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3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在这里


43

紧急赶来的医生为韩总裁的手做了急救处理,有几片碎玻璃扎破了他的皮肤,医生把他带到宴会后厅,开始用酒精清洗。


陈果也跟来了,她光看着都觉得疼,但和韩文清又不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皱着眉头看医生动作。


“没事,冲洗干净包起来,注意不要沾水。”医生手上不停,边说,“有些人清理伤口不配合,这位先生很不错。”


韩文清嗯一声,没说话。


医生给他用纱布包好手,就先走了,冯宪君也过来关心了几句,嘱咐他会议接下来都随意了,养伤要紧,万一留个后遗症就不好了。


韩文清反而不在意,只说:“小事,是我自己一时失控。”他和冯宪君寒暄几句,送走了他。


就剩下陈果了,陈老板哪里知道自己招惹了这位霸道起来自己都不放过的韩总裁,正忐忑不安地看着他,“那个,你没事了?”


“现在其他人都走了,继续我们之前的话题。”韩文清从一旁拖张椅子坐下,“跟我说说你和叶修怎么认识的。”


此处在后厅,背着觥筹交错的宴会厅,那些喧嚣都离得很远,空空的大厅里只有他们一男一女两个A。


陈果托着下巴,“很普通的啊,我遇到他,就认识了……”


或许平淡的开始才是对的,我和他从一开始就……韩文清内心苦涩,“你能让他幸福吗?”


陈果有点内疚,“我让他太辛苦了,我很多事都是跟着他学的……”


韩文清打断她的话,他人的婚姻生活在他听来太折磨了,他又说道:“就算这样,他还是选择了你。”


陈果说:“我以后发达了会补偿他,钱、股票……”


“可是我什么时候勉强过他,就算他真的和你组成了家庭,我……”放手?那不可能!韩总裁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完:“也不会这么算了!”


陈果觉得联系上下文,这位先生你的逻辑能力不太好呢。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陈老板敏锐地发现重点,“你和他,你和叶修……难道是……”


她又不傻,Alpha不是满大街都有的人种,对叶修关注得不同寻常,刚才还听到冯主席叫他小韩,可见是姓韩,仔细看看和叶一笑发脾气的时候神态完全一样吧!怪不得第一次见面觉得眼熟!


陈果确定道:“原来你就是叶一笑的亲生父亲。”


这回轮到韩总裁愣住了,“啊?”


从地狱到天堂,这心情真是太刺激了。



*

叶修淡定地抽完烟,刘皓等得想要发火,又找不到由头,车子的司机摁下车窗问他,“刘经理,现在走吗?” 


“催个屁,遇到老熟人了。”刘皓对他撒火,“有没有眼力,先把我行李送去酒店办入住,这还要我教。”


司机下车把行李拖走,包荣兴点评道:“你这个人脾气真坏,老大说情绪都不能克制的人干不了大事。”


刘皓被他噎住,心想叶修带出来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叶修却顺手把烟蒂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对包荣兴说:“别随便鉴定,咱们走。”


包荣兴立刻跟过去,刘皓莫名其妙,一把拦住叶修,“叶哥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我等你这半天,你好歹说句话。”


叶修笑笑地看他,“我没让你等吧。”


地上停车场太大,因此照明显得不太好,连人的表情都不够清楚,只听刘皓怒道:“你少装模作样,我还不知道你有多毒舌?一看到我现在飞黄腾达了,一定满肚子的刻薄话想说,呵呵,我早就料到了。”


叶修歪一下头,“不啊,我跟你没什么好说。”


他要走,刘皓依然拦住他,包荣兴不耐烦了,“干嘛干嘛,想对老大做什么?”


“带个保镖了不起啊!”刘皓看叶修,“别以为你在嘉世压着我我就爬不上来了,我现在年薪翻倍前途大好,现在都代表嘉世参加地产峰会了,我全权代表孙总和陶董,你不服气也没用!”


叶修摊手,“我服气啊,小人得志,恭喜恭喜。”


刘皓对他怒目而视,但他马上又怒意平息,换了一副轻蔑的嘴脸,“不过我坐到今天的位置,靠得是自己,而你一个Omega为什么还在这种地方,又抱上哪个Alpha的大腿了?”


