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30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在这里


30


车子重新出发,又回到高速,出租车后座硬邦邦的,叶修坐得不舒服,坐久了腰疼,他调整着姿势,窝在后排,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他心里是空的,梦也做得破碎凌乱,梦里他还是那个身穿铠甲的战士,但手里的战矛却像拿不稳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战矛断了,掉在雪地里,就埋了进去无论他怎么在雪里扒也没有扒出来,他没有了战矛,就不像是个战士了,天空突然有很多利箭飞射下来,他连阻挡的武器都没有,茫然地看着漫天箭雨……

叶修惊醒过来,这个梦一点也不开心,可以说完全是个噩梦了,司机还在开车,大概是考虑到他睡了,没有再放歌,窗外在下雨,车窗上全是落下来的雨水,随着车速往后拉出蜿蜒的水迹。

“下雨了?”他说。

司机说嗯,“下了有一阵了,出发的时候天气那么好,说下雨就下雨。”

叶修抬头看天,“天有不测风云。”

“大概遇到下雨的云层,云层要是一直往北的话,Q市大概过几个小时也要下了。”司机说:“到H市还要很久,你要不要再睡睡?”

“不了,睡得腰疼。”叶修坐起来,揉着后腰,真的疼,肚子里一阵动,他又觉得累,心里后悔要是坐飞机或者高铁就好了,不用让孩子跟着受苦。

长途汽车旅行本来就是辛苦的事,八九个小时的车程难熬得很,他想起手机,拿出一看早就因为没电关机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关的。

关了反而好,省得被打扰,他叹了口气,靠在车窗上望着窗外的雨。

天渐渐黑下来。

最初的麻木之后,很多事渐渐浮上来,比如他想起,今天晚上有他和老韩家人见面的家宴。

他现在离Q市七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不可能回得去,也不会回去……他低头看自己的手指,戒指丢掉了之后,痕迹还在,一道浅淡的痕迹横亘在雪白的手指上,不知道过多久才会消失。

车子开进H市时,雨却停了,长途旅行是一件神奇的事,从晴天开到落雨,白天开到黑夜,最后云开月明,H市是个晴朗的月夜。

司机边开车边说:“先生要到哪里,我把你送过去。”

“到嘉世。”叶修条件反射地说了,说出口之后再想起来,他已经请了长假,还真的能过去吗。

司机调整了手机地图已经往嘉世的方向开了,他只好算了,离开工作岗位这么久,也的确不放心想去看看。

车到嘉世楼下时早已过了下班的点,仰望大楼并没有几个办公室还亮着灯,大部分人都下班了,以前他在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是最后几个离开,这样夜景下的嘉世他很熟悉。

叶修下车,付了钱,车子很快开走,他站在大厅里,前台都已经下班了,大厅里空荡荡的,水晶吊灯发出明亮却寂寞的光辉,大理石的冷色调装修风格职业化而缺乏人情味,他忽然开始怀疑自己冒昧地来嘉世是不是对的,或许他应该先对沐橙说,或许他应该先对陶轩说,或许他应该先做好准备……

电梯门开了,走出的两个人正好和叶修打了个照面。

“哟,这不是叶总吗。”刘皓突然笑了,“今天哪阵风把您吹来了,不是辞职了吗,哦等等,那就不应该叫您叶总了。”

叶修看向他,“谁跟你说我辞职了。”

刘皓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他转头向刘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叶修?”

“对……”刘皓啧啧嘴,“不好意思,我应该先介绍,这位是和霸图私交甚好的前任总裁,叶修,这位是陶董亲自任命的现任总裁,孙翔,现在就在顶楼办公室办公,叶哥你的东西陶董让我们收拾到库房里了,你正好来了,不如去捡回去?”

叶修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我不过请假一个月,陶董并不能在我本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免除我的职务。”

“为什么不能,说到底你不就是一个嘉世的打工仔,还是说你真的把自己当陶董的小情人了?”刘皓摊开手,“那就不奇怪了,自信到这种地步。”

叶修不想和他多废话,“邱非回来了吗,他好些了吗。”

“诶你不是去Q市找人结婚去了,怎么突然惦记起小邱非?我说叶修你就算是个Omega也未免太浪了点吧,韩总裁那样的还不行?”刘皓发出猥琐的笑声,“难道韩总也受不了你了,这也不奇怪,你这人嘴巴那么贱……”

“做人留一线,日后就还好相见。”叶修打断他的话,“你这样小人得志的嘴脸,早晚会吃大亏。”

“你!”刘皓怒道:“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敢来教训我?!信不信我叫保安赶你走,你都不是嘉世员工还来这里,是不是想偷东西,偷情报!”

