叶修开始喂小孩子粥,边喂边想,你还是回去吧,我真得开始忙我的正经事了,而且谈恋爱这种事我本来就不想要,之前吃过亏,那滋味太难受了,你离我远点,万一再陷进去就太糟糕了。


两人上午一起带孩子去超市买菜,像普通家庭般过日子,下午兴欣众人都回了H市,包荣兴开车来接叶修和叶一笑,韩文清也拖着行李箱下来,“我正好去机场,儿子,跟爸爸拜拜。”


叶一笑很懂拜拜是什么意思,动着身体挥小手,“拜拜~”脖子上的长命锁一阵乱响。


“儿子真乖。”韩文清亲了一口小孩子的脑袋,低头看叶修,“老婆……”


“你闭嘴。”叶修不客气地说。


“就没那么乖了。”韩文清继续说完,“我走了,有时间来陪你。”


包荣兴趴在车窗上看家庭剧,叶修含糊地嗯一声,抱着叶一笑上车,包荣兴问:“就走了?不亲几下?”


叶修无语,包荣兴会意,把车开起来,倒车镜里映出韩文清的身影,还站在原地看着车。


叶修坐在后座上一动不动,不回头。


不喜欢分离的场合,从来都不喜欢。


车子开得很快,拐了个弯又过了一个路口,叶修还是不动,过了一会问:“包子,看不到老韩了吧?”


“啊?这都开出多远了。”


叶修转头看车后,果然只有热闹的街道和无穷无尽的车流。


他松了口气,回过头看怀里的小Baby,小孩子抬起眼睛看他,还在学,“拜~拜~”


叶修微笑了一下,对着孩子那与老韩相似的脸孔说道:“不拜拜。”接着抬起头,“开始说正事吧,嘉世怎么表示的?”





评论(99)

热度(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