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7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在这里

47

“我第一次到这里时,”韩文清还在继续说:“你赶我走,想不到如今我住到你家比你还熟悉吧,呵呵。”


叶修回过神,眨了眨眼睛,哦了一声。


韩文清凑过去看他,“没在听,在想什么?”


叶修转头看小孩子,“叶一笑要准备吃东西了吧,折腾这么久……”


韩文清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拉向自己,抱紧了他。


叶修挣扎了一下,就算了,反正他战五渣肯定挣不开。


“好好过日子好吗,你我叶一笑三个人好好过日子不好吗,家里没有经济问题,我们性别也很合适,你这么古怪能忍的人也不多……”


“喂!”


“说实话啊,你说你还能遇到比我更好的Alpha吗?”


“能啊!”


“就算比我更好,也一定没我对你好,我敢保证。”韩文清抱着叶修说:“不开玩笑了,我去做饭,你带我儿子玩。”


叶修抬头看他,“会做饭了?”


“答应你会学,就真的学了,”韩文清松开手,把衣服袖子卷起来,“容我自夸一句,米其林厨师水准。”


“你自夸起来真浮夸。”叶修啧嘴。


“那你吃吃看不就知道了,我看冰箱里有什么菜,让我做拿手菜给你。”韩文清过去开冰箱。


叶修也跟过去,从前他冰箱里只有泡面——虽然泡面也没放在冰箱里的必要,现在……冰箱里堆满了各种食材,新鲜的番茄辣椒黄瓜红红绿绿煞是养眼,箱门上还有各色饮料和零食,花花绿绿的罐子瓶子琳琅满目,韩文清拉开冷冻层翻找,叶修看到里面什么都有啊,牛排羊腿老母鸡,叹为观止,“你这是要开饭店吗,霸图不搞房地产改连锁餐饮哦?”


“这不怕你哪天回来想吃吗。”韩文清埋头找需要的食材,“万一你想吃什么家里没有,出去又跑了怎么办……炖鸡给你吃吧,好好补补,叶一笑喜欢吃什么,他现在能吃鸡蛋了吗……”


叶修不说话,看他的背影,心想这个Alpha真是高大壮实,蹲在冰箱前找东西都像一堵墙,挡得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他这么居家过日子的样子,好像真的是一个沉稳可靠的男人,能和他好好地过一辈子……


突然身后传来东西掉地上的声音,叶修惊了一下,转过头往沙发边望去,该不会是他儿子摔了吧!


只见叶一笑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下了沙发,此时正靠在沙发边站得摇摇晃晃,沙发抱枕掉在他脚下,大概就是刚才他掀下来的,叶修松口气,又惊喜了,“站得很稳了啊!”


韩文清也不管冰箱了,直接冲到沙发侧面,拿手机拍照,“我儿子都会走路了!值得纪念!”


叶修也过去,从背后护着小孩子,怕他摔倒,叶一笑还是懵懵懂懂地站着,扶着沙发边缘摇摇晃晃地对韩文清伸手。


“对,走过来,”韩总裁看着手机取景框里的宝贝儿子,“走,走。”


叶一笑听懂了,真的歪歪斜斜地开始走,他还很小,比沙发高不了多少,走得身体摇晃,像随时会摔倒,叶修小心地跟着他,弯腰扶在他身体两边,“慢点,慢点,老韩别拍了。”


“没事,男孩子摔一跤不要紧,人生第一步太重要了!”韩文清继续鼓励,“走,走,走向我,走过来。”


叶修想要吐槽他见你第一次时已经走过了,只说:“行了你别这么激动,早晚都会走的。”


叶一笑一步步往前走,从沙发一头走到另一头不到十米的距离,他每一步都很小,不稳,又慢,但是一步接一步,毫不迟疑也不怕摔倒地往前走,他一直走到韩文清面前,抬起双手,叫他,“爸爸、爸。”


