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在这里   35在这里

 

36

H市和S市距离很近,高铁过去十分方便,兴欣除了魏琛自愿留下来值班、罗辑要考试之外,全体员工将峰会当做集体出游,陈果和方锐去峰会下榻的酒店,其他人带着一个小BABY去迪士尼旁边住,正好方便第二天游玩。

“他们倒是爽了。”方锐拖着行李箱招手拦车,边对陈果说:“我们还要去开会,工作,我也好想去玩。”

陈果学叶修说话的口气,“年轻人怎么不求上进,这是给你锻炼、学习的机会。”

方锐翻了个白眼,“老叶教你的吧,完了,老板娘你被他带坏了,好好一个美女,学他一个嘲讽男干什么。”

出租车在两人面前停下来,陈果上车之后说道:“叶神真的很厉害啊,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兴欣,当时我连工资都开不出来BLABLA……”

“停停停,你吹老叶以及回忆创业历程回顾峥嵘岁月的日常每天都要做,我都会背了。”方锐捏着自己的耳朵,“拜托了老板娘,开会就放过我吧。”

“还要讲,明天的发言稿里就要回忆创业历程回顾峥嵘岁月,老叶说这是兴欣的一个卖点,要推广出去,”陈果拿出镜子开始补妆。“越来越热了,妆都花了。”

两人到达指定的酒店,发现他们到的算迟,远的企业反而全都到齐了,例如G市的蓝雨K市的百花,房间都差不多安排满了,行业主席冯宪君正在大堂里,陈果和方锐过去和他打招呼,“冯主席好。”

冯宪君马上和他们握手,“美女来了,美女老板,行业一枝花,年轻有为,小方也年轻。”

方锐把行李箱拖过来,“老板娘和领导慢聊,我把行李送到房间去。”就赶紧走了。

陈果也不大愿意和领导聊天,谦虚道:“没有,我也很多东西都不懂,这次是来学习的。”

“谦虚了客气了,这次安排你发言,就是看中兴欣的发展速度啊,你这个女老板有眼光,有魄力,干什么都是有条有理,做得好!”

冯宪君夸奖陈果,没完没了,陈果又不好走,只好保持微笑边听边点头。

这时又有几个人去登记,大堂经理过来说:“冯主席,房间满了,预定的人已经全到了,霸图是最后来的,之前预定两位,现在来了三位,新来的还是他们总裁,不好随便往标间里塞,套间已经全订完了,您看怎么办。”

冯宪君朝前台看过去,霸图的三人对他打招呼,其中个子最高的男人走过来,点头道:“冯主席。”

陈果平时很克制自己的信息素,但Alpha和Alpha之间很容易感受到对方,她感觉到正走来的这个男人和她一样是个Alpha,而且很面熟。

冯宪君笑,“是你呀,开始不想来,现在后悔了,想来了是不是看到有美女啊?”

这个玩笑很冷,大家都不好接。

陈果:“……”

男A:“……”

“不开玩笑了,”冯宪君看到那个Alpha脸都沉下来了,说正事,“现在套间都满了,要不委屈委屈住标间,或者我给你安排个其他酒店?”

“我随便住外面吧,”男Alpha说:“我不参会,这事交给老林老张,我主要交流,特别是兴欣。”

冯宪君拍手:“就在你旁边,有缘啊有缘。”

陈果尴尬,“你好。”

男A看她,“你好。”

两个Alpha握手,陈果说:“随便住的话不如跟我们兴欣的其他同事住一起吧,我们包了一个酒店,离这里不太远,过去很方便,还可以去迪士尼……”呃,人家是来开会的,说什么迪士尼!陈果掩饰地低头,从包里掏名片给他:“就这个酒店,条件很好,干净,也有档次。”

男A接过来,“行,我不讲究。”而且住的同行业的也好交流。

冯宪君说:“正好,我车在这边,送你过去,你开会什么时候来都行,大家老朋友,好久不见,聚聚才是重点。”

“你们慢聊,我先休息去了。”陈果赶紧逃走回自己的房间,一路上还在想,这个男的有点眼熟,到底哪里见过呢?


