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4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在这里


44

叶修愣住了,下意识地反问:“你说什么?”又马上反应过来,“你别说了!”

韩文清靠近他,“说我爱你。”

叶修往后退,“你别掉节操啊!这么难听的话也说得出口!脸呢!”

他心想他一定被这满园的春香熏醉了,说什么呢!别说了啊!

韩文清抓住他的手肘,“这话怎么难听了,我也是费了好大劲才说出口,妈的,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肯说!你以为我不别扭吗!不过真说出来也没那么难,要不我再试试……”

叶修赶紧捂住他的嘴,“你闭嘴!”

路灯不够明亮,不然一定能把这两个大龄已婚男青年的番茄脸照得更明显。
韩文清就不说了,手直接搂住叶修的腰将他拉向自己。


叶修被他抱住没法动,之前的离婚宣言像他的体力一样渣,随之扑面而来的还有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气息,就算生理反应是没法避免的事,但他没想过自己其实是被一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击溃的,他本来是来了结过去的事,但是现在……


“我们重新开始。”韩文清拉下他的手,低低地说道。


“做梦去吧。”叶修推开他,“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需要你。”


夜风吹过两人中间,一点点拥抱的温度和柔情被迅速地吹散了。


“好,我知道你有钱有事业,但你退一步想想,你至少需要一个Alpha,”韩总裁改变思路开始毛遂自荐,“我和你相性很不错吧,我的能力你已经体验过了,服务一直都还满意。”


叶总裁板着脸,“韩总这是打算用肉体攻略了?”


韩文清索性直说:“反正你发情期需要Alpha,与其到酒吧找别人,在酒店等人来,不如就由我承包了,随叫随到提供优质服务。”


叶修嘲讽道:“哦哟,真打算让我嫖你了?哦不对,是打算求叶总包养了?”


韩文清脸色很不好看,嘴硬道:“包养怎么了,我凭体力干活,劳动无贵贱。”


“你还算是一个总裁吗,卖身小钱都要赚,”叶修抓住机会讥讽,“入职这么多的年还想着体力劳动挣钱,你应该改为脑力劳动才有前途。”


韩文清说不过他,只能忍。


叶修见好就收,“那么就谈谈合作的事吧,我们老板娘做生意是新手,你别想占她便宜。”


韩总裁终于能谈点专业话题了,“那好,谈工作我没意见……”还是忍不住不被怼就要撩,“占你便宜可以吧。”


叶修呵呵,“行啊,你要当着一大堆人面展示你Alpha的精虫上脑我也没意见。”


*

当然,谈判是一群人的行为,韩总裁若是以为孤Alpha寡Omega可以独处让他占便宜就大错特错了。


第三天会议议程一结束,霸图三人赶到兴欣入住的酒店,到酒店的会议室里,兴欣也派出了叶修,方锐,苏沐橙,大家大大方方坐一起谈生意。


地产圈子说大不大,林敬言和方锐以前在一家企业供职过,自然聊到了一起:


“小方,想不到你到了兴欣。”


“老林,你在霸图怎样啊,薪水多少给我参考一下,我急需升职加薪!”


张佳乐和谁都能聊,遇到漂亮妹子也不例外:


“张佳乐前辈你的发质真好啊,你看我的头发每次到发尾就分叉。”


“做两次发膜,要点是第一次没干的时候覆盖第二次,我推荐几个牌子……”


三对三,只剩下叶修和韩文清聊了。


“我儿子呢?”


“这种场合能带奶娃娃来吗。”


“我想见他。”


“现在是工作时间。”


“叶总你能不能稍微体谅一下一位父亲的心情。”韩文清真诚地说。


“不能,早干嘛去了。”叶修翻文件,表情麻木,“你说要合作,合作书就给我凑了这么一个三千字的WORD,临时赶工的吧,你也太敷衍我们了。”


张佳乐停下护发心得,说道:“老叶你别仗着手里有人质就欺负我们总裁,就是怕你没节操漫天要价我才没仔细写,要谈开诚布公地谈,别想威胁韩总!”


苏沐橙说哎呀哎呀,“我们叶总哪里是这种人,凭本事做事,实干起家!”


张佳乐说:“他什么人我还不清楚,我从百花时期就吃够了他的苦头,到霸图来还以为终于能摆脱心理阴影,结果他居然跟我们总裁结婚了!”他一脸我的上级色令智昏的痛心,一边继续控诉,“现在还要跟兴欣合作,还有人质,这不明摆着要被他狮子大开口吗!”


苏沐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我们叶总哪里是这种人,凭本事做事,你们不要把他想得太邪恶!”


方锐深有同感,“我在没来兴欣之前,也这么想老叶的。”转头看林敬言,“老林你觉得呢,我们叶总怎么样。”


林敬言是个好人,否认道:“没有那么夸张。”补充,“但也差不多了。”


苏沐橙看方锐:“你到底是哪边的!”


方锐摊手,叶修却非常坦然地看着在座各位,“恕我直言,在座这些,都是手下败将。”


林敬言说:“……”


张佳乐说:“我去,你的脸呢!”


方锐说:“你到底是哪边的,我是友军!”


张佳乐挖苦道:“你们叶总霸道起来连自己人都掐,真是可怕。”


方锐挑事说:“韩总您怎么看,能忍吗?!”


