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2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在这里

42

 

陈果还在发表演说:“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走到现在的地步,能到今天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演讲台上,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成就,而是我们所有员工共同的努力,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有现在蒸蒸日上的兴欣,也没有光鲜亮丽的我,好了,感谢大家肯听完我的发言,谢谢。”

 

她越讲越流利,气场也越来越成熟,Alpha自带精英BUFF,怎么看都是成功女性的楷模,她表情自信,姿态优雅,洋洋洒洒之处富有感染力,企业家和女性Alpha双重身份融合在一起,显示出格外的魅力,这是之前其他演讲者所不具备的,冯宪君 坐在主席台上含笑看着她,心想行业的未来正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啊。

 

然而台下的众人却心思叵测。

 

韩总裁坐在原地,气场简直黑到十米之外,那个孩子——那个七八个月的孩子,原来是这样来的,他光警惕着男Alpha,忽略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女Alpha,想不到叶修前脚打掉他的孩子转头就给别的Alpha生孩子,妈的这个世界不会如毁掉算了!他捏着拳头发出格格的声响,冷酷的视线扫射之下回头看他的人再也不敢看过去,四周气氛肃杀地如同行刑之前的死寂,连张佳乐都站起来了,“我突然觉得好冷我必须换个位置走了!”

 

前排的蓝雨席,喻文州不知道该同情谁,“糟糕了,韩总整个人都黑了……”

 

“黑了吗,”黄少天捧着脸说:“绿了吧……”

 

兴欣席,方锐手在发抖,发短信给叶修:【哥,我帮不了你,你好自为之……】


*

叶修下床给孩子冲牛奶去了,一会拿着奶瓶回来喂儿子,小BABAY今天很乖,抱着奶瓶自己喝,叶修看着儿子觉得万事足矣,要老公干什么呀,自己有钱有貌有儿子有事业,除了发情期稍微难熬了点其他都没问题,不过想起来,为什么老韩做到一半又不标记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就因为自己说不要标记他就这么听话?不是他的作风好吧,他可不是宠溺人设……叶修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又有点冤枉老韩了,而且就那方面而言,他还挺享受的……

 

一会小BABY喝完牛奶要尿尿,又吵着要抱要睡觉,叶修被他折腾了一番自己也累了,手机丢到一边不管,搂着儿子睡大觉去了。

 

所以方锐愣是到会议结束也没接到叶总裁最新指示,心想该不会吓傻了吧,我去我怎么办啊,还有晚宴,黑化的韩总裁要大开杀戒怎么办!还有老板娘怎么办啊!

 

会议结束之后开始晚宴,女宾们回酒店客房换了礼服,宴会厅衣香鬓影酒色撩人,中央的三角钢琴边长发的女钢琴师奏出酒会乐曲,衣着整洁的服务生端着酒杯为客人们服务。

 

陈果换了条拖地的长裙,玫瑰红的色调亮眼又艳丽,她把长发放下来拨到一侧的胸前,另一边的钻石耳坠璀璨夺目。


“陈老板大美女啊!”几个公司的经理聚在一齐闲聊,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都纷纷评论道,“Alpha气场好足,都有Omega老公了,还给她生了孩子,真是事业家庭两不误。”

 

陈果不知道别人这么说,她下楼找方锐,找了一圈没看到,心想躲哪里浪去了,这么多人我都不认识要怎么交流啊,尴尬死了,老叶还说这些人都心脏得很,不能多说话。

 

她正在想,突然有人在她身后说:“美女~”还吹了一声口哨。

陈果回头,对方是个年轻的男人,笑起来如沐春风,是讨女人喜欢的帅哥类型,她认出他是S市东道主轮回的人,应该是姓江,赶紧说:“久仰,你好。”


江波涛一笑眼睛弯弯,开门见山地问:“陈老板,你老公是叶修吗?”

 

陈果惊呆了,“怎么可能!”


“咦?”江波涛说:“那我不问私事了,问别的吧,你们公司那个Omega是叶修吗?”


