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41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在这里     40在这里

41

“我的!”

“你玩这个?”韩文清继续摇铃,“你几岁啊。”

“我听个响不行啊!”叶修忍不住就要发火:“和你没关系,都要离婚了。”

韩文清被他噎到,离婚两个字虽然是他提的,却暴击了他的心,让他突然梗了一下。

酒店里每天都会打扫,会为什么会有这种小孩子的东西,韩文清不觉得他老婆童心未泯,他开始想一切会不会太巧,兴欣住这里,叶修住这里,兴欣和叶修有关系吗,新杰说这一年多兴欣突然发展起来了,幕后有高人指点,会不会就是叶修?

他打量着躺在床上的叶修,情Yu的红晕褪去之后,对方的脸看起来苍白而冷漠,并且好像在生气。

他突然觉得那个孩子和叶修长得有点像,有没有可能,叶修是骗他的?那孩子其实是……

“你真的把孩子打掉了?”韩文清试探地问道。

叶修说:“对啊,你在期待什么,把摇铃放下别玩了!”

韩文清哦了一声,室内光线昏暗,他这时才往别的地方看去,除了婴儿玩的摇铃,行李箱旁边还放着一包纸尿裤。

“这也是你用的?”韩总裁掂起一片。

“不行么,哪条法律说不能用?”叶总裁嘴硬,“算了,跟你说实话,是别家小孩丢我这里的。”

“那个别家小孩是不是脖子上挂这一个金的长命锁?”韩总裁说:“我昨天遇到了。”

“我同事的小孩,不行么,兴欣这么大企业,有个把同事有小孩子,韩总也要管?!”

“兴欣的幕后黑手果然是你!”

“我必须纠正你,是高手。”

“这不重要,你为什么要去兴欣,我知道嘉世针对你,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韩总裁失望地说:“你果然还是想和我离婚。”

“刚才就说了,离婚协议拿来,我签字。”叶总裁强调道:“我在哪里就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哥到哪里都混得很好,你不要以为离开你我就不行。”

韩文清差点被他带偏重点,他回归话题,“那个小孩子真是你同事的?”

“你妄想是你的?”叶修冷笑道,“我难道傻,离开你还生下你的孩子?”

他心里想,看来我就是傻,一世英名全毁了。

韩文清想了想,“你不傻,我懂了。”

叶修想,你果然比我更傻,我才是眼神不好找了你这么愚蠢的老公。

韩文清站起身,“算了,和你多说几句话我会气死,就这样吧,我问问离婚协议怎么办,到时候拿协议找你签。”

事已至此,叶修点头,“早就该离了。”

他心里想,和你多说几句话我才会气死,你还好意思说你气死。


*
韩文清走了之后,叶修又在床上躺了很久,随着发情期症状的好转,他开始恢复体力,虽然腰疼得站不起来,不过勉强把衣服穿上了,餐厅打电话过来说有位韩先生给他订了吃的,问他可不可以现在送。

“不了,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叶修握着话筒,眼珠一转,说道:“这份餐的钱记我账上,给韩先生送过去,就说是我嫖他的钱,给他补充体力,他的服务我虽然非常不满意,不过叶先生不会让别人出了力还吃亏。”

餐厅小哥语塞,过了半天说:“这种话我怎么传啊,叶先生不要难为我……”

“我给你小费。”叶修说:“500,传完话到我房间来拿,顺便把他的反应告诉我。”

餐厅小哥只接过韩先生电话,没见过韩先生本人,他以为500块钱小费很好拿,就去了。

一刻钟叶修接到了那位餐厅小哥的电话,声音都是抖的,“叶先生……吓死我了……”

“不会吧。”叶修安慰他,“他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的,他是个纸老虎,你到我房里来,我给你小费。”

餐厅小哥抽着鼻涕说:“小费我不要了,这种卖命的钱,拿着不合适。”

叶修又安慰他,“我给你一千吧,发你红包,他说什么话没有?”

“没,韩先生就把餐收下了,我不敢说。”

“搞了半天你还没说啊,那你吓成这样?”

