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7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在这里

37

 

“小朋友,”韩文清提着小BABY的背带裤把他提起来,“很危险,叔叔把你踩到怎么办。”

 

小BABY就一岁左右,皮肤白额头高,小脸肉嘟嘟,浓眉大眼睛,头发理得很齐,就是少了点,脖子上一个金色的长命锁晃来晃去,被人悬空提在手里感觉很新鲜,蹬手蹬脚。

 

“你爸爸妈妈呢。”韩总裁继续问,“一个人遇到坏人就糟了,被人踩到就完了,你怎么进电梯的,小心电梯门夹到。”

 

小BABY不说话,因为不会说话,鼓着腮帮子看他。

 

“幸亏叔叔是个好心人,捡你回去吧,一会帮你找爸爸妈妈。”韩总裁把小BABY提在手里,走出电梯,刷卡进房。

 

他把小BABY放在沙发上,再把自己的行李摊开,挂衣服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小BABY正在沙发上往下爬,赶紧冲过去接住,小BABY掉在他怀里,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他。

 

“多危险。”韩文清想了想,还是放床上吧,太小了没办法像大人一样坐沙发。

 

小BABY上了床还是乱动,韩文清没法收拾东西,只好陪他坐着,“你为什么要一直动,会掉下来,”他想起来了,“你是不是饿了?”

 

他马上拆了一包酒店的饼干给他。

 

小BABY手还没饼干大,握着饼干看,韩总裁给他示范,“这样,放到嘴里,咬。”

 

他一口把饼干咬成两半,吃给小BABY看,然而小BABY露出他的牙齿,只有上下合计四个,怎么咬。

 

韩总裁吃着饼干说:“算了,找点软的东西给你。”他又从吧台上找了一块蛋糕拆给他,“这个可以,还挺香。”

 

蛋糕是奶味的,小BABY饿了,点头想要。

 

韩文清先去洗手,再坐在地上,保持和小BABY视线平行,仔细地把蛋糕掰成小块,直接喂到他嘴里。

 

小孩子的牙齿咬到他的手指,软软的很痒,吃东西很慢,含着蛋糕半天才弄下去一点,韩文清觉得好玩,不停地喂,边喂边逗他,“你真可爱,要是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叔叔收养你。”

 

小BABY咬着蛋糕,突然停下来,大概是听到爸爸这个词,条件反射地说:“PA~PA~”

 

韩文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哈哈哈,不是啪啪,你是不是想说爸爸?”他严肃地摸摸小孩子的头,一丝不苟地说:“爸、爸。”

 

小孩子被他的表情震慑住,被吓到了,马上跟着说:“爸、爸。”

 

“很好,听一遍就学会了,你是个天才。”韩总裁立刻赞扬。

 

小孩子很高兴,又说:“爸、爸。”

 

“很好。”韩总裁也很高兴,“不过可不能让别人听到,不然我讲不清了。”

 

小孩子很乖地点头,继续叫:“爸、爸。”

 

“既然你都叫我爸爸了,我也不能委屈你。”韩总裁趴在床上和他儿子打商量,“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做,哦,你是不是不会说话,那我说,你同意就点头,好不好?”

 

小孩子并不能听懂这么复杂的话,哪怕韩总裁说得再慢,也不行。

 

韩总裁不介意,继续慢慢地沟通,“鸡蛋,吃不吃,炖鸡蛋,你没有牙齿应该也能吃吧?”

 

小孩子摇头。

 

“稀饭,那种煮的很化的稀饭,怎么样?”

 

小孩子摇头。

 

“玉米汁,甜玉米煮熟了打糊给你好不好?”

 

小孩子低头吃蛋糕,韩文清就当他同意了,打电话给酒店餐厅,让他们准备临时儿子的下午茶。

 

 

*

在他们父慈子孝的同时,叶修要急得嗓子都哑了,他急忙跑到走廊上找,哪里还有小孩子的影子,唐柔也跑到其他房间找人,可是大家都没看到笑笑去

哪里了。

 

“就那么一会跑到哪里去了。”叶修头上都在冒汗,“万一掉下安全通道,或者爬到哪个阳台怎么办。”

 

苏沐橙他们都过来帮他找,安慰道,“笑笑光会爬应该爬不远,我们赶快找找看,问问服务员。”


大家急匆匆地四处张望,一个只会爬的小孩哪里都有可能去,桌子底下沙发下面都有可能,一时兵荒马乱,苏沐橙跑去找服务员,楼层服务员是个中年女人,苏沐橙指手画脚地对她描述:“一个一岁的小孩子,大眼睛,头发很短,刘海齐的,皱着眉毛,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脖子上还有一个金的长命锁。”

 

服务员想了想,“没有,我才刚打扫过一次卫生走廊都走了一遍,肯定没有小孩子。”

 

叶修听着更加焦虑,苏沐橙比他还着急,“不可能啊,那爬到哪里去了,房间里都没有。”


服务员又想了想,“你说他脖子上挂着长命锁,是真的纯金的?”


叶修马上点头,“你想起来了?”