陈果想起叶修的话,猜不透这个人问话的真实含义,江波涛继续说:“叶神去兴欣了对吧,我仰慕他很久了,想要当面请教,多多学习……”


陈果不敢逗留,赶紧借口拿甜点走开,她刻意绕到宴会的角落,发现这边除了一个人之外完全没有其他人了呢……而这个唯一的人,正是沉闷气场全开的韩总裁,难怪江波涛不敢再跟过来。

 

陈果认出这个喝闷酒的男人是前几天在酒店碰到的男人,这边只有他们两个人,她打招呼,“HI~”


韩文清抬起头看她,心内一阵苦涩,且浓酸。

 

原来叶修喜欢这样的女人……是我先,明明是我先,接吻也好拥抱也好,还是有孩子也好……

 

陈果走过去说:“还记得我吗,就是推荐你去住兴欣酒店的呀。”


韩文清点头,心想果然是个阴谋,这个Alpha在宣示主权。

 

Alpha与Alpha之间有巨大的排斥性,不过男女之间对立感就没那么强烈了,黄少天看到他们两个在角落里攀谈,立刻拍喻文州:“文州文州你看你看,天啦,那两个Alpha要为了老叶决斗了!我靠新欢旧爱,谁才是老叶孩子的爸!我靠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喻文州也看过去,“少天别胡说,这不是聊得挺好的,或许是误会。”


只见半个酒会现场的人都偷偷往那个角落看——群众需要八卦,需要狗血——角落里,韩文清向陈果开口道:“陈老板,今天你的发言让人印象深刻,不知道你口中Omega是不是叶修?”

 

陈果刚在江波涛那里吃了亏,不敢正面回答,只含糊地微笑不语。

 

这类似于默认的态度,韩文清克制着内心的沮丧,手中的酒杯不自觉地颤抖着,他又说:“你们认识多久了,你了解他么。”

 

陈果莫名其妙,还是微笑。

 

韩文清说:“你知道他的过去吗……”

 

陈果想了想,“这个,重要吗?”


韩文清望着这个美丽的Alpha,他喃喃道:“是啊,这个,重要吗,我为什么当时会这么……”

 

他停下话语,无法再说下去,手里的杯子应声而碎。

 

“我靠我靠要打起来了,Alpha发怒了。”围观群众黄少天小声说:“我可不想见到美女吃亏,她不是和方锐在一起的吗!方锐呢!”


远处围观群众方锐本来看到陈果了,可是再仔细一看,天啦,旁边那个是暴怒的韩总裁,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打叶修的手机。

 

那边陈果也吓了一跳,连忙说:“你手没事吧,让我看看。”


“他……我只想知道他现在的事……”韩文清张开手掌,玻璃杯的碎片从他的掌心落下,带着星星点点的血,但这些并不能比上他心痛的万分之一,他看向女A,“跟我说说你先生。”


陈果茫然地说:“我没结婚啊。”


*

另一间酒店里,睡了一半的叶修被床头柜上的手机吵醒,他迷迷糊糊地伸手拿过来,看是方锐,就接起来,“嗯?有事?”

 

“出大事了!”方锐缩在墙后,眼睛看望着那边的两个Alpha,“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老板娘要和韩总单挑了!”


“谁?”

 

“老板娘说了让人误会的话,我也说了让人误会的话,韩总大概误会了。”


“误会什么了?”


“他以为叶一笑是你给老板娘生的。”

 

叶修手里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他捡起来,“什么鬼?”


“唉,一言难尽,韩总他……”电话里,方锐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去,韩总流血了是吗,我去,医生来了吗?!”

 

叶修整个人都从睡意朦胧中醒了,“你说什么!”


“你要不要过来一趟,我怕韩总和老板娘会有冲突,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展开啊,说出去谁信啊,你给老板娘生孩子,噫,多大的脑洞……”


“你们要气死我了!”叶修挂了电话,决定现在过去,你们其他人都不指望助攻了,简直是来添乱的!

 

他之前陪孩子睡觉还没吃晚饭,现在也顾不上了,跑去苏沐橙房间让她过来照看孩子,喊包荣兴开车去峰会的酒店。

 

他昨天被韩总裁干得够呛,现在还没缓过来,他太心急,上了车才觉得腰疼起来,忍着疼趴在前面椅背上休息。

 

S市已入夜,路上车水马龙,无数的车灯从眼前闪过,叶修闭着眼睛,只感到眼前明明灭灭,他急着赶过去才不是因为担心谁流血了,而是担心老板娘,一定是这样。

 

可是眼前的光影变幻中总有些破碎的画面闪过:

 

直升机从天而降着降落,老韩跳下来,把护目镜推到头上,他觉得当时的他帅呆了,再一想这么帅气的A属于他,美滋滋~

 

西湖的水波光粼粼,夜色中无名指上的钻石像一个无声的承诺,老韩还在说,他眼光不好,哪里不好,明明超好啊,我这么好对不对?

