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7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在这里

27

一番温存之后,叶修沉沉地睡过去,他旅途劳顿加上孩子折腾,早已精疲力尽,韩文清下床穿好睡衣,推开卧室的隔门站到阳台上。


房子面朝大海,如今已经入夜,头顶明月高悬,海面风平浪静。


韩文清回头望一眼身后的卧室,昏黄的灯光下叶修睡在宽阔的大床上,露出光洁的肩头。


他累了,就算再怎么温柔体贴,总归体力不支,怀孕这件事对于Omega负担太大,自己更应该好好对他,决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了,韩文清想着这些事,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对方很快接通,“韩先生,有事?”


“嗯,是我,”韩文清靠在阳台围栏上,背对着大海,面向着房内的叶修,“昨天说的那件事,不用了。”


对方有点惊讶,“我们是非常专业的,有职业道德……”


“说了不必了。”韩文清重复道,“不用查了,就这样。”


他挂掉电话,深深地舒了口气。不要再管过去的事了,在今天之前,他的确很在意叶修对他有所隐瞒,可是现在,那些都不再重要,叶修的态度也在转变,他肯与自己分担了,这是一个好的预兆——预兆着他们彼此不信任的终结。


所以他所不知道的事,都不重要了,叶修现在属于自己。


韩文清又舒了口气,回头看不远处的海面,心情舒畅。


叶修半夜就醒了,换了张床,换了个环境,总不太适应,H市和Q市总不相同,何况身边还睡了一个人。


海潮的声音,身边男人呼吸的声音,墙角加湿器发出微弱的水声,叶修转过头,黑暗中看着韩文清的脸,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他的五官轮廓,韩文清长相是北方男人的冷硬,但可能因为Q市海洋性季风气候,在他沉静熟睡时,又看上去多了几分柔和。


床很大,但他们睡在一张枕头上,连呼吸都很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真的是有缘,才能睡在一起,才是有孩子,才能在酒吧那么吵闹喧嚣的场合里,一眼看到他。


叶修笑了一声,韩文清却醒了。


他睁开眼睛,房间里没开灯,叶修看见窗外的月光映了一些在他的眼睛中。


“睡不好?”韩文清说话还带着含糊的鼻音,“认床?还是海水声音吵你?”


叶修摇头,“饿了。”


他就是随口地说一句,韩文清却抓抓头发,坐了起来,“我给你找吃的。”


叶修其实不饿,但他现在就想任性一点,“那给我找点特别的吃的。”


韩文清嗯一声,把床头的灯拧亮,“想吃什么。”


“嗯,这么大口气,什么都有?”叶修也坐起来。


他刚睡醒,头发蓬蓬地有点乱,韩文清忍不住又去揉他的头发,揉得更乱一点。


“干什么干什么,Alpha欺负Omega了!”叶修不服,但是体力弱势无法反抗,“小心我向Omega保护委员会提出控诉啊!”


“去吧。”


“靠这么拽,有本事你让我一只手。”


“好,让你一只手。”


“啊,别弄我头发,有本事你让我两只手。”


“好,让你两只手。”


“呵呵,这下欣赏哥给你做的发型吧……唔……”


Alpha用体力证明,就算两只手都不动,亲你一个Omega让你不能说话不能动弹,还是很简单的。


叶修被他压着亲,过了一会推开他,“这下我真饿了。”


韩总裁不啰嗦,站起身,“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不能饿了我家小老虎。”


叶修嗤笑一声,“原来我还是占了你儿子的光才有夜宵吃。”


是我儿子占了你的光,韩文清说:“对啊,知足吧,多亏有儿子才娶你。”


“首先,我娶你,然后,没儿子我也不娶你。”叶修比两根手指。


韩文清摇头,下楼去翻冰箱,半天没回来,叶修等了半天没等到,自己下去找他。


冰箱在客厅的角落,对开的门正大大方方地敞开着,里面一目了然,比经历了大甩卖的钱包还干净。


韩总裁正在厨房里打电话,“现在送我加钱,你要几倍,只要你送来,多少都不是问题……”


叶修站在二楼的楼梯上咳嗽,以示自己在听。


“一会再打给你。”韩文清马上挂电话,走上台阶,站在叶修的下一格,这样看上去他比叶修还要矮一点,“你怎么下来了,晚上看不清台阶,我这就叫外卖来,你想吃什么?”


“我还以为是你给我做吃的,原来找外援。”叶修笑。


他站在落地窗边的楼梯上、月光里,苍白的肌肤像梦一样的颜色,他对他微微地笑,浅淡的温柔表情,飘渺又遥远。


那一瞬间韩文清只想对他好,为他做任何事。


韩文清抬头看他,“……我不会。”


叶修垂下眼睛看他,现在由于脚下有台阶比老韩高了,感觉真好,“不会去学啊,年纪轻轻不思进取,怎么批评你呢。”


韩文清嗯一声,“好,去学。”


叶修有点惊讶,“居然就这么同意去学了,我以为你又要顶嘴。”


“不顶嘴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是吧,现在的老韩是老韩吗,还是在梦游?”


“是在梦游,你说在梦游就在梦游。”


“不是,我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人设崩了啊!”


