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6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在这里

26

 

他听到了,却什么都没有说,他在试探,在等我主动跟他说。

 

叶修扶着方向盘,看前方的十字路口的红灯,他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

 

韩文清没有说,却问了,问是谁,叶修回忆着那些话,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话语全都变得别有用心,他问谁来过,问了Alpha,问了喜欢还是不喜欢,问他有什么事,甚至要看孩子像谁,最后他走的时候,还没有放下心结,问他最后有没有话对他说。

 

而自己的回答,那些原本简单的对话全都变得含义深刻,意有所指。

 

他说同事,你想太多,傻,没事,不会像你,你快走。

 

人一旦开始猜忌,感情都变得脆弱得不堪一击。

 

眼前的红灯跳成了黄灯,继而是绿灯,叶修发动起车,开过了十字路口,他开往嘉世大楼,刚开始住院的时候他想着绝不可能辞去总裁职务,谁要对付他,他都奉陪到底,清者自清问心无愧,放弃的人才是真正的输家,但在韩文清来过之后,他觉得这一切没有那么重要了,他拥有的很多,未必非要执着于眼前,放自己一个假,调整好心态,还有其他人生大事一样样的等着他完成,人生不只有工作。

 

可是现在,他开始没有把握。

 

车停在嘉世楼下,叶修下车,走进大楼,前台正在登记人员,抬头一眼看到他,“叶总?”她很吃惊,“您不是住院了吗?”

 

叶修抛着车钥匙,“陶董在吧。”

 

前台站起身,“他在,他昨天还说叶总您……”

 

“我什么?”

 

“他说您会离开很久……”

 

“也对,”叶修一笑,“但工作总要交接,我不是撒手不管的人。”

 

他走进电梯去楼上,前台舒了口气,坐下来小声嘀咕,“都被架空了还惦记着职位呢,Omega就好好在家呆着生孩子啊,真贪心……”

 

叶修到了陶轩的办公室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陶轩正在办公,看到他进来就放下了笔,他口气平淡地说:“想通了?”

 

“上次已经回答过了,不需要再费脑力去想。”叶修看向他,“既然觉得我不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不再信任我,我再强求也没什么意思。”他从口袋里抽出请假条。

 

陶轩接过来,他扫了一眼,抬起头,“请一个月假?”

 

“要去Q市办婚礼。”叶修坦然地说道。

 

陶轩反而笑了,“你真是执迷不悟,只要我护着你,没有任何人能动你丝毫,流言从哪里来的,谁就负全责。”他抿了一下嘴唇,换了更加柔和的口气,“你听话。”

 

叶修却没有软化的意思,他有些冷漠地说:“既然知道是流言,还让它存在,说明你根本不在乎。”

 

他的态度让上位者很不愉快,“凡事都有两面性,”陶轩靠在办公椅上,“两面性的东西要倒向哪一边,要看我的意思。”

 

“我以为要看道理在哪里,或者公平在哪边。”叶修反驳:“我以为陶董会更加关注嘉世的发展,而不是公司的内斗。”

 

“攘外必先安内。内斗解决完了才能发展,”陶轩摊手,“我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何不对。”

 

叶修懒得再争辩,“或许吧,我没有心情再想这些。”

 

陶轩收起假条,“既然你要坚持,我就批准了,你回到我这边的时候,就是你回嘉世的时候。”

 

“陶董要把自己的事业当儿戏,我也没辙。”叶修无所谓地说道。

 

陶轩笑了,“儿戏吗?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我执行了规则,你作为负责人承担了安全生产事故,并且因为不得人心而造成工作受阻,换掉执行总裁未必会对公司运行有影响,你该收起自大,明白一个企业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个人。”

 

“随便你怎么说吧。”

 

“嘉世是我搭建的一个平台,这个社会上有能力的人很多,能替代你的人也很多,不要以为自己很特别,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天真地过头,不会相处人际关系只会让自己一败涂地,当然我不是说你不会处理,而是你过于理想化了,没有那么多纯粹的东西。”陶轩站起身,靠近了叶修,“你该学会妥协。”

