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在这里    45在这里

46

“无耻!”叶总裁咬牙切齿,但他抱着小孩,手没法动,不然他一定使劲擦自己的嘴唇,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地任由自己的嘴唇染上了对方的温热。

韩总裁也立刻发现了这个现状,他果断放下报纸又靠过去。
叶修怒目而视,“你敢碰我……”

又被亲了一下。

“你的脸……”

又被亲了一下。

“你……”

这下被亲了很久。

叶修没法动,韩文清毫无顾忌地抱着他亲吻,小BABY被抵在两个爸爸的胸口,睡得暖暖香香。

不过高铁上也没法太放肆,勉强够本的韩总裁松开手,叶修立刻扭头看一旁,低声斥道:“流氓!”

“有结婚证的。”韩总裁拿报纸,正色说。

“已经谈好了要离婚。”

“我不离,你能怎样。”

“说好了你不能反悔,最基本的诚信呢!”

“反正不离。”

“呵呵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哥有一个律师团……”

“在说离婚之前,先说说嘉世吧?”韩文清把报纸递过去,“嘉世出问题了。”

叶修立刻放下私人恩怨看过去,“什么问题……”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侧脸,心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连怼我都忘了,难道还是心里有那个Alpha?

打住打住,那个Alpha怎样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在我身边对不对,还有我的小天使儿子,韩总裁深呼吸,闲杂人等退散。

叶修仔细地看着报纸,其实就是财经栏目的特约评论稿,左姓撰稿人对当下几家地产企业做了盘点,喜好分明,蓝雨潜力无穷,微草暂且不理,轮回靠总裁的脸创造GDP,最后点名嘉世,认为江河日下云云,倒没有实际的财务数字。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叶修很快看完了,“都是他个人的主观看法。”

“老左我认识的,你也认识吧,这人虽然主观好恶强烈,可是人脉路子都很广,业内资深了,能拿到一手情报,风格虽然是尖刻了点,但不是随口胡说。”韩文清说道。

叶修把报纸抽过来,“如果你说嘉世经营有问题,我也有这种感觉,毕竟我一手带大的企业,没人比我更了解,”他停顿了一下,想起之前和唐柔在酒店里的分析,嘉世至少今年的财务报表不会很好看,但老牌企业运作都是稳定的,哪有那么容易一溃千里,叶修接着说:“但要说真有多大问题,也是危言耸听吧,我们又看不到真实的资产负债投入产出。”

韩文清看他,“你这两年关注过嘉世吗?”

“没精力,没时间,我光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叶修摇头。

韩文清打了个响指,“我在关注,我一直搜集他们的信息,回家我开电脑给你看。”

叶修哦一声,点头。

过了一会反问,“什么回家,回谁的家?”

“你的家。”韩总裁认真地说:“你的婚前财产,我不会侵占,就是每周去打扫卫生,让你回家舒舒服服。”

叶修明白过来,虽然他早就从苏沐橙那里知道老韩住他房子里,可听当事人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还是感受不同,嘴上却说:“你好意思吗,住我的房子,我批准了吗,诶你怎么进去的啊,我那公寓管理员能让你一个外人随随便便进?”

“你似乎总是不记得我有结婚证。”韩文清说:“每周都去,也混熟了。”

叶修讽刺道:“每周都去,你够闲的。”

“哪知道你每周都不回来,真够忙的。”韩文清诚恳地回答。

“……”

“是不是有点感动?”

“……吵死了,我儿子还在睡觉,嘘!”

两人都不再说话,气氛却比说话更加暧昧温情,高铁在轨道上飞速运行,两侧的景物飞速地往后退去,蓝天映衬下树绿花明,风光无限好,从S市到H市不过一个钟头,很快抵达了目的地。

叶一笑下车时醒了,起床有严重的起床气,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叶修抱着他走在路上,韩文清拖着行李箱在他身边说:“他这么凶怎么了,谁招惹他了?”

“你是不是对你平时的脸有所误解,你平时也这样。”叶修叫了辆出租车,边上车边说。

韩文清把两人的行李都装进出租车后,上车坐到他身边,“真的假的,我有这么黑脸吗。”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有人半夜给你交钱包。”

“不是因为我一身正气别人以为我是警察?”

