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4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在这里    33在这里

34

医生抬起头,“还早着,我一会再来。”就走了。


几个人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坐着,怕叶修不好意思,只有陈果在房里陪他,过了一会苏沐橙从包里拿手机打电话,魏琛按住她的手,“别自作聪明,他要是肯,早叫老韩来了。”


“我不忍心看他受罪。”苏沐橙都要哭了,“叶总从来没受过这样的苦啊,宝宝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韩总……”


这时突然在走廊里都听到叶修的惨叫,顿时大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方锐拍着胸口,“可怕死了!老叶怎么这么惨!我再也不嘲笑他了!”


魏琛叹气:“问世间情为何物。”


方锐摇头:“老韩哪里得罪他了,他这么倔还不是苦了自己。”


魏琛说:“老叶太聪明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人糊涂一点才过得开心。”


两人还在说,包荣兴插嘴:“老韩是谁?”


“这个问题问的好。”魏琛说,把手搭在包荣兴肩上,“问到了点子上。”


包荣兴说哦,“那当然。”


方锐说:“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叫老韩来?”


苏沐橙低头想了想,打手机,但现在是夜里十二点多,张新杰手机关机,她咬牙想了想,打算直接打韩文清电话。


突然叶修没声了,陈果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快叫医生啊,叶修昏过去了。”


包荣兴马上跑去找医生,苏沐橙立刻跑到病房里,只见叶修脸色雪白,浑身湿得像从水里捞出来,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魏琛也吓到了,“老叶你别死啊,我再也不嘲讽你了,大家还要一起赚钱!”


方锐也说:“叶哥你别这样,你要是死了我一辈子都后悔是我把你气得要生孩子,我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里!你说给我开多少钱就开多少钱,我花钱买安心还不行吗!”


陈果怒道:“你们两个能别一口一个死吗!”


医生很快赶来,检查了一番安慰道,“他疼昏过去了,让他休息一下保存体力也好,你们谁把他的A叫来,省得受罪……”


她正说着,叶修却渐渐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眼睛都没什么焦距了,“不准……叫他来……谁叫他来,就是跟我作对……”


“跟你作对又怎样,我跟你作对十几年了。”魏琛拿手机,“哥为你好。”


但包荣兴一把把他手机抢下来,还举得很高,魏琛够都够不到,只好怒道:“包子你干什么!”


“老大说不行就不行。”包荣兴很讲道理,“别跟他作对,大家要团结。”


魏琛无语,叶修又疼得叫出声,陈果赶紧把其他人赶出去,“算了算了,没你们事,出去呆着吧。”


几个人只好继续在外面蹲等,包荣兴玩着魏琛的手机,“谁不听我老大的话,手机统统没收。”


方锐打不过他,又抢不过手机,只好放嘴炮:“愚忠!”


苏沐橙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医院走廊的灯光照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仓皇不安的表情。


时间慢慢过去,不知不觉到凌晨了。


大家开始听叶修惨烈的叫声还觉得心疼,后来只有麻木了,只觉得怎么还没生下来,这也太慢了,是有多没力气啊叶总裁,医生中途出来一次,安慰他们说第一胎都这样,后来就好了,结果大家纷纷表示没有下一胎了,这要出人命的,医生被气笑了,“你们都不是他的Alpha,倒是很会替他们决定。”


苏沐橙说:“是没有了,他们大概离婚了。” 


医生哦一声,问:“他的Alpha是不是姓韩啊?”


魏琛愣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


苏沐橙又要哭了,“一定是叶总最疼的时候还念念不忘韩总,我就说要叫韩总过来啊……” 


“不是,他一边说疼死了一边说死也不放过姓韩的,”医生说:“很有想法嘛这个Omega。”


大家都没话了,心想这下真的要离婚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渐渐亮起来,几个等的人腿都麻了,站或者坐都换了好多次姿势,不过都不好意思说难受,再难受也没有里面的叶修难受,包荣兴说:“你们去休息吧,我等着老大。”


苏沐橙摇头,“不了,我还年轻,撑得住。”


大家一起转头看魏琛,魏琛不高兴,“都看我是几个意思,说我老了吗,熬一个晚上算什么,我几天几夜不睡都有过……”


正说着,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


“我靠!生了!”方锐跳起来说,“卧槽卧槽终于生了!!”又坐回去,“又不是我的,我这么兴奋干什么。”


叶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浑身都被汗浸透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水色,看上去虚弱又憔悴。


医生把婴儿洗好了抱过来,“是个男孩子。”


叶修不说话,累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陈果抱过来,“我来看看,真……”很难说出可爱这两个字,良心会痛。


“刚出生都这样,过几天就好看了。”医生说道:“就是长得这么严肃的婴儿,我还是头一次见。”


“我……看看……”叶修突然开口。


陈果抱过来给他看,叶修慢慢地睁开眼睛,那婴儿偏小——想来是他自己怀孕的时候没有刻意调理,小小的一团抱在手里,脸更小,但是表情十分严肃,眉毛很浓,一个婴儿生下来就会皱眉,真是难得……


叶修叹了口气,想要抬手摸摸孩子的脸,但他实在没力气了。


陈果主动抱过来给他摸,又比在他脸旁边对比,“长得不像你呢。”


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叶修心内吐槽,过了半天说:“他为什么不笑。”