韩文清一把抱起他,举过头顶。


叶修也站起身,放下心,他想他自己也一定像叶一笑这样歪歪倒倒地开始人生的步伐,走得慢一点,或者错两步,甚至摔倒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根本不是失败,只是波折,是人生的起伏,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向前,从原地重新开始,或者如王者般荣耀归来,一切都不是问题,何况在目的地,不是已经有人在等他了吗……


他不说话,突然地笑了。


*

叶一笑坐在婴儿座椅上等他的肉末炖蛋泡饭,韩文清还在炒菜,叶修抽空看了眼鸡汤,高压锅的显示板显示出还有一段时间,他只好安慰儿子,“汤还有一会,饭也还要再焖五分钟,你饿不饿?”


叶一笑饿得啃手,韩文清回头说:“要不你给他喝点牛奶,还有零食他吃不吃?”


“不吃了,专心吃饭。”叶修回到沙发上等饭,听到厨房抽油烟机的声响,其实没什么烟火气息,但光声响就很有踏实安心的感觉,生活注定是柴米油盐,钻石虽然闪闪发光,却浮华于表面,叶修端详着自己的手指,现在空空的,也挺好。


韩文清把菜端出来,“好了,来尝尝你老公的学习成果。”


叶一笑拍面前的桌子以示自己也要,并且他似乎被他的爸爸开启了语言天赋,呜啦啦地喊,“饭!饭!”


“我儿子真是一日千里的进步速度。”叶修很满意,“不愧是我叶家的人。”


韩文清把宝宝餐放在彩色小盘子里,再把新煮的饭拌到鸡蛋羹里,放在小BABY面前,“你能自己吃吗?”


“显然不能,你以为他多大。”叶修说,“你喂。”又说:“你会吗。”


韩总裁表示就算我不会也总想得到吧,于是开始盘腿坐到婴儿座椅边,开始用变色的温度勺子喂饭。


叶修也坐到桌边吃饭,韩文清做的都是家常菜,没什么太大花样,味道嘛……叶修吃了一口番茄,细细品味。


韩文清回头问:“有没有你妈的味道。”


“我十几年没吃过我妈的饭菜了不知道。”叶修吞下去,“嗯,还行吧,能吃。”


“谢谢叶总。”韩总裁继续喂饭。


“继续努力吧。”叶修又吃了一口。


“请叶总继续支持。”


“嗯,多学习,才有进步。”


“叶总肯每天吃,才去学。”


“啧,你这心态不对,太功利了,你想想看你学做饭是为了什么……”


“为了你。”


“……”


“还有我儿子。”


“少废话。”


“快吃吧,吃完还有正经事。”


叶修喝了一口汤,回头看他,“嘉世吗?”


“嗯。”韩总裁用勺子舀起一勺鸡蛋糊,变温勺能直观反映这勺糊能否喂进他宝贝儿子的口中,在空气中凉了几秒勺子变色了,叶一笑很聪明地主动张开嘴巴,乖乖地吃了一勺,韩总裁卖力地夸奖,“真棒,好会吃饭!”


“喂,嘉世呢!”


“再来一口,一大口,对,就是这样。”


“喂你的事业脑呢!”


“先吃饭,有什么比我宝贝儿子吃饭更重要?”


叶修盯着他看,“你居然这么喜欢小孩……”


“因为是我的孩子,”韩文清捏着喂饭的勺子回过头,“最重要是你生的。”


叶修立刻低头吃饭,过了半天说,“你套路真多,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我可是一个相当坚定的人。”


“哪有什么套路,发自真心的话,”韩文清边喂饭边说:“不过既然你说你对现在生活很满意,那我相信如果你好好跟我过日子,一定比现在的生活更满意,不信我们打个赌。”


叶修嗤笑一声,“激将法?”


“不试试怎么知道,要不你给我一个试用期,试用期过了转正,试用期没过就继续试用,行不。”


“呵呵,你想干嘛?”


“想啊,想很久了,你今天才知道吗。”


“我去,我问的是,想干什么!”