“哦,你现在坐到这个位置,哪个位置?”叶修反问道:“还叫孙总,可见执行总裁不是你,怎么是你来参会,嘉世只有你一个人来?”


H市离S市很近,开车或者高铁都很方便,只有刘皓一个人下车,还这个点才到,估计就没那么简单了。


刘皓答道:“陶董不在国内,孙总太忙了,只有我……啊不对,我凭什么回答你!”


之前那些年被叶修压制惯了,后来好不容易把他逼走了,结果一开口问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什么毛病!明明之前想的是留下来炫耀自己的成绩好好羞辱他啊!刘皓恼怒地停下话语,看叶修,“我现在飞黄腾达了不行吗,像我这么有才能的人被你能埋没一时,埋没不了一世。”


叶修也不嘲讽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往一旁走,“哦,那祝你好运了。”


刘皓又要跟过去,包荣兴突然回头对他黑脸,立刻吓得他后退,直到叶包两人走离了停车场,他才忿忿地跺脚,一个人站在原地骂道:“看你嚣张到什么时候……”这时他想起来了,叶修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地产峰会的下榻酒店,只有做到顶尖的人才有资格参加,难道他没有其实离开这个职业圈?之前并没有他入职哪里的消息传出来,那天他离开嘉世之后再也没出现过,到底去了哪,刚才自己问了他也完全没有回答,反而套自己的话,真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该狐狸的确在沉思刘皓刚才的话,这样的大型峰会论坛数年才举办一次,H市离S市这么近,不来参加完全不合常理,而只有刘皓一个人来,还在会议第二天议程结束之后才到,可见是之前真的抽调不出人手,嘉世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半叶修更多关注在兴欣的成长上,还要照顾儿子,没有放很多心力在其他公司,更何况以兴欣的经济体量要考虑行业TOP的问题还太早,虽然嘉世是他的老东家兼真情实感过,除了平时的新闻也没怎么刻意打听,看来似乎出了不小的问题,叶修思索着,一边觉得这一切已经跟我毫无关系了,一边还是感到深切的担忧,他走得不快,到酒店门口时手机又响了。


方锐打电话过来:“老叶你来了没有,韩总把老板娘带走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这不是来了吗,”叶修握着手机说:“你先跟我解释清楚这误会怎么来的。”


“我也懵的啊,你老公那么大气场压下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他现在把老板娘带走了,就去了宴会厅后厅,我让保安去看了几次,发现两人都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全靠你了!”


叶修眼睛望向四周,“宴会厅在哪里……”


他停下话语,不远处的林荫道上,一男一女正并肩走来。


那位女士身材窈窕,穿一条优雅长裙,肩上盖着一件男士西装,正是陈果。


而她身边的男士也是商务精英气场强大,而且因为此刻心情大好而显得整个人都沐浴在喜气洋洋里呢。


叶修猝不及防无处可逃,包荣兴已经挥手喊道:“老板娘,这里这里!”


那边的两人一起望过来,陈果也挥手:“老叶你怎么来了。”她提起裙子跑过来,韩总裁跟着她过来,站到叶修对面。


“好久不见。”韩文清故作淡定地说道。


叶修心内唾弃,昨天那个人不是你啊!脸色也是平淡的表情,“好久不见。”


韩文清伸出手,一个握手的姿势。


叶修直觉他会借着这个姿势把自己拉到怀里去,他又不傻,方锐描绘得那么情况紧急,结果两人和平出现,老板娘还被绅士的韩总裁披了自己的外套,可见完全和解,韩总裁他还不了解么,怎么和解?必然是老板娘说出了实情,怎么捡到叶总裁,怎么抚养叶一笑,叶总裁为兴欣付出多少BLABLA,叶修懒得再猜,看老韩表情已经真相大白了吧。


太单纯,商场尔虞我诈,就怕陈果说错话,结果该来的躲不过,反正自己也是抱着讲清楚拉倒的态度……叶修没握手,看着韩文清公事公办地说:“和我们家陈老板谈什么这么久。”


陈果插嘴道:“当然是合作啊。”


韩文清继续保持握手的姿势:“不先祝合作愉快么,叶总?”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被他摆了一道。