“他本来就在生气了,我看着他的脸就很害怕,一想到说出来可能发生的事,就说叶先生不吃你的饭,就赶快跑了。”

“好吧,”叶修有点遗憾地想,我得找机会亲自去说,“没事,别怕,我发红包给你,给你压压惊。”

叶总裁恃宠而骄,作死也不必担心后果,其他人可不一样。


韩总裁的确心情非常差,他都要离婚了,表情估计好不到哪里去,晚上打电话给张新杰问霸图的情况,张新杰说:“没问题,公司正常运转,不必担心,会场那边怎么样?”

“老林老张在,我明天也打算过去看看。”韩文清站在窗边看着S市的夜景,“我遇到叶修了。”

张新杰哦一声,“兴欣果然是他的杰作吧。”

“没错,我早该注意到。”韩文清说道:“有他在,往后没完了。”

“叶总才是大BOSS啊,兴欣以前在破产边缘的小企业,到他手里立刻搞得有声有色,这么下去很快都能和我们抗衡了。”张新杰说,“不过能和他这样的高手当对手,也很有趣。”

“哪里有趣,”韩文清停顿了一下,“新杰你别老谈工作了,我遇到他,难道你都不好奇发生了什么?”

张新杰想也不想地说:“一定失败了。”不然不会久别重逢的晚上给我打电话谈工作。

韩文清扶着额头:“新杰你这么聪明,你帮我分析分析,他说把孩子打掉了,但我怀疑有个孩子是我的,他在骗我。”

“查一下就知道了。”张新杰很自然地说。

韩文清心想你说的容易,叶修要再知道自己调查他一次,恐怕真的再也没戏了。

不过这种事总归是他们两个人的私事,张新杰再值得信任也总归是个外人,韩总裁就简单地说道:“我遇到他,他要离婚,你想想办法阻止这件事。”

“韩总坚持不离婚,叶总也没办法吧。”

“我一冲动,就说成全他。”

“就说后悔了,兵不厌诈。”

“那怎么行,霸图的人,一言九鼎。”

张新杰说:“您可真是条汉子。”

“这话怎么有点嘲讽。”韩文清心里嘀咕,心脏都这样么。



*
第二天峰会举行例会,企业代表纷纷发言,韩总裁本来就为了交流而来,特地来到会场听报告,也为了和兴欣的人打探口风,当然这一点叶总裁提前想到,兴欣参会就陈果和方锐两个人,他特地跟方锐打招呼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对陈果则直说企业老总都是心机人士,话能少则少,多微笑,少说话。

韩总裁开会之前直接找方锐,“小方最近发展不错。”

方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也觉得韩总长了一张让人不敢撒谎的脸,但叶总也不好辜负,“哪里哪里,跟着老板娘混口饭吃。”

“兴欣这几年发展很好,幕后有高人吧。”韩文清直击重点,“叶修吗?”

方锐之前和叶修通过气,老实点头,“叶总肯提携我们后辈,是给了我学习的机会。”

“年轻人爱学习没错,”韩文清说:“你们陈董是有魄力的女人,听说包了一个酒店带全体员工来S市旅游当福利。”

“老板娘对我们很大方,所以我们才更要努力工作呀。”方锐边顶住压力边说,心想我说的都是套话,没问题,没破绽,没毛病。

韩文清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姿势随意,“出门带着一个奶娃娃,不方便吧。”

方锐一惊,空手套料,真狠啊,马上说:“还好,老板娘发话,我们肯定得带着一起出来玩。”

“啊?你们老板娘的孩子?”韩文清反问。

“嗯,对。”方锐没想到他思路这么发散,赶紧糊弄道,“不过不是她生的,我们老板娘是个Alpha。”

韩文清自觉失望,如果是兴欣老板娘的孩子,带出来参加集体活动太正常了,把玩具和纸尿裤丢在叶修房里也变得可以解释,他又追问:“那孩子多大了?”