“呵,你真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与其说像警察,不如说像黑社会吧!”

韩总裁颇自信,“怎么可能!要不是家里有企业要继承,我一早去当警察主持社会正义了。”

叶总裁转头看他,“那最适合你的警察职位是去黑社会中当卧底,不用乔装,往那里一站就是要收保护费……”

韩文清一把搂住叶修的肩,“那你都不怕我?”

叶修还没来得及讽刺回去,趴在叶修怀里的叶一笑已经动手了,小BABY拍着韩总裁放在叶总裁肩上的手,啪啪啪地响。

“一岁的小娃娃都不怕你,还指望我怕你。”叶修不无得意地说道。

“因为他是我的小老虎。”韩文清凑过去捏小BABY的小脸蛋,“叶一笑,宝贝儿子。”

叶修看他,“你叫他名字叫得顺口,他没跟你姓哦。”

“姓氏无所谓,你付出更多更辛苦。”韩文清说:“下一个能跟我吗。”

叶修抓住重点,“没有下一个。”他本来想说要离婚,但小孩子在,不说也罢。

“那就这一个吧,一个更宝贝。”韩总裁以退为进绝不纠结。

一家三口到达叶修西湖边的公寓,下车,韩文清在后面运行李,叶修先进公寓楼,管理员一抬头看到他,吃惊地说:“诶,这不是叶先生吗!”

“你好啊。”叶修笑着打招呼。

管理员站起身,“叶先生你终于回来了,哎呀都有孩子了。”又看到他身后的韩文清,“你先生也来了,这次终于一家团圆夫妻重聚,恭喜恭喜。”

叶修保持微笑,“不,我正好想跟你说,我的房子不打算让他人住了,有结婚证也不行,麻烦下次出入大楼严格检查来客证件,保证住户隐私。”

管理员一脸诧异,叶修抱着小BABY从他面前走过,韩文清对管理员解释:“是对我发脾气,没事。”就去追叶修了。

搭乘电梯上楼之后,韩文清掏钥匙开门,叶修还在说:“你还配了我家钥匙,这楼管理太松懈了,我要投诉……”就停下了话语。

家,和他一年多之前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太一样了。

房间打扫地非常干净,有人专心照料的房子,和随随便便住的,当然是感觉完全不同,陈设布置完全没有改动,仍然是他记忆中家的样子,但细节的地方——比如进门处会有两双拖鞋,叶修想你怎么能预料我总有一天会回来还跟你一起;比如桌上有人放下看了一半的书,叶修想你还真把这当自己家不客气,比如沙发上会有两个抱枕,叶修想会不会洗手间会有两支牙刷床上有两个枕头;比如电视墙上有全家福的照片,叶修想你把我当年发在群里吓唬小朋友的合照和叶一笑的B超照拼在一起真是审美奇葩脑洞清奇;比如进门的书房是不是被改成了婴儿房的样子,那里面卡通贴纸的墙纸一眼就看到了,还有摇篮你以为叶一笑多大了还需要睡摇篮……

“还算整齐吧。”韩文清也进门,顺手把房门关好,“没把家里……好吧,没把你家弄得太乱。”

叶修换了拖鞋把叶一笑放在沙发上,“还行,看不出来你喜欢打扫卫生,第一次到家里来就像搜查一样地收拾,看来是习惯。”

“那你真对我误解了,上次是想多了解你,书上说从一个人的生活起居能了解一个人,现在是怕家里太乱,你回来不满意一转身就走了,”韩文清低头看他,“真的,别再走了,怕了你了。”

叶总裁心想你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又不傻难道看不出你套路?

小BABY不懂他的两个爸爸的套路,他坐在沙发上说,“嘘,嘘。”

叶修秒懂,故意对韩文清说:“要你抱呢。”

韩总裁哪里明白,伸手就把叶一笑抱起来,说时迟那时快,一股温温的水流射了他一身,从上到下。

韩总裁盯着自己被尿湿的衣服,有点发呆,再看他宝贝儿子,终于这才有点笑容地对他呵呵,遗传的叶氏嘲讽。

“呵呵。”叶修把儿子接过来,心想套路我?总有恶人能磨你!