韩文清继续说:“别把私人情绪带入工作中,叶总。”


叶修看陈果:“老板娘,合作的事需要做长远打算,收益投资都要有明确的划分,还有……”


“有你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陈果发出爽朗的笑声,揶揄道:“而且你们不还是事实夫妻嘛,别不好意思,还握什么手,假正经的,我和包子不打扰了,你们聊。”


陈果拉着包荣兴就走,叶修徒劳地说:“不,你误会了……”


“你们聊你们聊,总之误会解开就好,孩子都这么大了。”陈果边走边回头说:“晚上去哪里睡都不要紧啊,记得跟我们回H市就行。”


叶修想要追随他们而去,但韩总裁早已将握手改成阻拦的姿势,凭体力叶总裁是个渣,只能作罢。


“你们老板娘是个热心的人。”韩文清回味道:“你跟她做事,比在嘉世好得多。”


“轮不到你指点我的职业规划。”叶修回过头看他,“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话说开好了。”


韩文清摊手,唇角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我都知道了。”


“笑得好恶心。”叶修嫌弃地撇嘴,“你不要以为我是对你多有感情,只是Omega不能堕胎我没办法。”


“是是是,反正现在不离婚了。”


“霸图的人不是一言九鼎吗!”


韩文清很自然地说:“兵不厌诈,这你也信?好歹也是入职场上十几年的人了,不要搞得像社会新鲜人那样一惊一乍。”


叶修盯着他,“出尔反尔你还是个男人么。”


“别对我用激将法,”韩文清拉他的手:“为什么孩子的事要瞒我,信不过我?”


叶修躲开了,“别拉拉扯扯,昨天还说离婚。”


“之前的事是我不对。”韩文清解释道:“其实我早就跟那家事务所说了不要调查,他们那次是终止调查把资料寄回来,正好被你看到,是我的错,不该不信任你……”


当年的真相撕开,愈合很久的伤口突然见光,那感觉并不好。


叶修不看他,“你不要以为解释了就行了,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公检法吗。”


“那你要判我几年。”韩文清低头看他,“说句不嫌肉麻的话,你走之后我每一天都像在坐牢……”


叶修赶紧打断他的话:“你知道肉麻就不要讲啊!”


深夜的酒店庭院环境十分幽静,暮春的风吹得四周树影婆娑,花园里有花,淡淡的香气浮动,扰得人心缭乱,偏偏往事如烟紧紧缠绕上来,叫人迷迷糊糊地被香气熏昏了心智。


“我以前没正经喜欢过谁,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又太有想法,我才会想要知道你遇到我之前的事,当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发觉这个念头是错误的,不管你过去有过什么,有过多少,只有现在最重要……”韩文清低声说着,他的声线温和低沉,在这深夜听起来格外温柔。


但叶修只想说,我过去什么都没有,只有你。


因此他什么也没有说。


韩文清接着说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我都懂,我什么都不会计较了,哪怕我之前以为你给你们老板娘生了孩子时,也没想要真的离开你。”


叶修没好气地说:“你思路可真够灵活的。”


韩文清被他嘲讽,忍了,继续说:“是啊,这个时代要有创新思维,不说这个了,我意思是哪怕你现在不肯跟我走,我会等。”


叶修冷哼一声,“你这是打算死扛着不离婚赖上我了,张新杰教你的吧。”


韩文清诚实地说:“他提议过,我拒绝了,但我现在觉得他很有道理,作为上位者,下属好的意见要选择性听取,你说是吧。”


“那么好,我就这么明确地说,我离开时因为我发现你对我缺乏信任,这种状态没必要做虚伪的维持,”叶修朗声说道:“现在我又遇到你,我没法当之前的事没发生过,而且事实证明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很成功,我没有必要回到一个不信任我的Alpha身边,而你……”


他停顿了一下,忽然觉得喉头哽住了。


他本来想说,你一个Alpha可以一辈子标记很多Omega,说不定你以后会碰到更真爱的Omega,那么我们好聚好散。


可是他说不出来。


“而我什么?”韩文清却主动替他说道,“而我只爱你一个人,这个理由行不行。”



评论(312)

热度(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