 

海潮声起起伏伏,半夜醒来时看到老韩模糊的轮廓,心里觉得很安心,这么一个人在身边,一定什么困难都没问题……

 

天下雨了,他趴在老韩背上,肚子贴着他的背,心里想着,说不定老韩会喜欢这个孩子,说不定他不必一个人承担这些……

 

出租车从Q市的海边出发,一路往南,越过晴天,穿过暴雨,车载音响里来来回回地放着歌,难过得太表面,你又不是个演员……雨刮器一下一下地刷着雨,车窗上的雨水像蜿蜒的眼泪……他想我就是可以当好一个演员,演好一个完全不需要爱情也不在乎你的人,不信就看好了,我什么都能做得很好。

 

他总是拘泥于一些奇怪的点,想不起老韩对他到底怎么样,想不起牵过的手接过的吻讲过的情话,却偏偏记得那一个晚上在医院,老韩抱着他找电梯,他故意指错路,害老韩累得够呛,又要面子不肯放下他,脖子上都是汗,他就是喜欢玩这点点坏心眼,骗他抱他不放手,一边靠在他胸口听他有力的心跳,一边嘲讽他一个Alpha也不过如此多丢脸呀……

 

他觉得一切隔阂都不是问题啊,有什么能难倒机智的叶总裁呢,可是现实教他做人了,一个接一个,爱情,事业,一一击溃,仿佛一个连锁反应,从遇见老韩那个夜晚开始,一切脱离了应有的轨道了,逃开了他的掌控……回到最初时,当他放下酒杯看向那个陌生的Alpha——肩宽臂长,相貌英俊,短发利落,五官深刻,没什么表情地在说话——那一瞬间只是觉得眼缘了,那就他吧。

 

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

 

叶修闭上眼睛,对自己说,我认了。

 

不管是去彻底结束,还是去重新开始,总要有个明明白白的说法,HE或者BE都要把误会解释清楚,其他的先不管了。

 

包荣兴边开车边问:“老大这么着急去干什么,晚饭都结束了吧。”


叶修说:“去找人。”


包荣兴哦一声,不问找谁,叶修最喜欢他这一点,虽然包子有时候脑回路清奇,但总能微妙地GET到临界点,毫不越界。

 

酒店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叶修急急地跳下车,落地时发出哎哟一声,又蹲下来捂住腰。

 

包荣兴也下车,“怎么回事,我看看。”

 

他很好心地过去扶他,这边是停车场,大部分人都在宴会厅里,这里没几个人,光线不太好,停车场边的灯光照出不甚明亮是视野,旁边一辆轿车也在往后倒车。

 

包荣兴扶起叶修:“我背你?”

 

叶修摇头,“嘶……小事,我大意了……”

 

正说着,却有个人从旁边的车上跳下来说:“哟,我当是谁呢,是叶哥啊。”

 

叶修抬头看过去,其实他想过到峰会的会场会遇到老熟人,毕竟他在业内这么多年,很多人都认识他,就算背后嘀咕他没节操,当面还是尊敬地叫他一句前辈,或者叶神。会叫他叶哥的人,都在嘉世。

 

嘉世。一个让他思绪复杂的名字。

 

刘皓走过来说:“真的是叶哥啊,太巧了,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您不是失踪了吗,怎么还来开会蹭饭呢?”

 

包荣兴看叶修,一本正经地问:“他嘲讽你,要揍他吗?”


刘皓抬头看包荣兴,对方大块头让他吓了一跳,嘴上还是不服,“叶哥又找新相好了?不怕韩总吃了您?”

 

叶修不说话,低头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慢慢地点上,刘皓等他说话,就一直站着不动。

 

叶修偏偏慢吞吞地抽烟,就是不说话,让他等。

 

 

 

 

 

评论(309)

热度(1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