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8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在这里



预警!预警!预警!

28

霸图的员工食堂不错,不仅全部免费,而且营养搭配好,饭后提供水果酸奶,算是实惠到每个人的公司福利。

上至总裁股东,下至实习生兼职生,全都可以中餐在食堂解决,既方便快捷,又饮食健康,员工们都很满意,并且不同部门的人坐在一起吃饭也能交流感情,丰富职工生活。

但现在,某部门小职员不这么想,因为很不巧的是,他刚把餐盘放下来,对面就有一个人也坐了下来,和他面对面。

更不巧的是,这个人就是以冷酷强硬为名的韩总裁。

艾玛我对着他的脸就不太想吃了,小职员战战兢兢地吃饭,韩总裁却突然开口:“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

“啊?”小职员吓了一跳,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只好抬起头,正视韩总的脸。

韩总裁和颜悦色地说:“你吃得很慢,不舒服吗,要不要请假?”

艾玛他怎么了!平时不都要求加班吗为什么突然要我请假,是不是韩总对我不满意要我提交辞职信啊!小职工晕乎乎地说:“这份工作对我很重要……我做得还不够……”

韩总裁也很莫名其妙,“是吗,你哪个部门,我问问你经理你工作是不是做得不够。”

小职员快哭了,“对不起,我一定改,我今天加班改!”

韩总裁伸出手,小职员不由自主地摸钱包,但韩总裁的手落在小职员的肩上,还拍了拍,“好好干,加油。”

说完端着餐盘走开了,留下小职员满头大汗,心想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救命啊!

这时又有人拍小职工的肩,林敬言说:“你别紧张,韩总心情好,没话找话。”

小职员抬头看他,“心情好啊……”

“结婚对象来了,要办酒了。”林敬言乐呵呵地说:“韩总说了发红包,所有人都有啊。”

“难怪最近韩总都不加班。”大家恍然大悟。

韩文清最近准时下班开车回家,陪叶修吃晚饭,准确说,一起学习做晚饭。

叶修到市里书店买了一堆菜谱研究,韩文清则相信实践出真知,两人在厨房里忙得晕头转向。

“书上说,要先漂去血水才能下锅。”

“熟了就能吃啊,那么麻烦干什么。”

“要健康,不然为什么要在家里做啊,以为我很闲吗。”

“不是为了享受新婚夫妻的二人世界?”

“……谁跟你新婚夫妻啊,蜜月期都过了。”

“这个月就补,我今天从旅行社拿了很多旅行册,一会吃完饭慢慢挑选。”

“首先,得有饭吃……老韩你看这么多米加多少水合适?”

“看着加吧,水多就吃稀的,水少就一会再加。”

“你以为是火锅呢!”

“哎差不多,别那么挑剔,反正晚上这么多时间慢慢来,慢慢来。”

两人运气很好,居然没有遭遇大失败,话说回来,运气不好怎么会一发中。饭菜端上来时两人都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开动了。

韩文清找出蜡烛点上,桌子上一份炒鸡蛋,一份炒青菜,一份炸大虾,一份排骨汤,两碗米饭,有荤有素有汤有烛光,面前还有喜欢的人,还有隐藏的宝贝,还有哪里不满意。

“缺酒。”韩总摇头表示。

“缺烟。”叶总遗憾地说。

“给你POCKY。”韩总给叶总定制专属香烟。

“给你盛碗汤。”叶总给韩总体贴服务。

两人都笑了,这样的生活,哪里还需要特地去找个海岛度蜜月,随便放哪里都是情人节好吗。

“对了,我今天跟我爸妈说了,明天晚上一起吃饭。”韩文清边吃边说道:“之前你来我没告诉他们,怕他们打扰我两二人世界,现在过好几天了,还是家里人说了一声,他们说明天订个饭店家里所有的亲戚都来,见见你。”

叶修啊一声,停下筷子。

“别紧张,就是我家人。”韩文清说:“不是正式的婚宴,正式的婚宴要选日子,老人家会选,我们先出去度蜜月,还有拍婚纱照,我这几天也抽空去订了工作室,你看哪天方便去拍,”他又夹了一块虾给叶修,“再不拍肚子出来了穿婚纱不好看。”

叶修不说话,有点发愣。

韩文清安慰道:“你别心里紧张啊,我家人都很好说话,就算你嘲讽嘴损缺点多家务全都不会,但不说话时还是很能迷惑人的,长得白白净净气质小清新,没问题。”

叶修反应过来,“谁紧张啊,我是觉得,怎么突然跳到见家长了,有点怪。”

“虽然咱两做事顺序颠倒了,”韩文清又给叶修夹菜,“你多吃点,但是,该走的程序肯定要走,明晚先见见我家人,然后去见见你家人,把人都召齐了就大摆酒宴,通知全天下我们在一起,怎样?”