陈果没有见过韩文清,不过他儿子她天天都见,但小孩子和爸爸再像总归是缩小一版,五官还有叶修的影子,又不是复制粘贴。

韩文清和冯宪君聊了几句,冯宪君又问他叶修回来了没有,韩文清摇头。

“不行再找一个,你条件这么好,Alpha。”冯宪君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找个美女结婚,大肆宣传,全网推送,媒体群发,电视报纸微博齐发动,保证让老叶看到,气到他来抢婚,你就见到他了。”

韩文清苦笑,“你这是害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小韩,你老等着不是办法,大好年华都等过去了。”

“不说了,我到酒店去。”韩文清不想再谈论这件事。

冯宪君喊车送他,韩文清行李不多,甩到车上,去兴欣入住的酒店,车很快开动起来,S市繁华拥挤,道路两旁的房屋向后退去,韩文清想着冯宪君刚才的主意,心想他要是登报说再婚估计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叶修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新杰老是说叶总成熟能干到哪里都没问题,但自己始终放心不下,一个没被人标记过的Omega,身无二两肉,手无缚鸡之力,战五渣还嘴贱,万一碰到一个强硬的欺负他……韩文清每次想到这里都不敢想下去,叶修本人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了,他脑补中的柔弱Omega让他简直想起来就要疯了,何况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怀着他的孩子,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那孩子生下来都有一岁了……

韩文清叹口气,把脑补的事情甩出脑外,理智地想,叶总裁只会让别人吃亏……如果他真要找叶修,大概也能找回来,可是强行抢回来的人,心不在自己这里,两个人都不会好过,也难免叶修不会再次离开,而且他要叶修自己心甘情愿,不愿再勉强他,所以他宁愿留在原地胡思乱想,也要等他回来。

不管多久,都等他回来。

随着车辆的行驶,他离他要等的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兴欣全员入住酒店之后,叶修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休息,小BABY躺在他身边,还在PA~PA~地叫。

“是爸爸。”叶修转过头,纠正道。

小朋友不为所动,“PA!PA!”

“是爸爸。”叶修好脾气地坚持,“认真地学,不要怕错,口齿不清是大问题,特别是你姓叶,会砸了我的招牌。”

小朋友转过头不理他,叶修把他抱过来,“我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

小朋友看他,大眼睛瞪着他,叶修说:“干嘛凶我,不服气啊,不服气你打我啊。”

显然,一岁的小朋友就算是战五渣的Omega也打不过,还不一定听得懂,叶修笑,捏捏孩子的小脸,“不服气憋着,你饿不饿,该喝牛奶了吧。”

他把小BABY放在床上,自己跳下床给小孩子冲牛奶,酒店没有温水,叶修把热水倒进奶瓶慢慢地吹凉,又用了一点冷的纯净水冲兑,温度差不多了放奶粉进去,边晃边逗儿子,“饿不饿,想不想要,想要就叫爸爸。”

小朋友在床上爬,自己玩自己的,不理他。

叶修把他抱起来,强制把奶嘴塞到他嘴里,“好吧,不叫就算了,现在该喝牛奶了。”

小朋友不吃他那套,吐出奶嘴继续玩自己的,叶修又塞,小朋友又吐,反反复复,最后小朋友以韩式祖传横眉冷眼对着叶修,以示自己就是不喝。

叶修没办法,“你乖,你想要你干妈喂你对不对,可是她去开会了呀,讲讲道理凑合凑合和你爸爸过两天,好不好,大家亲父子,不要闹得那么难看啊。”

小朋友横眉冷眼。

叶修继续说道:“叶一笑你听话,不然这几天我会严格要求你,不听话就打!”

小朋友横眉冷眼。

叶修坐在地板上,靠在床边,和小朋友保持视线高度一致,“快喝牛奶,我可没有陈果那么好说话,揍你!我看到你的脸就想揍你,我打不过他我还打不过你吗,再说你不喝牛奶挨打,说到哪里都是我有理!”

小朋友一把把牛奶瓶推开,不喝就是不喝,人家想陈果,谁要你一个凶巴巴的Omega!