“你,这不废话吗,只有你。”


“……够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向套路别人的叶总裁闷头吃饭拒绝被别人套路,韩总裁揣着明白装糊涂继续喂饭,边喂饭边拉拢小的,“乖,你喜欢我了他才能喜欢我,唉,那么难哄,谁受得了。”


一家人吃完晚餐,天也黑下来,韩文清买了非常多的婴儿用品,从刚出生起码可以用到三岁,男女都有,从这种程度来说叶一笑真是回到家了,两位总裁给孩子洗完澡,抱出去遛弯。


西湖边空气清新,夜色下的H市依旧景色秀美,很适合散步和小孩子玩乐,叶一笑坐在婴儿车里玩摇铃,他被图新鲜的爸爸们穿上了女宝宝的小白裙,头上还扎了一个小蝴蝶结,他还小,还没性别概念,他爸爸怎么弄他他都无所谓,就算被拍了照片下来也还是严肃的小韩脸——都是以后的黑历史,至于给他爸爸扎蝴蝶结任性撒娇则是他妹妹的拿手好戏,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韩文清推着婴儿车和叶修谈论公事,“嘉世的情况刚才你也看了我搜集的部分资料了,你怎么想。”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就扫了一遍,等叶一笑睡过再认真研究吧,但我看出来了,”叶修看他,“你搜集嘉世这么多情报,不是一般的竞争对手关系吧。”


“老实说没打算放过他们。”韩文清很坦诚,“法制社会不能随便揍到他们半死,起码也要让他们出出血才好,我弄不死他们就弄死嘉世。”


叶修摇头,“至于吗,和气生财。”


“至于啊,他们污蔑中伤你,把你逼得离开,我做你男人的能轻易算了?”


“不要乘机占我便宜,”叶修正色说:“而且,我和嘉世的恩怨我心里有数,我替他们打江山赚钱,但我也是从那里一步步成长的,哪怕最后他们亏欠我,这笔账我不想算,大家好聚好散各自发展,挺好的。”


“有时候我觉得你善良到天真了,”韩文清反而笑了,“你不想算,人家未必不跟你算,嘉世这么多竞争对手,谁最了解他们?商场如战场,他们知道你在兴欣坐镇不搞你们?”


叶修低头不说话,韩文清又说:“兴欣这一年多发展太快,新杰都注意到了异常,绝对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你们老板娘直接说她背后的男人是个Omega,全行业有几个翻云覆雨的Omega大家都太清楚了,有脑子的人都猜到是你,嘉世虽然后来才到会场,但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事,你觉得他们还会不知道?”


“嗯,你说的我全都明白,不过人非草木,说句矫情的,总归是自己十几年青春耗尽的地方,”叶修叹了口气,“我只想相安无事,况且现在兴欣实力还弱得很,有多少斤两我也很清楚,跟嘉世算账也要看自己现在有没有这个本钱。”


“你别担心这个问题,我和老板娘之前就谈过这件事,”韩文清认真地说:“国内市场就这么大,地产业高速发展这么多年也有饱和的问题了,嘉世在国内是佼佼者,我不介意搞死他们瓜分市场份额,也不光是为你,也是为了霸图的事业,所以打算和兴欣合作,我愿意财力上尽一切支持,让你放手一搏。”


“你那么肯定我能赢?”叶修斜眼看他,“这可不是儿戏,输了也不是小钱。”


“信任你就是信任我自己的眼光。”韩总裁十分自信,“我还能不信我自己么。”


月光下他的眼睛里映出西湖脉脉温情的水,宝石山耀眼辉煌的灯,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男性的磁性,“该到你回来的时候了。”


叶修抬起双眼望向他,有些东西一直坦荡荡地一览无余,比如温柔,比如深情,比如假装不经意地搭在他肩上的手。


有什么能瞒过我呢,叶修在心里想,看在老韩你这么辛辛苦苦套路这么久的份上,那我要不要考虑一下走走你的套路呢?于是故意地问:“那你现在觉得自己眼光怎么样?”


韩总裁自打脸都习惯了,“当然是超好的。”




评论(168)

热度(1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