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9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28在这里


29
“这样,我找物业开门,或许他病倒了,我只是说可能……”张新杰停顿了一下,又在手机里说:“韩总要不去酒店门口等等看,毕竟晚高峰车太多人太多,怕叶总找不到。”

“好。”韩文清挂了电话。

韩妈妈在一旁问:“怎么回事,人都齐了,小叶还没来,不会迷路了吧。”

“不会。”韩文清简略地说着,侧身离开宴会厅。

酒店在闹市区,下楼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四通八达,无数车灯照在他的眼睛,无数人从他身边经过。

他等了一个多小时,晚高峰完全过去了。

车辆开始减少,人也开始变少,张新杰从小区回来,跟他说找物业打开门,叶修的确不在。

宾客全部来齐了,很多很久不见的长辈,很多交往甚密的同辈,跟他说:恭喜。

可是叶修没有来。

韩爸爸下楼来问,“小叶为什么还没来,要不要出去找?”

“不用。”韩文清固执地说:“他不可能不来。”

韩爸爸回楼上安抚亲戚们,韩文清继续在楼下等,他打了很多个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张新杰先是陪他等,后来去联系交警队、公安局,问今天有没有车祸、意外等发生,他不想往坏的方面想,但如果不是出事了,怎么会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韩文清又等了一个小时,时间过了九点半,酒店负责人过来问要不要起菜,客人早就齐了,还有很多老人小孩,他想起很多人在等——他自己等叶修就好了,其他人是无关的——就点了点头。

楼上起菜了,他还在楼下等。

又过了不太久的时间,陆续有亲属下楼,跟他握手,说,没事,下次喜宴一定要见到啊。还有人开玩笑,新娘子架子真大,小韩你以后有得受了。

这玩笑听起来像讽刺,说话的人自知失言,立刻闭嘴。

但韩文清说:受得了。

酒席散场,韩爸爸又下来说:“你上来吃点东西吧,我叫人去找。”

韩文清不说话,韩爸爸回头对张新杰低声说:“小张,我劝不了他,你想想办法。”

张新杰也低声回答:“能想的办法我都在试……”

他们正在说,韩文清突然转身走开,张新杰拉住他,“韩总你去哪里。”

“找他。”韩文清说。

他绝对不相信,叶修会不来。

他去地下车库取车,去找他,Q市那么大,该去哪里找,张新杰说他不在家,那么会去哪里,他没有头绪,只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地站在酒店楼下,看着来来往往的满目模糊的人的脸。

突然开始下雨,明明早上的天气还是无比地好,突然毫无预兆地下雨,雨水砸在车窗上,噼里啪啦地响,两遍的车窗上有蜿蜒地后退的水的轨迹,刮雨器来来去去地刮,发出刺耳单调的声音。

雨来得太快,街上很快就没什么行人了,夜越深,车子越少,他开车绕着Q市主干道,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响,他马上接起来,张新杰说:“你先回来吧,你爸爸说……”

“叶修去酒店了吗?”他打断他的话。

“没有。”

韩文清挂掉电话,他还没吃晚饭,但是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他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开车转回了家。

他的家在他早上离开时还是温存缠绵的地方,他离开的时候,还在想晚上的家宴,想着要牵着叶修的手到他父母面前,想着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但现在,一个白天过去了,半个夜晚过去了,这个家就只剩下冰冷和黑暗。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去了哪里,他打开灯,站在空空的客厅里,叶修毫无疑问,并不在。

他冲到楼上,房间里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他拉开衣柜,叶修的衣服还在,行李箱也在原本的位置上,他突然松了口气,这至少说明不是一场有预谋的离开。

理智回到他的身体里,他去了趟物业公司,调出监控视频,摄像头拍得很清楚,叶修上午就离开了小区,再也没回来。
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会走。

韩文清想不清楚答案,他急忙地拖动鼠标,时间轴继续前拉,之前有一个快递员来过,送了一些快递信件,这并没有什么稀奇,他每个月都会收到各种账单,他不在家就放在邮箱里,在家就直接签收,都是很普通日常的事。

他手机又响了,这次是他的父亲,叫他现在回酒店宴会厅。
韩文清暂时找不到头绪,只好嘱咐物业的人留意叶修是否回来,就马上赶了回去。

他一来一回花了很多时间,回到酒店时已经没什么人了,宴会厅里的服务员连碗筷都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原先布置好的喜庆幕帘也被收了回去,一切冷清地像没有发生过。

他爸爸妈妈还在,坐在空空的主座圆桌后,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韩文清说不出来,只能不说话,他是一个成年男人,社会上商界里打混很多年,做人做事都懂得很多了,本来说好的,韩家长孙的伴侣要过来和家人首次见面,这次的家宴就是正式喜宴的前奏,而一个主角没有来,另一个主角一直在楼下,这顿饭简直荒谬。