“俗气。”叶修点评,“奉子成婚的事闹得这么大,万万没想到。”
“要办就要办到最隆重,还请其他公司的人也来,Q市到哪里都很方便,到时候我给微草蓝雨轮回他们全发喜帖,不是说我眼神有问题吗……”

“只有张佳乐这么说了。”叶修挑出重点。

“那就张佳乐当司仪吧,让他看个够。”韩总裁表示有仇必报。

叶总裁没意见,“还吐槽说谁那么倒霉的方锐,请他当现场摄影师,看看是秀恩爱的我们倒霉,还是单身狗更倒霉。”

“黄少天当场外主持不错,正好话多。”

“周泽楷可以当看板郎,有面子。”

“喻文州做现场调度吧,他考虑事情方方面面周全,最适合。”

“请小戴发喜糖,小姑娘看着喜庆……”

两人讨论着,顺便拿笔来记,需要想的事情很多,一样样地来吧,反正还有很多时间,什么都好解决。

吃完饭收拾完又是深夜,叶修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韩文清从厨房里边擦手边出来,“我觉得我们两个这么珍贵的劳动力用在家务上,真是对GDP的浪费。”

“才学几天做饭就烦了,啧。”叶修撑着头说:“真怀疑你的承诺能维持多久。”

他的手指上,那颗钻石发出一小点闪烁的星光。

韩文清过去牵他的手,吻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像钻石这么久。”

第二天一早,韩总裁继续上班,临走前照例亲吻,“晚上和我家人吃饭,我到时候先回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过去吧,正好下午也想出去走走。”叶修懒懒地说道。

“随便你,到时候我把酒店位置发你手机上,你看怎么方便。”韩文清又亲了他的脸颊一,“上班了。”

叶修嗯一声,“再见了。”

韩文清又低头,摸摸叶修的肚子,“爸爸上班了。”

叶修笑,学着小孩子的声音说:“爸爸再见。”

韩文清满意地走了。

十分钟之后叶修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要叫老韩爸爸啊!傻了吧!噫,被他占了巨大的便宜!他正在后悔自己一时糊涂,门铃响起来。

平时并不会有人来,叶修下楼开门,门外的是快递员,“哪位签收一下?”

“我签吧。”叶修很快地签上名,拿这些快递信封进房,关好门。

他随手翻了几下,供水公司、燃气公司、银行信用卡部,没什么特别,他刚要放到桌上,忽然看到最下面一个信封似乎有点不一样。

发件人是一家私人事务咨询公司,叶修扫了一眼,他也曾经和类似公司打过交道,一般来说大概就是以提供信息情报为主的事务所。

老韩工作上有麻烦吗,叶修想了想,但为什么要寄到家里,是私事吗……

如果是平时,他根本不会打开别人的快递,但现在有种奇怪的错觉盘旋在心头,他直觉地感到这份快递与自己有关。

在这段时间的甜蜜温情之前,是隔阂和猜忌,他并没有忘记,而且很有可能,现在的甜蜜温情,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叶修盯着看,快递信封安静地放在桌子上,像一个潘多拉的魔盒。

不要打开它,那里面有魔鬼。

不要害怕打开它,心魔不会因畏缩而消失。

两个声音在他的耳中交替,他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决定打开它。

他从不害怕面对,残酷的真相好过虚伪的假面,如果真是假的,他宁可亲手撕毁。

但怕不怕失去真正在意的东西,怕不怕失去想要的生活,怕不怕再也不能在月色的迷梦中……叶修的思绪到这里就停下来了,信封袋子里只有一张薄薄的A4纸,是客户的要求和基本信息。

被调查人:叶修。

调查事项:有关联的Alpha。性史。孩子。


*

初冬入夜之后颇有些寒气,夜幕下的Q市灯火辉煌,繁华美丽,市区里看不到海,太过明亮的霓虹灯也盖过了明月的清辉。

韩文清还没下班就先去了酒店着手安排,张新杰和他家人很熟,也过来帮忙,韩家在Q市是大家族,就算不是正式婚礼酒席,普通的见家长的喜宴也开了四桌,安排在最大的厅中,已经陆陆续续地到了一些亲戚。

张新杰帮忙摆席卡,韩文清打叶修的电话,发现依然是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刚才起就没法接通了。”韩文清自言自语道:“下午酒店地址发给他也没回。”

“大概手机信号不好?”张新杰抬起头,“韩总不放心的话,我去你家接。”

“也好。”韩文清有点不放心,“这边我招呼家里亲戚,走不开,麻烦你了。”

“没事。”张新杰拿车钥匙,“就是晚高峰路不一定好开。”

他充分考虑了晚高峰路况避开几个交通高峰路口,不惜多绕了很多路,但到达韩文清的小区时还是花费了很多时间。

夜晚的房子静静地矗立着,离开市区的喧嚣,四周悄然无声,只有海浪起伏的声响。

没开灯,整栋楼都黑漆漆的,像一个安静的洞穴。

“你到了没,怎么那么久。”韩文清打电话过去,“我这边亲戚都快到齐了。”

张新杰握着手机,“他不在家。”他停顿了一下,“我敲了很久门,没人开,也没灯。”

“没在家,出去了却还没到酒店,叶修不是不守时的人。”韩文清手指撑在额头上,感到忽然地心乱如麻。

他不相信叶修会不来。





评论(194)

热度(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