“是崩了,你说崩了就崩了。”


“我去……”


韩文清抬头吻他,叶修稍微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两人站在台阶上接吻,叶修略低头,有种占了上风的感觉,更加开心——果然所有的放弃和坚持都是值得的。


韩文清吻了一会放开,“我去给你叫吃的,吃完让我吃你。”


叶修捧他脸,“你节操呢,才搞过又搞,你是不是忘了我肚子里还有小老虎。”


韩文清郁闷地看叶修肚子,“这小子先是折腾你再是折磨我,真是冤家。”说着弯下腰,隔着睡衣摸摸叶修的肚皮,“今天先放过你,等着吧。”


他本来就随手摸几下,谁知那小老虎像听懂爸爸的话,突然反抗了。


韩文清感到自己的手掌下有明显的震动,叶修也嗯一声,“小老虎不高兴了。”


“你赶紧坐下。”韩文清拉叶修坐在台阶上,自己也坐到他身边,“你别乱动,惹到他你吃亏。”


叶修觉得好笑,“你紧张什么啊,还算是个霸道总裁吗!丢脸。”


韩文清小心地摸叶修的肚子,微微隆起的弧线不易觉察,他将手掌覆上去,整张脸都是极其慎重的表情。


“你搞什么鬼。”叶修觉得真是够了啊,平时看上去严肃得要命,真的半夜在梦游吗。


“嘘,我和我儿子交流。”韩总裁小声说,“你不要吵。”


“我靠,你跟他有什么能交流的,还意念呢,再说一口一个儿子,如果是女儿怎么办。”


“女儿?你能生出女儿?”韩总裁思索了一会,“我很难想象一个嘲讽脸叼着烟的女孩子……”


“我更难以想象一个不笑能吓哭小朋友的女孩子……”叶修也思索了一下,反驳道。


“万一是个叼着烟的吓哭小朋友的女孩子?”


“千万不能是笑起来嘲讽不笑起来吓哭小朋友的女孩子!”


于是达成共识,真的不能生女孩子,台阶上旁边是三层高的落地窗,窗外是涛声阵阵的海,大半夜不睡觉,两人披着清朗的月色在台阶上边胡思乱想边聊天,像在梦里一样。


后来,叶修靠在韩文清肩上睡着了,为什么有床不睡要睡台阶,他迷迷糊糊地也想到这个问题,觉得是不是傻了,不过人一辈子傻一回也不坏的,他稀里糊涂地做梦,自己在梦里是个身披铠甲的人,像个战士,矫健地在云端踏行,他手里有一柄长长的战矛,无往不利,万人莫敌,而他自己,越战越勇,无所不能……


这个梦像开了外挂一样爽,以至于醒来的时候还不想醒。


叶修花了半分钟才分辨出自己在哪里,室内天光大亮,雪白的房顶映出窗户透明玻璃的光带,他听见潮水的声音,柔软的被褥里有着温暖的人体温度,他慢慢地想,我没有做梦了,我在Q市,老韩的家,我的家。


“醒了?”


叶修转过头,韩文清靠在卧室门边,姿态随意地看他,“我都起来晨练了。”


他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他头发很短,因此湿湿的头发也不会垂下来,只有些潮湿的水汽,他穿着正式的白衬衫和西装裤子,看上去像要去上班,他肩很宽,那白衬衫被衬得相当有型,没有打领带,最上面一粒扣子没有扣好,可以看到形状明显的喉结,他的双手抱在胸口,看上去坦率又戏谑,连眉心那点褶皱都变得生动起来。


叶修爬起床,揉着眼睛,“几点了。”


“不到八点,不过我得去上班了。”韩文清走过来,“你好好睡。”他说着,手掌控着叶修的后脑,亲吻他的额发。


晨光映在室内,晴朗的好天气。


“为什么我在床上?”叶修还有些迷糊,“昨晚不是在台阶上……”


“你在做梦,和我一起梦游的。”韩文清认真地说。


叶修捏他的脸,“什么时候轮到你糊弄我啦。”


韩文清笑,也捏他的脸,“等我学会做早饭,就给你做。”


“那说好了。”叶修伸出小手指。


“韩总有诚信。”韩文清和他勾手指,又顺势把他拉进怀里,“我去上班了,要晚上见了。”


“嗯,再见。”


“你就不能像别的Omega一样稍微挽留一下吗?”


“哦,那你别上班了。”


“太生硬了,你会不会撒娇!”


“韩总先撒娇教教我呗。”叶修推开他,抬起眼睛看他。


他的眼睛里映出韩文清的脸,韩总裁有点受不了了,他又亲了一下叶修的额头,感觉自己像要留下老婆去上班的丈夫,顿时理解了公司里那些下班就急吼吼回家的人的心情了呢……


“那我上班去了,你好好睡觉。”韩文清最后说道。


“嗯。”叶修挥手:“我再睡个回笼觉吧,晚上见。”


韩总裁这才离开家,开车去上班,叶修却没有再睡觉,生物钟还没有调整过来,到了要去上班的时刻就会自然地醒过来,怎么可能还睡得着。他站在阳台上,手撑着栏杆眺望蔚蓝色的大海,突然地叹了口气。



评论(114)

热度(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