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5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在这里





25
叶修漫不经心地想着,注意力更多的在自己的舌头上,韩文清和他唇齿纠缠,并且加深着这个亲吻,几乎让他就没有空再想其他。

韩文清又去吻他的脸颊、眼睛、眉骨,流连着他的肌肤每一寸,过了一会又抬起头,“对了,我爸妈还说什么时候请你家人吃饭,你来安排?”

“我家人?”叶修睁开眼睛,“可是,我很久没联系过了。”十几年了,离家出走时还是初中生,突然说结婚了带个老公回去还有个娃,会不会被立刻赶出家门再次离家出走啊?

叶修不说话,韩文清也不勉强他,“那你先考虑,我先安排Q市的事,还有海边拍婚纱照,”他压低声线,“你要穿婚纱还是比基尼?”

“什么恶趣味!”叶修捏住韩文清的脸,“你穿我就穿,你不穿就休想!我只会穿……”

他突然停下话语,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动不动。

“怎么了?”韩文清被他吓到,“哪里不舒服?”

“我……”叶修表情古怪地看着他,“感觉……”

韩文清从床上下来:“我去叫医生!”

“不是。”叶修抓住他的手,“孩子好像动了。”


*

“三个月就有胎动?”医生肯定地说:“有很大可能是Alpha了。”

“随便什么都好。”韩文清回头看叶修,“你现在有感觉吗,痛不痛?”

叶修平躺在检查床上,医生用B超探头在他的腹部移动,弄得他很痒,他忍着笑,肩膀抖动。

韩文清觉得他的表情超可爱,但外人在不好意思还是得装严肃脸,他可不想被人嘲笑为傻爸爸,只好忍。

医生看两人,“想笑就笑,新婚夫妻发现爱的结晶都这么惊喜。”

才不是爱的结晶,至少当时不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医生指屏幕,“就这个。”

叶修说:“我看看……”

医生把他推回去,“你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别乱动。”

叶修只好不动了,韩文清凑过去看,但显然,他看不懂,“哪个?哪里有小娃娃?”

医生指出来,韩总裁表示,这不像人嘛。

“没你这么说话的。”叶总裁很不高兴,“你的基因会拉低我的水准。”

医生本着科普的心态,“再长长就像人了,每个人都是这样成长的。”

韩文清觉得这话特别哲学,凑过去看屏幕,“太神奇了,这真是他肚子里的东西吗?”

“生殖腔里的。”医生纠正,又说:“别摸屏幕。”

韩总裁后退,还仔细地看,“神奇,这么个东西连肉都不算,塞牙缝都不够,居然以后也能长成我这么高的Alpha……”

叶修忍无可忍,“你够了,没有这么比喻的!你语文老师会哭!”

“傻爸爸嘛,都这么语无伦次。”医生笑。

韩总裁想,我隐藏得这么好,还是被这个医生看出来了,果然是照B超的。

检查完之后,医生把B超图片打印出来给他们,两人捏着照片回到病房,凑在一起继续研究。

叶修刚才没看到,这下仔仔细细左左右右地看,其实他也想表示,这不像人嘛。

但是他刚才吐槽过韩总裁,就说:“真可爱,这么小。”

韩文清盯着看,半天没说话。

叶修拿手肘捅他,“这么仔细看什么呢,傻了?”

“看他像谁。”韩总裁一本正经地说。

“你要不要拿个放大镜过来啊,你说他连人都不像居然还研究像谁,脑洞太大!”叶修开玩笑,“绝对不会像你。”



韩文清陪叶修住了三天医院,就开飞机回去了,分别地不在飞机场、火车站等地,而是医院顶楼的天台。

【怎么这么看我,舍不得我走?】Alpha捧着Omega的小脸蛋。

Omega拼命忍住眼泪,【没有……我就是……心理难受……】

Alpha邪魅一笑,【如果你求我,我就留下来,为你不走了。】

Omega惊喜地说,【真的吗,我舍不得你,不要走!我需要你!】

Alpha抱起Omega转三圈:【我也需要你!】

Omega又惊又羞:【放下啊,会吓到宝宝的!】

Alpha赶紧小心地放下:【你没事吧……】低头亲吻,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

以上韩总裁的脑补,虽然身后的确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天,但面前的Omega说:“快走,再见。”

