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2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在这里

32


“你要见我?”陶轩走入会客室,客客气气地说道,“听小苏说,你就是霸图的韩文清。”


韩文清和他握手,“久闻陶董大名,嘉世是你一手创立,我很早就想来拜访。”


他虽然相貌硬朗,但礼貌之下看起来风度翩翩,陶轩心内打量他,毫无好感,两个A的气息互相排斥着,很明细抵触着对方。


陶轩握完手坐下,“那么韩总今天要求见我,是有什么事?”他故意地停顿了一下,“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叶修的……”


他停下话语,没有再说下去,韩文清坦荡地点头,“我是他的Alpha,已经结婚了。”


“哦,就是你,人才。”陶轩客气地点头。


“不敢当,”韩文清说道:“我开门见山了,叶修回来过没有。”


陶轩呀了一声,口气疑惑,“这我还想问你呢,小叶没有履行请假手续就走了,完全没有向我、向董事会提交书面申请,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加上之前安全生产追究责任,我们决定暂停他的工作职务,但是通知不到他本人,正好韩总过来,就麻烦你通知他了。”


韩文清摇头,“不,嘉世内部人事问题和我无关,就算贵公司把人事调动当儿戏,我也无权干涉。”


陶轩若有所思,韩文清这样表态,和他想的不同,他应对好了对方质问人事变动,没想到对方居然说和他无关。


韩文清接着说:“我要说的是叶修,我的Omega,他在贵公司遭受排挤和责难,作为他的Alpha,你们要给我一个解释。”


陶轩想了想,“的确有一些流言,但是成年人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


“还有,既然你说他没有履行请假手续就走了,说明是你们把他逼走了,知道劳动法吧,知道Omega保护条例吧,他怀孕了,被你们逼走了,这个问题不必对我解释,跟我的法律顾问谈,我代理此事,因为我是他的Alpha,他的法律意义上的伴侣。”韩文清打断他的话,他冷淡地说着,像一个真正冷酷无情的A。


陶轩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他反而笑了,“原来韩总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说,向我宣告他的归属。”他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和叶修什么关系吗。”


“没兴趣知道。”韩文清站起身,“但你应该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陶轩脸色变得青白,他也站起身,两个Alpha对峙着,不肯退让。


“我和叶修认识的时候他连性别分化都没没开始,那是不掺杂着AlphaOmega之间肉欲的最原始的感情,”陶轩淡淡地笑道:“那时候他就跟我在一起了,他对你撒过谎吧,说我跟他是什么事都没有,你想想看怎么可能,Alpha和Omega相处这么多年什么事都没有,他能到这个职位,你想想看是为什么,”他看着对方,“因为他对你撒谎了……”


韩文清目光坦然地看着他,“不,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你。”


陶轩停顿了一下——这和他想好的不一样,他继续说道:“年轻人,你根本不懂得他在想什么,他不说,恰好说明他没有信任你,我刚才还在想,如果他撒谎了反而说明他在乎你,他什么都没说过,对过去绝口不提,这才是真正的信任危机,看来你们两个的感情不过如此。”


“的确我曾经不够相信他,但再也不会了。”韩文清口气仍然是平静,“而且这是我和他的夫妻问题,跟你一个外人没关系,我们要谈的是法律。”


陶轩摊手,“我不懂你想说什么。”


“我的律师团会跟你们说,详细的我也不想告诉你,但如果叶修出事了,我要的可不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结果。”寒冷的光芒从他的眼里闪过,韩文清又说道:“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之前,请将昨天到今天的进出大楼的监控录像给我,你也可以不给我,这样我会让警察直接介入,我作为失踪人的丈夫有权申请这项调查。”


陶轩的脸色更加铁青,他没有想到这个Alpha会来得如此迅速,行事作风如此强硬。


“可以。”陶轩尽量放缓和语气,“韩总随意。”


监控记录被很快调出来,嘉世大楼入口处的摄像头清楚地记录下来昨晚发生的事,彩色屏幕上画面不稳定地微微跳动,但叶修的身影很清楚。


韩文清盯着屏幕,那是他失去的人,错过的真心,他想他果然逃离了他身边,回到他开始的地方。


画面播放着,叶修进了大楼,就离开了摄像头的区域,之后过了十分钟,他走出来了。


他进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出来的时候,也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拿任何东西。


“他去了哪里。”韩文清只关心这个问题。


“我也想知道。”陶轩抬手关掉监控,“这至少说明,他来过又走了,嘉世没有留他的人,韩总是否可以放心了,不再口口声声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了?”