方锐想起叶修的话,不到万一不得已不能出这招,实在不行再这么糊弄,“还小,才七八个月,还不会走路。”

韩文清马上脑内算时间,如果是他的孩子,现在绝对有一岁了,那孩子却没有,大概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对于一个没带过孩子的成年男人来说,要分清婴儿一岁和七八个月的区别,跟本不可能,叶总裁机智,韩总裁失落而回。

韩文清回到霸图的席位上,方锐也回到兴欣的席位,暗自擦汗,要对韩总裁撒谎需要心理素质超好才行,叶修你这是给我抗压集训呢!他发了微信给叶修,告诉他一切搞定,放心吧。

叶修还躺在床上,昨天元气大伤,今天依旧起不来,儿子在他身边爬来爬去,手里握着摇铃,发出铃铃铃的声响。

【就你,我还真不放心,】叶修回信息:【好好开会。】

“爸、爸。”小BABY蹭着他的下巴,毛绒绒的头发弄得他很痒,奶声奶气地叫他。

“不好意思给你年龄改小了。”叶修抱着小BABY,“免得大老虎把你叼走了。”

小BABY不明白,看叶修,叶修也看他,心想除了眉毛和神态,其他地方也不是很像嘛,我儿子比他帅多了,多亏了我的基因拯救。

*

会议继续进行,陈果上台发言,正式场合她穿着红白配色的套装,珍珠色职业外套里是红色翻领连衣裙,颜色鲜明简洁,长发特地打理过,是经过美发师特地修理过的发型,饱满的额头活力十足,顺滑的长发又显出女性特有的妩媚,高马尾利落干练,符合一个成功女性Alpha的外形要求,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同行甚至前辈的场合发言,开始有些紧张,但马上,就越来越流畅而从容了。

“兴欣的女老板真漂亮。”蓝雨的黄少天低声对身边的喻文州说道:“我见过兴欣好几个经理,都是女的还都是大美女,蓝雨怎么就招不到呢。”

喻文州笑,他的重点可不在美女那里,“看不出陈老板条理这么清楚,我还以为都靠叶神,原来她自己也很有能力。”

黄少天看他,“你之前说叶神才是兴欣真正的核心,到底有没有证据。”

喻文州摇头,“没有,不过行事作风能看出一点叶神的影子,而且要让一家快倒闭的企业迅速成长,我不觉得整个行业里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叶神消失的时候正好兴欣崛起了,哪有那么巧,我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

黄少天嘀咕道:“老叶玩王者归来呢,真是,多大年纪了,还搞的神神秘秘。”

蓝雨两人正在低声交谈,台上陈果讲完了兴欣的发展之路,开始做总结发言,“今天看到在场这么多前辈同行在,我的心情非常激动,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也让我感到了成长的鞭策,本来我的演讲到此为止,但现在,我忍不住想要多说几句。”

方锐都已经准备好带头给他家老板娘鼓掌了,又放下手,心想出息了啊,都会临场发挥了。

陈果接着说:“在我创业之初,受到过各种各样的质疑,然而我走到现在,多亏了两个人,是他们两个给我指明了方向,让我有了目标,再多的困难也能够克服,其中一个,是我的父亲,虽然他已经过世,但他把我养育成人,教导我知识,兴欣是他留给我的人生财富,另外一个,”她停顿了一下,微笑道:“在这里,不方便透露他的名字……”

方锐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他下意识地回头看霸图席位上的韩文清。

韩总裁还沉浸在之前得知那孩子不是自己儿子的失落中,并没有什么表情地听着陈果的发言。

陈果嘴唇上扬,鲜亮的口红划出一道明亮的笑容,“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对我而言,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也有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

轮回席,台下的江波涛对一旁的周泽楷低声说:“她什么意思,在说她老公吗?”

霸图席,张佳乐也在说:“这美女真是有心,特地感谢她的老公,感情真好,不知道她老公来了没有。”

陈果继续赞扬道:“他正是将我推到这里的人,虽然他是个Omega,可是他真的比我所见过的所有Alpha都更强大……”

蓝雨席,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看喻文州:“你说是幕后的人是叶修,正好又是Omega,对上了,卧槽叶修成了她老公???!那老韩……”

在场有些人和喻文州一样,猜到了叶修,这批人纷纷侧目看霸图席的韩总裁,韩总裁也震惊得回不过神,这TM什么展开!

“大家都在往后看,是不是想找我的那位男士在哪里?”陈果笑着说道:“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不过他今天没有来到会场,他在酒店里带孩子,孩子还小,离不开大人……”

主席台上,冯宪君还在不明就里地羡慕道:“两口子感情好啊,Omega连孩子都给Alpha生了,陈老板真人生赢家。”





评论(368)

热度(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