谁会缺一顿晚饭呢,来的人放下工作抽出时间,不就是给韩家长孙的面子吗,现在这样算什么,谁能给一个说法出来。

没有,韩文清给不了,他现在自己都要疯了。

叶修不见了,毫无理由,早上出门的时候还风平浪静,毫无征兆。

韩妈妈看儿子不说话,就说其他的,“算了,人再继续找,你也忙了一晚上,叫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韩文清点头,条件反射般,厨房很快给他端来一碗水饺和红枣,之前定好的寓意早生贵子的特色点心,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笑话。

他慢吞吞地吃,还在想叶修去了哪里,还是不肯相信叶修会不来。

时间过了夜里一点。

张新杰过来说,“韩总,我刚才找了机场的朋友,叶总没有坐飞机离开。”

韩文清稍微愣了一下,“你意思是,他回H市了?”他下意识地想否认。

张新杰点头,“叶总是个成熟的思路清楚的成年人,他连电话都不接,可能就是想走,”他直白地说道:“叶总在想什么我们不清楚,他一直很聪明,要瞒过我们不难。”

韩文清摔了筷子,打断他的话。

“他不会瞒我的,我相信他。”韩文清口气冷淡地说道。


*
叶修出门的时候天还是晴的,他什么也没拿,因为觉得没什么好拿,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

他走出小区,慢慢地逛到海边,正午阳光明媚,海水正蓝,他在沿海公路上走了一段路,望着大海听着潮声,觉得不能再这么漫无目的走下去,挺没意思的。

也没有特别的伤心欲绝,就是觉得很糟糕,果然失控的感觉最不妙了,他到目前为止失控过两件事,一件是没有能够阻止孩子的产生,一件是爱上了一个人。

得知怀孕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觉得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而现在,整个人是空的,连愤怒的感觉,都没有了。

叶修又走了一会,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坐在车后排,前排的司机问他,“先生去哪。”

“H市。”

“哦,机场还是高铁站?”

“我说,去H市。”

司机回头看他,“呃,我这是出租车。”

叶修从钱包里拿钱,“两千够不够,不够三千呢,四千呢,再多我刷卡给你,支付宝给你?”

司机现在知道他是认真的了,“那行,我就跑长途了。”

他开车,带他从沿海公路出发,上高速,离开Q市,一路往南。

“先生我放歌可以吗?”司机问,“开高速不听点歌很困。”

叶修点头,司机就开始放歌了,司机挺年轻,放薛之谦的,放周杰伦的,放陈奕迅的,都是大众口水歌,司机边开车边跟在后面哼,你难过得太表面,你又不是个演员,什么的。

叶修就笑了,他看起来很难过吗?

大概吧。

司机又陶醉地唱,你演技也有限,又不用说感言,分开就平淡点……

叶修转头看窗外,车开得平稳,高速路边的风景急速地往后退去,他想他来的时候坐飞机,没有看过沿途的风景,心里欢迎鼓舞着,满满的都是自信,他绝对可以抚平那些隔阂,有人在机场等着接他,而他离开的时候坐车,终于有时间看风景了,却没有了心情,这分开是蛮平淡的,问他也的确没什么好说,他不是非要刨根究底追问的人,哭诉着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这种事他做不出,关键也没力气做。

至于看起来难过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装的,他又不是个演员。

歌曲跳到下一首,周杰伦的,司机跟着哼,才离开没多久就开始担心,今天的你过得好不好……

叶修敲司机的座位,“能不能放个别的。”

司机说哦,马上换下一首,是粤语,真是刚刚好,听不懂最好,这个时候什么歌词都容易联想。

“你为什么要坐汽车不坐飞机呢?”司机突然问道:“有你这打车长途的钱,坐飞机绰绰有余,还舒服,还快。”

“因为我看你车顺眼。”叶修想,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刚好看到了,就去吧,不是每一件事都有计划啊。

计划也没用,就像他本来是计划不找Alpha,十年之后再谈结婚,好好为嘉世打一辈子工到退休,不要爱上什么人,有用么。

司机又说哦,“老板你一看起来就不差钱,有钱,任性。”

叶修托着脸颊笑,不说话,司机说:“十二点多了,下个服务区一起吃饭?”

“你不说我还真不觉得饿。”叶修摸摸肚子,他得吃饭了,小的也得吃。

车子在下个服务区下了高速,服务区的食堂菜色很少,司机买了一份套餐,叶修没胃口,到旁边超市买了牛奶蛋糕,收银时收银的妹子接过钱,随手赞了一句,“你的手真漂亮啊。”

“是吗。”叶修看自己的手,无名指上的钻石闪闪发光。

“戒指也很漂亮。”妹子找钱给他。

叶修把找的零钱随手塞进口袋,顺手把戒指褪下来,在手上戴着有点紧,他费了点力气拽才拽下来,“漂亮就送你了。”

他丢给收银的妹子。

妹子惊呆了,“不是吧,这不是钻戒吗?!”

“假的。”叶修简略地说道,就走了。



评论(225)

热度(1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