 

服务员摇头:“不是,我意思是,这么小的孩子挂金的,可能有坏人见钱眼开把他抱走,抢走金子把小孩丢掉,现在社会上乱得很,是小男孩还是小女孩啊,小男孩很有可能会被拐卖……”


叶修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要昏过去,他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真不知道怎么办好,苏沐橙倒是马上打断服务员的话:“你别乌鸦嘴!就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

 

包荣兴也说:“是啊老大,笑笑命好,再找找吧。”


叶修稳定着心神,他扶着额头感到头疼欲裂,心脏像被人用手捏住般,整个人仿佛要窒息,但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要冷静下来,他绝对不能失去孩子,那是他的亲骨肉,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他和另一个人血脉相通的信物。

 

叶修闭了一下眼睛,眼前全是孩子的脸,从出生时小小的一团到现在会爬的可爱模样——他绝对不能失去他——他又睁开眼睛,“沐橙你带人在房间里楼道里再仔细看看,包子莫凡跟我找酒店要监控录像。”

 


 

*

那边的爸爸心如刀绞,这边的爸爸却在悠哉游哉。

 

韩总裁以前没发现自己这么喜欢小孩啊,他等着酒店餐厅给他送玉米糊,边逗小BABY,“找个玩具给你玩。”


毫无疑问韩总裁出门不带玩具,但小东西总有,比如闪闪发光的镶钻手表,摘下来给小BABY玩,闪闪发光的,小朋友对着眼睛看,一会失去兴趣,丢到一边。

 

“手机要吗,能放动画片。”韩总裁拿出手机放视频,“看不看天线宝宝?”


小朋友凑过去看,韩文清坐到床上把他抱在怀里坐着,小孩子太小了,在他怀里像一个小团子,看动画片兴奋地挥动手脚,脖子上的长命锁一阵脆响。

 

“小小年纪就戴项链了,”韩文清把长命锁放在手里看,“金的啊,你家大人很宠你。”


小朋友听到小小两个字,以为在叫他的名字,点点头,说:“爸、爸。”

 

“乖儿子。”韩文清笑,大大方方地认了,“我老婆要是生了的话,儿子就跟你差不多大。”


小朋友回头看他,抬起小手挥动,软绵绵的小手蹭着韩总裁的脸,韩总裁捏着那肉嘟嘟的手腕仔细看那孩子的脸,发现跟自己还有那么点像呀,不由地发表评论:“真是缘分,小帅哥,嗯。”

 

*

叶修找到酒店安保部门,说明来意,安保负责人不敢大意,立刻调监控摄像头拍下来的记录。

 

他切换着页面,调整时间轴,慢慢拖到叶修所在楼层,显示屏上播放着,一个高挑的女孩捧着电脑走过走廊,到叶修的房门口,敲门。

 

“是唐柔。”包荣兴说:“她去老大房间,就是这里开始。”


叶修紧盯着电视屏幕,不敢有任何大意。

 

显示屏上,叶修的房门打开了,唐柔走进去,过了很短的时间,一个小孩子跌跌撞撞地走出来。

 

“是笑笑!”包荣兴十分震惊,“他会走路了啊!”


这本该是每个父母都惊喜的事,但现在孩子丢了,叶修哪有心情惊喜,只紧锁眉头看画面。

 

笑笑走到走廊上,马上扑通一下摔倒,但是没哭,就换成爬的姿势,这时旁边的房门开了,楼层服务员推着清洁用具的小车出来,挡住了小孩子的身体。

 

“怎么会挡住了!”叶修着急地点着鼠标,镜头快进着,清洁车往电梯方向推去,楼层服务员按电梯,很快电梯到了,她推着小车进入,那小孩子也跟着爬了进去。

 

电梯门在他身后险险地合上,差点把他夹住。

 

叶修都要被吓死了,包荣兴和莫凡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简直是小BABY历险记!

 

安保负责人切换了摄像头,换到电梯内部,电梯很快到了一楼,服务员推着清洁车出去,电梯又合上了,小孩子被关在了电梯里。

 

“现在在哪里!”叶修立刻追问,“难道还在电梯里?!”

 

他的手在轻微地发抖,不自觉地要去摸烟,但画面又进行了下去,电梯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提着行李大步走进电梯,按了楼层,笑笑在他的脚边,再差一点就要被他一脚踩到。

 

而这个男人的脸——哪怕他进入电梯之后没有正面对这摄像头——叶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显示屏,他绝对不可能认错。

 

他是……

 

 

*

“这个也不想玩?”韩总裁把领带夹丢一边,“你到底想玩什么,叔叔没带玩具啊,要不带你出去买?”


小朋友无聊地趴到床上,不开心的表情。

 

韩文清想了想,拼了,看在他叫了自己爸爸的份上,最心爱的东西也拿给他玩吧!

 

他下床,从行李箱里翻找出一个绒布袋,倒出一只火机,磨砂的钢制外壳沉甸而有质感,浮雕的花朵线条鲜明,他掂在手里,心里叹一口气,脸色又露出笑容,“儿子,给你玩。”


他抛过去,火机稳稳地掉落在小朋友手边,小朋友好奇地捡起来——拿不动,没捡起来。

 

韩文清坐过去,把小孩子抱在手里,另一只手拿起火机,“知道这是什么吗,是危险品,小朋友不能玩,但这个是特殊改造过的,代表我的心。”


他自言自语着,推开火机盖子,揿动开关。

 

没有火焰,跳出来的是一朵小而精致的花。

 

小朋友立刻拍手,意思是好玩,喜欢。

 

韩总裁得到鼓励,继续表演,把花塞回去,又揿动开关,把花跳出来,反复几次小朋友还是很有兴趣地盯着看,韩总裁握住小朋友幼幼的小手,“这下你来,叔叔,哦,不对,爸爸帮你。”


这时,传来一阵非常急促的敲门声。

 

 

 

 

评论(348)

热度(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