韩文清转头看他,“你在心虚什么。”


陶轩冷笑,“我没有,反而是韩总,叶修是跟你去Q市的,他匆匆忙忙地回来,我还想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韩文清离开监控墙,“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感情问题,你对他人夫妻生活这么感兴趣?”


两人回到会客室,刘皓等在那里,一抬头看到他们两人,他愣了一下,“陶董……韩总?”


陶轩皱起眉,“谁叫你到这来的。”


“我。”韩文清说道:“小苏叫你来,你也没想到会是我吧。”


刘皓心虚,“找我有事吗,没事我出去忙了,我现在很多事……”


“因为接手部分叶修的工作,所以现在很多事?”韩文清反问。


Alpha的气势震慑迫人,刘皓一时不敢随便回答,只看陶轩,陶轩镇定道:“对,是我公司内部人事安排,叶修不辞而别我总要把工作交代下去,换孙翔来接任他的职务也是从这方面考虑。”


“我之前就说了无意贵公司儿戏般的人事,私人感情介入工作的态度哪怕我不赞成,但与我无关,我现在是以Alpha的身份关心我的Omega,”韩文清走近了刘皓,“我问你,你到处造谣我的Omega和其他Alpha有隐情,是不是?”


刘皓被他的气场压制,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不是……不是我……”


“敢做不敢认,你不是在会议上都敢直说吗,叶修鉴于不要发生人事内斗容忍你,可我没那么好说话,我不能让外人中伤我的Omega。”韩文清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刘皓的肩,“你说叶修和你们陶董有婚外情,是真是假。”


刘皓纵然胆子再大也不敢当面直接说最上级的领导潜规则下属,他只好否认,“没有的事……”


“那就是撒谎了……”韩文清突然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他一击放倒。


他力气很大,刘皓被他一拳打倒,趴在地上像被打昏了。


陶轩愣了一下,阻止道:“韩总你干什么!”


韩文清不理睬他,低头看着刘皓,“管好你的嘴。”接着回头看陶轩,“管好你的人,有需要我会再来。”


他不再停留,直接离开了嘉世。


临近傍晚,H市阳光稀薄地照在他的身上,做完了这些并不能让他的心情放松下来,而是更加沉重,苏沐橙告诉他的那些事让他清醒地意识到,因为他们的婚姻,叶修承受了太多,他没有告诉自己,而自己也没有尝试去了解,觉得他可以解决固然是相信对方的实力,但也忽略了对方的心情。


他想起叶修到Q市的第一个夜晚,他站在月光下对他微笑,像一个梦般遥远,又美好,那一瞬间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但只有那一瞬间,大部分时候,他做不到。


人往往要到失去了才后悔。


韩文清到了叶修在西湖边的公寓,他根本没有回来,他拿结婚证找公寓管理员打开房门,房间里空荡荡的,浮尘在灯光下飞舞。


他在叶修的家里住了一晚,把地板全擦干净了,卫生也全部整理了,心想如果叶修回来了,看到干干净净的家,会不会原谅他,就再也不和他分开了。


他收拾了很久,第一次来的时候想着从此进入他的生活,不过现在他真的进来了,他却退出了。


那时候他把叶修关在房间里,自己卷起袖子打扫客厅,耳朵里时不时听到对方隔着门的抱怨,只觉得心情愉快,想着新杰说的对,强强联合是未来发展趋势,没有感情那就慢慢培养吧,何况孩子都有了。


不过他现在很清楚地明白,那份愉快的心情,不完全因为孩子,而是当时一直在抱怨的那个人。


他哪有那么喜欢小孩子,他喜欢的是叶修。


H市又在下雨了,淅淅沥沥地像落在心上,远处的西湖在雨中沉默着,拖过的地板明亮地映出男人孤孤单单的身影,含了雨水的风带着初冬的寒意刮进室内,迷离了人的眼睛。


*

“没错,就照我说的来。”Omega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说:“至于实际去的人,你们去就好了,干嘛非要拖我去,看不出来我不方便啊。”


女Alpha——也就是该Omega现在的老板娘陈果,怒目而视:“为你好啊,你也该多活动活动吧,一天到晚宅在家里,怀孕了才应该多运动,不然生孩子疼死你。”


Omega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还嘴硬,“我会怕痛吗?你不要吓唬一个柔弱的Omega,告你Alpha欺负人!”


