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1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在这里

31

夜已经深了,叶修觉得疲惫不堪,他开始想,要从哪里开始。

 

重头再来,说起来容易,但现在他还剩下什么。同时他感到冷,冬夜的H市没有那么舒适,他现在不能生病,他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健康地活着。

或许他应该先回家……叶修马上想起来了,家的钥匙在行李箱里没有拿出来,而行李箱在,Q市。

 

这么晚了——他看腕表,都凌晨了,应该没有物业能给他开门了吧,那么住酒店……叶修突然想起刚才把所有现金都丢给那个出租车司机了,毕竟他之前脑子空空的,还没有现在的斗志,一时糊涂就……不要紧,天无绝人之路,还有卡……没带……没关系,H市是移动支付的城市,他还有手机……没电了。

 

叶修盯着黑漆漆的手机屏幕,深刻感到快捷生活的不快捷之处。

 

他往四周望去,深夜里还在开门的店铺不多,前方不远有一家还亮灯的楼,进去借个充电器先应付一下应该没问题。

 

叶修握着手机走近那间亮着的大厅,才发现这是一家售楼部。

 

大半夜的售楼部还有人,这本身就是挺违反常理的事,叶修敲了敲门,“有人吗?”


越过沙盘和模拟例图,前台后面,一个女人抬起头,“啊?”


叶修走过去,“借个充电器。”


那女人站起身,她身材高挑,扎一个单马尾,倒是个一眼可见的美女,并且叶修闻到明显的信息素气息,她是一个稀少的Alpha。

 

“你用。”女人丢给他一个充电器,“能通用吗?”


叶修比了一下,“不能。”


女人耸肩,“那没办法了。”她打量着叶修,Alpha对Omega的信息素同样敏感,她很容易地分辨出对方是个Omega,“半夜了Omega还在街上闲逛,你胆子很大嘛。”


“这不没地方可去。”叶修笑。

 

女人看着他,叶修长得不错,但现在他状态不好,长途旅行让他看起来疲倦不堪,脸色苍白,眼下有一些明显的虚浮和阴影,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衣服单薄得只适宜晴天的午后,看起来他似乎很冷,鼻尖冻得发红,眼角也微微地泛红,嘴角却是笑的,有些温柔的感觉——后来陈果才知道,这种温柔的感觉只能建立在他不说话的基础上,一旦说话就崩了——身体也是Omega消瘦纤细的类型,除了有点明显的小肚子之外。

 

“太可怜了吧,一个Omega,没地方去很危险的。”她好心地说:“要不你休息一会,天亮了再走?”她看看墙上的挂钟,“离天亮也没几个小时了。”


叶修也的确感到腰酸腹痛,顺势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下来,“感谢美女,我就不客气了。”

 

女Alpha挥手:“不客气。”又坐回去做她的事。

 

叶修靠在沙发上看墙壁上挂着这家售楼部的信息,原来是一家叫做兴欣的地产公司的售楼大厅,兴欣,嗯,完全没有听说过,H市这种菜鸟型的小地产公司很多,一两个楼盘活了就赚一笔走人,盘不活就改行做别的,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里缺乏优势,现在是强强联合的时代,垄断才有巨大的利润,这种小虾米多半是市场淘汰的首选。

 

叶修开口道:“你呢,为什么大半夜还不回家?”


女Alpha头也不抬地说:“还回家呢,我都要关门大吉了。”


“哦?”


“跟你说也无妨,”女Alpha心直口快地说道:“房子卖不出去资金链要断,我现在员工工资都开不出来,愁死了。”


叶修若有所思,“这真是很让人发愁,压住了房款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套牢。”


女Alpha叹气,“本来流动资金就有限,现在市场又不好,没办法就只能把帐平平钱结结及时止损,到时候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吧,你算运气好,或许下个月就找不到我这个公司了。”

 

叶修抬头看她,“现在市场还叫不好吗,虽然比起前几年利润空间是少了,但机会很多,H市本地空间有限,但周边,辐射出去,还有大片空白……”


女Alpha打断他的话:“你说得容易,道理谁不懂,问题是我没钱,又缺人,懂行的人哪里愿意到我这种小庙来,那种真正的高手当然到哪里都有钱赚,比如说我心中的偶像,嘉世的叶修,眼光毒啊,行业楷模啊,我们几个小姐妹都说他真是标杆一样的大神呢。”


叶修突然笑了。

 

他之前一直不喜欢出席公众场合也很少照相,别的小公司的人没见过他太正常了。

 

女Alpha不高兴,“你那什么表情,瞧不起叶修吗!”


“没有,我可喜欢他了。”叶修认真地回答。

 

“不对,你口气很嘲讽,”女Alpha不信,又说道:“可惜叶神嫁人回家生孩子去了,据说嘉世连总裁都换了一个小年轻,哎,谁能替代叶修大神啊,他简直是个传奇,我听说他就初中学历,文化水平那么低,能都赚钱赚成商业王朝,多么厉害啊!都成传说了!”