 

叶修并没有退后,他直视着这个A,“每个人都有底线,我明白我想要什么。”


*

叶修简单地交代了手头工作,离开嘉世,到现在为止,虽然他请了长假,陶轩说还能继续延长,但他并没有离开这个奋斗了多年地方的实感。

 

苏沐橙送他出来,“放假换个心情也好,好好休息才能继续做想做的事。”又安慰他,“我们都不信那些流言,叶总不要放在心上。”

 

“没有。”叶修回头看她,又看嘉世大楼,高耸的外墙反射出刺眼的眼光,他看着,突然说道:“真正伤人的不是流言啊。”

 

隔阂一旦形成,流言才有滋生的温床。

 

叶修低下头,“对了,说点开心的事吧,他已经会动了。”

 

苏沐橙反应过来,“是小宝宝吗,太好了!”

 

叶修笑,“所以我觉得休息一阵也好,身体好了才有本钱。我本来还想着回来先给刘皓他们一个下马威,现在想想算了,别吓到孩子,以后再说吧,机会多得是。”

 

苏沐橙马上说:“对啊对啊,还有很多事要办对不对,婚礼啊,婚纱照啊,买小宝宝衣服啊,什么的,很多很多……”

 

“……我还没想那么多,老韩问我什么时候去Q市,我打算过几天就飞过去,让他去想吧。”叶修舒了口气,“我真的要休息了。”

 

苏沐橙还在说:“能坐飞机吗,会不会不安全,飞机起飞有辐射吧,会伤害到小宝宝吗,要不要坐高铁BLABLA……”

 

叶修回家收拾了东西,做了短暂的休息,飞往Q市。

 

飞行时间不长,他本来坐在窗边,但身边的一位女士和她的小孩子想要换座位,他就很好说话地起身和她们交换了。

 

小孩子兴奋地看云层,那女士和他聊天,“先生到Q市是出差吗?”

 

叶修笑了一下,坦诚地说:“是结婚。”

 

“那恭喜啊!”女士也笑。

 

叶修点头,“谢谢。”

 

他不再觉得这段婚姻是企业结合的产物,也不是为孩子的责任而考虑的结果,他现在很期待未来,也不再觉得孩子是妨碍他事业的障碍,叶修轻轻地将手掌盖在腹部,他会和老韩有一个很好的家庭,他会想办法消除隔阂,还会告诉他,他就是他的第一个Alpha,等孩子出生之后,他会让他标记自己,成为他的Omega。

 

两个小时的旅途很快结束,下飞机时韩文清在机场接他,叶修一出通道他就看到了,“这边。”

 

韩文清身材高大,叶修也看到他了,过来说:“等很久了?”

 

“没事,也才到。”韩文清拉过行李箱,“累不累?”他很自然地搂着叶修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累啊,都是为了你,你可不能亏待我。”

 

“这话说的,什么时候亏待过叶总。”

 

“别叫叶总了,现在放假中。”

 

“嗯?”

 

“这么说吧,”叶修坦率地说道:“我老板觉得我工作失职,又有人事斗争,就放我假了,虽然没有正式卸任,其实就是架空权力,叶总裁形同虚设。”

 

韩文清意外地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

 

“干嘛?”叶修停下脚步看他,“不是叶总裁了就不喜欢了?”