韩文清说:“你这么着急催我走。”

叶修说:“你在这也没用啊,还管东管西。”

韩文清说:“你能不能为你儿子想一想。”

叶修说:“我儿子都给你了。”

韩文清说:“我去,我只是拿走了那张B超打印纸,你不要讲得那么惊悚!”

叶修催:“快走,不然赶回去吃中饭啊,上午班都上不了,医生说我已经没事了,你别瞎操心。”

韩文清无奈,跨上直升机,“那我走了。”又停下,“你还有没有别的想说的,我都会听。”

“走快点,走远点,”叶修嘴里叼着POCKY,对他挥手,“不送啦!”

韩文清嗯一声,钻进机舱,很快升空,一会儿就飞得看不到了。

叶修收回视线,太阳有点刺眼,弄得他眼睛都要掉眼泪了,抹了把眼角下楼,回自己的病房。

韩文清把飞机一直开离了H市的范围才觉得心情好过了点,他等了三天,以为叶修会对他说遇到的困难,他的心事,结果完全没有,他不是不相信叶修有能力处理,但这也或多或少地说明了,自己还没有得到叶修足够的信任。

另外,他在等叶修的主动坦白。


*

三天前。

停好飞机的韩总裁下了顶楼,先去了医生办公室详细询问叶修的情况,然后去看望因叶修而受伤的另一位嘉世员工。

韩文清很容易地问到了邱非的病房,打算当面感谢他对自己伴侣的照顾,但当他到达病房之外时,病房的门大开着,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房内的谈话。

“陶董来看叶修,我就来探望你了,人文关怀嘛。”

说话的是韩总之前和嘉世谈判时见过的人,是嘉世的一名经理,像是姓陈,床上腿上打着夹板的应该就是邱非了。

陈夜辉又说:“不过我宁愿看你也不愿看叶修,啧,你真傻,他怎样关你什么事,巴巴的跑下去扶他,受伤了吧,给你一个教训呢年轻人。”

邱非懒得理他,陈夜辉接着说:“有陶董把他放在心上,他才会装模作样作威作福,不然他一个Omega,学历又低,凭什么当总裁,你真以为他有本事?”

邱非冷冷地说:“他的确有。”

陈夜辉靠近邱非,“我把你当自己人才告诉你,你要懂好歹,叶修他是个什么样的Omega,我比你清楚多了,他十几岁就跟陶董了,陶董是Alpha,你信他们两个没关系?反正我是不信的,陶董早就有老婆,叶修只能跟他当小,你当姓叶的一个Omega平时装B不跟别的Alpha勾勾搭搭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跟陶董表明他忠贞嘛,都是为了钱,为了地位,就那么点利害关系,都懂。”

邱非一把把他推开,“你再胡说八道,我不保证做什么。”

陈夜辉悻悻地推后:“年轻人不懂事,我是告诉你公司内部的人事关系,姓叶的表面上装得一本正经,实际上他私底下乱着,陶董不在国内时他总得解决生理问题,又有钱,不出去嫖他能忍着?他现在说是说被霸图那个Alpha搞大了肚子不得不结婚,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呵呵。”

邱非撑起身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陈夜辉啊一声,凑过去,“说什么……”

他的话没有说完,邱非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打倒在地。

邱非腿受伤躺在床上,但力气实在不小,陈夜辉被打懵了,趴在地上捂着脸哎哟哎哟地叫唤。

韩文清全听到了。这时他大步走进病房,一手提起陈夜辉丢出去,防止他再对邱非发难,“滚!”

