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现充,已出坑,有缘再见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9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在这里     38在这里

39


叶修放下电话,重新躺回床上,他解决不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只能拼命用大剂量抑制剂压制,现在的状况太糟糕了,

 

【】

 

 

遇到喜欢的人,他本该喜悦才对,可是对方宁愿求助陌生人要求一瓶抑制剂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还有之前的不告而别,将他推入被家人埋怨责备的境地,也将他从幸福的天堂突然打入寒冷的地狱……他不打算再隐瞒了,直接地问出了口,“你……为什么在这里。”

显然,他的意思是遇到你意外刺激惊喜,但在叶修听来却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感到莫大的嘲讽。

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那张调查的纸又在叶修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别的Alpha,性史,孩子。

他还是怀疑他和别的Alpha有关系,不相信他的过去,质疑孩子的来历,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分别了这么久,还是第一句就问他,为什么在酒店里。

在酒店里还会有什么理由呢,叶修反而笑了,他低低地说:“你说呢。”

韩文清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叶修接着说:“在酒店,还能为什么呢,当然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和第一次见你时,一样。”

他轻易地勾起了Alpha的愤怒,那一瞬间他轻蔑而放荡的眼神如同火焰般燃烧了Alpha的理智,韩文清一把捏住他的脖子,“你再说一遍!”

叶修说不出话,他被扼住咽喉,连呼吸都无法继续,而他的脑子里还在想,果然,我说到他心里去了。

韩文清却又突然松开手,空气涌回了气管里,叶修开始剧烈地咳嗽,他听见韩文清低声地说:“我不信。”

“就是这样。”叶修喘息着说道:“就像你以前想的,我是个Omega,我就是需要和不同的Alpha约,不同的酒店,不同的房间……”

“闭嘴!”韩文清吼道。

叶修被他的气势震慑地停下话语,灯光昏暗,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你凭什么对我吼,叶修愤怒地想,你对我做过什么,自从遇见你我全在倒霉,被你上一次就怀孕,跟你结婚就被老板刁难,想要和你在一起结果你调查我和孩子,我死心了,离开你了,你又设圈套等我,要看我这么倒霉的丑态,嘲笑我又要跟Alpha约,你这个混蛋!凭什么对我吼!

“你不要这样说,”韩文清的语气重新缓和了,类似请求般地说:“我见到你,本来是很高兴的,你那时候突然走了,我担心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叶修打断他的话:“什么孩子,早打掉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一下子盖过了他的话语,带着报复的微妙快感,想着要给他还击,不仅是当时对他的不信任,更是现在对他强硬的还击。

韩文清愣了愣,下意识地重复:“你说什么?”

叶修听到他嗓音都变了,带着不易觉察的颤抖。

“我说,”叶修停顿了一下,平静地重复道:“没有孩子了。”

“为什么。”韩文清又反问了一句。

叶修看到他的眼角似乎有闪烁的水色,那一瞬间他突然后悔了。

他是不是伤到了他的心底,就像对方曾经对他做过的那样?可是自己知道被人伤到心底是怎样的疼痛,又怎么忍心要做同样的事,归根到底,他还是……

韩文清低下头看他,他居高临下地看他,灯光在他的脑后,他的表情灰暗而寂静。

“你离开我,连孩子也不肯放过啊。”他的语调仿佛叹息,手掌慢慢地压下来,盖住了叶修的眼睛,“我是曾经不够信任你,伤害了你,可你凭什么杀死我的孩子?”

叶修被他蒙住眼睛,视觉暂时地消失了,而听觉却更加敏锐,他听出他语气里的寒冷,那是从来没有对过他的另一面。

“我再对不起你,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下得了手。”他低低地在叶修耳边说道:“在刚才,我还以为是我对不起你,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叶修听着他的话,却无法解释什么,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闯了大祸,韩文清听起来有些不清醒,他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弄醒了一只暴怒的猛虎,对他竖起了冰冷的爪牙。

可是,明明是对方不信任他,还有孩子,现在摆作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干什么,因为孩子很重要?那我算什么,没有孩子就不会结婚,不会找我,不会有那些柔情和温存了……叶修倔强地沉默着,任对方的理智被怒火烧得干干净净。

韩文清贴着叶修的耳朵,开始亲吻他,“没有也不要紧,现在就让你有。”

他的声音像受了邪恶的诅咒,叶修突然猜到他想干什么,他立刻挣扎起来,“放开我!”

“Omega没办法拒绝Alpha。”韩文清拧住叶修的手腕,“我不但要干你,还要标记你,你以为打掉孩子就没事了?做梦吧。”他甚至轻轻地笑了一声,手掌却像手铐般紧紧地扣住叶修的手,让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你才做梦!”叶修也被激怒了,“Alpha就能主宰Omega的一切吗!你休想!”

韩文清不理他,他抽下领带直接捆住了叶修的双手,

 

 

【】

但他脑子里来来回回地盘旋着叶修的话,什么孩子,早打掉了,没有孩子了。

他们之间的小生命,被身下这个邪恶的男人杀死了,就算他对自己有再多恨意,怎么能对无辜的生命下手,他们的婚姻在叶修看来完全只是商业联姻而已么,他们的小家庭在叶修看来完全不值一提根本绊不住任何么,他们的孩子在叶修看来完全可有可无说不要就不要了么,叶修不止一次对他说过他不要,他一直以为叶修不过是任性对他撒娇,原来他真的不在乎。

Omega怎么可能不喜欢孩子,叶修只是不喜欢他,所以才会无情地离开,义无反顾地走,才会在发情期找别的Alpha,无视自己这样爱他的心……

这些念头将理智模糊,

 

【】

 

 

韩文清表情冷漠,他的动作依然没有停顿,他冷冷地说:“我怀疑你有没有心。”

他以前就觉得,这个Omega太冷感,无论是对【】,还是对感情,他以为自己能融化他的冰冷,可现实告诉他,这是他的一厢情愿,韩文清觉得憋屈地要爆炸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个人掏心掏肺地好,他容忍了叶修之前的所有,每周像傻瓜一样飞几千公里在一个空房间里等一个不回家的人,想着只要他回来,他就当无事发生过——他们还是会有一个完美的家,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他还是什么都肯为他做。

但现在这一切美好全都被叶修打碎了。

 

【】

 

下一波的贯穿打断了他的话,韩文清贴着他的耳朵说:“我要标记你。”





评论(562)

热度(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