只见韩总裁手动点赞,对着嚣张的叶总裁比了一个大拇指。


林敬言说:“……”


张佳乐说:“韩总您不能这样!我要瞎了!”


方锐说:“你们才是友军!我们来这里干嘛的!还需要谈判么!”


苏沐橙笑道:“哎呀哎呀好闪呀~”


叶修不无得意,“恕我直言,坐不到这张桌上,都是被我虐大的。”


5公里之外,黄少天打喷嚏,自言自语,“谁在说我坏话!是老王吗!是老王吧!我就知道是他他他他!”


50公里之外,周泽楷打喷嚏,揉鼻子,“嗯?”


500公里之外,张新杰打喷嚏,心中暗想,“难道苏妹子想我了?”


1000公里之外,王杰希打喷嚏,掐指一算,“不对劲,潜龙勿用见龙在田,恐有大变,有高人要重新出山了……”


此时此地,张佳乐忍无可忍,“你们倒是吐槽啊,我忍不了!”


方锐干笑一声,“好像是,实情呢。”


林敬言看自家总裁,“看来我们的确说不过他……”


而且眼见自家总裁又点了一个赞,小方在我们这边有什么用,大叛徒在内部,韩总很自豪呢……老好人林经理推了一下眼镜,“算了,说不过就不说了吧,我们霸图做事不靠嘴炮,凭本事做事,实干起家。”


苏沐橙提醒,“这是我刚才说过的哦,给叶总的人设。”


“你看我,都你们被洗脑了呢。”林敬言自嘲道,“那么现在还要谈判吗。”


叶修看他,“你这是什么意思,讽刺我吃老本现在不行了吗,那好,现在就给你们年轻人上一课吧。”


张佳乐扭头看苏沐橙,“呐呐你自己看,他到底是邪恶还是我们把他想得太邪恶?!”


叶修一本正经地托着下巴,“恕我直言……”


韩文清打断他的话,“差不多得了,别欺负老实人不会吐槽。”


“不会就要学。”叶修转过眼睛看他,“学无止境啊。”


韩总裁说:“这种口舌之争赢了有任何意义吗,关键还是实干。”


叶总裁说:“怎么没有,动摇军心,煽动情绪,你不知道黄少天能把人说晕和他谈条件么。”


“黄少天是个案,没有代表性。”


“黄少天是典型,正有证明性。”


“……你这是强词夺理,现在言归正传。”


“呵呵,你不知道还有一种高大上的脑力攻击叫做辩论吧。”


两人一言一语,张佳乐无聊地翻着面前的文件,“他们知不知道辩论我不想知道,但在座各位一定都知道了还有一种秀恩爱的物理攻击叫做闪光弹。”


“我们到底来干什么的。”林敬言笑,“不过看到他们两个这样,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互相怼的场合了。”


所以此时此刻的韩叶二位总裁又有了恋爱的感觉了吧,苏沐橙微笑着想。


韩总裁最后做总结发言,“我不想再说了,没劲透了。”


之后叶总裁一个人说了几句,在座各位都不是对手,都保持了默契的沉默,叶总裁见好就收,再多话就是黄少天了,他清清嗓子,“那么说正事吧,咳咳,我嘴巴都说干了……”


韩总裁把面前的水默默推过去。


叶总裁没注意到是谁的水杯,他的眼睛看着文件,拿起来喝了一口又放下,继续说道:“这份初稿我已经看了一遍,虽然简单,大致上也有一个框架BLABLA……”


但其他人却看到了,方锐说:“叶……”


韩文清一眼扫过去,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方锐被吓到了,低头马上看文件。


叶修抬起头,“方锐你想补充什么意见?”


方锐低着头说:“我完全不想补充任何意见,既是都是总裁们的决定,也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我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不,畅所欲言。”叶修看着大家,又拿起韩总裁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又放到了一边,“我很尊重每个人的思想,有什么尽管提,一切都是未定的嘛,结果怎么样不到最后都不好说。”


还不好说呢,张佳乐嫌弃地看着那个杯子,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当众接吻了,没眼看,节操呢?!哦不对,这次是自家总裁先丢掉的!


大家继续在‘又被闪’和‘他们好烦’的情绪之间开会,时间到了夜里,这时有人敲门,唐柔探头进来说:“谈工作要吃宵夜吗,老板娘请啊。”


“吃啊!”方锐带头鼓掌,“累死我了正需要补充,老板娘豪爽,我要吃狗粮……哦不不不我晕了,我要烤肉!烤肉!”


门推开了,餐厅服务人员推了两个餐车进来,大家一拥而上。


“真的要烤肉啊,大晚上吃那么油腻没问题吗,”陈果抱着小BABY进来说:“我让厨房准备了龙虾和生蚝,不够再加。”


韩文清眼睛都直了,“我……”


“是我的!”叶修抢先一步过去把孩子抱过来,“叶一笑,谁是你爸爸?”


小BABY瞪着大眼睛满屋子乱看,根本不理会他的呼唤,这屋子里最高最壮的人一目了然,韩总裁光站着就像一堵墙吸引眼球了,何况小BABY几天前才见过。


“爸、爸!”小BABY拍手叫道。


韩文清马上响亮地应答,“我在!”


叶修很生气,“我们中有个叛徒!”





评论(190)

热度(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