 

两边都是下飞机的人,接机的人,人来人往。

 

“不喜欢就算了。”叶修说着,作势要走。

 

但韩文清一把拉住他,并且将他拉进怀中。

 

“好丢脸啊,这么多人,你倒是放开啊!多大年纪了还抱着不放,你以为你是十几岁高中生啊!”叶修抱怨道,不过考虑到Q市认识自己的人大概没几个,相比之下还是韩总裁更丢脸。

 

“你少废话。”韩文清搂着他说,“再也不让你走了。”

 

“那不行,我还没打算要靠Alpha养,反正这个月不走了。”叶修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他呼吸到A身上沉稳干燥的信息素,让他这段时间以来躁动的心突然之间平复了,他们绝对可以融化所有的隔阂,所有的猜忌都会不攻自破,他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弥补完之前不信任的种种,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坚定执着的人,不容易动摇,也不容易改变,一切没有把握的事都一定可以把握在手里。

 

人潮涌动,两个人浑然不觉地拥抱着,没发觉闪光弹都照亮了接机大厅,好在机场这种地方本来就是秀恩爱高发地,无论是即将离别的恋恋不舍,还是结束旅行的最终团圆,前文老早伏笔过世间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现在信了吧。

 

还有小别胜新婚。

 

韩文清接到叶修,开车回家——他特地从沿海的路开回家,打开了车窗,海风吹进车厢,连空气都是喜悦的味道。

 

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的大海,“真漂亮。”

 

“不冷吧?”韩文清腾出只手来握他的手,“冷就关了。”

 

叶修感到对方的手掌温暖粗糙,他握了一下就松开,“安全驾驶,心不在焉怎么回事。”

 

韩总裁收回手继续开车,目不斜视地说:“想干你。”

 

噫……原来老韩这么污,看上去无比正直冷酷强硬,哪知道私底下这么没节操,哪像自己这么善良温柔,世人却都只将嘲讽脸T作为我的标签,巨冤!叶修叹气,“他们都不了解我。”

 

“我了解你。”韩文清边开车边说。

 

叶修转过头看他,“你了解我什么?”

 

不妨趁这个机会一次性解释清楚好了,我不了解的你,你不了解的我,说开了大家就好好过日子,叶修想得很简单,但韩文清却说:“我了解你又紧又窄,又热又软……”

 

叶修只好翻一个白眼给他,“节操呢,大白天的。”

 

“肯定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了,”韩文清继续说道:“而且我老觉得,以前就认识你,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很熟悉了。”

 

“这么老套的搭讪说辞也要拿来用,够土的。”

 

“土有什么关系,只要有用。”

 

“这倒是,我也奉行最土就是最实用的做法。”

 

“所以我说,这一点上我完全了解你。”韩文清将车减速,慢慢地停下来,停到路边,“说不定其他世界观下早就认识了。”

 

叶修看他,“不是吧,这个世界观认识还不够,其他世界观还要继续纠葛啊,我也太背了,每次都碰到当对手的你,你也……”

 

他的话没有说完,韩文清突然凑近他,吻在他的唇上,阻止了他的所有话语。

 

窗外海风习习,几只雪白的海鸟掠过蓝色的海平线。

 

韩文清松开了他,手圈在叶修的腰上,他的额头抵在叶修的额头,叹息般地说:“想干死你。”

 

话虽然听起来可怕,但语气可是相当温柔,更像一句情话,两人莫名地同时觉得这话有点耳熟,还有点情热。

 

韩文清的家在海边的别墅区里,他一个人住一整栋楼,叶修进门抬头看四周,“也太空了,你不住家里吗?”

 

“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不需要什么东西,有时在公司,有时在父母那边,这边住得少。”韩文清从背后抱住他,“你住进来就不空了。”

 

叶修回头看他,“我答应你住了吗,如果我说我住酒店?”

 

“你要知道,Q市人热情好客,绝对留客人住家里,休想走。”

 

“既然热情好客,那家给我住,你住酒店。”

 

“……我去H市,你赶我住酒店,你来Q市,你又赶我住酒店,你觉得有没有道理。”

 

“没有吗?”

 

“没有,你不要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下限呢,每次我以为探到底了都发现更没下限!”

 

“那你就得好好了解我了。”叶修笑眯眯地说道。

 

房子里就他们两个人,一切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韩文清把他抱起来,“那就从现在开始深入了解。”

 

 

 

 

 

评论(125)

热度(1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