“大概心疼生他的人辛苦了吧。”陈果善意地解读道。


叶修缓慢地摇头,过了一会,轻轻地说:“因为他爸爸就不爱笑。”


其实没有,韩文清对着他的时候,已经比对着其他任何人都笑得多,他没有对比过他根本不知道。


这是陈果第一次听他提到他的Alpha。


苏沐橙也进到病房里,过来看那个皱眉的婴儿,边逗道:“小宝宝好可爱,好帅,好漂亮,太可爱了!”边想遗传真是可怕的力量。


叶修又过了一会,闭上眼睛低声说:“小名就叫笑笑吧。”


魏琛和方锐对视一眼,心想都严肃成这样还笑笑,这可怜的小婴儿刚出生就要受到亲生爸爸的嘲讽吗,再联想到Alpha的姓……双倍的嘲讽啊!老叶你对老韩再有意见孩子也是无辜的吧!


只有包荣兴说:“笑笑好,多笑笑,生活更美好。” 
 





——一年后的分割线————————————————




西湖边什么时候都是游人如织,何况春末风和日丽花草丛生,空气中都是清新的香气,加上交通便利四周都是商业区,文化历史也悠久绵长,无怪乎四周房价飞涨,几万一平米也有人抢,可谓寸土寸金。


就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人有房不住,也不租,就这么闲置着空在那里,连楼下管理员都摇头,“太浪费了,一年租金都不得了啊,10楼那个居然就这么放着不管,也不回来看看,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另一个管理员说:“10楼……是那个叶先生吧,长得白白净净喜欢抽烟,以前见到我都打招呼,诶,他的话,那房子没有空着,他老公每周过来。”


“说到他老公真是一个好男人,娶了这么败家的老婆也毫无怨言,每周准时飞过来等老婆回家,这年头痴情的男人不多了,据说还是大老板。”


“其他方面都还好,就是长得那个了点。”


“不是挺高挺帅的吗?”


“你那是白天看到,我见过晚上的,我以前不懂,听到10楼大半夜还悉悉索索的以为有小偷,特地从安全通道的楼梯拐弯处绕过去查看,我本来是好意,结果那位韩先生以为我是小偷,隔着窗户对我大喝一声,吓得我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吓死人了!”


两个管理员正在闲聊,他们口中败家老婆正在离这栋楼不远的西湖边,还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谁在说我坏话。”


他的身边,方锐边拿手机拍照边说:“打一个喷嚏是被人说坏话,打两个喷嚏是有人想你。”


陈果看方锐的手机,“这有什么好拍的。”


“老板娘是本地人看惯了,我才来一年觉得怎么拍也拍不够。”方锐收起手机,“而且工作日放我们出来闲逛,更有拍的兴趣啦,发到朋友圈,羡慕死那帮还在上班的人。”


陈果推着婴儿车往前走,“你们最近太辛苦了,给你们放假。”


叶修则揉着鼻子说:“小心别拍到我,免得惹麻烦……”说着,又打了一个喷嚏。


“果然有人在想你。”方锐呵呵哒,又说:“就拍你,引韩总看到杀到兴欣要人,正好说你老婆孩子都在我们手上,还不快把事业撤到兴欣的范围之外!”


陈果无奈,“正经点,放你们出来玩不是让你们捣乱的。”


“怎么捣乱啦,这是出奇制胜。”


两人还在说着,叶修没兴趣,只对身边的苏沐橙谈工作,“下周的地产峰会,老板娘被邀请作为优秀企业代表发言,你那边资料准备好了没有。”


“快了,还有一点等销售数据出来。”苏沐橙说:“到时候去S市开峰会,叶总一起去吗?”


叶修摇头,“我坐镇家里。”


“你是怕碰到熟人吧。”方锐插嘴。


“去玩玩呗,”陈果也说:“我准备着所有员工都去,就当春假旅行了,今年开年就势头大好,大家都辛苦了。”


大家欢呼起来,纷纷鼓掌,“老板娘大方!女中豪杰!”


叶修还是不想去,“我宅惯了……”


“去吧去吧,”苏沐橙也说:“果果和方锐去峰会的酒店,我们其他去别的酒店呗,肯定碰不上,最好去迪士尼附近住,到时候他们开会我们去HAPPY。”


叶修还在犹豫,“懒得动。”


“懒死你。”陈果把婴儿车的遮阳布撩开,小朋友正坐在车里专心地玩摇铃,但由于一脸严肃,看起来像在研究摇铃的构成,陈果继续说:“来回都方便,叶一笑也一起带去玩呗。”


“他行吗,”叶修终于说道:“才一岁就带着跑。”


“怎么不行啊,几个月就坐飞机的都多得是,叶一笑是要见大场面的小BABY,”苏沐橙蹲下身逗婴儿车里的小朋友,“你想去吗?”


小BABY哪里听得懂,继续皱着眉毛研究摇铃,半天转头过来找大人,大眼睛里映出众人的脸。


“儿子,要是想去就给爸爸笑一个。”叶修给他一个机会。


“那他更别想去了。”陈果吐槽,“你儿子笑比银行降息还难得。”


大家都笑起来,小朋友感到自己听不懂,扁扁嘴要哭。


“那就去吧去吧去吧。”叶修赶紧哄道。





评论(243)

热度(1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