“他把我尿湿了,”韩文清这才反应过来,“我衣服全湿了……”

“干嘛,要打儿子啊,你敢动手试试?”叶修早已看透他本质了。

韩文清露出惊喜的表情,“好厉害!”凑过去给小BABY点赞,“儿子棒!”

叶修摇头,这个傻爸爸无药可救了。

“不过下次不能说嘘,直接点说,尿尿。”傻爸爸开始教学模式。

小BABY瞪着大眼睛看他,叶修插嘴道,“你好歹先把尿湿的衣服换下来啊,多笨!”

韩总裁不介意,“没事,我儿子衣服尿湿没,湿了先给他换衣服,就是不知道我以前买的会不会太小……”

“没湿,你管好你自己吧。”叶修打断他的话,又说,“你还给他买衣服了?”

韩文清嗯一声,起身去卧室找干衣服,声音传出来,“买了,买了很多,你一走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只好多买一点,各种颜色都买一点,万一是女孩子还买了裙子,想着哪天你回家了,带孩子回来了,家里什么都有……”

叶修低头笑了一下,低声对叶一笑说:“他又来套路我,心脏。”

叶一笑附和:“脏、脏。”

韩文清光着膀子从卧室出来,他衬衫裤子全湿了,脱得只剩内裤,一手提着脏衣服,一手拿着干净衣服还没穿,他勤于健身,脱了衣服的肌肉线条非常明显,虎背熊腰的,标杆性的Alpha,配上一头利落的短发,看起来精壮又干练,穿上商务套装还像个社会精英人士,脱了衣服完全……如果左纹龙右纹虎分分钟要社会你韩哥了。

叶修看着,脑子里想象这位总裁当黑社会的样子,韩文清回头说:“身材好吧,熟男诱惑吧。”

“呵呵。”

“真的,你看我臂肌,”比划起来,“腹肌,”继续比划,“背肌,”转身,“一夜七次,包你性福。”

叶修嘲笑道:“真打算出卖体力了?展示肌肉求叶总包养了?”

叶一笑插嘴,“包,包,羊……”

“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学就会。”叶修无语,转头看韩文清,“赶紧把衣服穿了,什么样子。”

韩总裁不穿,“你什么时候到发情期啊?”

他不提还好,一提叶总裁想起前几天被他硬上,“我才过去没几天!禽兽!快把衣服穿上!”

韩总裁哦一声,乖乖开始穿衣,心想来日方长先按兵不动,家里就他们两个成年人,把孩子哄睡了还不是随他怎样,先哄着吧,他很快把家居服穿好,捡起脏衣服进洗手间,全扔到洗衣桶里,开始用洗衣机洗衣服。

叶修看他动作流畅迅速,心想你对我家真是了如指掌啊,这算不算教科书般的鸠占鹊巢,我一西湖边均价破五万的房子免费给你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这放过去叫入赘!怪不得叶一笑跟我姓!

韩总裁调好洗衣机程序回过身,正看到叶修在看他,两人视线对撞个正着。

“我可没看你。”叶总裁马上否认,“是觉得你对我家太熟悉了。”

“毕竟住了这么久,”韩文清走回来,“我还记得第一次到这里……”

这些事不需要他提醒,叶修也不会忘记,那时他们才从B市周边回来,才刚刚结婚,才刚刚领完结婚证,才刚刚知道小老虎,老韩不许他抽烟,他憋得很难受,一回家就摸到洗手间要找烟,老韩在外面参观他的家,其实是搜查他的宝贝烟,还没收他的泡面,他稍微抱怨几句被他抱进卧室里关起来,特别霸道不讲理……

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想起来历历在目,那时他还没有爱上他,没有爱上他们的孩子,人一旦动了真情就有了软肋,被对方捏在手里,还要小心地不能被对方看出来,就像现在这样。







评论(159)

热度(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