叶修和小朋友怒目而视,不肯退让。

正说着突然有人敲门,咚咚咚的,父子两一起望过去。

“谁啊。”叶修把奶瓶丢在小朋友身边,“你快点喝,不然真的打得你叫爸爸。”

他过去开门,来的人是唐柔,正捧着笔记本电脑说:“叶总现在忙不忙,有问题请教。”

“在哄叶一笑喝牛奶呢,不听话。”叶修把门打开让唐柔进来。

唐柔把笔记本放在书桌上,回头看小BABY,又看叶修,“是不是牛奶温度不合适他不喜欢?”

“哪里,就是脾气坏不好相处。”叶修坐到笔记本之前,“先别管他了,饿了自然喝,小唐你让我看什么。”

唐柔摸摸小BABY的头,“那笑笑喝牛奶好不好,你爸爸先借我用一下哦,乖。”

小朋友睁着大眼睛看她,点头。

唐柔就当他答应了,转身到电脑前,把文件打开,“是这个项目,叶总你看,是我负责的,本来竞标过程都很顺利,但最后突然出了意外。”她把PPT调出来给叶修看,“我们的标书在这里,成本核算在这里,我们的报价绝对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对方,”她停顿了一下,“是嘉世。”

叶修已经看到了,“嘉世最后中标价格太低,这不正常。”

“对,这不可能。”唐柔把其他文档也一一打开,“大家都是业内,这个价格绝没有可能,我敢肯定,嘉世这一笔不仅完全不赚钱,而且亏本不少,他们做这种生意,完全是在恶性竞争,刻意压低价格,从我们这边抢走市场。”

叶修托着下巴,“对于财力雄厚的嘉世,他们耗得起,然而我们,”他抬头看站在身边的唐柔,“我们这一年多发展得好了点,就有人眼红,迫不及待要打压死我们了。”

“H市本来是嘉世的天下,有人要来分一杯羹,他们肯定不愿意,可是我们论财力跟他们打价格战不是对手。”唐柔皱着眉头,“我担心这只是一个开始。”

“小唐也会怕吗?”叶修反问。

唐柔摇头,“不是,只是我们耗不起,难道真要硬碰硬?如果我们就此绕过嘉世的目标,那就合了他们的意,以后永远被他们打压。”

“那就硬碰硬。”叶修笑了。

唐柔睁大眼睛,“什么?!”

“我们能看出这价格不寻常,开标单位难道看不出来?那些人都是老狐狸了,”叶修点着鼠标,“比如这个公司,我之前合作过,他们BOSS不要太懂太精明啊,嘉世那点小把戏,呵呵,恶性竞争对哪方都没有好处,因为有些成本就是卡死的,商人追求利益最大化,报价太低能保证工程质量么,嘉世敢保证,别人敢信吗,这两年工程项目相关事故都是处理越来越重,各方都在追溯期延长,未必有多少企业敢冒险。”

唐柔想了想,“叶总意思是,嘉世是虚张声势?”

“就是这样,他们以为能吓退我们吗。”叶修合上笔记本,“他们太小看兴欣了。”

“我明白了。”唐柔点头。

“小唐,你就继续按你的方案做下去,其他事也不要停。这件事其实是一个信号,说明兴欣已经强大到嘉世无法容忍的地步了,那么下一步……”

唐柔接着说道:“就是打败他们!”

叶修笑,心想到那一天我会站到台前,边转头看身后的床,“牛奶喝完了……”

床上只有一个倒了的奶瓶,哪里还有小BABY的影子。

叶修瞬间三魂飞了两魂半,“我儿子呢!”

唐柔也急了,“诶,刚才还在床上啊!掉床下去了?!”她跑到床边,一目了然。

“他还不会走路只会爬……”叶修这时看到,房门是开的。


*
韩总裁在前台登记入住,之后提着行李坐电梯,他考虑着明天企业交流的问题,来一趟总要有些收获,当初叶修离开嘉世之后合作关系就断了,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谋求和其他企业的强强联手……他正想着,突然发觉脚边有什么东西在动。

韩总裁低头一看,一个穿背带裤的小婴儿正在他脚边爬,差点被他一脚踩到。



评论(292)

热度(1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