陈夜辉被连番肉体攻击,没反应过来连忙跑了,韩文清回过身,看向病床上的邱非,邱非也被他的臂力震惊了,抬头看他,“你是?”

他没有参加过去的谈判,并不认识他,但对方高大的身体和掩饰不住的怒气让隐约猜测到他是谁。

韩文清却并不再提刚才的事,他不相信那些肮脏的话,也不在乎,他看向邱非,简单地表达了他的身份,以及谢意,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因为他听到他们说,陶董去看叶修了,他倒是想看看哪个是什么样的Alpha,他很快到达叶修的病房,但只有叶修一个人在,他在吃东西,换气扇开到最大,发出嗡嗡的响声,像要掩盖某种发生的事实。

他想把Alpha留下的信息素气味去除,可是开到现在我都能闻到,刚才发生过什么……韩文清克制不住自己的念头,可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好好地跟他说话,问他,谁来过。

叶修说,同事,然后转移话题。

他再问他,不喜欢花,还是不喜欢送花的人。

叶修说,你想太多,你傻。

对啊,我不傻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怎么一听说你出事立刻放下手头所有工作连夜赶来,怎么在并不了解过去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相信你,只要你说明白,我就当过去的全都过去了。他说: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坦白就好。

叶修还是没有说。

韩文清安慰自己,他或许在等一个恰当的机会,然后又过了三天,叶修依然没有对他解释任何事,直到他最后开飞机离开之前,还不死心地问,你还有没有别的想说的,他都会听。

叶修还是没有说,他当无事发生过。

那好,我也当无事发生过。

直升机在空中飞行,噪音巨大。

他还是不够信任我,所以他不说,我也不够信任他,所以我介意他不说,韩文清清楚地明白这些纠结的实质,但就算理智上他相信叶修不会和其他Alpha纠缠不清,但感情上,正因为喜欢对方的情绪越来越左右他的思想,才越会无法用理性完全看待。

况且离多聚少,要怎么拥有对方的全部,对于不善于恋爱的韩总裁来说,也很头痛,叶修不可能放弃H市的一切跟他去Q市,他也不会跟他来H市,现在倒还好办,以后孩子出生之后……他开始想到这个孩子,这个意外产物。

在孩子没有出现之前,叶修对他态度普通,那晚也是很随意的随便哪个Alpha都可以的状态,听叶修的口气,他常做这种事……结婚之前也有孩子未必是自己的念头一闪而过,又被理智压下去,不愿多想,现在他知道了,原来真的有别的Alpha……认识多年的Alpha……送他花而他不肯解释的Alpha……

韩文清不说话,毫无表情。

理智还在,但猜忌一旦埋下种子,就会如野草般悄无声息地疯长。


*

叶修办出院手续之前去看邱非,“我回公司了,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不用太担心。”

邱非点头,两人又交代了一些工作的事,之后邱非问:“这几天都是韩总和叶总一起来看我,今天叶总一个人来,他回Q市了?”

“对呀,他也有很多事。”叶修笑,心想你不用叫我叶总了,我这几天过得不知道多开心,想通了也不稀罕这个虚名了。

他现在稀罕的东西有很多了,比如嘴上从来占不到便宜的老韩,比如他也很想要的家庭,比如肚子里会动的小老虎,至于总裁,谁愿意干谁干去好了,别以为这种事能威胁到我,什么事都不能威胁到我。

邱非犹豫了一下,说:“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嗯,你说。”叶修很自然地回答,随手从旁边拿一个橘子开始剥。

“住院第二天时陈夜辉来看我,我把他打了一顿……”

“噫,年轻人不要使用暴力啊,什么事不能好好协商呢。”

“他污蔑您,我听不下去,”邱非认真地说。

叶修把橘子剥开,态度无所谓,“你都知道是污蔑,计较什么,被人背后说两句我又没损失……”

“韩总听到了。”

叶修愣了一下,手里的橘子抠破了一个洞,病房里充斥着酸涩的气息。





评论(97)

热度(1535)