叶修感到槽点太多,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

 

女Alpha还在吹他,他却感到不好意思起来,清清嗓子说:“叶修也没那么了不起了,还不是大半夜没有地方去,找你借充电器。”


“啊?”女Alpha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你是叶……”


她说不出话,叶修就收敛了笑容,站起身说道:“替代叶修大神的人,当然是叶修本人了。”

 

 

*
阳光透过落地窗,毫不吝啬地普照着这间房子里的一切,昨夜的暴雨在后半夜就已经停了。


韩文清的视线漫无目的地在室内移动,纵然他接受了叶修离开的事实,却根本不知道原因何在,他的视线落在桌上,那些快递都是见惯的东西,有叶修触碰过的痕迹,这让他抱着留恋的心情一一翻弄着,都是日常生活的账单,仿佛点滴记载着他们在一起的生活,虽然短暂,却刻骨铭心……这时他看到最后一封的寄件人。

 

他脑中一个激灵,同时发现这封快递是拆过的,他迅速打开信封,将里面的物件抽出来。

 

那张纸是他提供给咨询公司的资料,他们做了表格录入,简单地粗暴地将他的不确定变为几个冰冷的词组:有关联的Alpha。性史。孩子。

 

简直像刀子一样直白的形容,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

 

就算他怀疑过叶修在他之前有过别的Alpha,就算他提到现在他们有孩子,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猜测会变成这样锥心刺骨的利刃。

 

而叶修看到了。

 

一切突然水落石出。韩文清完全明白过来,因为叶修看到了这张记录——难以想象叶修当时的心情会是怎样,连他自己都无法接受那样尖刻的描述——叶修并不是委曲求全的人,他直接选择离开,不辞而别,关掉手机,拒绝一切解释的机会。

 

在那张纸下面,掉落了另一张纸,落在了茶几边的地板上。

 

上面的字迹是叶修的,手写体,上面的字他都很熟悉。

 

并不是告别的留言,或者愤怒的还击,而是之前写过的东西:

 

一,不能将私人感情带入实际工作中。二,Alpha不得违背Omega意愿释放信息素……是之前结婚时叶修写的协议,跟他一起商量着,第三条。

 

当时他握着叶修的手,写了,待续,然后豪气地表示,你随时补充,给你最大的自由。

 

现在这两个字被一条细线划了一道,后面写了两个潦草的字,作废。

 

什么作废,条件作废,协议作废,还是他们的婚姻关系,到此作废?韩文清不明白,他下意识地找手机,想要问叶修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他想表达什么,离婚吗,不可能,他不同意,他喜欢他喜欢到以前的事都不介意了,什么都肯相信了,他居然就丢下作废这两个字跑了,把他甩了,怎么可能!

 

他又去打叶修的手机,无法接通,仍然无法接通,他挂了电话,又去拨信封上发件人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起了,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直接问道:“你发那封快递什么意思。”


对方哦了一声,解释道:“韩先生说不用再调查了,为保护客人隐私,把之前所提供的讯息和整理出来的要求全部退回,我们有职业道德……”


韩文清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他直接砸了手机,那与地板撞击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立刻摔得粉碎。

 

怪不得别人,他自找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新杰来了,进门的时候还在说手机为什么打不通,就看到了地上手机的残骸,印象中虽然韩总裁是个严肃强硬的人,却并不粗暴易怒,张新杰感到事情或许比他想得更严重,一边说道:“我早上和苏妹子联系过了,她说叶总没有去嘉世,她没有见到他。”

 

韩文清沉默了很久,继而声音沙哑地说:“对,他回嘉世一定会找小苏。”

 

“嗯,我跟苏妹子打过招呼,如果叶修找她一定要联系我们,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很着急。”张新杰沉默了片刻,“我也想知道,出了什么事,才好做后续工作。”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张新杰也望着他,他以为他的上级会在权衡利弊之后告诉他前因后果,如果说昨晚还是完全未知,现在对方的神色和地上的手机碎片足以说明一切有隐情。

 

但韩文清说道:“给我订张机票,我现在去H市。”


张新杰感到迷惑,“苏妹子说有情况会联系……”


“现在就去。”韩文清打断他的话:“没有飞机票就买高铁,我要尽快过去。”


张新杰就没有再多问了,“好。”

 

中午的飞机,下午就赶到了H市,下飞机之后韩文清打开新手机,给H市的苏沐橙打电话。

 

苏沐橙的答案还是一样,叶修没有到嘉世来,也没有联系她,最后女孩子声音急切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叶总前几天还说一切都好,怎么会突然不见,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我怕他出事……”


“我马上就到。”韩文清简略地说。

 

出租车在道路上飞驰,很快到了嘉世大楼下,苏沐橙握着手机在门前张望着,韩文清下车,她立刻跑过来,“韩总!”


“叶修真的没回来过?”韩文清低头看她,“能不能让我看看出入的记录。”他解释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可能你在你的办公室里,如果他去了他自己的办公室,你的确不会知道。”


苏沐橙咬着下唇,半天才说:“哪里还有他的办公室……”


韩文清皱眉,“什么意思。”


“叶总走之前说他请假去办婚礼,我怕影响他的心情没有告诉他,嘉世最近进行人事变动,陶董任命了新的总裁,我跑去问了陶董叶总怎么办,他说他会自己跟他解释,当面解释,让我不要多插手,我想着叶总还没回来就没说……”女孩子着急得很,“现在他不见了怎么办,会不会出事……”


韩文清摁住她的肩,“你说的陶董,现在在不在。”


其实在来嘉世之前,他并没有想要和这位名字与叶修联系在一起的Alpha见面,既然他之前决定了不再计较以前的事,那些过去的人就根本无足轻重,但现在,苏沐橙的话让他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这个Alpha在针对叶修,嘉世在排挤叶修。

 

所以这件事跟他有关,他管定了。

 

 


 

评论(164)

热度(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