叶修反而笑了,“是不是可不是你说了算……”

这时,一旁不说话的孙翔突然开口:“他说的没错,陶董的确已经任命我了。”

叶修转头看向他,这个年轻的男人有张桀骜的脸,此时正带着敌意的目光看向他,“你要是不信,就直接问陶董。”他说着,直接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他倒是个行动力过头的人,是太春风得意了吧,叶修没说话,安静地看着孙翔。

孙翔接通了电话,简单地说了几句,把手机递给叶修,“陶董说要跟你说。”

叶修看着手机,却不接,“我和他十几年的交情,最后就一通电话了解了?他如果和我一样坦荡,就面对面地告诉我,我哪里对不起嘉世。”

孙翔不耐烦地递手机,“我管你们多少年交情,你真是当过执行总裁的人吗,你不懂私交是私交,公事是公事的道理吗,你做得不好,被卸任有什么可抱怨,你负责的项目中发生安全问题,经手的资金中出现经济问题,你没有解释反而擅离职守毫无理由地离开岗位,卸了你的职位不应该?你连这种事情都搞不清楚,真的是凭借Omega的本性才做到过去的职位?那我奉劝你还是好好做人做事吧,不然一辈子爬不起来。”

叶修低头笑了一声,“哦,原来他在你们面前,在董事会面前,是这样说的,我没有解释,我擅离职守,原来你们都这样认为,我被他逼着离开去冷静,我履行了年假制度向他提出请假的事,原来全都被轻飘飘地带过去了……”

还有这么多年的情分,一笔勾销,他明明知道自己被怎样地污蔑,陷害,中伤,却仍然听之任之,或者说,默许助长,让这一切发生到现在的地步。

哪怕到现在,他清清楚楚地在手机里全都能听见,也仍然一言不发,沉默地纵容着孙翔一个后辈肆无忌惮地训斥他。


再清楚不过了。

真是绝好的嘲讽,但如果你以为这样我会屈服,就错了。


叶修抬起头,伸手摁掉了孙翔的电话。

孙翔皱着眉头,“什么意思,电话都不接,你也太自大了,你当自己什么人!”

“孙总,他就是这么一贯嚣张,不然怎么会惹众怒,”刘皓添油加醋,“目中无人,刚愎自用,还好您来了,嘉世的希望全在您身上了。”

叶修不再辩解,他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转身走出嘉世的大厅,将两人抛在身后。

不会再回头了。

现在是最糟糕的境地,失去爱侣,失去工作,失去朋友。

H市的冬夜很冷,西湖边的风带着湿冷的潮气,穿透了他的衣物,他冷得心寒。

远处的宝石山夜景灯光璀璨,千百年的西湖安静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

大概不能更糟糕了,所以反而觉得没那么糟糕了,不破不立,同时也撕碎了虚伪的甜蜜,撕碎了维艰的困境,撕碎了假面的情谊。

反正不能更差了,叶修停下脚步,夜渐渐深了,西湖的音乐喷泉曲终人散,城市街头霓虹闪烁,LED屏幕光彩迷离。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有才能的人不会被埋没,他想要的东西全都能靠自己拿到。

叶修站在H市繁华如画的街头,并没有太多的彷徨和犹豫,事业上的低迷反而让他无暇再分心其他的伤痛,跃跃欲试的心情让他又想起十几年前刚踏入社会时的激情与飞扬,不过是重头再来,而他现在,少了当时的迷茫,多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做生意他很懂,是个真正的高手,没有理由失败。

何况,他还有一个没出生的小宝贝。

“一起努力吧。”他简单地说道。

*

对在Q市的韩家来说,这个夜晚注定彻夜难眠。

叶修仿佛凭空消失,韩文清一方面派人继续搜寻,一方面仍然试图和他联系上,张新杰从铁路部门查访回来,所有离开Q市的火车上也都没有他。

“他可能还在Q市。”张新杰只能做出这样的结论,“不想见你。”

韩文清没说话,他撑着额头,身心俱疲。

“也可能回了H市,但Q市到H市那么远,不是飞机不是高铁还能是什么,”张新杰又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TM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韩文清低声道。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冷静地说:“你想想看,应该有征兆。”

“我没法想。”韩文清抬头看他。

张新杰想了想,“这样,现在三点多了,再查也没头绪,韩总先回家,我明天一早联系苏沐橙,如果叶总会H市了,一定会回嘉世。”

韩文清迟疑了很久,点头。的确,叶修回H市第一选择就是嘉世,而不是他自己的家,只要能找到叶修,一切都好解决,他当面问他什么事,是不是有误会,无论什么问题他都会尽力填补,只要找到他。

他回到家,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叶修回到家中,但当他看到漆黑的房屋时,只有寂寂的失望。

没有叶修,家里恢复了之前的单身住所的状态,但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残留下来的痕迹像烙印,门口有两双拖鞋,洗手间的杯子里有两支牙刷,沙发上还有叶修的衣服,空气里全是他的影子,他靠在冰箱门边抱怨什么都没有,站在桌子边小心地盛汤,叼着POCKY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穿着睡衣站在台阶上看向他,月光透过落地窗披在他的身上,像一个遥远的梦。

韩文清一伸手,他就碎了。

梦就醒了。

室内阳光大盛,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茶几上仍然堆放着一堆快递信封,客厅里仍然是睡前的样子,毫无改变。

韩文清开始接受这个事实,叶修走了的事实,他不会回来的事实。



评论(153)

热度(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