陈果遇到叶修很没辙,只好跟他好声好气,“让你跟我们一起去也是因为招聘这种事我没经验,是你说我们现在的公司需要扩大业务招收得利人才,你都不去,我实在没底气,乖啦,你看人比我准。”


叶修把头搁在手臂上,“没经验才要多多练习,别老想着依靠他人,你该学会自己成长,自己独立,乖啦,等你的好消息,叶神这是为你的未来发展指引方向,你不是很相信我吗,那就多相信自己吧。”


陈果信以为真,“原来是这样。”


唐柔在一旁摇头,“走啦果果,他不会跟我们去的,就让他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也累坏他了。”


叶修看她,“还是小唐贴心,我一个大肚子的Omega,就不去招聘会凑热闹了,拜拜。”


陈果拿他没办法,“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去了,晚上想吃什么我们买回来做给你吃。”


“随便吧。”叶修点了三四样菜,对口味甜辣上至排骨在猪身上的位置下至番茄产于长江以南还是长江以北都做出要求,“就这样,随便一点,都是自家人。”


陈果无语,“我是看在小宝宝份上才给你做饭,你这家伙。”


“开玩笑,你们安心去吧,别管我,回来晚了我自己煮面。”叶修靠回椅子上,摸着挺挺的小肚子,“叶总继续在家帮你挣钱。”


“走啦,我们去吧,”唐柔把陈果拉出门,“早去早回,别真让他煮泡面。”


两个妹子去车库取车,唐柔开车,陈果坐在一边翻叶修之前整理的招聘要求,“嘴巴是坏了点,他真的是很厉害啊,不愧是叶修大神。”


“一个月就帮我们化解债务危机,两个月就扭亏为盈,三个月就扩展员工,他真是有一套。”唐柔赞同道。


“我知道他辛苦了,”陈果也点头,翻了几页文件又说:“不过他现在老不出门也不是办法,太宅了,自从他到兴欣之后只在楼下到楼上四层空间里活动,我这不是担心不利于小宝宝成长吗。”


唐柔想的却是别的事,“这么久了,都没听他提过他的Alpha……”


“他哪有Alpha。”陈果说道。


唐柔开着车,啊一声,“没Alpha孩子怎么来的?”


“他自攻自受啊。”陈果认真地回答。


唐柔呵呵,“他自己说的?”


“对啊,他说男Omega生理构造特别,可无性繁殖。”陈果睁着大眼睛说:“既可以找Alpha,又可以自体分裂,神奇吧。”


唐柔又呵呵,“你的生理课怎么学的……”


“啊,听你口气,莫非他在骗我?!好哇这个叶修枉我这么信任他!他骗我!”


“果果你太可爱了。”


“我哪里知道啊,我又没接触过男性Omega,哪知道他们的实际构造!”陈果握拳,“气死我了!他一定在心里笑死我了!”


“安啦。”唐柔安慰她,“他没那么嘲讽吧?”


“以我和他接触的这三个月时间来看,有。”陈果确定。


“以我和他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的确有,算了,我们先做正经事,”唐柔转了个弯,边说道:“年前的招聘就这么一场,很快要放假了。”


“哦哦,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都忙到年尾了,要给你们准备大红包。”陈果嘀咕着,“每个人一份,叶修要给两份,他最辛苦,这几个月累坏他了,怀孕了还日夜颠倒地加班,什么都要他过目让他考虑,真的不招人不行了,他现在也快扛不住了,等再过两月我也不好意思让他再辛苦。”


唐柔觉得她家老板娘的口气是在描述一个柔弱的Omega,对方可是一个张口就自攻自受骗人的人哦老板娘!你才是Alpha啊!她笑,又说:“别忘了他的小宝宝也要给一份。”


“当然,出生了得叫我阿姨的。”


然而叶修可没有只让陈果当阿姨那么简单。





评论(195)

热度(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